约会大作战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yoshino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第十一节 为了大家,请让我接受惩罚(开幕曲)

(来自小说第十二卷)

“身体…好热…”意识模糊的士道躺在佛拉克西纳斯的医疗床上,全身冒汗的呻吟着。

“令音小姐,士道的情况怎么样?”一边的观察室内,一众精灵聚集在一起焦急的看着士道的情况,其中的十香脸色焦急,发问道。

“这样的情况我们有提前预想过,但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令音脸色凝重的回答,“你们要知道,士道在封印你们的灵力后,并不是将所有的灵力封存在他体内,而是有一条看不见的通路将你们连接起来。现在由于某种原因,这些灵力通路被堵塞了,灵力循环不畅,就造成了这种情况。”

“那要怎么解决?”折纸开口,以往平静的脸庞上也带有了一丝焦虑。

“很简单,把你们和他做过的事情,再做一遍就好了。”令音回答。

“做过的事?约会吗?”美九的眼睛开始放光了。

“不需要那么麻烦。”琴里插入话题,“由于大家已经都是喜欢士道的程度,只要直接和他接吻就可以了。”

“接吻就能拯救士道什么的,简直是一举两得。”折纸开口。

“简直太棒了啊!”美九也雀跃起来。

“接吻…吗?”四糸乃和七罪相视一眼,又都转过头去向士道的方向。结果…

“士道君呢?”七罪指着玻璃的方向,神色惊恐。

“七罪在说什么,士道不是在…”琴里刚刚举起手要指向士道刚才躺的病床,瞬间也凝固了。

原因无他,士道不见了。

这时琴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琴里接起,听了一会后脸色一松,开口说道:“士道的位置已经被准确定位了,我们赶快过去吧。”

此时,天宫市的街上,一个个不可思议的情景正在发生。

此时正在夏季,但是天宫市的街道上却是被冰雪覆盖,而且丝毫没有融化的迹象。街上的人们也丝毫不以为奇,而是成群结队的来到街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大家好!”突然街道的中间升起一座华丽的舞台,士道就站在上面,向着下面的观众挥手致意。一时间,观众的欢呼响彻天宫市。

缓缓的,士道从华丽的舞台上走下,来到了观众的人群里。

“我是五河士道。”

“I need you。”

“I want you。”

“大家,随我欢呼吧。”

士道的声音伴随着奇异的音调,似乎有着让人沉迷的魔力。

这时士道回头,看到有个熟悉的女孩站在街道的一旁。士道觉得自己的头有些迷糊,但是却异常的兴奋。在这种奇异感觉的驱使下,士道向她走去。

“艾伦。”士道走到那个女孩面前,叫出了她的名字。

“五…五河士道?!”艾伦用惊讶的语气大声喊道,然后就冷静下来,用警惕的眼神看着士道,“你来干什么?”

“艾伦。”士道的声音带着奇异的魔力,但是艾伦不为所动,“我认为即使是佛拉克西纳斯和DEM也是可以一起友好相处的,你说对吗?”说着士道把猝不及防的艾伦拦腰抱起,就要亲吻。

“你不要太过分了!”艾伦咬着牙飞起一脚,被士道轻松的躲过。由于失去了随意领域的支撑艾伦失去了平衡,又再次跌落回士道的怀里。

“啊呀,这样可是不行的哦,艾伦小姐。”士道抱着艾伦走到街边的长椅上,自己坐好后把艾伦拉倒在自己的腿上,一巴掌对着艾伦的屁股拍了下去。

“哎呀!”艾伦喊出一声,有些难以相信士道的力量会如此大。士道没有说话,对着艾伦的屁股又是一下。

“啪!”即使隔着衣物,那响声也是清脆的。艾伦由于这屈辱的姿势涨红着脸想要反抗,却有点害怕身后的巴掌再次落下而不敢用力挣扎,最后只能抬着头气鼓鼓的看着士道。那滑稽的样子让士道哈哈大笑出声,又是一掌拍下。伴随着清脆的声音,艾伦一声哀鸣。

“不要哭哦,哭了就不好看了。”士道用手抚摸过艾伦的脸,艾伦气呼呼的扭过头去。

“啪啪!”连续两掌拍下,艾伦再也忍受不住,“哎呦”喊叫着挣扎着要起身。

但是士道怎么可能让艾伦称心如意。略微加了加力,艾伦的挣扎完全无效,反倒是自己把屁股更加高的翘了起来。

“啊呀呀,真是不听话欠打的屁股呢。”士道调笑着,又是几下连续的巴掌拍打在艾伦臀上。

“啪啪啪啪!”“哎呦…哇…呜…疼…”艾伦终于忍受不住这浓浓的屈辱感和难熬的疼痛,呜呜的哭了起来。

天下第一的魔术师?也只是一个被按着打屁股的少女罢了。

见得火候差不多,士道顺势放开艾伦,还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再会,My honny。”

“五河…呜…士道!给…给我记住!今天的屈辱我会百倍奉还!”慌乱的擦了擦额头,艾伦一边放着狠话一边抹着眼泪一溜烟的跑走了。

士道看着艾伦离去的背影笑了笑,然后扭转过身子,发现了远处正在赶来的一众精灵。

士道也不逃走,就在原地等着她们过来。

“士道!”琴里和十香首先气喘吁吁的跑来,其他的精灵们也一一赶来,围在士道身旁。

“大家都来了啊。”士道轻松的说着。而琴里则是满脸凝重,开口道:“士道,你现在的情况很危险,赶紧和我回去佛拉克西纳斯。”

“危险?”士道开口轻声笑道,“或许刚才的情形是有些危险,但是现在我却是觉得全身充满了力量呢。”说着士道伸出手,一朵清冷的冰花在士道手中绽放,然后花蕊吐出火焰,放出了令人心神不稳的音乐。

琴里惊恐的看着眼前的景象:“这是我、四糸乃和美九灵力的体现吗?情况很危险了已经,士道我求你和我们回去吧!”说着琴里就要向士道扑去,中途却被无形的风之屏障挡住了。

“那是属于我们的能力吗?”“惊叹。现在的士道真是强大。”耶俱矢和夕弦感叹。

“我明白大家的心意。”这时士道开口,“但是好不容易得到的灵力我可不愿意就这样失去了。这样吧,为了让大家都可以留下一段珍贵的回忆,我们来做个游戏吧。请各位和我来。”说完士道一个响指,从原本舞台的位置升起一座城堡,士道飞了进去。

“走。”十香和琴里没有丝毫犹豫,跟着士道飞进了城堡。其他反应过来的各位精灵也纷纷跟了上去。只有七罪暗暗的跺了跺脚表示自己对士道滥用自己「赝造魔女」能力的不满后也飞了进去。

进入城堡后精灵们环顾四周,发现城堡空荡荡的,只有中间有一张桌子,上面有两个类似摇奖机的东西。

“大家,欢迎来到我的城堡。”飞在前面的士道转过头来,“这里有两个摇奖机,一个里面是标着「数字」的纸条,另一个是写着「形式」的纸条。游戏的规则就是等下请大家从两个摇奖机里各自拿出一份,组合到一起就是大家的顺序和剧情。顺便提醒一下,顺序可以给别人看,形式可不行哦。”

“喂,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现在情况紧急,可不是像这样让你随便玩游戏的时间。”琴里开口斥责。

“啊,我可爱的妹妹,你很不懂规则哦。”士道微笑着挥手,琴里便不受控制的悬浮到半空,以一个奇怪的弯腰撅臀的姿势展现在众人眼前。随后一块大板子凭空出现在琴里身后,向着琴里的屁股就挥了下去。

“啪!”极端清脆响亮的一声回荡在城堡里。

“啊!”猝不及防的疼痛让琴里惨叫出声。只打了一板,琴里便被放下。琴里赶紧边把手背到身后揉搓自己已经肿起一大片的臀部,边抬头气呼呼的看着士道,却是不敢再发言。其他精灵也被琴里的遭遇所吓到,相互对视一眼后看向士道。

见得大家安静下来,士道接着开口:“既然大家没问题,那么为了拯救我,大家就开始抽签吧。按着名字的顺序来,从折纸开始。”

折纸不发一语的上前,同时按下两个摇奖机,掉出两张纸条。折纸打开看了看纸条,平常如木偶般的表情也显示出几分动摇和疑惑。摇了摇头,折纸说出了自己的数字:“7。”

接下来是四糸乃。同样的,四糸乃在抽出纸条后也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向士道,然后红着脸颊报出数字:“4。”

“很符合四糸乃名字的数字呢。”士道看向琴里,“该你了哦,我可爱的妹妹。”

“我…我知道了。”琴里也上前抽出了纸条。和四糸乃完全一样的难以置信,随后琴里也冷静了下来,报出数字:“5。”

接下来每个人都上前抽了纸条,每个人抽完都是一副难以理解的表情,但所有人都没有互相交流,只是报出了自己的数字。七罪是3,耶俱矢是1,夕弦是2,美九是6,十香是最后的8。

(话说各位,这抽签顺序有没有很熟悉呢?这就是原小说第十二卷里精灵攻略暴走士道的顺序哦)

“好了,既然抽签完毕了,那么就请第一位和我来吧。”士道说着向旁边的侧室走过去。耶俱矢有一瞬间的动摇,但还是跟了上去。

“提问。大家说士道会干什么?”

“不知道,不过既然有第二张纸条的内容,达令想要干什么大概也能猜出来吧?”

“当然,肯定是男人对女人喜欢做的那些事啊。”

“!咳咳咳!”

“没事吧琴里?”

“那…那个七罪小姐,我觉得士道哥不会做那些奇怪的事情吧…”

“如果士道愿意,我会陪他做的。不如说我等很久了。”

“唉唉唉唉?”众人一起发出惊讶的叫声。

“我…我或许也不会反抗吧…”四糸乃也红着脸说出了危险的发言。

“四糸乃真是个恐怖的孩子。”琴里惊恐的自言自语。

第十二节 为了大家,请让我接受惩罚(进行曲一)

这边,耶俱矢随着士道的脚步走进了侧室。进来之后耶俱矢打量四周,发现什么都没有。疑惑的耶俱矢看向士道。

“耶俱矢刚刚抽到的第二张是什么?”士道问道。

“嗯…”耶俱矢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开口说了,“冒冒失失打破花瓶被主人处罚的女仆。”

“啊,很符合耶俱矢的说。”士道微微一笑,又是一个响指,一阵强光闪过,房间改变了样子。

这是一个华丽的客厅,耶俱矢和士道的装扮也发生了变化。士道变成了手持藤条的老管家,而耶俱矢变成了女仆装。地上还躺着一个被打碎的花瓶,看起来十分名贵。

“女士,请脱下你的裙子,把你那卑贱的屁股露出来。打坏主人花瓶的罪孽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偿还!”士道的声音也随着衣服的变化发生了变化,显得更加沧桑。

“是…是的!”耶俱矢也很快就进入了角色,“关于打碎主人的风暴花瓶我很抱歉,我愿意为此接受暴风一样的处罚。”(两个中二病)

耶俱矢羞红着脸脱掉了自己的女仆裙,又将内裤脱到膝盖下,俯身趴在椅子上,把自己的光屁股翘了起来。

“女士,你的屁股会得到二十下藤条。请在每次藤条后报数和道谢,否则我会狠狠踢你的屁股。”

“是的!请管家狠狠责罚我!”耶俱矢的声音已经带了些许哭腔。(是我入戏太深~~)

感受着藤条贴在屁股上冰冷的感觉,想象着藤条抽在屁股上撕裂的痛感,耶俱矢直接哭了出来。

士道温柔的抚摸着耶俱矢的头:“如果耶俱矢不想受的话,我不会勉强的哦。”

“不,请…请责罚我!”耶俱矢表示拒绝,并充满了决心(-_-)(玩个梗)

“惩罚要开始了哦,女士。”士道重新站起身来,举起了藤条。,“我再说明一遍,每隔一分钟你的屁股会受到一下鞭打,一共二十下。期间不得用手护住屁股或是聪椅子上跌落,否则每次加罚三鞭。明白了吗?”

“是的先生!”耶俱矢低头闭眼,身子不由得绷紧了。

士道没有让耶俱矢等待太久,藤条很快就带着呼啸的风声落下,狠狠地打在了耶俱矢那微微翘起的屁股上。

“噼啪!”伴随着响亮的抽打声,耶俱矢猛地发出一声惨叫:“啊啊啊啊啊!”一道令人心惊肉跳的血痕快速的浮现在耶俱矢屁股上。

“小姐,请报数。念你初犯这次不做额外加罚,但请记住,不会再有下次机会了。”士道开口提醒。

“一,谢谢先生的惩罚!”耶俱矢才发现自己犯了什么错误,赶紧开口报数。

“很好。”士道点头,在一边等待着。

耶俱矢轻轻的喘着气。抽打那一瞬间的剧痛已经过去了,现在丝丝余痛正在耶俱矢的屁股上发酵着,让耶俱矢更加难受。

忽的士道的藤条又贴在了耶俱矢屁股上比起刚才的血痕更加靠下的位置又抬了起来,宣示着下一鞭的落点。耶俱矢凝神屏气,静静的等待着。

“噼啪!”藤条带着风声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刚刚宣示过的位置。耶俱矢努力压抑下自己惨叫的欲望,用自己报数的声音来发泄疼痛:“二!感谢先生的惩罚!”

打完一鞭士道又立在了一边不动。耶俱矢明白士道是在等一分钟的时间到,于是大口的呼吸着,通过这种方式来发泄痛苦。

等鞭打的剧痛略微散去后,残留在耶俱矢屁股上的是丝丝的痛意和酥酥麻麻的痒,让等待的一分钟变得格外难熬。耶俱矢咬牙忍耐着。

感受着屁股上又被放下冰凉的藤条,耶俱矢不禁有些奢望藤条不要再落下。

事与愿违。藤条呼啸着落下,抽到了耶俱矢的屁股上。这一下的落点比起之前的两下更加偏下,接近了耶俱矢臀腿相接的嫩肉。因此这一下也是显得格外的痛。耶俱矢努力的压制着喊叫的欲望发出自己的报数声:“三!谢谢先生的惩罚!”

又是难熬的一分钟。又是藤条放下,举起,又落下的过程。响亮的抽打声伴随着耶俱矢夹杂着哭腔的报数和道谢声,宣告耶俱矢的惩罚完成了五分之一。

从后面看,四条血痕横向贯穿了耶俱矢的两片屁股,只留下血痕中间的白肉可供抽打。

果然,士道接下来的目标也正是血痕之间的白肉。又是五下又狠又毒的抽打,耶俱矢的屁股上只剩下了鼓起的道道血痕,再也没有一块白肉。

耶俱矢早在第六鞭的时候就哭出了声,现在正抽泣着趴在椅子上等待着第十鞭的落下。

可士道放下了藤条:“小姐,你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下。外面有些吵闹,我去去就回来。你现在可以用手去缓解自己的疼痛了。”说完士道的衣物变回原样,就那样离开了屋子。

耶俱矢缓缓的把手伸到身后。抚摸着屁股上鼓起的道道肿痕,耶俱矢的心里竟有种莫名的充实感。这是和夕弦偷偷玩打屁股的时候完全不同的体验。

缓缓的揉搓着疼痛的屁股,耶俱矢静静的等着士道回来。

侧室外面已经炸开了锅。精灵们在经历了最初的恐慌和无所适从之后,现在已经平静了下来,开始进入日常生活的状态。十香和四糸乃四糸奈聚在一起说着悄悄话,夕弦独自在一旁担心着耶俱矢,美九追逐着七罪,琴里则是独自在角落不知在干什么,折纸就在她的对面。其实要说喧闹也只是美九追逐的七罪发出的,其他的大家还是很安静的。

“你在担心着什么?”折纸看穿了琴里的心理。

“我有些害怕,”面对着折纸,琴里坦率的吐露自己的心声。

“提问。是刚才的那一下板子吗?”夕弦听闻也凑了过来。

“不全是。”琴里摇着头,“那一板子很正常,只是确实有些重。”说到这琴里“嘶”的吸了口凉气,看来是触动了屁股的伤。

“琴里酱很痛吗?让万能的美九酱来帮助你吧!”美九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当即就扑了过来。

用敏捷的动作躲过美九的飞扑,琴里接着说:“你们没有发现士道已经和原来完全不一样了吗?之前的他可不会那样大张旗鼓得做那样的事。”

“思考。”夕弦摆出思考的表情,“确实是那样。就像是折纸和十香反转后的状态一样。”

“唔姆,你们在叫我吗,夕弦?”十香似乎是听到了夕弦在说她的名字,向这边询问的喊着。

“十香、四糸乃和七罪也过来吧,我们商议一下。”琴里招手示意大家一起过来。七罪哆哆嗦嗦的躲避着美九的视线,缩到了四糸乃的身后。

“大家发现了吗,士道现在给人的感觉完全是另一个人。”琴里首先开口。

“的确。”折纸也赞同,“但是味道没有变,内衣也和之前穿的完全一致,可以排除假扮的嫌疑。”(你大师还是你大师)

“话说那种事情折纸你是怎么知道的啊啊啊啊!”十香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折纸。

“那…那个十香小姐,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吧?”四糸乃拉了拉十香的手。

“所以我的猜测是,士道和我们一样,都保留了一个反转后的人格。现在他的那个人格显现了出来,就证明士道已经发生了一定程度的灵力反转。这十分危险。”琴里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3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