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雪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sccssc123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因为屁股有伤刘叶在老师家里趴了一天,虽然周一能坐的了凳子但是的屁股上的印子过了一周才消。也许真是被打老实了,刘叶自这次挨打之后学习不再走神,成绩继续稳步提高。过了元旦期末考试已然临近,陈曦和各科老师要了复习资料,然后在自习课的时候让课代表依照计划领着大家复习。陈曦不理会别的班主任背后叽叽喳喳的,毕竟下学期开学分班要看期末的成绩,所以陈老师期末这段时间更加起早贪黑的忙着班级的事。

离考试还有一周了,陈曦晚上一个人在办公室批卷,虽然今天还不是他管晚自习。这时敲门声起,然后走进来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是陈老师吗?”陈曦抬头一看估计是家长,起身说:“你好我是,您是一年四班学生的家长吗?”那妇女忙笑着说:“是是,我是刘叶的姑姑!哎呀陈老师您可真年轻啊,要不是门卫说你在这我还真不敢认!”陈曦一愣,他倒是没听刘叶提起过她有个姑姑,笑着说:“幸会幸会,之前是刘叶的奶奶来开的家长会吧…”那妇女一拍腿说:“可不是嘛,老太太现在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天天在我家呆着也不方便出门,刘叶家情况老师你也知道吧,我不管她谁管她。”

陈曦点点头说:“刘叶爸爸长期驻外是吧,我倒是挺想和他沟通沟通的。”那大姐说:“什么长期驻外啊就是在国外有人了呗,之前还有两个钱,现在国外那边经济不好又开始想吃上我了!”陈曦觉得这女人来者不善,请她坐到沙发上说:“刘叶姑姑,那你这次来是…?”那妇人说:“我就是想咨询一下学校住校方面的事。刘叶这孩子和我不太亲,本来想让她住我家的,但我看她够呛能来。”陈曦沉吟了一下说:“刘叶姑姑,你说的这事刘叶自己知道吗?”刘大姐一摆手说:“早和她说了她也不同意,但这事不能由着她的性子来,过完年就得搬。现在房价涨的那么厉害,她一小姑娘住二百平房子干嘛,赶快挂网上卖了得了。”陈曦点点头,他现在明白了刘叶前一阵子学习分心的原因了。虽然属于学生的家事,但是陈曦还是想为刘叶说句话的,毕竟是自己最放在心上的学生。

“刘叶姑姑,从老师角度讲,我建议你先不要和刘叶说这件事,马上期末考试了可别让她分心了,毕竟期末成绩涉及到下学期分班。”刘大姐看了看陈曦说:“行,那就考完试再说吧,你们学校有宿舍吧?”陈曦点头说:“有是有,为家远的学生办的人数不多,他们基本周末回家。”刘大姐说:“那就好,等到时候老师帮我多劝劝刘叶,死犟死犟的。”

送走了刘叶的姑姑后陈曦又坐回了椅子上,心里一阵难受。他知道刘叶这小姑娘表面听话懂事但是内心很倔强,寄人篱下的生活孩子肯定受不了。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当务之急是要稳住女孩的心思安心考完试。

一周之后期末考试成绩出来,毫无悬念的陈曦班级再次年级夺魁。成绩单就贴在班级后面,同学们下课时都围在那里开心的议论着自己的努力的成果。刘叶也在后面看着成绩,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脸上挂着幸福的喜悦。陈曦看在眼里心里也高兴,小家伙考了班里第七,虽然进步是他意料之中的事但是没想到幅度可以这么大。不求别的回报,看到学生们洋溢在脸上的兴奋与自信,陈曦觉得自己无论付出什么都是值得的。

家长会如期举行,可刘叶的家长依然没有来参加。会后那个熟悉的小身影又钻到啦老师的办公室里,陈曦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对刘叶说:“还没走啊?你是觉得我家长会上没表扬够吗?”女孩笑着说:“对啊没听够呢!我这次考这么好老师也不说给我点奖励…”陈曦鼻子一哼说:“奖励什么?下次挨打时候少打你几下吧。”刘叶听了嘴撅的老高,陈曦笑着摸摸她的脑袋说:“老师和你开玩笑呢,你来找我干什么?”刘叶说:“老师,下学期还是你带我吗?听同学说要分班了…”陈曦听了直起身子说:“对,学校想先通过成绩把文理倾向的学生分出来,我带文科班,你之前不是说你要学文嘛,那我肯定要留你啊。”

女孩听了喜出望外,拉着陈老师的胳膊笑个不停。小孩子嘛有些大人觉得无所谓的事情可能对她来讲都是天大的事儿,陈曦看着自己爱徒高兴的样子心里也是一阵心酸,他也想让刘叶就这么无忧无虑的但是生活中不如意的事情太多。习惯性的摸了摸女孩的小脑袋,陈曦叹了口气说:“叶叶,老师寒假要回老家一趟,假期里应该回不来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要是有什么事情就和老师说,老师尽量给你解决。”刘叶听陈老师说假期不在这边了一脸的失落:“那…我知道了,老师放心不会有什么事的。”女孩强做着笑脸掩盖内心的难过,从小到大她不知道这样笑了多少次了。陈曦看着也是心疼,拍了拍她的小肩膀说:“你也是大孩子了,生活中要是遇到什么困难一定要向前看,要勇于面对生命中挫折才能成长,再不济还有老师呢。”刘叶不知道陈老师指的是什么,但从老师温暖的眼神里感受到了他对自己的疼爱,这比得到任何奖励都要来的开心。

夜晚,屋外的鞭炮声轰鸣着,礼花的光芒不停闪烁着,小孩子兴奋的喊叫着,而这一切热闹的场景却好似与刘叶毫无关系。女孩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不停的流着眼泪,今天是大年三十的晚上,她最期盼的亲人今年却没有回来。姑姑叫她去家里吃团圆饭但却被女孩拒绝了,因为她已经知道能在这间房子呆着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她气恼、她哀求、她发脾气,但这一切也无法左右已经定好了的结果。刘叶的爸爸说他在外投资亏的很惨,只能把房子卖掉继续供女儿一直到大学毕业,国内这边的事就交给她姑姑帮忙张罗,这在一个生意人眼里确实是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刘叶明白了一切,她已经不是爸爸心里的牵挂,也许自己的存在就是别人的累赘,她拖累了自己爸爸、妈妈还有姑姑和奶奶的幸福。水果刀握在自己手里,刀尖一点一点割开手腕上的皮肤,刚开始疼的还很清晰可都后来竟越来越模糊。刘叶不会自残,她本以为刀子扎到肉上可以疼醒自己,但没想到自己这个躯体却更加麻木不仁。血一滴一滴的冒出,不知道这样流干了会不会真如电视剧里演的那样离开这个世界。

手机亮了,是陈老师的短信。 “春节快乐!祝叶叶能在新的一年里学习继续进步,每天都能开开心心。”

刘叶突然大哭了起来,手腕上的疼痛又变的清晰尖锐,吓得女孩包好衣服跑到社区医院去包扎。社区医院里倒是有护士值班,因为每年三十晚上总有熊孩子放鞭时候炸到手什么的。刘叶推说自己切东西不小心划伤了,护士赶快检查伤口把血止住,一边数落着一边包扎好这个熊女孩。

“老师春节快乐!老师您什么时候回来?”

陈曦收到了刘叶的新春祝福,心里总放心不下她。过了初四陈曦就推说学校有事,带着行李和挂念又飞回了滨城。

“喂,是刘叶吗?这几天在家还好吧?老师没在身边有好好学习吗?”电话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刘叶开心的说:“嗯,每天都有看书,假期留的卷子也都写完了。老师您回来了吗?”陈曦笑着说:“对,回滨城了。叶叶,假期在家里闷不闷?明天没事老师带你出去玩啊?就当是给你考进前十的奖励吧!”“好啊好啊!老师要带我去哪玩?”刘叶正在家里呆的难受,听老师这么说自然喜出望外。陈曦想了想说:“冬天的话就去滑雪吧,你喜欢滑吗?”刘叶兴奋的说:“真的吗?!我还从来没滑过呢!”陈曦嗯了声说:“那明天还是九点到我家来,多穿点别冻着。”

放下电话后陈曦叹了一口气,滨城的滑雪场多年以前就开了好几家,但没想到家境不错的刘叶居然从来都没去过,单亲家庭孩子的生活真是单调乏味。好在小姑娘性格挺开朗的,多带她走一走玩一玩也许能让女孩对未来多一些热爱和向往。刘叶这边高兴的挑好了保暖的衣服,手腕上的伤也已结痂渐好,估计明天应该没啥问题。

第二天一早刘叶早早的起床,收拾打扮好之后背着小包去陈老师家里汇合,然后师生二人开着车去了雪世界滑雪场。滨城入冬了雪倒没下几场,而且都是落地即化的小雪。见车已经开离市区,刘叶坐在前排一脸奇怪的说:“老师,这周围都是山也没有雪怎么会有滑雪场呢?”陈曦坏坏的说:“我要把你拐到深山里卖了。”刘叶笑着说:“老师才不会呢…”陈曦说:“滑雪场必须建在有坡度的大山里,雪也都是人造的,你看道边还有雪炮车,都是它喷的人造雪。”刘叶看到路边红色的造雪车高兴的像个孩子,车又走了一会儿,白茫茫的雪道便出现在了眼前。

陈曦带着刘叶来到滑雪场的接待中心,存好了个人物品领取了滑雪道具。陈曦先自己将滑雪鞋穿好,边上刘叶不会穿坐在那里干着急,陈曦蹲下身帮她把鞋子套上,然后将锁扣都紧紧扣好。“老师,好紧啊,脚勒的慌。”女孩抬了抬沉重的滑雪鞋说。陈曦说:“现在你觉得紧,等滑的时候你就不会觉得难受了。和老师去雪道上滑一滑试试。”说罢陈曦扛着自己和刘叶的滑雪橇向雪道方向走去。刘叶起身跟着老师走,但是雪鞋太沉女孩走了一步就险些摔倒,陈曦连忙抓住女孩胳膊拉住她,可手碰到刘叶的手腕时女孩哎呦的叫了一声。“手腕怎么了?”“没没什么,刚才扭了一下…”刘叶尽量装作没事,倒是瞒过了陈曦。

陈曦来到门口领了雪仗,给刘叶挑了对小的让她握好,然后将雪橇放在雪地上让女孩抬脚踩在上面锁住,然后一点点教她滑雪的技巧。刘叶聪明,学了一会就能在平地上简单的滑行了,女孩开心的不得了。“老师,我要到坡上面往下滑!”刘叶指着爬坡的传送带说。陈曦哼了声说:“刚会走就想跑?从坡上滑下来可就没法停了,摔跤了怎么办?”刘叶笑着说:“不会不会,老师你看我都已经会滑了!”陈曦一想这坡也不算陡摔几跤也没啥,就带着刘叶踩着传送带上了初学者的滑雪道。

虽然在下面看初级雪道的坡很缓,但是站在雪道坡上往下看还是让刘叶心惊胆战。陈曦笑着说:“后悔了?是不是不敢滑了?”刘叶咬了咬嘴嘴唇说:“谁说不敢的…”陈曦点点头说:“记住老师教你的,减速要两个雪橇向内扣,注意重心身子前倾。”刘叶嗯了声,雪仗一撑缓缓的向坡下滑去。开始时速度很慢,刘叶也放下心来,根据老师教的美滋滋的慢慢滑着。可过了一会儿速度越来越快,女孩开始害怕,赶快将雪橇板前头向内并拢,雪橇的边缘在雪面上摩擦着发出了哧哧的声响。没过多会儿女孩就顺利的滑到了雪道底端。

刘叶停好后才长出一口气,回头看见老师跟在后面,笑着说:“老师你看到了吗,我会滑了!”陈曦点点头说:“滑的不错啊,没想到你小姑娘家家的胆子倒不小。”“老师才知道啊,我胆子可大了嘿嘿嘿…”师生两人又顺着传送带上了雪道,滑了几圈之后刘叶越来越熟练,玩得不亦乐乎。

陈曦见刘叶一脸勇敢的小样心里也是一动,在间歇的时候对女孩说:“叶叶,老师问你个事,你愿不愿意到学校住宿?”刘叶问:“我们学校有学生宿舍吗?我怎么不知道?”陈曦嗯了声说:“住宿的学生不多,咱们班是没有。但我觉得住宿舍可以更好的投入学习,大家住在一起也挺有意思的,你要是想住我可以帮你申请。”刘叶一想到家里的事,心想与其天天去姑姑家遭白眼还真不如住在学校里天天和老师在一起,点点头说:“好啊,我听老师的!那老师周末还会给我补课吗?”陈曦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说:“那当然,我还等着你给我考第一呢。”

中午两个人穿着雪具吃了套餐,然后又在滑雪场一直玩到了下午。到了三点刘叶才依依不舍的卸下雪橇,和老师一起回到了接待中心。刚回到地面刘叶又不习惯了走路,没走上一步脚发软一不小心摔了跤,手杵到了地上牵动伤口生疼生疼的。陈曦忙把她扶起来,见刘叶手腕似乎有伤便拉开女孩的袖子查看,刘叶想掩饰已经来不及了。

陈曦看见女孩白白的手腕上横着一道伤痕,可以看得出刀割的很深。“老师,我切东西不小心划伤的…没事的。”刘叶慌忙的解释着,可陈老师面色铁青,起身头也不回的去交还了雪具。刘叶穿好鞋子拿好东西跟在老师后面,但陈老师不再看她就像一个陌生人。女孩低着头跟着老师走着,出了滑雪场回到老师的车上。

“老师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会了…”女孩坐在副驾驶上可怜巴巴的向黑着脸的陈老师认错。“以后不会什么?”刘叶吞吞吐吐的说:“不会再拿刀割自己了…”陈曦眼睛一瞪说:“你想干什么?!你割的是什么地方?不想活了是不是?”“呜呜…老师我错了…”刘叶觉得对不起陈老师,一咧嘴哭了起来。“临走时老师怎么和你说的?你有什么事情想不开了?!”刘叶想想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真不知道当时自己怎么就犯下了这么蠢的错误。“你不是自残吗,你不是想要疼吗,你等看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该来的还是要来的,刘叶又羞又怕,在车上坐立不安的回到了老师家里。

回去的路上刘叶灰溜溜的跟在陈老师的身后,听着老师不停的喘着粗气心想这下可真把他气的不轻,一会儿不知道要被打成什么样。想到这儿女孩只觉得屁股条件反射的开始疼了起来。上了后陈曦扭开自己家门走了进去,刘叶却可怜兮兮的站在门外望着自己不敢进来。陈曦气极反笑说:“行,你要不怕丢人我就开着门打。”女孩吓得赶忙进来关好了门,但还是站在门厅里。陈曦也不管她,自顾自的翻找着东西,一边找着一边说:“自己说这次该不该打?”刘叶耷拉着脑袋偷偷摸了摸身后的屁股。陈曦一皱眉说:”问你话呢!”刘叶羞羞的说:“该…该打。”陈曦哼了声说:“行,自己都说自己该打了是吧。”说着从箱子里翻出了条棉绳还有一个瓶子。刘叶又好奇又不好意思仔细看是什么。

陈曦把东西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转过头对门厅里的刘叶说:“你给我过来,自己把外衣外裤脱掉!”刘叶脸羞的红红的,慢慢蹭到沙发边上低着头不动弹。陈曦眼睛一瞪说:“还让我动手吗,外衣外裤给我脱掉,穿的像个球似的我怎么打?”今天刘叶怕冷穿了厚厚的羽绒服还有棉裤,但不管穿多少挨打时候都得露出光屁股来。没办法女孩走到一边脱掉外套和裤子,穿着粉色的保暖秋衣又回到老师身边。

“给我趴到沙发扶手上!”陈曦一指沙发边上突出来的扶手,女孩看了看后无奈的走过去趴在了上面。陈曦家的沙发都是美式真皮的,扶手又高又宽简直就是为了打人设计的。刘叶本来长得就小,这一趴不要紧身子深深的趴在了沙发座上,扶手却把她的小屁股垫的极高。陈曦回屋子里找了个枕头给刘叶,让女孩脸靠在上面多少能舒服一些。

刘叶趴在沙发扶手上两条腿不停的切换着重心,但不管怎么动屁股高高撅起的样子还是无法改变的。

 
陈曦从茶几上拿过棉绳,然后到刘叶的身后蹲了下去。女孩只觉得自己的一只脚脖子被老师用棉绳拴住,然后被拉到了一遍绑在了沙发腿上。刘叶还没反应过来,另一只脚也被如法炮制的绑在了另一边的沙发腿上。这样女孩两条腿分开被绑在了沙发两头不能乱动,吓得刘叶不停的的挣扎着两脚看看能否挣脱。

陈曦见刘叶乱动啪的一巴掌打在了撅高的屁股上,虽然隔着裤子但还是打的女孩哎呦一声叫了出来。陈曦冷冷的说:“别给我乱动!把两只手背在后背上!”刘叶撅着嘴,但是迫于老师的淫威只能老老实实的把手在身后背好,陈曦拉出静电胶带仔细的将女孩两条纤细的胳膊缠好。女孩又使劲挣了挣却发现这下自己彻底动不了了,两手被绑在身后上半身的重量全部压在沙发坐垫上无法移动,而两只脚也被绑好无法动弹,她只能踮脚挺腰稍微扭动一下撅高的小屁股,这下女孩简直如同待宰的羊羔一般落到了大灰狼的手里。

陈曦也不言语,两手轻轻将将女孩的裤子一层一层的剥了下来。由于刘叶的腿是分着的所以外裤内裤都被脱到了大腿中间,两瓣白嫩的屁股还有雪白的大腿都俏生生的展露在老师面前。刘叶还没来得及羞,屁股上突然感觉凉凉的,是老师的大手沾着东西在自己臀上游走涂抹。“这个是凡士林,一会打你的时候可以保护皮肤。”陈老师说话语气非常平静,平静的让刘叶觉得老师打她就如同洗菜做饭一样轻车熟路。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