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回忆录 SP
本文为转载,原创为
本文为《甜蜜回忆录 2》的后篇
本文为《甜蜜回忆录 4》的前篇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提示:本文涉及露骨描写,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十四章

“婉儿姐,你和阿岚哥在同一个大学又是男女朋友还是主被那岂不是天天都会那个吗”蓝凌眨巴着眼睛问道。

“你这个小色鬼净想着这些东西。”“你就说有没有嘛~”

陈婉有些支吾着回道“那那也是在大二以后的是了。”

“啊哈~承认了承认了~来吧来吧快全都给我说出来吧~婉儿姐的大学生活。”蓝凌作为记者的本性听到这样的八卦开心的欢呼起来。

“大一的时候刚刚入学还是很老实的,而且男女生宿舍又不在一起,没了出租屋每次实践或者…或者那个都要去开房,宁岚是个比较独立的人,虽然家里完全不差这个钱让我们租房子住,但是他还是坚持先自己住宿舍,然后想办法自己赚钱再想办法一起搬出去,直到大二投资开始有了回报,再加上家里部分的出资我们才得以搬出去了。”

“那大二之前有什么特别印象深刻的事情吗?”

“大学以后考试不像高三那么频繁,所以也少了像以前那样单纯的惩罚式实践,而是…而是…”

“而是?”

“而是慢慢变成了…调教型的了,还买了各种各样的工具…啊,应该说工具玩具都有,应该是那天我在学校被他弄得高潮以后开始慢慢转变的吧,但是在高中也没有确立男女朋友关系,所以也就还是正常的惩罚,到了大学就慢慢转变了。”说到这里,陈婉轻轻捂了捂发烫的脸。

“啊哈,那会不会程度减轻了很多啊?”

“才不会呢!我要是犯错了还是照样会挨狠狠的打的,不如说比以前重多了,各种工具都招呼上来,不过可能因为打多了我的耐受力也慢慢起来了,大一时候基本都是周末了出去开房那个前先打一顿,每次也都很疼,还经常每次都换不同的工具,体验不同的新鲜感,我觉得岚在这方面还是很细心的,所以我每次都…都很快能进入状态,那个也会很舒服w”

“工具是听到了,玩具还没提呢婉儿姐。”“啊…这个也一定要说吗。”

“当然了,嘿嘿,这个可绝对少不了。”蓝凌知道这些玩具肯定是指成人用品,哪能放过陈婉。

“不过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想起一个印象比较深刻的事情了,不过那是在搬出去以后的事情了,而且我觉得这个事情岚肯定不会主动说的。”

……..

与此同时,客厅里,宁岚也和夏媛说出了类似的话。

“在说入职以后的事之前,我想先说一个婉儿应该不会提到的事情,哈,因为她当时可太…嗯…性感了?我已经不懂怎么形容我当时的心情了。不过这种好像已经不是单纯的sp了,没问题吗?”

“岚哥你尽管说!”夏媛一脸兴奋。

…………….

“婉儿姐你就尽管讲!”房间里,蓝凌也是蹦出了相似的话。真不知道这一对记者一对情侣到底是要保持多大的默契。

“升上大二不久之后我和宁岚就搬出宿舍去到学校附近的一个地方租了房子住了进去,我们把这个地方成为‘小家’,因为这个房子虽然没有买下来,但是也是我和宁岚一起努力才最终租下来的,虽然地方不大,但是却很温馨。然后有一天,我下课回到家”

时光倒转陈婉思绪回到了自己的大学时代。

……………………

这天是周五,陈婉独自一人回到小家,而宁岚则是没课在家里等着陈婉归来,陈婉刚进入家门就感觉家里好像是多了些什么,因为垃圾桶中有着刚刚拆开的快递盒,但是也没有太多过问,因为她在期待着两人每个周末晚上都会进行的“狂欢”,却不知道这个周末宁岚又准备玩新花样。

因为平时他们都会一起挑选工具和玩具,所以陈婉并不知道这次宁岚买了新“玩具”,那些曾经用过的工具和玩具每次都会在使用之后,被陈婉光着刚被这些工具调教完的红屁股好好的清洗过,然后安防在床头柜里,上面一层是工具,而下面一层则是玩具。在这一天之前,下面这一层抽屉里只有两样东西,一个分为三档的跳蛋,以及一个同样分为三档的振动棒,但是今天陈婉并不知道里面多了些什么。

终于等到夜幕降临,陈婉的屁股上也迎来了今夜的第一巴掌,这一巴掌精准的打在薄薄的丝质浅蓝色内裤没能包裹住的下臀上,在小家里的陈婉穿着比较随意,经常是除了内衣裤加一件长得盖过屁股的T恤就完事,今天也是如此。

“嗯~”陈婉短促的轻吟一声。

“怎么回事儿啊?陈主席,学生会会议你作为主席怎么能迟到呢?”

没错,这时的陈婉已经成为了学生会主席,宁岚和陈婉两人能力本就不弱,颜值又高,大一混迹一年的学生会,大二被推为主席和副主席应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虽说陈婉力推宁岚做主席,但是宁岚却以其他事情多为由只做了副主席,辅佐着陈婉。

“人..人家就迟到了五分钟嘛嗯~”排在宁岚腿上的陈婉似乎还想找些借口,当然换来的是

另一边屁股上的拍击。

“你一个主席让所有人等了你五分钟,还给我嘴硬,要不是我给你撑了场子讲了一些简要的内容,你在其他成员里的风评还不得下降好多?”说完有节奏的开始拍打着陈婉被内裤包裹着的可爱翘挺的小屁股。

啪啪啪啪啪

“可是人家是因为…嗯…收班级的资料才不小心迟到的…啊…再说了不是有你嘛,我我才那么放心的。”随着宁岚的拍击陈婉每隔个三四下就会轻哼一声,断续着说道。

“还敢顶嘴!陈婉我看你是被他们一口一个‘会长’喊得膨胀了吧?啊?”虽然这份信任让宁岚很欣慰,但是并不能让他减轻手上的力道,反而加重了力道两巴掌抽在白了嫩的大腿根上。

“啊!啊!疼!我我,我没有我哪敢啊”陈婉嘟起宁岚看不见的朱唇回话道。

“噢?不敢你为什么顶嘴,是不是嫌这个力道太轻了?”宁岚又把手掌的落点调整回了柔软的翘臀上,但是力道却不像刚才那么随便了。

“mei…嗯~没有啊…嗯~轻点..啊轻点嘛”

陈婉早就不是高三时候那个第一次宁岚按在腿上抽打屁股的“学姐”了,别说是光着屁股挨板子藤条,就是赤裸相见,交欢之事也是已经经历不少,这种穿的那么“严实”的暖臀过程对陈婉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偶尔陈婉想念宁岚的巴掌或者是宁岚的手又痒了的时候,陈婉往宁岚膝盖上一趴,或者是宁岚把陈婉往桌子墙上一摁,打个差不多疼痛的“桃臀”出来已经成了他们的日常。

啪啪啪啪啪

又是一段没有间歇的左右拍打,虽然这样的程度不算什么,但是连续拍打带来的疼痛还是让陈婉有些趴不住了开始撒着娇求饶。

“嗯~轻点嘛…老公轻点嘛…嗯~好疼嘤嘤嘤”陈婉对宁岚的称呼竟然已经是换成了老公。

这来自对外精明能干的学生主席女神陈婉的撒娇,虽然宁岚看不见脸但是也能想象到陈婉撇着嘴的可爱模样,这个让人心跳的程度,要是换个人绝对已经投降了,但是宁岚当然不会吃这一套,直接熟练的把包裹着美臀的内裤从身上分离出身体,探手摸了摸陈婉藏在秘密花园里的私处….

“嗯~”伴随着陈婉的一声娇吟和私处传来的细微水声,宁岚修长的手指上带出了一丝有些许粘稠的液体,听着水声知道了自己下体状况的陈婉立刻用手捂住了发热的脸,羞得轻轻哼哼着,果然无论重复多少次,被打着屁股而有感觉得湿掉,还是让陈婉感到十分羞人。

“嘿你这小妮子,太久没动真格罚你了,平时享受惯了?我要是不帮你脱内裤是不是又要湿透了,今天可不是和你闹着玩的,看来要正儿八经的给你点惩罚。”说着重重的巴掌不由分说的平均的落在陈婉两边已经微微显红的臀峰上。

陈婉感觉到娇臀上传来的力道不对,比平时嬉戏时重多了,才惊觉老公今天是要来真的了,赶忙开始认真的求饶。

“啊!疼!老公老公!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别啊!不要真的惩罚好不好!我不该迟到!

嗯~但是…但是,也是没办法才啊!”非常重的一巴掌打断了陈婉的话。

“惩罚的时候你都敢为自己开脱?看来今天得好好让你复习一下规矩了。”

从陈婉的表现不难看出,平时宁岚打陈婉屁股的情况大致分为两种,一是为了嬉戏调情,这是让他们俩都得到满足的方式,虽然依然会带给陈婉疼痛,但是并不会到难以忍受的程度,甚至偶尔还会撅着屁股求宁岚再多来几下。第二种不言而喻就是惩罚,虽然大学以后陈婉很少受到宁岚的惩罚,但是那寥寥数次每一次都通过伤痕累累的屁股让她铭记在心,督促着

她把错误改正,让她非常惧怕。

惩罚时,除了难忍疼痛和羞辱以外,还有一件更令陈婉害怕的事,那就是宁岚会严厉得让她心寒,不会听自己半点的求饶,也不会安慰自己,更不会给自己揉屁股减轻痛苦,直到用所有决定好的工具打完决定的数量,罚站或者罚跪结束才会变回平日里温柔体贴的宁岚。

“不!不!老公…不主人!别啊!嗯!”求饶为时已晚,惩罚力度的巴掌已经疯狂落在了在膝盖上无助扭动的臀峰上。啪啪啪啪啪

“你还记得我是你主人啊哈?”陈婉趴在宁岚的膝盖上,虽然看不见自己男朋友的表情,但是也能想象到他阴沉的脸。

“主人别!啊!呜…疼!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啊!”陈婉声音越来越微弱,哪还有刚才嬉戏的模样

“呵,要是这种程度你就能知道错就见鬼了。”像是在提示着自己说完了一样,一记不同于之前力道的超重巴掌落在了左瓣娇臀上,然后顺势留在了微微有些热度的柔软之上。

啪!“啊!我..不…婉儿真的知道错了,婉儿不该迟到的,主人原谅婉儿吧。”

“看来你还没完全想起来,被惩罚的时候要怎么办啊。错了改怎么办不知道吗?”第二记重击打在了右边臀瓣上。

啪!“嗯!错了…错了应该被主人打屁股。”“知道还不好好请罚?”

啪啪啪啪,宁岚连续挥下巴掌催促着陈婉。

“嗯..啊…婉儿..婉儿不该开会迟到…让其他人等着我…啊…对不起主人…嗯…婉儿再也不敢了。”

“还有呢!”宁岚并不满意。

啪啪啪啪啪,巴掌也没有停下,陈婉疼的一双玉腿使劲空蹬着,一手使劲抓着宁岚的脚踝,另一只手想去挡吃疼的屁股上落下的巴掌,却是在伸到腰间时犹豫着停下了,下定决心似的把手放在了腰后,宁岚也是会意的摁住了这只白嫩的手。宁岚不允许陈婉在惩罚途中用手遮挡屁股,除了这样会影响受罚的进度和持续的疼痛以外,还有可能会把手打伤,尤其是在用使用工具的时候。

记得上次惩罚的时候,宁岚挥下藤条的时候陈婉没有忍住用手遮挡,藤条正好落在陈婉的玉手之上,细皮嫩肉的青葱指哪里扛着住这样的打击,红了片刻立刻变紫,藤条顶部擦到的地方还渗出了血。虽然陈婉手被打倒反射性很快的抽回了手,但是哪里逃得过宁岚的眼睛,藤条胡乱的扔下,抓起陈婉的纤手查看,眼神里的心疼根本藏不住,心里的懊悔和怒火交织在一起,导致那天晚上,无论陈婉怎么求饶哭喊,宁岚也一句话都没有回,那也是第一次,也是目前唯一一次陈婉的屁股已经被打得发紫,宁岚也没有停下手中的板子。

惩罚虽重,陈婉也几乎每次都哭,但是泣不成声,呼吸都一直不顺畅直到罚跪结束的情况,只有上一次惩罚。虽然之后少不了一番温存和疗伤,但是宁岚还是很严厉的禁止了陈婉在任

何姿势工具的情况下遮挡屁股。不过重罚的效果还是很显著的,不仅让陈婉适合的惧怕惩罚稳固了主的地位,又让陈婉再也不敢遮挡屁股了。

“疼!啊!还有…还有婉儿不该忘记惩罚的规矩,嗯啊…对不起主人..啊..请主人狠狠打犯了错的婉儿的..啊…光屁股纠正婉儿的错误…”

语止手停。看来这样的请罚让宁岚终于是满意了,拍了拍陈婉的红臀,示意着美人站起身子。

陈婉有些踉跄的站起身,刚想摸摸自己疼痛的屁股,却好像想起了什么,抬头就看见宁岚冷冷的等着自己,赶紧收回了玉手,抱在了胸前。

“看来你手还是不太老实啊,没关系,今天起我有办法治你了。”宁岚话语如锋,直接“刺”穿陈婉的心脏,心猛烈一跳刚想说些什么,宁岚却已经转头走向了床头柜,取出了新买的法宝……

十五章

这是一套粉色皮质的sm道具,项圈、手铐、脚铐、眼罩、乳夹、各种尺寸的小尾巴和肛塞、各式各样的皮拍和鞭子甚至还有些电动的小玩意儿可谓一应俱全,原本有些空虚的抽屉竟是硬生生塞得有些满,全都取出来摆在床上竟然显得有些壮观。定睛细看这些道具上面竟然是一个不落的都刻有“婉儿专用”的字样,看来是宁岚专门为自己的小被?女朋友?或者说是未婚妻定做的。

陈婉看着宁岚从自己熟悉的地方取出各式各样陌生的东西,惊讶得檀口微张却是再也合不上了,这时候宁岚重新看向陈婉被懵字写满的精致脸庞,竟然是嘴边带着些许笑意,完全不像是平时执行惩罚的“执罚官”。

“亲爱的。生日快乐。礼物我想了很久,但是什么口红背包、衣服裙子,这些我平时都有送你的东西没法体现出什么诚意,不知道这些你可喜欢啊?”

“喜欢!”宁岚脱口而出的亲切称呼和略带柔情的语气,让陈婉忘记了红着的屁股上的疼痛,小跑两步一个跳跃,整个身子离地,紧紧缠抱在了宁岚的身上,宁岚为了缓冲这个跳到自己身上美人的冲击力,有些狼狈的退后两步才抱稳了陈婉,狼狈中还不忘感受着贴在身上的两团柔软,陈婉刚刚洗过澡之后竟然是没有穿内衣。

“诶诶诶!危险啊!你是想把我腰弄断….唔”宁岚被陈婉突然的动作惊到,刚想数落几句却是被陈婉温软的朱唇堵住了嘴。咕啾咕啾…

一番动情的亲吻之后,陈婉的金莲终于是重新回到了地面,近距离看着宁岚的双眸中竟是有些红润,也不知是感动还是刚才挨打的结果。

“我…我还以为你忘记了呢。”

“你觉得以我这样的性格会忘掉吗?要不是你下午下课太晚,我就带你去吃大餐了。”

“我要吃!明天补给我嘛!你怎么总是这样啊…之前给我订婚戒指的时候也是,都要演的那么凶,我都害怕死了。”小粉拳砸着宁岚的胸膛,撒娇道。

“好好好,明天带你去吃就是了,不过今晚可不是演的,今晚就是正儿八经的惩罚,你可给我做好心理准备,现在是给你中场休息一会儿。”宁岚手伸到美人身后,轻轻给陈婉揉了揉发热的红臀。

“唔…我知道错了啦,我接受惩罚就是啦。”陈婉知道今晚肯定是逃不过一顿狠打了。

“好啦,这些东西买来可不是摆设,立马就派上用场了,婉儿,跪下。”宁岚呼唤陈婉的语气变了调。

“主人,婉儿在。”陈婉也明白这是重新进入状态的信号,乖巧的双膝触底,微微低着头等待着来自主人的发落。

“把脸抬起来。”

应声照做,陈婉抬起了细致撩人的脸庞。

宁岚蹲下身子,小心的给陈婉戴上了带着金属链条的项圈,轮廓清晰的锁骨衬托着项圈,显得格外合适。又命令陈婉双手平举,戴上了手铐,当然脚铐也是没有落下。“穿戴”结束后,宁岚沉声说道。

“婉儿,以后戴上项圈你就是我的被我的奴或者是我的‘狗’,我说一你不许二,项圈摘下你就是我独一无二的宝贝儿,明白了吗。”

“是,婉儿..不…奴儿明白。”陈婉红着脸改了口,心里虽然因为被羞辱而有些微妙,但却是更有些兴奋,学院堂堂一个学生会主席,大众女神竟会在这个男人面前卑躬屈膝还称自己为奴,这换了哪个男人怕是都会兴奋不已…..

“惩罚的时候就叫婉儿就行了,其他的时候你再改口也不错。”宁岚走到陈婉身后,不着痕迹的调整了一下“蛋道”,也让自己身下支起的帐篷没有那么难受。虽然嘴上还是保持着冷酷,但是其实心理却是呐喊着自己的女人戴上这一身“装备”的样子可太好看了!

“是,婉儿知道了。”陈婉跪在地上并不敢回头,自然也不知道宁岚在干啥,只是用动听的声音回到着。

“很好,去床上,跪爬,双腿分开。”宁岚拉动着金属链条牵引着陈婉的细颈,陈婉顺势四肢着地,伸着脖子顺着宁岚的牵引一直爬到床上,做好了跪爬的姿势。纤细的腰际尽量的下压,往后面主人站着的方向努力撅起被调教过的红屁股,大开的双腿像是在求着主人要好好宠幸这里一般,展示着自己的粉嫩的私处和小巧的雏菊。

“看来这个礼物她真的很满意嘛”宁岚心里想着,平时的陈婉虽然姿势也做的非常标准,但是今天竟然是有些…诱人?

故意走到陈婉的视野范围之外又调整了一下被陈婉撩到的小帐篷,才从娇躯旁边依次排开的工具里挑了一个握把上印着“婉儿专用”的长型单层皮拍,拿在手里空挥了挥,满意的说道。

“10种工具,一种20下,臀缝20,私处10下。报数,明白吗。”“是,请主人好好惩罚婉儿不乖的屁股。”

啪!皮拍开始应声砸在高高翘起的红润臀峰上。

“啊!一…啊!二…三!…嗯!四…五”报数声里夹杂着疼痛带来的娇呼。

啪啪啪啪啪

“嗯啊!十七!啊!十八….十九!啊!二十!谢谢主人惩罚婉儿的屁股,婉儿还没得到充分反省,还请主人继续。”陈婉继续着请罚,再惩罚结束前,每换一次工具都必须这么请罚。这时陈婉的屁股又红一层,还能清晰的看出皮拍留下长型的红痕。

3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