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被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我生长于一个规矩礼教严谨的家庭,家中有成员四人,父母以及我小如和妹妹小蓉两姐妹。现在爸爸是海军军官,妈妈是高中教师,就读高中。爸爸由于工作勤务之关系,平日常常不能回家过夜,有时更有三、四个月才回来一趟之情形。

因此家庭中平时和我们比较亲近的就是妈妈了,虽然爸爸比较少在家陪我们,但从小我们一家人的感情还算不错,假日时妈妈都会安排出游,有次暑假时,更是安排了出国旅游,增进全家的温馨情感。

从小爸爸对我们两个女儿的要求就十分严格,爸爸希望我们能成为知书达礼的千金小姐,要是我们犯了错,爸爸就会处罚我们。从小家中就备有“家法”,是爸爸准备的,我的印象中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就有了,家法是一支藤条,还有一块长方形木板,记的我们小时后有几次犯了错,大概都是因为不乖、调皮、不听话,爸爸生气了,就用家法对我们实行处罚。有几次,我和妹妹都有过,被爸爸叫我们脱下裤子内裤,露出屁股趴在客厅沙发上,爸爸就拿板子或藤条抽打我们的屁股,痛的我们都哭了出来,屁股上也留下整片的通红或一条条的鞭痕。

打完屁股后,爸爸会问我们是否知错?待我们反省后就会安抚我们几句,并告诫我们不可再犯,然后疼惜的揉揉我们的小屁股。记的我们小时后因为犯错而被爸爸打屁股的次数也不算太多,小学前有几次都是因为调皮,有一次我和妹妹都是小学时,因为贪玩太晚回家,让父母都很担心,爸爸很生气,我和妹妹两个都被爸爸打屁股,我和妹妹脱了裤子跪在沙发上,肩并着手相握着,爸爸的家法不留情的朝着我们屁股落下,一下接着一下,妹妹先哭了出来,我忍着痛,但是爸爸说我是姐姐还犯这样的错,于是多打了我好多下,最后我也忍不住哭了出来,真的好痛。这次之后,爸爸就因勤务的关系而比较少在家了,我们也没有再被爸爸打过屁股了。

但爸爸也交代妈妈说,自己无法常陪在二个女儿身边,要妈妈一定要好好严格的管教我们,若有犯错或不用功念书,成绩太差,都要对我们实行打屁股的处罚,自最后一次被爸爸打屁股以后,就都是由与我们最亲近,母兼父职的妈妈来打我们的屁股了。    

以前爸爸每次打完我们的屁股,妈妈都会把我们叫进她房间,疼惜的揉揉我们红肿的屁股,把我们拥入怀中疼惜的说:“乖,不哭,以后不要再犯错啰!”如此的温柔疼惜,会使我们消除恐惧及不安,但却也使我们哭的更大声了。但没想到以后居然是由妈妈来打我们屁股。

那次最后一次被爸爸打过屁股之后,一直到小学毕业,我们也都没有被打过屁股,但上了国中后,妈妈就开始严格督导我们的功课,就有几次,我和妹妹就因为考的太差,妈妈认为我们没有用功念书,而对我们实行打屁股处罚。

有一次我就考坏了,发成绩单那天晚上爸爸那时不在,妈妈很严肃慎重的对我执行处罚,她把我和妹妹都叫到客厅,我们看妈妈手拿着家法藤条,都吓了一跳,我们已经有几年没有挨过打了,难不成妈妈今天真的要处罚我们?

妈妈严肃的对我说:“小如妳已经国中了,应该要好好用功,不要父母来担心,妳怎么考这样的成绩呢?妳这些考差的科目平常我问你有没有问题,妳也都说没有问题啊!为什么会考出这样的成绩呢?”

我这次确实是考前没有用功,我没有办法辩解,只低着头默默不语。

妈妈严肃的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然后开了口:“妳是姐姐应该要给妹妹做个好榜样啊!妳这次真的太不乖了!妈妈这次要处罚妳,裤子脱掉去趴在沙发上!”

我脱下了裤子内裤,露出了光溜溜粉嫩的屁股,趴在沙发上,我已经好久没有做这样的动作了,心情还真是有些紧张害怕。

妈妈叫妹妹抓着我的双手,妹妹听妈妈的话将她的双手和我相握,然后妈妈过来,用手轻柔的抚摸着我的屁股一阵子,此时的我因为妈妈和妹妹如此亲密的安抚而感到很舒服,身体渐渐放松,准备面对稍后即将到来的皮肉之痛。

妈妈的抚摸停了下来,我感觉到妈妈后退了一步,我不敢回头看,只紧握着妹妹的双手。接着感觉到有东西碰上了我的屁股,先是轻轻的点二下,接着妈妈开口说:“小如,妈妈要打妳屁股啰!身体放轻松,握着妹妹的手。”

接着听到“咻”的一声,紧接着就是“啪”的一声,落在我的屁股上,我痛的叫出了声音,这时妹妹的手紧抓着我,让我不乱挣扎,妈妈接着一下接着一下,“咻、咻、咻”、“啪、啪、啪”将藤条落在我的屁股上,我哀叫着紧握着妹妹的手,抓着那痛楚中能感受到的温暖。

打了20下,妈妈停手,我已流下了眼泪,妈妈又走近了我,妈妈轻柔的抚揉着我那密布一条条火辣鞭痕的臀肉,妹妹也放开了她细嫩的小手,和妈妈一起揉着我挨完打的屁股。

妈妈轻声的问着:“还痛吗?”我只是哭,无法言语。

妈妈牵着我的手把我扶了起来,并把我拥入了怀中,我只觉一阵暖意漫上我的全身,泪水夺眶而出,顺着双颊落在妈妈肩上,妈妈温柔的拍着我的背说:“别哭了,妈妈是因为爱妳才会打妳的,以后一定要用功读书,别再让妈妈担心喔!”妈妈和妹妹温柔的握着我的双手,安抚着哭泣的我。

又有一次,妹妹上了国中,结果有一次考试竟然退步了太多,妈妈认为这样太不应该了,便在当晚对妹妹执行了处罚。

妈妈一样把我们叫到了客厅,其实我和妹妹都已知等一下就是要面对妈妈的打屁股处罚,妹妹很紧张,我牵着妹妹的手,让她不要紧张,我们来到妈妈面前。

妈妈坐在沙发上,手持木板家法,严肃的问道:“小蓉妳知道犯了什么错吗?”

妹妹低着头害怕的说:“我考的太差了,我没有用功读书。”

妈妈再问:“妳这样不用功让妈妈担心,要是爸爸知道了也会很难过妳知道吗?”

妹妹低着头啜泣着说:“我知道错了…..我不乖。”

妈妈停顿了一会儿,然后说:“过来妈妈这边!”

我牵着妹妹的手把她带到妈妈面前,妈妈对我说:“小如,妳坐到妈妈旁边来。”

我放开妹妹的手坐到妈妈旁边,妈妈对妹妹说:“小蓉,妳知道错了就好,但是妈妈爱妳们,所以妳犯了错妈妈还是要管教处罚妳们,知道吗?”

妹妹点了点头。

“来!”妈妈说着把妹妹拉近了身边,然后把妹妹娇小的身躯压趴在自己膝盖上,然后把妹妹的两只手挪往头前伸直,对我说:“小如,抓紧妹妹的手”。就像上次我被妈妈打屁股一样,也是叫妹妹抓着我的手。于是我紧握着妹妹紧张但仍柔嫩温暖的小手,帮妹妹增添几许的安全感。

妈妈用右手往下褪去了妹妹的裤子及小裤裤,往上撩起上衣,雪白细嫩的屁股呈现在眼前。妈妈一样轻轻揉揉的抚摸着妹妹的屁股,我也先将手放松轻轻的握着妹妹的小手,妈妈边揉着边说道:“不要紧张、放松一点”,妹妹舒服的眯起了眼睛,一会儿妈妈就拿起了木板家法,轻轻拍了拍妹妹的屁股,妹妹似乎又紧张了起来,我便又握紧了妹妹的双手,希望她不要紧张。

妈妈说道:“现在要打屁股啰!不要怕,妈妈爱妳,痛一下就过去啰!”

接着板子就“啪、啪、啪”一下接着一下落在妹妹的屁股上,“呜哇….”妹妹痛的挣扎哀嚎,我紧抓着妹妹的手,妈妈的板子仍不留情一下下打在妹妹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打了20下,妹妹已经哭出了声来,妈妈停了下来,揉揉妹妹已整片红肿的屁股,然后说:“妳退步太多了,还有十下喔!”接着又抡起板子,重重的“啪、啪、啪、啪”打在妹妹的小屁股上。

30下打完,妈妈和我一起抚揉着妹妹红的像颗小桃子的屁股,然后妈妈一样扶坐起嚎啕大哭的妹妹,拥入怀中,拍着妹妹疼惜的说道:“不哭,妈妈爱妳,下次要用功念书,成绩才会进步喔!不哭了,乖。”

之后还有几次,都是因为我或妹妹考试成绩不理想,未达妈妈的标准,而被妈妈打屁股处罚。有时是让我们趴在沙发上,有时是用趴在膝上otk的方式,但处罚前妈妈一定会给我们放松心情的爱抚,也都会让我和妹妹抓握着对方的双手,于此可减少一些恐惧感。处罚完后妈妈也一定会亲密的拥抱疼惜安抚我们。由于妈妈也是老师,所以十分注重我们的成绩,若未达标准,就对我们施行打屁股的处罚,以激励我们的上进心,虽然我和妹妹常因为成绩为达妈妈严格的标准而被打屁股,但是当每次执行完打屁股处罚,妈妈都会温柔的拥抱安抚我们,慈祥的和我们相依相偎,让我们觉得格外感动温馨,后来我甚至还觉得屁股在挨打及妈妈的爱抚交替之间会产生一种难以形容的快感….。所以我们后来就也不那么怕打屁股了,因为我们都感觉的到妈妈真的很疼我们 ,我们和妈妈的感情真的非常的好

有一次,距现在不久前,那时妹妹国二,而我高二,有一次爸爸回来,说有一个星期的假期,可以好好的陪我们全家,我们当然都很开心,终于又有机会可以享受难得的家庭时光,第一天晚上,爸爸就带全家去吃大餐,也开心的聊着这段日子家中以及我们两姐妹的事情。吃完饭后我们又去逛街,买了很多东西回来,这是个很难得的机会,通常我们家几个月才有一次这样全家团员的机会。

晚上回来后,全家坐在客厅,爸爸问道:“妳们两姐妹乖不乖啊?有没有孝顺妈妈啊?”

我们害羞的微笑着,没有答话。这时妈妈笑着说:“她们都很乖啦!都没有让我生气喔!爸爸可以放心啦!”

爸爸又问:“那妳们有没有用功读书啊?有没有被妈妈打屁股啊?”

我和妹妹羞红了脸,不知如何回答。

妈妈笑着对爸爸说:“她们有几次考坏了,我有稍微处罚她们一下,这个爸爸不用担心啦!她们都是好孩子,我们应该要多疼惜她们一点才对喔!”

爸爸笑了笑:“爸爸不在的时候,妳们一定要听妈妈的话喔!一定要用功读书,不能让妈妈担心喔!要是让爸爸知道你们不听话,爸爸会狠狠的打妳们的屁股喔!知道了吗?”

我和妹妹羞红了脸点点头。

爸爸接着说:“时间不早啰,先去睡觉啰!”

妈妈说:“小如小蓉乖,妳们两个先去睡啰!晚安!”

我和妹妹跟爸妈道过晚安后,就进房间去了。但今夜却让我发现了一件长久以来不为我们所知道的秘密。

我和妹妹在房间里,今天我们想睡在一起,因为我们姐妹的感情也很好,还有因为爸爸经常不在家的关系,所以我们平时读书作息都有各自的房间,但是有时候我们两姐妹会睡在一起,还有时候会跑去跟妈妈共挤一张床睡呢!

我们在床上聊了一会儿以后,不久客厅熄了灯,过了一会儿以后,妹妹先睡了去,我还睡不着,只闭着眼睛胡思乱想一些事情,不知过了多久,我似乎听见爸妈房间门关上的声音,显然是有人从里面出来,我一时好奇,便起了身,偷偷打开房间门一点点看了一下,见爸爸妈妈刚打开大门,似乎正要出去,但仍身着家居服,我正感到好奇与纳闷,她们要去那儿呢?但此时竟赫然发现,妈妈手上拿了二样东西,让我惊讶不已,那东西竟然是爸妈用来处罚我们用的家法。

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偷偷跟了出去,却见爸妈他们上了顶楼。平时顶楼我们是根本不会上去的,我之前一次上去时有看到顶楼上有几块大的帆布还有一张桌子和一张椅子,我不知道那些是做什么用的,也没有理它,我偷偷看着爸妈开了顶楼的门进去后,我才又偷偷跟了上去。我在顶楼门外大概听的见爸妈谈话的声音,接着我看见灯光亮了起来。

我想满足我已压抑不住的好奇心及偷窥欲望,我想从门缝偷窥,但没有办法,我自己没有顶楼的钥匙,之前几次上去时,都是爸妈她们不知道要做什么上去,而我们跟上去的,或许爸妈之前上去是要为了“勘查”些什么吧?我接着看到靠近我的这个地方有一大片暗色的东西垂了下来,那是帆布被挂了起来,原来帆布也是爸妈准备好的,就是要用来遮蔽外人的视线,我从门缝中看去,只看的见遮住我全部视线的帆布,其余什么也看不见,但越是看不见,我就越想看,原来爸妈有顶楼的钥匙而我们没有,也是为了要预防她们的隐私秘密被我们发现吧!但当时我看见妈妈手中竟然拿了处罚我们用的家法,又如此偷偷摸摸的,适逢青春期的我也已知爸妈一男一女在一起大概会做些什么事了?但顶楼的门及帆布却遮掩不了我澎湃的偷窥欲望及好奇心。

我突然灵机一动,心想爸妈应该都有顶楼的钥匙,她们如果只带了一把上楼,那另一把应该还在家里…..,我不敌好奇心及偷窥欲望的趋使,马上下楼回到家中,进了爸妈睡觉的房间,她们没有锁门,她们大概也没有料到她们的秘密会有被自己女儿发现的一天。

不一会儿,我摸到了一串钥匙,心中大喜,赶紧拿了钥匙再出大门,然后雀跃着但仍不忘轻声缓步的上了楼,在门外仍能听见爸妈谈话的些微声音,我拿出钥匙,家里的钥匙我大概都认得,我用剩下几把不认得的一把把试着,心中紧张期待着…..。

门开了,此时心情真是无比的紧张与兴奋,我小心翼翼的打开门,不发出一点声响,还好有帆布为我遮身,我小心关上门,向旁走到墙边,也就是帆布的最边边,小心的探出头来,还要小心不被爸妈发现,而此时,一切爸妈所极力隐藏的秘密在此刻全都近收了眼底。

妈妈已经脱的一丝不挂了,扎着小马尾,妈妈已经40多岁了,但身材仍保持的不错,肌肤如凝脂般光滑细腻,平时或许是因为拘仅端庄的性格以及教师身分,所以衣着都很得体,较不会引人遐思,但如今一丝不挂的妈妈赤裸的胴体,仍是具有令人血脉贲张的魅力。   

此时爸妈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似乎她们已完全沉醉于这个仅属于你我的小天里,尽情的享受着最私密激情的欢娱。

此时爸爸用手抚摸着妈妈的每一寸肌肤,由上而下,接着手向后挪移到了妈妈的屁股,爸爸轻柔的抚摸着妈妈封润肥满的翘臀,然后用手指用力的抓捏,妈妈脸上泛着享受陶醉的表情,妈妈的屁股上,浮现了一条条红红的抓痕。

接着爸爸坐在椅子上,对妈妈说:“久别重逢,要如何激励妻子安份守规呢?”

妈妈恭敬的说:“依循夫妻守则,当打屁股50下以资激励。”

爸爸接着说:“那么请家法!”

妈妈拿起桌上的家法宽木板,恭敬的双手呈给爸爸,爸爸接过家法,妈妈乖乖的上前伏趴于爸爸的膝盖上,手撑在地下,等待即将到来的皮肉之痛。此时妈妈屁股向着我,我看不见妈妈的面容。

爸爸用右手抚揉着妈妈丰腴的臀部,然后用家法先在妈妈屁股上轻拍了二下,然后不留情的举起板子,用力挥下,“啪”的一声,在这密闭的空间里格外响亮。接着又“啪、啪、啪”几声,妈妈发出了哀嚎,打了十下后,爸爸停手,妈妈用手抚揉着已泛潮红的屁股。

一会儿爸爸说道:“好了,不准揉了”然后自己再揉了妈妈的屁股一下子,接着又抡起板子,一下接着一下“啪、啪、啪”的落在妈妈的屁股上,又打了20下,再稍停一会儿,让妈妈自己揉揉屁股,稍后,又再一口气用力的打了20下,总共50下,妈妈的屁股,已经红得像颗熟成的水蜜桃了。

爸爸扶起趴跪在膝上的妈妈,此时妈妈转过脸来,看见妈脸上挂着泪珠,眼眶泛红,爸爸再将一丝不挂的妈妈拥入了怀中,温柔的抚摸着妈妈的胴体,也抚摸着妈妈红肿的屁股肉。妈妈依偎在爸爸怀中,像只乖巧的小猫咪一样。多么的惹人怜爱疼惜。

接着爸爸说道:“好啰!激励仪式已过,接下来该论罪执行处罚啰!”

妈妈恭恭敬敬的说:“愿领受夫君责罚。”

爸爸开了口说:“那么请妻子坦白招认自己这段时间所犯的过错吧!要诚诚实实,不准有半点隐瞒喔!”

妈妈恭恭敬敬的说:“是!为妻遵命,不敢有半点隐瞒。”接着说道:“女儿小如小蓉,上次考试均未达各科满分标准,为妻未尽教导之责,万分愧疚,愿受夫君之责罚。”

爸爸说:“嗯!教子无方,督促不周,违反母亲守则,应当处罚,那就罚打屁股藤条30,妻可心服?”

妈妈恭敬娇羞的说:“为妻愿受夫君责罚!”脸上还露出一抹微笑。

爸爸严肃中带有关爱的说:“那请妻就受刑位置!”

6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