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打屁股小说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心魔 中》的前篇

刘娟抽出戒尺,转身拽住婷婷的胳膊强行把她按在沙发上,顺手就把小内裤拉下来,“把屁股撅起来!”说着“啪”地一声竹尺抽在婷婷的屁股上。“今天不好好管管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后!”啪啪!“啊呜……妈妈我错啦,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啊~~好疼啊……呜呜呜……”

啪啪啪!……啪啪啪!

“看你再敢和奶奶顶嘴!看你再敢不听大人话!看你再浮浮躁躁不好好学习!”刘娟的手一边死死按住婷婷扭来扭去的小腰,一边挥动着手里的竹尺,快速地抽打在婷婷渐渐亮红发肿的小屁股上。

啪啪啪……啪啪………啪啪……

“啊~~妈妈呀,疼啊……我听话……别打了别打了……呜呜呜呜……我好好学习……呜……”

婷婷屁股疼得紧了,不停地扭来扭去,却躲不过妈妈手里严厉的惩罚,响彻屋子的清脆板子声、哭泣声、求饶声和仁珠的厉声斥责交织在一起…

“给我到墙角站好!好好想想自己犯的错,想想自己该不该打,还有以后该怎么做!”

婷婷哽咽着爬起身来,满面通红梨花带雨蹭到墙角低头站着,不住地小声儿抽泣。微风中裙摆散落下来在婆娑着小屁屁仿佛在提醒刚刚那场惊心动魄,从来没有挨过打的婷婷心里越发的委屈,好疼啊,屁屁都要开花了,奶奶从来都是轻轻拍两下,怎么妈妈打得这么疼啊,妈妈真厉害啊,那个尺子真可怕……害怕妈妈打屁股更怕妈妈不再爱自己,婷婷竟开始暗下决心,再不惹大人生气,好好学习……

靠在沙发上的刘娟身心疲惫,自己的女儿,从小心尖儿一样的疼着,自己舍不得管教,奶奶更是溺爱有加。看着她红肿的小屁股刘娟说不出的心疼,可是女儿已经开始长大了,该是好好培养她品行的时候了,小丫头不仅任性、娇纵、心浮气躁,对长辈不礼貌,学习上还马马虎虎,怎么能不严厉管教!这顿打得不轻,屁股上的疼也够她受一阵的了,先收收她的心,以后要严格督导她的行为…刘娟决心暗下……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刘娟让女儿转过身来在自己面前站好,继续对女儿的教育。“把手背后,立正站好。”刘娟的声音虽然不大,但透着严厉。婷婷乖乖的照着做了,在妈妈面前直直的站好,两只小手规规矩矩的背好。“看着我。”婷婷乖乖的看着妈妈。

“知道为什么挨打吗?”

“对长辈没礼貌,不听话。”婷婷赶紧承认错误。

“该不该打!”妈妈加重了语气。

“该打。”

“今天就好好的给你定几条规矩,第一,必须听话,对父母要绝对服从;第二,不许撒谎;第三,不许犟嘴;第四,不许对长辈没礼貌;第五,要努力学习。记住没有!”

“记住了。”

“去把脸洗干净,乖乖上床睡觉。罚你一个星期不许看电视。”

婷婷如同得到大赦一般,赶紧去卫生间把脸洗干净,然后刷牙洗脚,上床躺好。

到底还是个孩子,屁股上挨了一顿痛打,再挣扎哭喊中体力消耗很大,又在墙角站了半个小时,躺了不到十分钟,婷婷就睡着了。刘娟从沙发上站起来,由于刚才女儿的挣扎,也使她出了一身汗,她来到卫生间,好好的冲了一个澡,边洗边想,以后再管教女儿的时候一定要让她绝对服从,要让她不敢龇威,才能收到更好的效果。从浴室中出来,刘娟来到女儿的卧室,看到熟睡的女儿,忍不住掀开被子,偷偷的看了看女儿的屁股,看到女儿的屁股还有些红肿,也不觉感到心疼

说到这里,应该简要介绍一下人物概况,刘娟30岁,单身母亲,丈夫已去世,女儿还在上学,大眼睛双眼皮,非常漂亮,继承了妈妈所有的优点,只是有些任性贪玩。

妈妈刘娟更是大家公认的美女,身高165厘米,体重55公斤,一头秀发披在肩上,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走在街上有很高的回头率。刘娟轻轻的给女儿盖上被子,躺在女儿的身边不一会也睡着了。

刘娟一觉醒来一是早上6点30分,她背靠在床帮上,双臂抱在胸前看着熟睡的女儿,她在想怎样巩固昨晚的教育成果。打定主意后,刘娟叫醒了熟睡的女儿,让女儿跪在自己的面前。婷婷乖乖的跪在妈妈面前,等待妈妈的教育。

看着乖乖的跪着的女儿,刘娟声音不大,但语气严厉的问道“昨天为什么挨打。”

“知道,因为对奶奶没礼貌,任性,贪玩,学习马虎。”女儿小声的说。

“以后还敢不敢了?”刘娟声音不大,但透着严厉。

“不敢了。”婷婷赶紧回答。

“把我昨天给你定的规矩背一遍。”

“是妈妈。一、必须听话;二、不许撒谎;三、不许犟嘴;四、不许没礼貌;五、好好学习。”婷婷乖乖的背道。

听着女儿乖乖的背着规矩,不知为什么,刘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满足感,满足了一种控制欲。“这次打你只是给你一个警告,如果以后再犯,妈妈会更严厉的惩罚你,记住没有?”

“记住了。”婷婷赶紧回答。

“以后只要你不听话,我会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当着任何人的面惩罚你,知道吗?”

“知道。”

“好了,去下床穿好衣服,洗脸刷牙,我去给你做早饭,准备上学。”

“是,妈妈”

早饭后,刘娟把婷婷送到学校。为了不让女儿输在起跑线上,刘娟花了高额赞助费,并托人情才把女儿办进了这所全市教学质量最好的学校。

刘娟把婷婷送到学校门前,还特意嘱咐婷婷一定要好好学习,认真听讲,并告诉婷婷妈妈随时会和老师了解情况。如果老师说她在学校表现不好,回到家中妈妈就会给与严厉的惩罚。婷婷乖乖的答应着,然后走向校门,回过头来与妈妈再见,并向执勤老师鞠躬问好后走进校门。刘娟目送女儿进入学校后,才去单位上班。

刘娟是一家地质研究院的会计,在午休的时候,她决定向对桌的出纳,陆大姐请教教育孩子的好方法。陆大姐今年40岁,虽人到中年,但风韵犹存,让人能很容易的想到她年轻时的美貌。陆大姐的儿子非常优秀,今年刚刚被北京大学录取,同事们都非常羡慕她,打定主意后,在午休的时候,刘娟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陆大姐.

陆大姐听完她的想法,并没有急于回答,而是反问道:“你小时候挨过打吗?”刘娟回答没有。“那就难怪了,你没有体验过孩子挨打时的心理活动,所以不能正确的把握它。你想不想体验一回当孩子的感觉?”陆大姐说着,同时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容。

刘娟从小就是父母的乖女儿,从来没被父母打过,父母对她总是疼爱有加。她从心里也想找回童年的感觉,甚至是一种被父母管教的幸福。所以,她对陆大姐点了点头说:“我很想回到童年。”陆大姐说:“好吧,我知道一个地方能够帮你实现愿望,只是收费有点高。”

您能给我详细的介绍一下吗?”刘娟说。“好吧,这是一个专门给一些没有挨过打的成年人准备的体验场所,这些成年人由于从小很乖,没有受过父母的责罚,等到了自己做了父母就不知道如何管教孩子,不知道孩子在受罚时的心理活动,不能准确的掌握孩子的思想活动,造成事倍功半。这个体验场所就是要让这些父母重新回到童年,接受管教,体验孩子被管教时的心态,以便能够准确的掌握孩子的心里活动。由于场景演员都很逼真,故花费较高,但总的来说还是物有所值的。”陆大姐微笑着说。

“您能不能带我去体验一下,费用不是问题。”

“好吧,但是你得预先请好假,并安排好孩子。估计需要两个月的时间,费用大概两万元。”

“那就安排在暑假期间吧,我把孩子放到婆婆家,就说出差了。现在离放假还有一个月,我也好准备一下。”“那就一言为定,我先帮你等个记,你要写一份简历给我。”

“好吧。”

说着话,很快就到上班时间了。俩人就各自忙开了,下班后,刘娟直接到学校接回了婷婷。

回到家中,刘娟照例询问了婷婷在校表现情况,然后叫婷婷回到书房写作业。刘娟发现婷婷今天格外的乖,她想小孩子就是要管教,并开始憧憬自己体验小孩子的情景。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刘娟在婷婷放假的第一天就把她送到奶奶家,告诉奶奶自己要到外地学习两个月。奶奶很高兴的就答应了帮她照顾婷婷。

安顿好了女儿,刘娟在单位请好了假,约上陆大姐,开始了她的梦幻之旅。她俩先是坐飞机来到了一个滨海城市,住在一个很高档的酒店里。陆大姐打电话约来一个漂亮的女人,这个女人向刘娟详细的询问了情况,最后告诉她俩明天一早出发前往目的地。

第二天早上8点,那个女人准时敲响了房门,并带来了一大堆文件。刘娟仔细的看了文件,不过是一些什么这些事情纯属自愿,后果自负之类,刘娟爽快的签了字。然后陆大姐说:“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两个月后我来接你。”刘娟说:“好吧,再见。”随后刘娟跟着这个女人出了客房,上了酒店外一辆早已等候的汽车。

汽车快速的行驶着,谁都没有说话。大概半个小时以后,汽车停了下来。刘娟发现这是一个港口,刘娟与那个女人上了一艘豪华游艇,随后游艇驶离了码头,向大海深处驶去。两天后,游艇靠上了一个小岛,下了船,上了一辆小轿车,七转八转的来到一处很大的城堡前。

同来的那个女人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大意是我们到了。随后城堡的一个小门打开了,刘娟跟着那个女人进入了城堡,进去后,刘娟发现这是一件类似于传达室的房间,有两个接待员接待了她们。

其中的一个人对她说:“你还可以最后的决定一下,不然一会你就要被当做孩子一样对待了。”刘娟坚定的点了点头,说:“我早盼着这一天了。”“那好吧。请跟我们来。”说着把刘娟带到旁边的一间屋内,先是脱光了她的衣服,剃光了她的体毛,将她的发型梳成小姑娘的样式,为她换上小女孩的衣服。然后对她说:“一会你的妈妈回来领你回家。”

刘娟来到屋里的一面镜子前面,好奇的欣赏自己的新形象。只见自己的头发被整齐的梳成两个小辫子,上身穿着一件翻领的白衬衣,下面是一件深蓝色的背带裙,脚上是一双偏带的黑色凉鞋。给人的整体感觉,朴素干净整洁,完全成为一个六岁左右的小姑娘。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刘娟对这身装束总体上还是满意的。

比较特别的是,她的衬衣左边衣袖上,有一大一小缝上去的两颗红星。员工告诉她这表明她现在六岁,一颗大星代表五岁,小星代表一岁。正在这时,门开了走进来一个高大的女人,刘娟在这个女人面前,不论身高还是体态,确实像一个六岁的小女孩,而且年龄也要年长刘娟是十几岁。并且刘娟发现这个女人竟然是以前自己的崇拜偶像,前著名的排球运动员—杨希莲。

刘娟正在发愣之际,其中的一个人员说:“我来介绍一下,这是你的新妈妈。”她指着杨希莲对刘娟说。然后又转向刘娟对杨希莲说:“这是你的新女儿。”杨希莲蹲下身子,疼爱的看着刘娟,就像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然后对刘娟说:“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妈妈了,你的名字就叫杨小溪吧,好不好?”刘娟点了一点头小声说:“好。”杨希莲纠正道:“跟妈妈说话要加上称呼,小孩子礼貌最重要,重说一遍。”刘娟只得重说道:“好,妈妈。”杨希莲这才满意的站起身,对两个员工说:“太感谢你们了,送给我这么乖的女儿。”其中的一个人员对刘娟说:“你真幸运,她是我们这里的十佳妈妈。她会让你享受到无限的母爱,同时又会给你严格的家教。祝你过得愉快!”这是妈妈低下头用右手牵住了刘娟的左手,向刘娟示意道:“小溪和两位阿姨再见,我们该回家了。”刘娟从此进入了孩子的角色,对两位人员招招手说:“阿姨再见。”两位工同样招招手说:“小溪再见!”随后妈妈领着小溪,从后门出了房间。

出了门,小溪才发现,原来外面是别有洞天。这里的环境简直是太美了,宽阔的林荫路,路旁是碧绿的草地。只是所有的设施,都被放大了,使得她完全像一个孩子,包括宽大的路边座椅,恐怕她需要妈妈的帮助才能坐上去。妈妈领着她,沿着林荫路向远处的一所高大的建筑物走去。她跟着妈妈一边走一边好奇的看着两边的风景,正走着她忽然发现,前面不远处的街边的一个座椅上,坐着一个同样身材高大的妈妈,她的面前站着一个穿着开裆裤的小男孩,随着越走越近,隐约听见好像妈妈正在训斥那个男孩,原因是那个男孩没有经过妈妈的同意就接受了别人给的一个苹果。

随着距离的越来越近,小溪渐渐的看清楚了那个男孩,这个男孩实际年龄大概在十六七岁,应该是一个中学生,但是他的上衣左臂上,只有三颗蓝色的小星,表明他现在的年龄是三岁,难怪他还穿着开裆裤。这个男孩胖胖的,从开裆裤的缝隙中可以隐约的看到他白白的屁股。他的妈妈显然越说越气,干脆把他提起,横放在腿上,用手把裤子从档处很自然的一分,白屁股就露了出来,再五指并拢,照着男孩的屁股就抽了下去。

由于身材和体位的差距,那个妈妈并没有费很大的力气,就已经在男孩的屁股上留下了几个清晰的巴掌印,男孩随着巴掌的起落,开始嚎哭起来。一顿巴掌过后,妈妈开始问话:“以后还敢不敢没经过妈妈的同意接受别人的东西了?”“不敢了。”男孩屁股朝天趴在妈妈的腿上哭着说。又是啪的一巴掌,“再要怎么办?”“打屁股。”男孩大声哭着说。男孩的妈妈紧接着又打了一巴掌,“记住没有。”“记住了。”这三个字男孩几乎是喊出来的。说完,男孩瘫软在妈妈的腿上,嘤嘤的哭泣,完全符合一个三岁男孩的表现。

当小溪和妈妈走到那母子近前的时候,男孩的母亲已经停止了管教,把男孩抱坐在腿上进行爱抚,轻声的对男孩说:“好了宝贝乖,只要以后乖乖的听话妈妈就不会打屁股了。”男孩一边抽泣着一边点头,并扑在妈妈怀里用双手搂着妈妈的脖子。小声说:“妈妈我听话。”妈妈脸上挂着满意的微笑轻轻的抚摸着男孩的红屁股,安慰着男孩。

小溪和妈妈从那母子俩身前慢慢走过,显然妈妈对这种场景已经习以为常了。及至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妈妈开始给小溪讲道:“这个男孩是由于在外面犯了错误,偷拿超市的东西,由于未成年被判了缓刑,父母无力管教,所以被强制送到这里来的,他要从三岁开始接受教育,直至他的行为规范符合实际年龄的要求,所以他的星是蓝色的,只有表现得好星才会增加,加到他的实际年龄就可以出去了。在这里家长可以用一切不会对孩子造成永久性伤害的方法管教孩子,只要能收到实际管教效果。由于你是自愿的,我尽可能的不在户外或有外人在场的时候惩罚你,但我会在我认为一切必要的时间和地点管教你,到时候你可别怪我不给你留面子。听明白了吗?”“听明白了。妈妈。”小溪回答道。

小溪嘴里答应着,牵着妈妈的手随着妈妈向前走去,心里却反复的琢磨妈妈刚才的话。妈妈只是说尽可能不在户外管教她,但又说会在妈妈认为必须的情况下随时管教她,也就是说只要妈妈认为需要仍然会在外面惩罚她。小溪正在胡思乱想,不知不觉的已经随着妈妈来到一栋高楼前。这栋高楼同样是放大了的,进了楼小溪看到宽宽的走廊高高的楼梯,跟着妈妈上了二楼,向左拐去沿走廊走到第三个门前,妈妈停下来拿出一张房卡刷门后,领着小溪进了房间。

进了房间以后,小溪发现房间里的所有家具摆设都是放大的,是和妈妈的身高与体态,自己完全像个儿童,客厅的两边有两扇门,妈妈推开右边的一扇,把小溪领了进去,小溪知道这是自己的房间,因为房间里的家具和摆设适合她的身高。而且完全是儿童化的设计,一张单人床,一张写字台,一把儿童样式的座椅,一个满是卡通画的衣橱,还有摆着儿童书籍的小书架。写字台上放着一盏橘黄色的台灯,但是最显眼的还是台灯旁边的一个木架,上面架着一把竹尺,只在竹板上面油了一层清漆,非常光滑,而且竹尺也是放大的,足有二尺长四指宽,一指厚,但如果握在妈妈的手中则就是一把正常的竹尺了。不用妈妈说,小溪也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单人床上铺着印有卡通图案的床单,再靠墙的一角,摆有被子和枕头,枕巾是白底兰花边中间绣着一只可爱的小兔子。小溪正看着,妈妈说:“对你的房间还满意吗?”“谢谢妈妈我很满意。”小溪抬头对妈妈笑着说。“好了你现在可以适应一下你的新家,我去做饭。”妈妈对小溪说。

妈妈说完径自去了厨房。小溪先是在自己的房间里仔细的看了一遍,打开衣橱看到虽然衣服不少但都是朴素的童装。她又来到客厅,客厅里的家具对于她来谁似乎都太高大了,只能随便转了转。接着她来到卫生间想解小便,但是看到高大的马桶后她知道只能求妈妈帮忙了。她来到厨房告诉妈妈她要解小便,没想到妈妈把她领回卧室,原来卧室中就有一个卫生间,适合她的大小,只不过由于装饰的巧妙小溪没有发现罢了。她解过小便之后,妈妈也做好了饭。在妈妈的帮助下她才坐到高大的餐椅上,两只脚只有脚尖刚刚能触到地。在吃饭的时候,妈妈适时的给她讲了吃饭时的规矩,如不准挑食、不准剩饭、只准吃自己一面的菜。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