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回忆录 SP
本文为转载,原创为
本文为《甜蜜回忆录 7》的后篇
提示:本文涉及露骨描写,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第二十六章

宁岚在毕业之前一个月,学校各种事情已经结束的情况之下,提前进入自家公司就职,而在这之前,姐姐宁橙就已经在这儿做了接近两年的时间,刚刚爬上部门副职,准备接手即将退休的部长工作。

还好,宁橙的业务能力十分出色,办事作风严谨,在公司内倒是也有不小声望,宁父也对这个大女儿非常满意,满意之余也有些心疼,再强也是女儿身,平时美丽冷艳的冰山面纱之下,少不了疲惫,这种疲态甚至在家里都不轻易示人,宁父宁母只有偶尔能窥见冰山一角。

不过还好,弟弟宁岚也不愧是从小在这环境中长大,进入公司之后,熟悉了一段时间就能帮上姐姐的忙了,虽然还远远算不上帮什么大忙,但是至少也能分担一些琐碎的工作,并且逐渐能帮着宁橙挑起这个人手不足部门的担子。

除了实质性的工作之外,还有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那就是宁橙有了吐苦水的对象,公司的一些琐事,终究不好跟作为董事的父亲说,母亲也是忙前忙后,还要处理家务,倒是回家和弟弟妹妹在一起的时候,同龄人之间倒没有那么多顾忌,也会率直的喊累,摊在沙发上。

以前具体的事情宁岚和宁莉都不清楚,现在好了,明事理的宁岚进入公司,终于能听懂姐姐的苦衷,倒是起到了一些安慰的作用,让得宁橙颇有些开心。

半年之后,陈婉也进入了集团的同一个部门,有未来的弟媳又是好姐妹的陈婉助力,宁橙可是一百个欢迎啊,然而没想到…

……..

……..

啪!

“唔!疼…轻点啊。”随着清脆的拍击声,室内回荡起娇呼。

办公室房门紧闭,墙上用木质边框镶起来的时钟指针早已走过了下班时间。

“动来动去,还想要轻点?站好!”带着冷艳气场的声音让刚才疼呼的美人不敢反抗。“唔…凶。”但是却敢小声嘀咕…

“嘿,你这妮子,我看是要让你的小情郎进来看着你挨打你才知道错。”

“啊,别别别…橙子姐,我不敢了,别让他进来,他看着我挨罚,要羞死了…”啪!“唔!”

“你这穿的整整齐齐,这点惩罚就羞啦,你们俩我还不懂嘛,屁股肯定没少被我那老弟修理吧。”

“”美人保持着素手平伸的状态没有回应。

啪!“问你话呢。”

“啊啊!疼,疼…是,是没少被修理,唔真是恶魔姐弟。”

啪!“看来是我弟没教好你啊,今天我就替他好·好·管·教一下你。”宁橙突然也是面庞一黑,眼神瞬间锐利了起来。

“唔啊!不不不,别!我不开玩笑了橙子姐,你饶了我吧,我下次不会弄错了。”

刚才还“游刃有余”的陈婉看到这一幕利马怂了,这和宁岚要认真的时候表情一模一样,暗叹果然是姐弟的同时却是不敢再调皮,宁橙戒尺的威力她可是尝过,虽然没被打过手心,但打在屁股上都那么疼,更不用说打在柔嫩的掌心了。

明明是在被惩罚,但是陈婉与生俱来的动人气质依旧萦绕,配上略带委屈的细腻脸颊,倒也是另有一番风情。一改之前的青春学生形象,黑色的女士修身西装衬托着婀娜的身姿,显得十分精明干练,不过在气场上却是要略逊于面前正不断挥下戒尺痛击自己掌心的宁橙。

“报数!”

啪!“别..啊!一…二…嗯!三”

…………..

宁岚正倚靠在门口墙边,走廊上的灯光有些昏暗,显然大多数同事已经下班离开了,虽然隔音效果委实不错,但是就宁岚对陈婉声音的敏感程度,依旧是能听到陈婉倒吸凉气的嘶哼,以及隐约的报数声。

“唉”一声轻叹,夹杂了心疼无奈。

“呦,宁公子,还没回去呢,等小情人呢啊?”

一个略显老成但却依旧硬朗的声音带着脚步向宁岚靠近,直到近处才看清是一位白发老前辈,宁岚对此人并不陌生,这人他也是从小就见过不少次,是为宁氏立下赫赫战功的人物,父亲宁国雄也十分信任他。

“啊,老前辈,可别叫什么公子,就叫我小岚就行,对,我是在等陈婉,还有宁橙。”“诶?那你怎么不进去啊”

“额…这个嘛…”

“啊,看着架势是被宁大小姐批评了吧。”前辈不愧是前辈,虽然听不找多少房里的声响,倒是能猜到一二,不过却是不知这么个大姑娘还会被打手心。

“啊,呵呵。”宁岚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点点头。

“陈姑娘也是个不错的孩子,能力也还不错,倒也是配得上你,就是显得有些急了。”老前辈一针见血,一下就看出陈婉是在向宁岚周边的人展示自己的能力,尤其是向宁父宁母。

虽然宁岚早已和陈婉说过,只要顺其自然,以她的能力绝对不会有人敢诟病之类的话,但是显然这小妮子并不是那种得过且过的性格。

“前辈这是哪儿的话,她配我可算是掉价了,我开心还来不及呢,不过前辈倒是看得清,婉儿她,确实是想证明什么才显得操之过急,我明明让她不要有那么大压力的…”说道最后,宁岚眼神也是有些黯淡,显然是有些内疚,四舍五入这儿也算是自家地盘,让陈婉那么不安,他怎么会不自责。

“没关系小伙子!”老前辈用力拍了拍宁岚的肩膀,接着道“未来是你们的,诶,一会儿好好安慰一下小姑娘,你姐姐对工作的态度你是知道的,让她别气馁,我们几个老家伙都很认可她的,哈哈哈哈。”豪爽的笑声回荡在走廊。

“感谢前辈,我一定传达。”宁岚对着离去的背影郑重说道,换来那背影摆了摆手。

……..

………

屋内此时也被门外传来的豪爽笑声弄得一静,陈婉自然是吓得不轻,以为是房内的动静被屋外的同事听见,顿时心头一揪,红润趴上脸颊。刚入职的新人正是建立形象的时期,被批评倒是常事,但是要是知道被如同孩子一般打手心可就不一样了,好歹也是个大姑娘了,总有自己的矜持,不过现在,只能靠门外的宁岚帮忙搪塞了。

宁橙率先回过神一尺“啪”在胀红的娇嫩手心,疼的陈婉倒吸一口凉气,却是不敢再出声,陈婉调皮归调皮,紧张归紧张,怎么说也是被宁岚好好调教过,宁橙要罚自己便是本能般乖乖捧着玉手,一脸委屈的偷偷望着宁橙,细声数着尺子砸下的次数。

啪!“唔…十四,十五…啊哼,橙子姐,我错了,疼,别打了吧,我下次不会了。”

“现在知道错了,做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啊,我和宁岚都告诉你了不用太着急,我爸我妈他们都很认可你的,你这做的速度是出来了,但是真是看不到水准。”宁橙倒是并不像教训其他人一般狠,气势也不像平时那么强,反而是有些语重心长,毕竟这可是自己未来的弟妹,基本没跑了。

这般语气倒是让陈婉更加内疚,本来按照宁橙的要求,这个文案在下周之前拿出来就可以,然而为了表现自己的能力,却是在今天就给宁橙呈上了,本来是信心十足的项目,现在却是显得杂乱无章,若是让她现在再重新翻看,自己都会觉得可笑吧,这顿罚倒也领的应该。

啪!“十九…唔…二十。”

声至二十,陈婉心中带着祈望再次抬起水吟吟的眸子偷偷看了一眼宁橙,入眼的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宁橙察觉这个被自己教训的楚楚可怜的妮子正望着自己,那委屈的小眼神威力真不是一般大,虽然早已不是第一天认识陈婉,然而心中还是忍不住轻叹一声陈婉的魅力果然不是盖的,连自己一个女生都觉得心动,也难怪自家条件不差的弟弟会如此倾慕于她。

心一狠,再次高高扬起戒尺,故作狠状就是要朝着红润的掌心砸下,陈婉吓得美目一闭,俏脸都是轻别过一边,准备承受这看起来比之前任何一下都重的打击。

然而…

无论是预想之中的脆响还是疼呼,都没有出现,陈婉只感觉到略显冰凉的触感横过灼热的掌心,鼓起勇气把秋水眸子微微睁开一条缝,发现横躺在双手的,便是刚才痛击自己的戒尺。

这才明白过来刚才那一下是宁橙故意吓自己的,轻松一口气的同时,心中也是暗道姐弟两人心容易软这一点果然很像。

“手伸平!我允许了才能放下!”

陈婉刚要有所动作,却是被宁橙一声喝住,赶紧保持之前挨打的动作站好。“唔…橙子姐…”

“撒娇对我没用,我可不是宁岚。”宁橙这么说着,却是背过身去,显然是怕中了陈婉的“美人计”。

“是…”见宁橙不吃这一套,陈婉只好认命般恭敬地捧着戒尺,笔直立在原地,白皙的皓腕用无情的色差诉说着这双玉手刚被惩罚过的事实。

宁橙回到几步之遥的座位上坐下,留陈婉站在原地,屋内陷入了平静。

门外,宁岚双手抱胸靠在走廊墙边,听得屋内传来的声响停息,自己也是松了口气,心中平静了许多,明明自己平时没少打这妮子屁股,不过真交给别人来惩罚,这心里还真不是滋味,终归是心疼的紧,即便这人是自家值得信任的姐姐。

…………….

“好啦,今天就这样,下次再有,就用你最熟悉的方式罚你。”

“啊?不要啊,橙子姐…”陈婉刚松一口气把戒尺放好,心就又被揪了起来。“要不要就看你表现咯。”宁橙嘴角微微一弯,轻笑一声,满是深意。

即便这笑让陈婉感到藏着刀子,但奈何宁橙也是不可多得的美人,这一笑,可谓倾城,要知道平时的宁橙,可是以冷艳著称,要见到她这么一笑,可是公司里多少人的心愿,然而他们却是不知,在家人面前的宁橙,可从不会吝惜自己的笑容。

“好啦,快走吧,去咱家吃饭,吃完让宁岚送你回去。”宁橙一改之前的严厉上司形象,又变回了好姐妹模式,招呼着陈婉。

“真像,变得那么快…”陈婉嘀咕着。

“嗯?像什么?”宁橙一边干练地收拾着桌面的文件,一边对刚才的嘀咕发问。“像宁岚啊。”陈婉等着宁橙收拾东西,一边悄悄的轮换着揉着掌心。

“哪有说姐姐像弟弟的,嘿!”宁橙收拾完毕,两步绕过桌边,便是一巴掌甩在陈婉包裹在职业裙中的翘臀上,脚步并不停歇,便是继续往门的方向走去。

“呀!橙子姐欺负人…”陈婉被这猛的一下打得娇躯一颤,倒也没什么办法,只好嘟嘟囔囔跟着宁橙走出门去。

……

“你们终于出来了。”宁岚如释重负一般对开门出来的姐姐说道。“怎么?心疼啦。”

“那能不心疼嘛,你看以前婉儿和你实践回来那个惨状,我可不得担心啊。”

“拉倒吧!哪次我不是给揍得漂漂亮亮的,我猜你平时肯定打得更狠吧。”宁橙扬了扬巴掌,炫耀一般。

“我说…你们俩能不能在意一下当事人的感受…哼。”陈婉在一旁,羞红着脸不由得一手伸到背后捂屁股,这姐弟俩拿自己的屁股说事儿倒是眉飞色舞的,把本人却是羞了个惨,谁让眼前这两人都是能吃自己的“狠角色”的,平时在外都是众星捧月的女神,到了他们这儿却变成了软柿子,经常落个屁股挨打的份儿。

听到这么无力又娇嗔,宁岚宁橙都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宁橙虽然嘴上不说,但是还是很喜欢陈婉的,宁岚更不用说了,眼中堆满柔意,一把把美人搂入怀,另一手拿起依旧泛红的玉手,

心疼的轻轻揉搓。三人便是踏上归途。

第二十七章

宁岚家,餐厅中的餐桌上已经摆上了卖相不错的饭菜。

宁莉双手托腮,坐在桌边,百无聊赖的盯着菜肴冒出的热气渐渐消散。咔擦。

终于给她等到了钥匙开锁的声音。

并没有起身的打算,而是就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对玄关发出了十分瘫懒无力的声音。

“你们怎么才回来啊,我可是和美味斗争了快半个小时啦。”就算是咸鱼一般的语调,却也掩盖不住莉莉声音的清甜。

陈婉最后一个进屋,听到这话,好不容易恢复成白皙的俏脸再次被加热,不过还好,似乎这魔鬼姐弟没有拿自己寻开心的打算。

“工作不做好怎么敢下班呢,是吧婉儿。”宁橙终究还是没饶过陈婉…

“啊,啊..是啊是啊,这是态度问题,嘿嘿嘿。”陈婉被迫接话,略显尴尬的笑了笑。

宁岚本来打算护一下陈婉,不过看着反应如此可爱的陈婉,不由得噗嗤一笑,摸了摸陈婉的头,以示安慰。见宁岚不护反笑,倒是换的陈婉两腮一鼓,轻嗔一声,就把脑袋一侧,躲开了宁岚的手。

不过这些都没有被餐厅中的宁莉捕捉到,想必已经满脑子都是吃饭的事了吧。

从陈婉进入宁氏工作开始,便是在附近租了一间小房子,也是方便和宁岚两人腻歪,毕竟,就算隔音不错,那噼里啪啦的声响总是穿透力不弱的,不过好像,自从陈婉搬过来之后,宁岚回家这边的次数,少了许多…咳。

即便没真住在一个屋子里,不过每天四人聚在一起吃晚饭到是成了日常,一般来说做饭担当便是由还在大学读书,相对比较自由的宁莉负责,饭后四人倒是会一起摊在沙发上咸鱼一会儿,或是一起打打游戏,忙碌一天之后和亲友的愉悦,倒是成为了解乏利器。

虽然只有数百米的距离,不过大晚上的,宁岚可不会放心让陈婉独自回到出租屋,也不知道是借口还是真心,总之,顺势住下不回来,也已经是宁家姐妹俩习惯的事了。

今天,显然也是如此。

时钟指在接近十一点的位置,刚洗完澡还散发着温热清香气息的陈婉已经横趴在了宁岚的腿上,经过热水洗礼娇躯似乎更显柔软,腿上传来的触感仿佛要把宁岚融化,不过似乎本人对

此并没有太大反应,只是这般柔软让他觉得安定的舒适,毕竟,早调晚教,就是天天如此。宁岚靠坐在床头,享受着横在腿上的娇嫩触感,以及浑圆翘挺的娇臀带来的视觉享受。

陈婉今天并没有穿睡裙,而是穿了一件十分宽长的T恤,站立起来倒是可以遮过大腿,堪堪齐膝,衣服耷拉在身上,总会在一侧滑出香肩的,锁骨的清晰线条十分诱人,整体倒是显得十分慵懒舒适。

陈婉没有穿bra,但趴在腿上一番折腾便是浅露出薰衣草色内裤包裹的半边圆臀,对于两人的关系来说,这点程度的诱惑似乎并不算什么,不过能如此养养眼宁岚倒也喜欢。

早调晚教本来就是小两口的日常娱乐,陈婉这洗完澡就往腿上这么一趴便是给宁岚发出了“可以打我了”的信号,不过看宁岚暂时没那动向,于是保持着这个姿势刷起了手机,等着同样盯着手机的宁岚扇下巴掌。

两人在一个名为什么A.N.S.G的群内一番摸鱼,倒是给群员们放了不少闪光弹。

啪!巴掌带着风,冷不丁的一下拍在翘臀上,突然起来的拍击打得陈婉娇躯都是一颤。“啊!哎呀你吓死我了,你就不能给点信号啊。”

“给信号就看不到你那么可爱的样子了。”“狡辩,你就是坏。”

“我不否认,好啦,今天的晚教变成晚罚。”宁岚话锋一转,轻松的语气却是告知陈婉这个不好的消息。

“啊?为什么!?我不要晚罚。”陈婉扁着嘴望向宁岚。啪!“你说为什么,刚被老姐罚过你就忘啦。”

“唔~我这不都被罚过了嘛,怎么还罚呀。”啪!“少说废话,手机放下。”宁岚沉下声。“唔!凶…”

啪!“报数。”

“内裤都没脱呢,就要报数啊。”陈婉依旧俏皮着。

Pia!宁岚扇下一记重击,打在薰衣紫色边缘露出的粉臀上,警告着陈婉。

“嘿,你这妮子你当我跟你开玩笑呢,是太久没罚你了是吧。”“啊!疼…别别别,主人我错了,我不皮了轻点。”

一击打怂陈婉,宁岚不依不饶,又是一记重击,狠扇在另一边臀瓣。Pia!“你皮都是我惯的,我今天就好好给你复习一下该怎么挨罚。”“别别别!啊~!婉儿不敢了。”

Pia!“不敢什么了。”

“嗯!不敢…不敢不听话了。”

Pia!“还有呢?”“啊,还..还有啥…”

Pia!“犯了什么事儿被你橙子姐罚了就忘了?”

“呜哇!轻点…轻点,婉儿写材料出问题了,是婉儿错了。”

Pia!“还有呢?”

“呀啊!怎么还有啊…”

啪!宁岚减弱了力道,虽然拍打依旧有力,却也不至于让陈婉疼得像之前那样叫唤。“你说呢?”

“唔…我…婉儿不知道,还请主人明示。”啪!“让你报数,你数呢?”

“哼嗯~一…谢谢主人责罚。”

……………….…

3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