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玉妃转 上》的后传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玉妃含着泪,将裙子卷起来,推至腰间,玉臀因为昨天的打,已经是变的紫红,一道道血印依稀可见。豫王高举的巴掌,狠狠的带着风拍下来,玉妃咬着牙,紧闭着双眸,等待惩戒的到来,可是臀上只留有阵阵凉风儿,老爷的巴掌,却迟迟没有落下。

玉妃紧张的后背都冒出汗来,用眼悄悄地瞄向老爷,只见老爷竟然破天荒将举起的手落下,冷冷的问道“你是不是还对当今圣上念念不忘?”

玉妃吓了一跳,赶紧说:“玉妃只对老爷忠心,从未有过其他男人,请老爷明察啊。”

“既然如此,我偏要让娇羞进宫,你可同意?

听老爷这么一说,玉妃知道,一切已经难以挽回,不得不回道“玉妃听老爷的话,谨遵老爷教诲。”

豫王看了看玉妃,说道,今晚让人到我那里取了创伤药来抹上,今天的账就留到你贱臀完好如初的时候,咱们一块算!  “是,谢老爷。”玉妃看着豫王转身走远,这才让蝉鸣扶着自己向娇羞的房间走去。

娇羞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将掀开怎样的一章,她还不知道,自己将面临怎样的未来。更不知道,母亲当年曾期盼的入宫面圣,如今竟降临到自己身上。

“羞儿。”玉妃走进来,见丫鬟正在给娇羞挺翘圆润的玉臀做热敷。

“娘,是夫人传命让丫鬟给我做臀的。”娇羞见玉妃进来,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娘知道。”玉妃怜爱的看着娇羞,伸手摸着娇羞如玉般美丽光滑的臀,果然是上乘的好臀。“还记得娘曾经和你说的话吗?你要找一个你永远的男主人,他将管教你的一切。”

“记的啊,娘。”

“明天,你就要去见那个男人了。”

“啊?真的吗?……他是谁?”

第二天,娇羞就穿戴一新,被打扮的如芙蓉花儿一般,娇巧可人,一摇一摆的坐上了去宫里选妃的轿子,大眼晴好奇的左顾右看,咕噜咕噜的,不谙世事。

轿子终于落在宫里,娇羞走出轿子,呼啦一下,被蒙住了眼睛,刚要喊叫,就被随身的丫鬟小禾捂住了嘴说道,“小姐,这是宫里的教习姑姑给你戴上的眼罩,你不要害怕,这是宫里的规矩。果然,就听到有个妇人的声音说道“进宫选妃的小姐们听着,宫里的规矩,凡是进来的人。都必须先蒙住双眼,不能到处乱看,等你被选中可以面圣后,才能摘掉眼罩。”

“这是哪儿来的破规矩!”娇羞小声嘀咕着。不想却被身边的教习姑姑听到了,只听啪的一声,一个竹板已经打到娇羞的屁股上。“哎呦!”娇羞疼的叫了出来。

“大家要是不听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你们要是现在就挨打,待会面圣的时候,我看你们怎么好意思让皇上看你们的红屁股!”教习姑姑严厉的说道。

大家顿时都禁了声。

娇羞忍着屁股的疼,被领到一个大屋子里,只听教习姑姑又一声令下,“脱下裤子!跪倒地上!把裙子卷起来!动作快点,不然就要挨板子的!

大家一听,都赶紧照做,生怕自己慢了,屁股遭殃。娇羞跪到地上,屁股被教习姑姑高高扶起,“保持这个姿势!”“是。”娇羞红着脸答道。感觉赤裸的臀暴露在外面,凉丝丝的,撅得那么高,凤唇和凤肛都感觉到了屋外吹进来的凉风。

不知道这个姿势撅了多久,娇羞实在支撑不住了,屁股刚刚往旁边一歪,就听“啪!啪!”两声,挨了两下竹板,顿时本来凉凉的屁股变得火辣辣起来。大殿上又传来其他人“啪啪啪”的挨打声,看来大家都要支撑不下去了。

终于听见外面响起太监尖细的生意“皇上、皇后驾到!众秀女跪好勿动!”接着是一串串的脚步声,踏进大殿。

“原来还有皇后娘娘,”娇羞忍不住好奇的将眼罩一拉,大眼睛瞟向前方。

“那个女孩是谁?”娇羞的举动被皇后看到了!

教习姑姑回道“禀皇后,是豫王府送来的秀女,叫豫娇羞。

“带上来。”“是。”

娇羞被扶起来,带到了皇上和皇后面前。

“你是豫王的女儿?”皇上问道。

“摘下眼罩。”皇上命令道,没有理会皇后诧异的目光,按照规矩,在初次选秀时,秀女是不能看见皇上的,可是这次……

娇羞的眼罩被摘了下来,小脸被高高抬起,粉嫩娇美,皇上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她,“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皇上自言自语道。

“呃?和谁相似?”娇羞脱口而出。

“放肆!谁准许你说话的!这么不懂规矩的秀女,真该狠狠责打她的贱臀,好让她知道知道皇家的规矩!”皇后一边呵斥娇羞,一边看向皇上。

“是该打!”只见皇上慢慢的说道,“而且,朕要亲自打!”

第八章 受不起皇恩荣宠

就见娇羞撅着小腚儿,被皇上架在腰上,还不知死活的扑腾的小脚,“皇上夹疼娇羞,求皇上把娇羞放下吧,疼……”皇后看在眼里,一丝得意,一丝恨意,一丝失意。转过身,看着身边的那群丫鬟还在向外面张望,气不打一处来,扬起手甩了贴身丫鬟翡翠一巴掌,“小贱人!看什么看!一群没用的东西,比得上人家一个脚趾头吗?!去,把俪容昭仪给我请来!”“是”翡翠半张脸已经肿的老高,却不敢去碰,忍着眼泪答应皇后,赶紧去请俪容昭仪。而此时的娇羞小贱臀上已经被皇上教训了好几巴掌。隔着裤子,娇羞感觉自己的臀一定红和桃儿一样了,不敢再放肆了,嘟着小嘴儿。

“把裤子脱了!”皇上怒气冲冲的命令娇羞。娇羞站着,眼珠咕噜噜的瞄了一眼太监意合,红着脸,没动。

见娇羞居然敢不听话,皇上简直是震怒了,气的眼都红了,大声喝道“朕让你把裤子脱了!你敢抗旨!”“是,是,娇羞不敢。”娇羞吓的魂飞魄散,颤颤巍巍的脱下裤子露出粉臀。

“趴到床上去!”

“是。”

“啪!啪!啪!啪!”还没等娇羞撅好,皇上的大手已经重重的打上了,每一下都让娇羞的臀上印出一个血红的手印,娇羞的臀本来就白皙软滑,让皇上使出全力打上去,立时就上了颜色,楚楚可怜。但是,皇上居

然当做没看见一样,足见皇上已经气的不行了。“啊—啊—疼,皇上,娇羞疼—”娇羞噙着眼泪哭喊道。

“你还知道疼?这是轻的!你今见天犯的错,已经够你贱臀死上一百一遭了!朕今天念你进宫不久,从轻处罚,责打贱臀一百戒尺,以示警告,自己把枕头垫到肚子下面去。娇羞赶紧听话,将枕头垫下,臀峰被高高抬起,恰好撅到适合皇上责打的高度。皇上看着娇羞绯红的臀瓣,一咬牙,拿过红色戒尺,在空中的挥舞了几下,戒尺威武生风。娇羞听见戒尺的风声,臀峰一凉,两个臀瓣紧紧的夹在一起。

皇上的大手一下子将娇羞的臀瓣掰开,左右开弓“啪啪”两巴掌,喝道“再敢把臀夹起来,看朕不给你打废了!”“是,娇羞不敢了。啊—”娇羞的凤肛处突然吃痛,只觉得一个冰凉华润的圆柱被插入了进去,娇羞的臀瓣顿时张开了,凤肛微微涨疼。“趴好了!先左边五十下,再右边五十下,不准挡,不准躲,不然挨打加倍!听到没有?”

“是,娇羞听到了。”这还是娇羞第一次被男人惩戒呢,小时候的渴望即将变成现实,这个男人就是娘说的主人吗?娇羞既期待又紧张,雪白的小腰上都冒出细密的香汗。皇上看着娇羞害怕的样子,一阵疼爱,但征服的欲望更加猛烈,他一把压住娇羞的小腰,高高挥起戒尺,照着娇羞的臀尖啪的就是一尺!“啊!”娇羞的臀上的粉肉立时肿起一棱!“一下!”皇上说道。

紧接着,“啪!啪!啪!啪!”,“五下!”皇上丝毫没有手软,戒尺打在娇羞的左臀上,一下狠似一下,宽宽的戒尺,每一下都盖住了娇羞的半个臀。才只五下,娇羞左边的臀瓣就比右边足足高了一指。

“呜呜……呜呜……”娇羞疼的呜呜直哭,小手在臀边和腰上摸索,就是不敢触碰了臀,唯恐被皇上视为挡杖,再加重了自己的处罚。“知道厉害了?再敢不敢胡闹了?”皇上训斥道。“唔,娇羞知道了,唔,娇羞再也不敢胡闹了。”  “朕打你对不对?”“对。”“打你该不该?”“该的”“打你冤不冤?”“冤”皇上一听,照着娇羞臀上“啪啪!”又是两板子!“不冤不冤……娇羞说错了,娇羞该打,娇羞不冤~呜呜……”

“不冤还哭?!我看还是打的轻了!”说着皇上摁住娇羞,手下不留一点停歇,啪啪啪啪啪……又重重打了十多下。

“啊—啊—娇羞知错了,娇羞再也不敢了,”娇羞疼的撕心裂肺,小腚左挡右闪,早就把皇上说的规矩忘到脑后,好在有皇上摁着,不然早就蹦起来了。

皇上看娇羞的臀居然敢扭动着躲避戒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意合!把她的给我手脚捆住,绑在床上!”

只见太监意合拿出了一条手指粗的麻绳,将娇羞的手脚困在四个床脚。

皇上走过来,将娇羞的衣裙全部撩起,将四本厚厚的大书压在娇羞腰上,“待会要是敢把书弄掉了,掉一本就多打五十戒尺!”

娇羞一听,倒吸了一口凉气,赶紧说到“是。娇羞不敢。”

“不敢?那你刚才怎么还敢躲避戒尺?为了让你长记性,刚才的打一概不算,把臀撅好了重打!这次你自己报数!”

“是。”娇羞有一千个委屈也不敢表现出来了。

只见圣君威严,戒尺高悬,“啪啪啪啪啪……”皇上的戒尺,又将娇羞的左臀惩戒了十下。娇羞疼的哎哟直叫却也不敢耽搁了报数“一下,两下,三下……啊—九下,十下,啊—……”

十下过后,娇羞的左臀上已经布满尺痕,红肿红肿的没有一块好肉了。

“求皇上责打娇羞的右臀吧。”娇羞哀求道。“啪!”挨了一戒尺!“多嘴!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我看你的毛病还是没改!”“啪啪啪啪啪……”紧接着又是一十大板。“啊—啊—十一,十二……二十。”臀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娇羞疼的汗流夹背,娇喘不止。

皇上看着娇羞的臀峰,已经辨不出原来的形状了,这才觉得,自己真是打重了。皇上摸着娇羞的臀峰,微微叹气,如果自己饶了她,那就是害了她,要让她在后宫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活下去,就必须让她懂得规矩!枝头红杏为谁开?娇羞的香汗珠泪顺着红扑扑的腮边往下流,哭的一喘一喘的,仿佛委屈的不行了。娘亲骗人,他一定不是娇羞粉臀的主人,打的这么狠,和自己偷看爹爹责打娘亲的那次一点也不一样!还要责打70多板子,怎么办?怎么办?娇羞疼的快忍不住了。

也许在玉妃的庇护下,娇羞还没有明白,在这个世界上男人对女人的真正含义,他们是女人的天,是女人永远不可违抗的主人。女人的臀,是让主人表达疼爱和赏赐的一个物件而已,自己和臀都是属于主人的。

其实豫王对玉妃最严厉的惩罚,不仅是打在臀峰的板子,还有随心所欲的□。只是娇羞还不懂,误将它们当□意,对它苦苦期盼。而此时,皇上毫无温存的惩戒,让娇羞既委屈又恐惧。虽然凤肛深含着玉柱,但是严厉的板子打在玉柱上,更加重了娇羞的疼痛,玉柱已被打的埋入凤肛,插得太深,让娇羞倒吸了一口凉气。左边的臀火辣辣的疼,稍有点微风就像刀割一样。皇上却还不肯罢休,弃了板子,用手继续抽打娇羞的左臀,泣不成声的娇羞还要给自己的臀报数,“啊三十、三十一……—啊四十、四十一……五十。皇上饶了娇羞吧,啊—娇羞不敢了。”

终于挨过了左边,娇羞的嗓子已经哭哑了。稍微喘息了一会,只见皇上亲自命意合拿来药膏给自己上药,娇羞受伤的小心灵,这才稍稍有些暖意了。药膏冰凉,摸在娇羞的炙热巅峰之处,啊,还真是挺享受的。

娇羞心里一乐,忍不住想看看皇上眼中可否有半丝心疼?她努力将身子一歪,“啪嗒,”只觉得腰上一轻,呀,不好,皇上没看到,却把书给弄掉了。娇羞小脸儿一垮,死的心都有了。“豫娇羞!你还嫌贱臀肿的轻了吗,嗯?朕刚才怎么和你说的?”

“回皇上,刚才皇上说掉一本书,就多打,五十……”娇羞的蚊子叫似的说道。

“啪啪啪啪!”皇上的手向娇羞的臀上打去,“再说一边,要是还让朕听不见,就加倍惩戒!”

“是。皇上说掉一本书,就要多打娇羞贱臀五十下!”娇羞大声的说道,脸红到了耳根儿。

“好,你记得就好!”皇上将戒尺拿起,拍在在手上啪啪作响。“将右臀撅好,朕要一气呵成!”娇羞还没有听懂,就觉得板子如雨点般打来,粉肉臀尖,怎奈何尺风严寒?娇骨弱体,谁能扛龙颜大怒?娇羞早已疼的想喊也喊不出来了。泪水凝结在眸上,模模糊糊,朦朦胧胧,仿佛看到身着蓝衣的安颜皇子来救她了……

“娇羞,娇羞……娇羞……”

怎么有人喊她?娇羞的耳边嗡嗡作响,依稀听到声音,却辨不清晰,怎么,难道真是安颜皇子吗?娇羞要回应安颜皇子,却张张口说不出话来了。

“皇上,这可怎么好,要不要传太医啊?”

皇上?娇羞一听到这个名字,心中一禀,不由自主的睁开眼睛,只见皇上正红着眼睛看他,眼睛瞪得滚圆,急迫的目光把娇羞吓了一跳,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躺倒了皇上怀里。

本能的避开。“啊,”稍微一动就疼出汗来,可是,还是避开。用衣袖去给她拭泪水,不想却被娇羞躲开,眸子里分明昭示着冤屈和不平,皇上看在眼里,心中一疼,好倔强的丫头,不知道天高地厚,不懂得委曲求全,把心事都写在脸上,这么单纯的心,真是像极了当年的玉儿。皇上看着娇羞,看着她的疼,她的泪,她撅起的小脸和红肿的臀,怎么看都看不够,仿佛是找回了遗失多年的宝贝。的这个丫头不知道疼吗?不好好的趴在朕怀里,一点一点的往外蹭什么?呲牙咧嘴的样子真是让人看了又笑又气。“不准动!再乱动就让你坐一晚上!”啊?不是吧?好狠毒的男人!娇羞更加害怕。硬着头皮趴在皇上的身前。咦?亵衣不知哪里去了,低头看见自己两个雪白的胸赫然□在外面,丰乳上的粉苞正触在皇上龙袍上。“啊~”娇羞羞得低叫一声,赶紧捂住身子。  娇羞的一举一动都被皇上看在的眼中,哈哈,这个小丫头还没有过初夜吧?真是一朵含苞待放牡丹,自己已被硕大的花瓣涨的不行,却还不自知呢。这番纯真皇上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过了,真想一口咬将上去,把她的小腮含住,真想狠狠的将她拥入怀中,把她牢牢印在自己心里。

已经到了掌灯十分,太监意合早已安排好了御膳,皇上却屏退了众人。昏黄的灯影下,一条早已按捺不住的长龙探出了龙袍,怕娇羞看到了害怕,皇上掰过娇羞的红臀,摁着她月华般的后背,将长龙一点一点的向凤唇送去。龙头刚刚点到凤唇边,娇羞就将小臀一扭,啪,龙头歪了。不忍心掰开娇羞已经快破了的臀瓣,皇上耐着性子,又送了一次,啪,又歪了……皇上在做什么?好痒。被摁着后背的娇羞上身动弹不得,屁股却可以活动,刚才挨打的时候没有感觉到凤肛的玉柱上居然还系着一条长长的红绳,此时娇羞红肿敏感的臀,被搭在臀上的红绳弄得好痒,娇羞不敢用手去动,只好将臀一扭一扭。娇羞正费劲的和红绳抗争,不想却惹恼了皇上,“啊—”下身像裂开了一样,生生被皇上捅进了一个硬物!“啊—啊—”这个硬物居然还在娇羞的身体里抽动!抽一下,臀就跟着颤一下,凤唇就跟着湿一下,“啊,啊,啊,啊,啊~~”又疼又涨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意,娇羞淫声轻启,眉眼漾春。

“啊哈哈哈……娇羞,你是朕的女人啦!”皇上高声说道,亢奋异常。抽动到得意之时,一手抓起娇羞,握住她胸前的丰盈,指尖玩弄着蕊苞,一手枕头垫至娇羞的臀下,看着娇羞忍痛淫喘的样子,皇上尽兴的长龙舞凤,好不快意!抽到癫狂,龙吐珠!

两个人都已累倒,皇上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把玩这娇羞的红臀,臀红的烫手,肿起的尺棱交错鼓起,很有手感,皇上摸过娇羞臀间的红绳对娇羞说道,“这是朕送给你的宠绳,是后宫妃子们争相讨要的东西,它是皇恩荣宠的象征,有白色,蓝色,红色,和黄色,颜色不同宠爱的等级也不同。朕今天亲手给你戴上红色的宠绳,就是要让它拴住你和你的臀。你明白朕的心吗?”

“是。娇羞明白。”敢说不明白吗?哼,总是装民主,装大度,装和蔼,到头来还不是那么心狠手辣。娇羞把脸埋在被子里偷偷想,大眼睛忽然一闪,想到一事,嘴角立马露出微笑。

第二天,皇上从床上起身上早朝的时候娇羞也跟着醒了,她偷偷藏起一个玉珠,用一条黄色的丝线系住,急急忙忙,一瘸一拐的走到上次的花圃中。眼睛四下张望,小手紧张的握着玉珠。呀,他来了!娇羞赶紧摘下一朵白牡丹,又将红红的小脸埋在里面,而且偏偏要挡住那条必经之路中间。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