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回忆录 SP
本文为转载,原创为
本文为《甜蜜回忆录 5》的后篇
本文为《甜蜜回忆录 7》的前篇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第二十章

关紧门,拉过窗帘阻隔放肆地射进房内的夕阳,宁岚便是在客厅沙发前坐下。

陈婉自知宁岚定是要惩罚自己,但是一想到晚上还有夜宵聚会,不由得想让她抓住一点渺茫的希望让宁岚放过自己,忸怩地站在一边,也不敢坐。

宁岚拍了拍大腿催促着,他可不想打算放过这个小妖精,铁了心是要让她红着屁股去聚会。“唔…老公不要嘛…一会儿还有聚会…能不能别现在…”陈婉发起了撒娇攻势。

“别墨迹,上来。”

“嘤嘤,老公…你最爱我了好不好嘛…”

“好,但是你再叫错,你估计一会儿就不好了。”“唔,主人…晚点再罚好不好…”

“你要是想出门之前再罚,那我也不介意。”

看来这眼前这一顿是没法躲过去了,陈婉撇着小嘴,这才慢慢趴上了熟悉的大腿。啪啪啪啪

被曲线撑起的黑裙上,四下闷响猛地落下。“唔嗯~嗯~”

“我看你今天好像很不服啊?嗯?”

“回主人,婉儿不敢….婉儿犯了错该罚,只是希望主人能大发慈悲等聚会回来再罚婉儿…”“放心吧,我可没说回来就不罚你了。”

“啊!?主人…主人别…”

“这又不要那又不要,你还要我怎样?要怎样?”啪啪啪啪

“嗯啊~唔~”

“说吧,为什么被罚。”

“因为…婉儿今天拍照的时候把重要的证书落下了。”啪啪啪啪

“嗯!嗯啊,啊~”

“你也知道证书重要啊?要不是我到的时候没人拿走,是不是就丢了?”啪啪啪啪

“嗯~啊嗯!婉儿知道…但是刚才拍照的时候,和我单独拍照的人太多了,等我们追赶大部队的时候一着急,就…就忘了嘛。”

啪啪啪啪

“你还有借口了是吗?还和我显摆跟你拍照的人多?我看是我最近太惯着你了,早调晚教看来要加大力度了。”

“不不不!主人,婉儿只是解释原因嗯~啊~不是找借口,更不是显摆…婉儿知道错了的,嗯!啊~不要加大早调晚教的力度,现在这样刚刚好嗯啊~主人是不是…因为男生和我合影吃醋

了…”陈婉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压低了声音,小声嘀咕着。“你!真是惯坏你了!”

陈婉突然感觉身后一凉,随着一阵风过,那民国风格的黑裙便是被宁岚掀起,裙下的白色内裤被翘挺的娇臀撑起一道诱人的曲线,从内裤边缘偷偷露出来的小屁股,已经染上了一层粉色,看上去甚是可爱。

宁岚被陈婉戳穿,自然是没什么好脸色,他的确是看到有不少人和自己着校花级别的小女友合影,其中不乏男生,但是对于这正常的毕业留念,他倒也没什么可说的,只是默默把些许酸意咽下,但这还远远不足以成为他惩罚陈婉的理由,而如今却被陈婉用来当做借口,这他可不答应。

啪啪啪啪啪啪

连续的巴掌落在只剩内裤包裹的粉臀上,原来的闷响,此时清脆了许多。“啊!不要!主人嗯~疼~嗯啊!错了!错了!主人!婉儿错了嗯~嗯~嗯啊~”“错在哪!”

啪啪啪啪啪

“错在婉儿丢三落四!嗯~啊~”

啪!“婉儿这样坏女孩儿该不该罚?”啪!“该罚!嗯啊~”

啪!“该怎么罚!”

啪!“该..嗯啊~该被主人打屁股!”啪!“打屁股就完了吗!”

啪!“唔嗯!婉儿…婉儿这样的..嗯啊!坏女孩儿该…嗯啊!该被主人狠狠打光屁股!疼!啊

~嗯~”

啪!“给我说三遍!”

啪!“婉儿该被主人打光屁股!嗯啊~婉儿该被主人打光屁股!啊!疼…婉儿该被主人打光屁股啊!呜呜…主人,婉儿错了呜呜呜”

宁岚打在陈婉臀峰上的巴掌着实不轻,毕竟是惩罚,不是玩闹,数十下巴掌落下已经让原本

粉嫩的小屁屁也是渐渐变为了红色,陈婉感觉到屁股吃疼,臀峰上的灼意渐浓,今天为了拍照化着淡妆的典雅脸庞不复存在,再次变成了被爸爸惩罚的光屁股的小女儿模样,只不过看这服装,那红着屁股的女孩儿,应该是一位民国时期的闺女了。

大手暂停了拍打,掀开紧紧包裹着翘挺红臀的确认了一番两瓣柔软的红意,便是轻轻拍了拍这可爱的小屁股,示意着陈婉该继续下一阶段了。

“唔…”陈婉有些不情愿的沉吟着。啪!巴掌重重落下,带着宁岚的不满。

“啊!呜呜…请主人…请主人脱掉婉儿的内裤,婉儿该被打光屁股了。”

听得羞人的话语结束,宁岚才动手褪下陈婉的小内裤,但是意外出现了,那包裹着谷间私处的部分,竟是带出了一条水丝,连接着内裤和娇嫩的唇瓣,看到湿成这样的陈婉,宁岚没好气的扬起巴掌,啪在再无遮掩的红臀上,他宁岚那么费劲的惩罚你,你居然还享受得湿成这样?那可不行。

啪啪啪啪啪啪

“你这小妖精,被惩罚还这么湿!是不是我最近手太软了!”

“啊!不是!呜呜,主人…婉儿控制不了的嘛呜呜,疼!嗯啊!嗯~”

陈婉这倒是没有撒谎,她到也是在好好反省错误了,但是没办法,m的体质让她在惩罚力度的巴掌下,依旧是颇有感觉,当然还有些其他原因,那边是这可能是她作为学生最后一次被宁岚惩罚了,即便今天没有发生这等意外,她也会在睡前的晚教请求宁岚好好打一打自己的小屁股,宁岚定是不会拒绝的。

啪啪啪啪

“以后,惩罚内容增加一项,湿度检查!自己主动请求检查!具体的之后再定!以后惩罚再那么湿,先罚一顿这不检点的屁股,其他的再说!”

“啊!嗯!是!主人!婉儿明白了!”

“就这样再打两百下,然后五十下小板子就饶过你。”

“呜呜…主人…太多了…手打减到一百好不好…”不得不说,陈婉最近的调教力度还是轻了,惩罚过程中提那么多要求,看来是平时玩闹的情况太多了。

陈婉不敢要求减小板子的数量,因为五十下对于惩罚的情况算是仁慈了,只好对数量多的手打提提要求,别小看宁岚的掌击,那般力道加上修长大手,威力虽不及工具,但是绝对是不弱,若是宁岚真的想,光用巴掌要把陈婉真的打到哭泣求饶也不是不可能,只是那后果是…

手掌也会疼的不行。

然而却是得到了出人意料的回答!

“好,那就暂且先罚一百加五十吧,撅好。”

陈婉突然眼睛都是闪了一下,哇,今天的宁岚这么好吗,虽然问题没有扩大,但是总归是惩罚,惩罚中宁岚会听自己的,难道是真的打算照顾不久之后还要出门的自己吗,不过按照宁岚的性子,也不知道会不会是估计给自己使绊子,总之先逃过眼前的一劫再说吧,陈婉如此想到。

“婉儿谢主任开恩,婉儿准备好了,现在请主人好好惩罚婉儿的光屁股的吧。”随着话音落下,陈婉便是乖巧的把屁股给宁岚撅了撅,示意自己准备就绪,请主人发落。

宁岚嘴角有一丝不宜察觉的坏笑,显然,陈婉这小妖精是直接上钩了。当然眼下还不能被这小妮子看出来,沉声“嗯”了一声,似乎是对陈婉主动轻撅红臀的动作表示满意,把自己那坏心思全是掩盖而去,表面上依旧是板着脸,心中却是偷偷乐得不行,这般略显“幼稚”的心态,却总是能给陈婉带来玩不腻的新花样。

看着那撅起的绯红翘臀,挥起巴掌就是打了下去。“报数。”

“是!主人,嗯啊,一…啊,二,三,四嗯啊,五”

宁岚的巴掌一点也不急促,但是每一下都是扇的实在,让那诱人的柔软泛起阵阵涟漪再恢复到原来的圆润,一般类似这种otk形式的掌击,只要陈婉因为疼痛而想在报数的间隙稍作休息,便是会多吃一下巴掌作为警告,但是今天却并没有吃到警告的巴掌,即便她中间有一次因为吃疼而报慢了许多数,宁岚都没有多抽一下,而是满打满算,结结实实的给予了陈婉的光臀一百下巴掌。

“九十..八…唔嗯!呜呜疼…啊!九十…九…啊唔!一百!呜呜呜谢,谢谢主人愿意惩罚婉

儿,打婉儿不乖的光屁股(抽泣)…主人辛苦了呜呜呜,只是经过主人的惩罚,婉儿婉儿

还没能完全认识改正错误…请主人按照刚才的命令,继续用小板子狠狠惩罚婉儿(抽泣)”

这般羞耻的谢罚以及下一阶段的请罚话语,显然是经过调教的结果,曾经那连“主人”都叫的艰难的害羞学姐,现在看来已经被宁岚完全征服了吗?说征服似乎又有些不妥,因为

虽然两人之间有着特殊关系,让得宁岚似乎总是发号施令,而陈婉则是总是被命令羞辱受难,但反过来说,宁岚又怎么能接受没有陈婉的生活呢?显然,两人之间的特殊情意,根本不是谁征服谁如此简单可解释得清的。

宁岚听着陈婉带着抽泣的声音,竟然没有太多心疼,要说为什么…

啪!“你少给我假装卖惨!一百下你能哭成这样?去,把小板子拿来,裙子不许放下来。”

“哎呀!疼…主人…婉儿真的疼嘛…”陈婉见装惨被识破屁股上还多挨了一巴掌,不由得撇撇嘴不再假装抽泣,后又感觉到似乎演的是有些过了,虽然这番巴掌吃的却是挺疼,但是还完全不足以让她真的嘤嘤哭泣的程度。

悻悻的提着那民国风的黑裙,裙下绯红的翘臀与白皙修长的大腿则是形成鲜明对比,刺眼的不行,轻扭着可怜的小红臀,走进房间取来了让她心悸不已的小木板子,这东西威力可不俗,她可没少被这东西弄哭过,这小板子可能也算是调教陈婉的功臣?

回到宁岚身边,重新跪下身子,双手把“功臣”举过头顶。“请主人取板。”

宁岚满意的点点头,伸手拿过小板子的把手,刚拿起不远,陈婉便是抬起原本低含着的俏脸,那脸庞微带着一些粉意,甚是动人,突然两只纤手突然轻握住拿起小板子的那只大手,此时这手指修长的大手别人看不出,但是她却是能看出,略微有些红肿,显然是刚才狠狠惩罚了自己光屁股的那一只手。

突然那如玉的纤细手掌却是有些倔强的用上了力道,暂时轻夺回那小板子,放于膝上,宁岚也是一时不知这小妮子要做什么,不过看来也没有太坏的心思,便是任由着美人的动作。陈婉双手轻捧着那有些发红的大手,放到朱唇边,便是吻了下去,一下又一下,口红印便是留于其上,仿佛是在宣誓主权一般,占领了这只大手,只有这只大手,被允许用来痛打她羞人的地方。

宁岚也是被这妮子这番动作给弄得有些发热,不过心底那般满足感却是不言而喻,尤其是被那楚楚动人带着些许雾气的真诚眼神毫不避讳的看着的时候,都感觉心脏被丘比特狠狠一件射穿了一般,心头猛地一跳。所以,这谁征服谁,终归还是得两说,因为此时,宁岚终于在这番攻势之下,做了些惩罚之中不会做的事。

惩罚过程中,宁岚与陈婉约定,不会有任何抚慰行为,不会摸摸头,不会揉屁股,也不允许拥抱撒娇,知道惩罚最后的罚站或者罚跪时间结束。也就是说,疼痛紧紧是表面上的惩罚,而在疼痛之余还要感受所爱之人就在眼前却得不到熟悉温暖的爱抚,那等折磨,可能比起言语及命令间的羞辱都要更胜一分。

估计是被这小妖精水吟吟的眸子散发的魔力给控制了,那满是吻痕的大手,轻轻摸上了那细腻精致的小脸,如脂如玉,轻轻捏了捏少女吹弹可破的淡红脸颊,那动作可谓小心翼翼,生怕破坏了这件艺术品,摩挲了一会儿脸颊,还感觉不够,便是继续顺着三千青丝轻轻抚摸,丝滑柔顺,令人着迷,不知不觉间已经给了陈婉太多的爱抚。

宁岚甚至有一种莫名的冲动想把手指探入那诱人的小嘴中轻轻搅弄一番,把这小美人调戏得泪眼汪汪,再带着搅动的丝丝水声连连娇哼。

“你果然是个小妖精。”宁岚此时很想生气,然后狠狠把眼前这个小妖精好好收拾一顿,但是也自知已经中了这小坏蛋的撒娇技能,根本气不起来,谁让自己不够坚定呢。

当然,宁岚已经算是不错了,这要是换个男人,要是陈婉如此跪在他面前,再牵起他的手,估计都不用吻了,怕便是直接沦陷了去。

“还是主人疼婉儿,嘿嘿。”陈婉脸上绽开笑容的一瞬,仿佛那窗外的夕阳都是暗淡了几分,都被这打动人心的笑容给比了下去。

“便宜了你这家伙了,接下来可得好好罚一罚了。”

“唔…”陈婉微微嘟了嘟嘴唇,“那就请主人继续惩罚婉儿吧。”

说着,从膝上重新拿起小板子递给宁岚,乖巧的趴到了沙发上,重新掀起黑裙,裙摆放于塌下的纤细腰肢,把绯红的臀部再次暴露在宁岚眼前,双腿按照约定程度分开,女性最为私密的部分也是在此刻暴露在了羞人的空气当中,嫩菊在红色的臀瓣中间若隐若现,撅了撅翘臀说到。

“婉儿准备好了,请主人赏板。”

冰凉的小木板贴在微微发热的红臀上,甚是敏感的陈婉此刻不由得缩了缩身子,但是很快又把娇臀送回原来的位置,准备接受痛击。

啪!“唔!”啪!“啊!”

但是却没想到,落下的是连续的两下,一边一响不偏不倚,正中臀峰,也没要求报数,看来这回,落下的板子会很随机毫无规律了,实际上这样的情况在陈婉多次惩罚的经验中就没有出现过,惩罚总之显得很严肃刻板,被狠狠口头教训,报出光屁股被规律打击的数量,疼痛羞耻交加直到哭泣,哭的再惨也得不到平时那对自己温柔至极之人的安抚,这样看来今天这般惩罚,真是和平时有些不同。

啪!啪!啪!

“嗯啊!嗯!唔!”

这回是三下,却是都落在了左半边红臀上,那细腻的红臀上瞬间是泛起些许白意,然后便是淹没在红色之中,只不过融入的越来越多,那红色便是越来越深。

啪啪!!

“嗯!啊!”

这回便是右边的两下,陈婉的娇呼声也是随着数量的增加越来越大,但是现在的宁岚可不能再分身去享受这撩动人心的声音了,只能是压下所有邪念,全心全意的惩罚一下这个小妖精,已经失策过一次,可不能再失策第二次,既然你不按套路出牌,那我也不按部就班,总之不让你好受~这两人就小学生一般似乎都不想认输一般做着这般对抗,这可能就是只有对眼前

之人才会展露出来的幼稚吧。啪啪啪!

“唔!呜呜…嗯!嗯!”

板子呼啸到三十多下,陈婉这回的哼哼声中,再次带上了些许哭腔,这回却不再是装的了,也装不了如此的真实,连那娇呼声的最后都是带上了些许颤抖,原本撅得不浅的翘臀,此时也隐隐有些闪躲,但是当然是不敢有明显的闪避的,只能是尽量的把已经微微肿起的红臀送回原处等待宁岚的下一次…或者是连续的两三下打击。

啪啪啪!

“嗯啊!呜呜呜主人…轻…轻点嗯!啊!啊!啊!”陈婉被疼痛冲击得根本不记得被打了几下,但是宁岚在惩罚之中绝不会钻这点空子,就为了那一点点征服的成就感而多打几下,一是性格使然,二是他们俩之间根本用不着钻这空子。

“知道错了?”啪啪!

“婉儿知道错了呜呜,再也不会丢三落四了啊!呜呜”啪啪啪!

“我怎么记得你上次弄丢钥匙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啊!那是…那是…我…嗯!”

“唉,看来上次你的屁股还没教会你这些啊,上次说再这样怎么办了吗?”

“呜呜…说了…说要是再这样…再这样…就…要更狠的打光屁股…呜呜不要..主人,婉儿真不是故意的。”

啪!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是犯了就是犯了,我会按照上次约定的那样,让你这小屁股受到比上次更重的惩罚。”

“呜呜呜…主人…婉儿….婉儿接受就是…”自知已经不是初犯,那定是要重罚的,即便没有酿出大事,但是陈婉自知理亏,确实也该接受惩罚。

“最后五下,好好接好,剩下的等聚餐再说。”

“是..主人(抽泣)”啪啪啪啪啪!

五下快速连续的木板甩在娇嫩的红臀上,陈婉便是娇呼哭声连连,惹人怜惜,显然宁岚没有丝毫留情,这五下板子,直接是把陈婉姿势给弄崩溃了,无法再保持翘起屁股的姿势,而是跌坐在沙发里独自抽泣着,毕竟这时候的宁岚可不会安抚她。

“罚站半小时,板子顶在头上。”“是…主人…(抽泣)”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