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侣sp
本文为转载,为欢喜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诸葛楠没有想过,在他与小敏快结婚的时候,会遇见田晓晓。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己的生活是在一条已经太有规律的轨道上滑行,没有想到,中间突然会有岔路,出现了一个令他心弦一动的田晓晓。

在没有遇见田晓晓之前,诸葛楠的生活是平淡的,也是令人羡慕的。他三十未到已经是公司的销售部经理,上司对他极为赏识,数次暗示有机会就会提拔他做公司副总。他的感情生活亦是幸福的,女朋友小敏是个聪慧的女子,比他小两岁,美丽端庄,在一所学校担任政治老师。

可是,就在他们已经准备开始谈婚论嫁的时候,诸葛楠遇见了田晓晓。

田晓晓的妈妈和小敏是同事,虽然两人年纪相差甚远,但关系却非常好。田妈妈一直没有见过诸葛楠,现在小敏和他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就希望把诸葛楠带给田妈妈看看,也有点让她把把关的意思。

那天,阳光甚好,小敏和诸葛楠进门时,田晓晓正蜷在沙发上看小说,阳光从窗外照进来,使得她光滑细致的小脸几乎成为耀眼的金黄色,诸葛楠几乎就是从那一瞬间开始爱上田晓晓的。

田晓晓是个健康的女孩子,她不是目前流行的骨感美人,但是胜在身材丰匀,配合着一张苹果似的小圆脸,看上去非常可爱讨喜。最为她锦上添花的是她有一双晶莹明亮的大眼睛,使得她的整个人都生动起来。

就在田妈妈与小敏相谈甚欢的时候,诸葛楠的目光常常逗留在田晓晓身上,他越来越觉得她像煞他童年时见到过的那个远房小表妹,那个令他永远难忘的女孩。

诸葛楠是家中的老幺,上头有两个姐姐。在他出生之前,母亲因为没有能够为诸葛家生下男孩而备受婆家冷落,父亲也因为家里的压力而时常打骂妻女。所以,诸葛楠的出生简直是救了他的父母,也使得他从小便备受宠爱。

小孩子之间发生争执总是难免的,但是父母的心却永远偏在诸葛楠这一边,无论究竟错在他还是错在两个姐姐,父亲的巴掌总是落在两个姐姐的脸上或者身上。

父亲是个粗暴的人,他打起人来总是看见什么便抡起什么,鸡毛掸子、衣架、木尺、皮带……都成为过他的工具。两个姐姐对父亲总是又惧又怕,一看见父亲扬起手,就开始忍不住哭泣,但是又不敢躲,因为一躲,所挨的打将会更重更多。

起初,对于姐姐挨打,诸葛楠并没有什么感觉,直到他初二那年暑假,跟着父母去了农村一个远房亲戚家。亲戚家有个比他小三岁的表妹,皮肤黑黑的,身材很丰润。那是一种与城市女孩完全不同的类型,充满了自然与野性,诸葛楠对这个小表妹很有好感。

那一天,两人结伴去山上玩,黄昏,表妹执意要往回走,但是诸葛楠却因为被山上的野蘑菇所吸引,非要把一篮子装满才肯走,结果两人回到家时天已经全黑了,全家人没有吃饭,都在焦急地四处找他们。

进了家门,小表妹好似立刻被表舅叫走了,诸葛楠也被父母数落了两句。既然人都平安回来了,长辈们也都放了心,大家开始吃饭。诸葛楠因为饿了,所以也没有留意,直到吃完饭才发现,小表妹没有来。

他放下饭碗便去找小表妹,房间里四处找遍都没有,待他绕到屋后,突然听到柴房里传来小表妹的哭叫声。

柴房装的是单薄的木门,风吹雨打,门上早已有了很多裂缝,诸葛楠凑过去一看,不由面上一热。小表妹背对着他,身子被她父亲牢牢地按在柴堆上,光着的屁股高高地翘了起来,他父亲正在用一根粗短的木柴狠狠打着她的屁股。

也许是从小参加劳动的缘故,小表妹的屁股很结实,不大,翘翘的,经过木柴的击打已经呈现出一片红色,有几处也许是被打狠了,明显地肿了起来。

她扭动着身子,连带着屁股也晃动起来,嘴里含糊地哭叫着,显然不堪疼痛。表舅还不肯放过她,把她的身子压得更紧些,手里的木柴呼呼有声地向她屁股上打去。

诸葛楠一阵心痛,知道是自己连累了小表妹,但是又不能冒冒失失地冲进去救人,毕竟一个女孩子家知道被人看了自己光着屁股挨打总是一件太羞的事。

于是,诸葛楠生出一计,他退后几步,然后开始放声大叫:小表妹,你在哪里啊?

果然,没叫几声,柴房里的击打声便停止了。诸葛楠绕开几步,走到正屋,他想小表妹一定不希望他知道她挨打的事。

几天后,诸葛楠便随着父母回了家,那以后,他再没有见过小表妹,听说她很早就嫁了人,现在应该已经为人母了。

虽然,小表妹淡出了他的生活,但是那一幕却永远留在了诸葛楠心中。那圆圆的、翘翘的屁股,在木柴下拼命扭动闪躲,那一片因为受到击打而通红的皮肤,那几处红肿的伤痕……这每一个细节都是诸葛楠所难忘的。

那以后,每当姐姐挨打,他心里总会有些欲望腾起。只可惜,父亲是粗鲁的人,从来不会像表舅舅那样把姐姐们扒光了裤子打,而是总是抡起手没头没脑地乱打一气。再之后,姐姐们渐渐年长,进了大学,有了工作……诸葛楠便失去了看她们挨打,听她们求饶的机会。

当然,诸葛楠自己也在慢慢成长,进入大学,找到一份好工作,然后通过努力,渐渐得到赏识,年薪越来越丰厚。

小敏是他在一次朋友聚会时认识的,听说她在大学里一度是校花,受到很多男生的追求,但是她始终不为所动。和诸葛楠之间也许是缘分,她竟然一见到他,便有点心动,而他对她也颇有好感,一来二去,两人竟然很快就热恋起来。

总的来说,小敏是个很好的女朋友,温柔体贴,彬彬有礼。但唯一让诸葛楠有点不满足的是,她在性方面的被动与传统。

她几乎只接受男上女下一种姿势,而且做爱时一定要关灯,做爱的过程中她几乎是被动地,任凭诸葛楠“宰割”,同时他清楚,她从来没有得到过高潮。

除此之外,小敏是很完美的,作为女朋友,甚至老婆也很体面。诸葛楠的父母对小敏就更是满意了,她是老师,下班后没有多余的应酬,加上每年有两个假期,对家里的照顾会很周到。在这种情况下,两人在谈了几年恋爱后,便渐渐进入到谈婚论嫁的地步,而诸葛楠也渐渐压抑了自己在SP方面的兴趣,把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

诸葛楠没有想到,他会遇见田晓晓。田晓晓的身形很像小表妹,只是她的皮肤比较白,样子更甜美娇俏。

田妈妈在闲聊中说:晓晓下半年就要大学毕业了,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实习单位,真是让我着急。诸葛楠接口道:晓晓学的是什么专业?

国际贸易。田晓晓自己回答,声音脆脆的。

嗯,我们部门今年倒是有招人计划,如果晓晓愿意,可以到我们公司实习。诸葛楠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那么急功近利。

那太好了,你不如让晓晓去试试吧。小敏一向对晓晓很好,所以忍不住怂恿。

晓晓给我一份简历吧。其实到销售部实习,诸葛楠完全可以说了算,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希望给晓晓造成一个他出过力、费过心的感觉。

一个星期以后,田晓晓正式到公司报到了,在走进销售部的那一刻,她也正式走进了诸葛楠的生命。一直以来,田晓晓都把妈妈的女同事统称为阿姨,所以小敏虽然只比她大五岁,但她仍然习惯性地叫她小敏阿姨。诸葛楠是小敏的男朋友,田晓晓自然而然地叫他:诸葛叔叔。好在,公司里大家都叫诸葛楠诸葛经理,田晓晓也跟着这样叫了,不然一句“叔叔”出口,非把诸葛楠激得吐血不可。

对于诸葛楠,田晓晓心里除了感激,还有崇拜。当然,田晓晓并不能常常见到诸葛楠,因为销售部有一个很大的办公室,大家都坐在自己的隔断后,只有诸葛楠有自己的办公室。只有在开会的时候,田晓晓才会见到诸葛楠,开会时的诸葛楠,口若悬河、冷静睿智,一言一行都叫田晓晓大开眼界。

诸葛楠对于田晓晓的一见钟情其实令他自己也很惊讶,但是很多情况下,人的情感都不容易受自己控制,所以诸葛楠虽然觉得这个念头有点荒唐,但是仍然无法使得自己平静下来。再次与小敏约会时,诸葛楠显得有点心神不宁,甚至连平日做惯的一切亲热动作都懒得做,但是小敏却以为他是在为工作操劳,并没有往心里去。

对于田晓晓,诸葛楠并没有采取过激的行动,而是慢慢地去接近她。起初,他们只是在开会时才会碰头;过了段日子,诸葛楠开始用各种借口把田晓晓叫进办公室谈话;再接下来,诸葛楠找了个项目,把田晓晓每天都留下来加班,这样他就有机会经常与她一起吃晚饭。日子一长,两人的关系越来越熟络,诸葛楠在田晓晓心目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她发现自己非常喜欢和他在一起,听他说话,或者只是看看他。

这种情愫的萌发使得田晓晓很慌张,她很清楚诸葛楠是小敏阿姨的男朋友,是自己的上司,她不应该对他有任何幻想,但是,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每次与他单独吃饭,她总是希望时间过得慢一些,再慢一些。

转机出现在公司圣诞派对,那是田晓晓参加的第一个正式的成人圣诞派对,是一个真正香槟美女的圣诞派对。为了这次圣诞派对,田晓晓花了所有积蓄,买了一条ESCADE的粉红色晚装,这件晚装的背部几乎是全裸的,只有细细的肩带系在颈上。因为公司有很多洋人,所以田晓晓决定豪放一次,学着朱茵在晚装里戴了一个金色的bra.站在镜子前,望着几乎是陌生的自己,田晓晓的心跳个不停,她很紧张,因为她不知道诸葛楠会怎么看待这样一个全新的自己。

很显然,田晓晓是那晚的焦点,她发育得很好,又因为在学校里参加了不少运动,所以腰肢是圆圆细细的,她这身打扮抢尽了风头。可是田晓晓并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她只想知道诸葛楠怎么看她,是惊艳,还是厌恶?她有点心神不宁,眼光只是围绕着诸葛楠。诸葛楠其实心里何尝不是波澜起伏,他没有想到田晓晓会在今晚如此艳光四射,但同时他又有点不开心,因为他不喜欢大家一起分享她诱人的身材。

舞会开始时,诸葛楠并没有第一个抢先去与田晓晓跳舞,但因为这个失误,在之后的十来个舞曲中,他根本没有机会走近田晓晓,因为一曲未了,已经有人等在那里,预约田晓晓了。田晓晓跳得几乎筋疲力尽,终于开始拒绝别人的邀约,靠在一旁休息,这时诸葛楠装作无意地靠近她:跳只舞?虽然田晓晓的脚已经在高跟鞋里隐隐作痛,但是她无法拒绝诸葛楠的邀约,所以毅然点头,笑盈盈地把手放到诸葛楠的手中。

那是很美妙的时光,但同时,诸葛楠心里又不是滋味。因为他现在所触及到的光洁的背部肌肤,事实上刚才已经被很多男人抚摸过了。他们摸着这样细嫩柔弱的肌肤时,是否和他一样在生理上不能抑制地发生着变化呢。他静悄悄地把田晓晓带出舞厅的大门,晓晓没有反抗,她眷恋这温暖的怀抱。

离开舞厅,走到安全通道,诸葛楠伏下脸,迅速捕捉到田晓晓湿润娇艳的嘴唇,他用力吮吸着这诱人的嘴唇,几乎有失怜香惜玉的原则。而田晓晓,身子是颤抖着的,她仰着脸,接受着热烈的亲吻,她几乎怀疑自己在做梦,可是这梦,如此绚烂,那么,就不要醒吧。几乎是窒息了,他们才放开彼此。你,你怎么可以如此挑逗人?诸葛楠的声音是含糊着的。因为你!田晓晓的回答同样是起腻的。我不许你以后在人前再穿这样的衣服,诸葛楠命令似的,忍不住用手轻轻拍了一下田晓晓的屁股。

哦,田晓晓乖乖地答应了,模样可人。你真是个小妖精。诸葛楠又忍不住深吻下去,他整个人好像都要烧着般。冗长的吻以后,诸葛楠放开田晓晓,他知道他们再不回去,就要被人发现了。当田晓晓再次出现在舞厅中时,她的脸上漾着淡淡的红晕,这使得她看上去更艳丽。请她跳舞的狂蜂浪蝶一波又一波,她推了一次又一次,最后技术部的经理出马邀请她,她想了一下,才答应下来。在点头前,她悄悄看了一眼诸葛楠,后者正用严厉的眼神警告着他,但是为时已晚,她已经进入了别人的怀抱。这之后,又是一轮疯狂的跳舞,田晓晓从这个怀抱到那个怀抱,一刻都没有停歇。

舞会结束,不少人争先恐后地要送田晓晓回家,可是田晓晓一一推辞,说是家人会来接她。事实上,她一直看着诸葛楠,她知道他有车,经过楼梯口那个热烈的吻,她想他应该会送她。诸葛楠当然明白田晓晓的意思,所以他也拖延着时间,留在了最后。等到所有人都走了以后,诸葛楠向田晓晓点了点头,说:我们走吧。他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一切都有默契。

在车上,诸葛楠沉着脸,没有说话,只是开着车。田晓晓起初有点不明白,再仔细一想,便知道诸葛楠气她被其他男人左拥右抱,她低下头,一时也不知道如何解释才好。一路气氛很冷,诸葛楠始终不肯说话,田晓晓本来对他就又敬又畏,见他沉着脸,便也不敢多说什么。就这样,车一路开到了田晓晓的家门口。

田晓晓等了一会儿,见诸葛楠还是不肯开口,便想拉开车门下车,却被诸葛楠一把拉住:还没惩罚,就想回家?

田晓晓咬了咬嘴唇:你要怎么个罚法?诸葛楠表情严肃地说:我刚才怎么关照你来着?有没有叫你不要和其他人跳舞?田晓晓低下头:可是,刚才技术部经理过来请我,如果我不答应,实在太不给他面子了。诸葛楠用手指抬起她的脸:所以,你就在我面前尽情和别人亲热?田晓晓低着头,不肯回答,她的样子使得诸葛楠的欲望熊熊燃烧,他真恨不得现在就能把她按在膝盖上,狠狠地打一顿屁股,但是他忍不住了,他不能现在动手,毕竟两人的关系还没有到这个份上。

下次,如果再有下次,我一定狠狠打你一顿屁股!虽然不能有行动,但是这样的话却是可以事先警告的,所以诸葛楠忍不住先讨了个口头便宜:你听到没有?!田晓晓乖乖地点头:哦。其实她根本没有把这句话作为一句认真的话停在耳朵里。接着,便是一个缠绵的、热烈的吻,两个人仿佛把舌头作为肢体的一部分紧紧地纠缠在一起,想把对方融入到自己的身体里。

事实上,自从那一天开始,诸葛楠一直在等待一个可以正正式式打田晓晓一顿屁股的机会。有时晚上睡觉,闭上眼睛,他仿佛可以看见活蹦乱跳的田晓晓,看见她饱满的胸,细细的腰肢,翘翘的屁股,他实在很希望那个机会快一点来,让他在现实中迈出SP的第一步。

机会,虽然来得不算太快,但终于还是来了。那天,是田晓晓生日,因为诸葛楠答应陪她去吃自助餐,并且看电影,所以田晓晓从早上开始就变得无心工作。不巧的是,那天公司的事情还特别忙,有一个文件当天必须做完,而田晓晓负责的是文件中报表那几页。她急着要赶文件,所以计算器按得飞快,报表填得龙飞凤舞,做完文件后,也没有仔细复查就交了上去,更要命的是,由于大家都赶着做事,所以也没有人帮她复查,而是把这份报表就这样装订了交给诸葛楠。

诸葛楠在批阅这个文件时,只扫了一个最后数字就发现整个文件有问题,再一看,就发现是其中的报表出了问题,他很清楚,这个文件负责报表的是田晓晓。诸葛楠看了一下手表,此时才下午四点,于是他不动声色,一直等到离下班只差五分钟的时候,才把负责这个文件的所有人员叫到会议室开会。

诸葛楠把会议的气氛搞得很严肃,他把文件放在大家面前,然后指着那些数据问大家:你们仔细看看,这些报表有什么问题?你们是谁做的报表?是谁做的复查?是谁做的最后整理?为什么经过那么多人,还是不能起到真正把关的作用呢?这份文件如果就这样送出去,你们知道对公司的影响有多大吗?会给公司造成多大的损失?

田晓晓一看那些报表,就已经吓得面无人色,她毕竟还在实习期,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事,加上因为自己的差错,连累大家一起挨批,她心里很不好受。于是她鼓起勇气,颤颤巍巍说:经理,报表是我做的,是我的错。

诸葛楠心里大赞这丫头有担当,但是脸上却一本正经地:这不是一个个人错误,这是整个团队的问题,今天大家必须都留下来,把这个文件全部修正准确!

其实,修正这个错误并不需要太多时间,但是加上开会以及再三复查的时间,大家一直忙到八点才弄了个七七八八。诸葛楠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对大家说:既然这次的错误主要是由田晓晓造成的,所以最后的复查就由她来完成,大家回去休息吧。他这样一说,大家自然不恋战,纷纷拿着包就离开了办公室。只可怜田晓晓,苦着脸,坐在办公桌前苦熬着她的生日之夜。

复查好所有的文件,田晓晓敲响了诸葛楠办公室的门,门内,诸葛楠早已经准备好了。他沉着脸问田晓晓:你知不知道你今天错得很厉害?田晓晓低着头,哪里知道这是个陷阱,乖乖地认错:我知道错了,都是我不好。诸葛楠还要加强气氛:你连累了整个团队,害得大家跟着你加班。对不起……田晓晓的声音已经低得快听不见。

2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