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为wl原创
提示:本文涉及重度SP内容和猎奇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啪”

“老师,你为什么打我脸?”

“为什么,你说为什么?你看看你的样子,再看看你平时学习的态度,哪里像一个学生,简直就是一个废物。再这样学你就滚回家去,不用来上学了”

“老师…”

“提上裤子,给我滚!”

好痛…少女挣扎的起身,正常情况下,被雷劈是必死的事情,但是这里没有死亡,因此少女的屁股一遍一遍的被雷劈,一遍一遍的承受痛苦,直到雷自行消失…这段时间当然不会有人来救她

还有,刚才那个是什么?是梦吗?还是幻觉?为什么这么熟悉?

雷已经消失了,堵住出口的铁块也消失了,她摸了摸自己的屁股,裙子和衣服下半部分已经被雷劈成了碎片,下半身漆黑漆黑的,意识到自己赤裸下身后,女孩连忙护住自己的屁股和私处

“不不,不要这样,不要看,不要看”,少女不断的摇头,羞红了脸自言自语,虽然这里没有其他人,但是女孩独有的娇羞和自尊心让她羞耻不已

少女盯着破碎的裙子沉默了很久,终于下定决心继续走,并找一些能够遮挡的东西,她想起刑房的那个破床,上面的床单应该可以派上用场

少女钻回小通道,再次进入刑房,发现金发女生身上和屁股上又多了很重的伤,屁股上还夹了许多夹子,少女摇摇晃晃的走到金发少女旁边,帮助她解下夹子。女孩知道自己现在根本无法帮助她,因此她更要向前走。

女孩拿起被子,意外的发现被子下面压着一套欧美风格的女性衣物,包括衬衣,裙子,内裤,胸罩等,被乱糟糟的堆放在床上,上面还有女孩子的体香。这应该是咒蓝从金发女孩身上扒下来的。“借用一下你的衣服,我保证会还给你,并把你安全的救出来” 金发少女呜呜了几声,就是同意了。但是就在少女拿起衣服的同时,她发现自己被雷劈坏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复原并回到了自己的身子上。少女又想拿走被子,这样可以在安全屋休息,但是想了想算了,金发少女都苦成这个样子了,还是别打她的主意了。

少女悄悄的走到门前,把门开了道小缝隙,探头向外张望,确定咒蓝不在附近。然后继续向走廊的右侧探索。刚才的蓝火和安娜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两个安娜,她想到一开始的房间,出去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再进来就多了四个安娜。看来从不同入口进入相同区域,所遇见的怪物可能不太一样,或者是怪物在移动

继续往前走,就到了安全屋的入口,少女看到安全屋就失去了向前走的意志,一下子钻入了安全屋,瘫倒在地上

“遇到困难了吗?”

少女颓废的坐在地上,一言不发,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莉莉丝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这里…是地狱吗?”女孩终于开口了,声音里充满了绝望

“不知道,也许是吧…你真的不知道你是怎么来的吗?”

“我不知道,我真的失忆了,如果我确实是犯了什么罪行,那我也甘愿受罚,但是我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待在这里呀”

莉莉丝没有接茬,少女再次沉默,过了很久后,她开口说:“我刚才遇到一个金发女孩,她来到这里好像已经好几百年了,她每天都被咒蓝打屁股,我能救她吗?”

“你应该也知道了,这里没有死亡,没有昏迷,没有麻木,时间是没有意义的。即使再过几万亿年,那个女孩依然过着这样的日子”,莉莉丝并没有正面回答她,“如果你放弃的话,你可以在这个安全屋里待着,待到永远,你自己选择吧”

“如果我被咒蓝抓住,我也会像那个金发女孩那样,被永远拷打吗?”

“你有没有觉得,你有一些幸运呀”

“幸运?”

“比如你被地魁拷打的时候,他怎么就凭空消失了?虽然他实力比咒蓝弱,可是他毕竟是三大魔王之一呀,他完全可以一直打你的屁股,觉得无趣了就把你交给咒蓝,难道是他发善心了?这不可能,这里的怪物是没有善心的。所以只有一种解释,有什么力量在暗中保护你。”

“这…”少女再次陷入沉默

“我想睡一觉,我太累了”,虽然睡地板的滋味不好受,但是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少女躺在地板上很快睡着了,她太累了。任何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崩溃,她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孩子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相当不错了

“△△,我们周末出去玩吧”
“△△,我的蝴蝶结好看吗?”
“△△,你怎么又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你怎么了?”

“你是谁?”

少女从梦中惊醒,她梦到了一个头上带着蝴蝶结的女孩,她感觉这个女孩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子。而且少女肯定,她之前一定见过这个蝴蝶结女孩。在梦中,蝴蝶结女孩一直在呼唤她,但是少女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少女揉了揉眼睛,起身准备出发,“我要出发了,我一定要找到真相”,躺在地板上睡觉使得她后背酸痛,但是和之前受过的折磨比起来可以忽略不计。

“等等”
“怎么了?”
“多留意墙壁,你可能会发现一些新路”
“好的,谢谢你”

“现在往右边出发吧”,少女刚刚出门,就听到“咣咣”的声音,是从左边传来的,她一看,远处的正是咒蓝,咒蓝挥舞着棒子砸那个蓝火和安娜,这一幕狗咬狗的剧情把少女逗乐了,看来暴躁的咒蓝不但对人类残忍,对怪物也一样。当然,她也知道现在不是看热闹的时候

接下来的路程走的很顺利,可能是因为咒蓝刚刚进行完“扫荡”,怪物们都躲了起来。不一会少女发现了一扇门,少女推开门,发现这里是一个储藏室,里面有两个小柜子和一个大柜子,旁边摆满了刑具和一个刑架,看上去这是咒蓝第二个刑场。

少女愣了一会,她不确定柜子里面是有用的道具还是残酷的陷阱。最后她采取了一个折中的方式,她从咒蓝的刑具中拿了一个藤条,用藤条挑开柜子。第一个柜子锁上了,第二个柜子里面有一个药水,当女孩走到大柜子的时候,她发现里面有什么东西。顺着柜子的洞往里面看,她看到里面是一个被五花大绑的身穿和服的日本少女,她的臀部部位的和服被剪了个洞,露出的肿屁股正对着柜门,上面布满着各种工具留下的印子,虽然没有金发少女那么严重,但是依然惨不忍睹,至于其他部位则无法观测。少女想拉开柜子,但是拉不开,少女冲着里面的和服女孩喊:“等着我,我会帮助你的”

和服女孩被牢牢的捆着,没有回应

少女出门后,继续往右走,一路上有一些蓝火和安娜,都被少女躲过去了。不久后她走到尽头,那里是一个日式台阶,少女走下去,发现下面是一个昏暗的日式走廊,怎么走都走不到尽头,而无论走多远,离原来台阶处的距离都是不变的,她自己根本就是在原地踏步

“真是奇怪,算了,还是回去吧,不要浪费时间了”少女边想边上台阶

“?????!!!!!!!!!!!!”

少女面前忽然出现了咒蓝,漂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盯的她发毛,少女想跑,但是腿脚已经不听使唤了,咒蓝还没有揍她,她先被恐惧所击垮了…

“放开我…你这个怪物…不要…我知道你要对我做什么,放开我,不要…”

在迷宫的走廊内,躲在角落里的怪物看到一个高大美丽的女子拽着一个浑身赤裸的漂亮女孩的头发,像拖行李箱一样往囚禁金发女生的房间里拖,女孩的汗水和泪水把自己的身体弄得湿漉漉的。少女挣扎的想要逃脱,但显然是不可能的,小姑娘意识到这一点后,一手挡住自己的胸部,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神秘部位,试图保护自己最后一点尊严。如果不是咒蓝那超人的身高,大家会以为这是一个姐姐在妹妹洗澡的时候翻出妹妹藏起来的不及格成绩单,愤怒的姐姐从浴室里拉出妹妹准备教训。

咒蓝一手把她摁到墙上,另一只手拿出铁环,少女四肢拼命挣扎,但是被咒蓝很轻松就抓住了。咒蓝把女孩紧紧的铐在墙上,女孩身上流满了香汗,眼泪像水龙头流出来的水一样落下,布满了女孩可爱的脸颊,汗水和泪水滴在地板上

“求求你了,饶了我吧,不要折磨我…”

少女被牢牢的铐在墙壁上,她的头无法动弹,看不到后面的情况,再想到金发女生惨不忍睹的屁股,这种恐惧感令她更加痛苦

咒蓝从盐水里捞出一把刑具,但并没有着急处罚少女,时不时还挥动几下,听声音应该是藤条一类的,少女知道咒蓝在戏弄她,她浑身抽搐,屁股紧绷,不断的求饶,但是藤条迟迟没有落下来。终于少女累了,紧绷的屁股松弛了下来

“呼啦” “嗷” 滚烫的盐水泼在了少女的身上,然后一记记藤条重重的抽在女孩的裸臀和大腿上。虽然光是看到金发女生被打屁股的场景就足以让少女心惊肉跳,但是藤条落在自己的娇臀上才知道是什么滋味,作为迷宫最强的存在,咒蓝打屁股的疼痛根本无法用语言形容,即使是地魁的拷打造成的痛苦也远远不及咒蓝的百万分之一

“啊,不要打了,啊啊啊啊,我求求你,我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受不了了………..”少女拼命的挣扎,祈求咒蓝能放自己一马,但是这个迷宫里的怪物就是以打屁股为乐,她怎么可能会放过自己?

同时,少女想起一个致命的事情,之前莉莉丝说“好像有什么神秘力量保护自己”,但是这些都是猜测,就算真的有这么一种力量,面对最强大的咒蓝,还能发挥作用吗?如果这股力量不存在,只是自己的臆想,或者这股力量虽然存在,但是对咒蓝不起作用,那她岂不是像金发女生一样,带着又肿又黑的屁股永远的被绑在这里?少女破防了,屁股上的疼痛瞬间增强了无数倍,一秒钟仿佛有一亿年那么漫长,她觉得眼前一黑,想昏过去,但是并没有如愿以偿

“嗷…痛痛痛痛,好痛好痛”

咒蓝停下了手,不用想也知道,她不可能饶过少女,而是去取其他工具了,但是女孩还是有一丝侥幸心理,当然这点本来就可以忽略不计的侥幸心理在下一个工具落在屁股上的时候荡然无存。这次咒蓝选择的是亚克力板,抽在屁股上“啪啪”的,每次抽在女孩的屁股上,就可以透过湿漉漉的透明的板子,看到女孩的整个屁股都已经被拍的扭曲变形了……这个工具的痛苦程度是第一个工具的两倍

“啊 疼呀,我的屁股呀,不要再打了,我求求您,我求求您啊……”,汗水,泪水和滚烫盐水混合在一起,落在地板上,形成一个小水坑

第三个工具是板子,这种板子不是之前咒蓝拷打金发少女所用的公堂板子,而是带有手柄的宽大木板,十分厚重,拍的屁股一颤一颤的…这个工具的疼痛程度是第二个工具的两倍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嗷嗷嗷嗷啊…”

第七个工具是小红,咒蓝一下左,一下右,有规律的抽打着女孩的屁股,这个工具的疼痛值是上一个工具的两倍

“啊啊啊不啊嗷嗷嗷嗷哦哦要哦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哇啊啊再啊啊啊啊嗷嗷打啊啊啊啊啊…”

第二十个工具是多尾皮鞭,咒蓝拿到工具后,用鞭子的前端轻轻的刮女孩的赤臀,女孩只觉得自己的屁股既疼又出奇的痒痒,然后猛的无规律的抽打着女孩。这个工具的痛苦值是第十九个工具的两倍

“啊啊啊啊啊嗷嗷啊啊啊啊好疼好疼好疼好疼好痛好痛好疼好疼,放啊啊啊嗷啊啊了啊啊啊啊我啊啊嗷啊啊啊吧,求求啊啊啊嗷啊啊啊啊你…”女孩无比凄惨的惨叫声响彻整个房间

咒蓝每拿一件新工具,都并没有第一时间打女孩,而是在女孩后面踱步,时不时挥几下工具,咒蓝清楚知道女孩最脆弱的时刻在哪,她会在少女最脆弱的时候挥起蘸了滚烫盐水的工具狠狠地抽向女孩子的屁股,而且每一个工具都要比上一个工具疼两倍。

女孩在努力回忆自己之前是怎么摆脱折磨的,但是她什么也记不起来了——等等,什么也记不起来,她好像明白了,之前每次脱离被打屁股的状态时,都是她被打的太狠了,只顾应付屁股上的痛,根本没有精力去管什么逃出不逃出,在不经意间,就脱离了打屁股的窘态。对,就这么办

但是,被打屁股的人自然会渴望赶紧结束,这是人的本能,而且越不想去想,反而越容易惦记这件事,再加上着急,这就恶性循环了…

时间一点点流逝,少女的希望在破碎,她一秒钟也受不了了,但她也意识到她可能真的再也无法得到解脱,那股力量恐怕抛弃了她。她要像金发女孩那样永远被痛苦的挂在这里,永远成为咒蓝的玩物,永远被打屁股…她的眼泪已经流干了,接着她的惨叫也越来越小,叫不出来了,最后她也停止了颤抖,看上去像是死掉了或昏过去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