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lg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50°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巍爹和京妹 上》的后记
提示:本文涉及露骨描写,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徐京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哪能放过这次能玩的尽兴的机会,漫展结束后又和于归去小吃街把平时偷偷放在心里馋的吃了个遍,一看离八点半还有一段时间,俩人便一起去网吧打游戏

“王八鱼!!!快快快!过来给我回个血!”

“王八鱼!赶紧过来开团啊啊啊啊啊!!!”

“啊!京爷救我!我被围攻了!”

“靠靠靠!!!输了输了!!!”

“妈的这群会不会打啊!带都带不起来!”

网吧里,鬼哭狼嚎的声音此起彼伏,混杂着敲击键盘的声音,俩人渐渐达到了忘我的状态

等到续了几次网费之后,徐京才隐隐察觉出凉意,眼睛撇到屏幕右下角的时间,突然觉得整个时间变得黑暗起来

“9:43”

她默默捂上了自己可怜的屁股,欲哭无泪

打开手机,里面两条未读信息

7:52

要是八点半之前赶不回来,后果自负

8:30

从现在开始,每晚回来一分钟,记五下

她赶紧跑了出去,留下于归自己在风中凌乱

“我要回家了!不然你京爷我小命不保,拜拜了您内!”徐京边跑边喊道

抛弃于归后,徐京立马拦了一辆出租车,一边累得直大喘气,一边还不停的想着要怎么和自家阎王老爹解释,想了想,好像没有更多理由能够减轻罪责了,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头

一进门,看到客厅的灯还亮着,自家老爹从笔记本电脑上抬起眼,似笑非笑道:“回来了,是吧?”

随即看了看手上的表:“刚好十点钟,一共四百五十下,你算算,对不对?”又道:“不用想办法解释了,乖乖受罚吧。”

徐京耷拉着脑袋,仿佛被人泼了一头冰水,四肢僵硬地站着,余光撇到茶几上整整齐齐排列好的刑具,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一对小手铐,旁边有个盘子,上面放了…一根…黄色的…微弯的圆柱,呈四根手指粗,四寸长,有一端还有一圈凹陷下去

徐巍留意到徐京的视线,皮笑肉不笑地解释道:“这是姜,等会给你用的,如果你戴着它,打一下抵三下。”

徐京愣了一下,心中不祥的预感越来越重,问道:“怎…怎么戴。”

徐巍钩唇一笑:“当然是…塞进你的肛门里。”

徐京炸毛道:“不行!!!”眼圈渐渐发红

“那就乖乖的挨四百五十下。”徐巍面无表情道

“我知道错了…”徐京委屈巴巴凑上去,挪道他身旁

“最近我觉得打屁股这个方法越来越不好用了,得想新法子才能让你乖乖听话,你觉得呢?”徐巍把她抱进怀里,揉了揉她的头发

徐京羞愧地低下头,道:“对不起…”

“嗯,我接受”徐巍抹了抹她眼角的泪花,又道:“但是惩罚,你也得接受。”

徐京挣扎了一下,看向那根姜,认命地狠狠闭了闭眼,道:“能不能…温柔一点…”

徐巍没有回答,把她的裙子拉链拉开,剥鸡蛋壳似的把她的裙子脱下来,里面是专属于少女的肉体,快要成年的少女,发育的很不错,柔软的胸脯封在纯白色的乳罩中,随着她的动作还在轻轻颤抖,腰肢柔软纤细,只堪盈盈一握,臀部挺翘,肌肤细腻,在纯白色的蕾丝边内裤中包裹出美好的曲线,臀缝处微微下陷,透过白色的布料隐隐看得出这条沟壑,再往下是被蕾丝吊带袜包裹住的双腿,腿部线条在蕾丝袜的包裹下,曲线更加迷人,这样的身体,是清纯与妖冶的结合,宛若完美的艺术品

徐巍用手铐把她双手铐住,压在腰上,将她的内裤轻轻撩下,放在一旁,两个雪玉可爱的团儿弹了出来,他把她压在自己腿上,腰部下沉,臀部翘高,又命令她把双腿分开,里面风光乍现

他用两指分开她的臀瓣,弄得她情不自禁闷哼一声,里面深邃的臀缝和粉嫩的菊穴一览无遗,连周围稀疏而柔软的肛毛都能观察得到,仿佛是在轻轻颤动,菊穴由粉色的褶皱形成一个密口,紧紧闭着,徐巍覆上拇指,对着那密口轻轻地摁揉着,徐京不禁微微抖动

“别动,先扩张。”徐巍解释道,手部动作没有停下,弄得徐京下体情潮泛滥

揉了许久,那个密口才含羞带怯的张开了些,徐巍的食指沾划过她的小穴,沾了些蜜液,开始向那个密口进犯

徐巍食指用了一些力道,划进去半截指尖,轻轻在她的菊穴中打着转,一圈又一圈,她感受到后穴传来的异物感,身子不由得往前倾了倾,徐巍的手指却不放过她可怜的小菊穴,又滑入了一节手指,慢慢的抽送起来

“唔…”徐京不由得娇呼出声,下意识夹紧双腿,奈何徐巍进犯她菊穴的手指警告似的弯曲了一下,刺激了一下她的肠壁,她下体一下子触电似的酥软了下来,只能任他摆布

徐巍放入了第二个根手指,加入了抽送,频率也渐渐的加快起来,徐京干脆不再忍,动情地呻吟起来,她的肠壁被调教得柔软而湿润,像一张小嘴羞怯地吞吐着他的手指,原本淡粉色的小菊穴在手指的扩张下成了鲜艳可口的红色

放入第三根手指时,徐京“啊…”地娇呼了一声,开始得了趣,小屁股害羞地期待着,一扭一扭地迎合着徐巍,直到扩张完毕,徐巍觉得自己抽出手指的时候,那里还恋恋不舍地把他的手指往里面吸了一下,拔出手指后,鲜红色的小菊穴总算愿意开了一个小口,一张一缩地等待着

徐巍看得喉咙发紧,手指捏着姜块的尾端,把姜塞进密口,缓缓把姜推向菊穴深处,直到姜塞的凹处正好紧紧卡在肛口处

徐京感觉到冰凉粗大的硬物塞进了自己的身体里,与徐巍的手指感觉不同,它是灵活的,带有温度的,而这块姜塞明显是为了折磨人而用,不一会儿,灼痛感便从菊穴处传到了四肢百骸,辛辣的姜汁刺激的肠壁一阵一阵的痉挛,疼得徐京冒出阵阵泪花,奈何双手被铐住,动弹不得,只能死命挣扎,想摆脱这个磨人的东西

“啊…爸爸…我错了爸爸…求求您拿出来…唔…好辣…好疼…我忍不住了呜呜呜…”徐京哭着告饶,双腿分得很开,臀部也翘高了不少,菊穴口被迫放松下来,尽力减少着姜汁带来的刺激

“那个和你在一起的男孩子是谁?”徐巍把姜块轻轻压了压,疼得徐京又是一阵哀嚎

“他…他是我同学而已…”徐京马上回答道,妄想着好好表现的话,父亲大人会对她网开一面

“那为什么偏偏约他出来,其他人不行吗?你没有女性朋友吗?”徐巍继续不依不饶,手指再次拨了拨姜块

“我们…同学好多年了,关系好点,不是挺正常的嘛…?”徐京咬着牙回答

“啪!”一声,皮拍已经落在了徐京的臀峰处

“可是,我不开心。”

“啪!”又是一下,夹杂着凌厉的风狠狠地抽了她一记,本来菊穴里就塞着姜,臀部肌肉便被迫放松,这种情况下被打屁股,疼痛是平时的两倍,每打一下,徐京就不自觉的收缩菊穴一下,那又是一波刺激,要忍住肠道中灼烧似的痛感,还要接受臀部肌肤的阵阵疼痛,双重刺激下,徐京被刺激得大脑一片空白,急促又痛苦的轻声呻吟着

“啪!”“啊…对不起,放过我吧爸爸…”

”啪!”“嗯…好难受呜呜呜…”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啊呜…要被打坏了…好辣…好疼…爸爸对不起…我知道错了…”徐京一边挣扎着一边嚎啕大哭

“我以后不会再独自和男孩子出去了…啊!好痛…”

徐巍停了手,放下皮拍,用两根手指分开她的臀瓣,一手把她菊穴里塞着的姜轻轻拔了出来

菊穴被撑开一个殷红色的肉洞,还在一下一下的抽动着,看着可怜极了

徐京脱力,一下子软在了徐巍的腿上,徐巍揉了揉她的屁股,半晌往上面拍了一下,道:“起来,继续”

徐京赌着气不动,徐巍也不恼,一下子撑开她的臀瓣,把姜直直地塞了进去!因为方才做过润滑,所以姜塞顺利地撑开层层褶皱,稳稳的塞了进去

徐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啊!”的痛呼了一声

熟悉的同感又忽然从菊穴部蔓延出来,疼得她涕泪齐飞,徐巍还捏着姜的外端在穴口抽插了一下,撩拨起一阵痛感和快感,徐京马上直起腿来,咬着牙翘高了臀

徐巍又是一拍落下,声音清脆的一声“啪!!!”响彻客厅

“继续认错”徐巍道,挥舞着皮拍的手一直没停下

“我…我不该超过规定时间回家”徐京急急忙忙道

“嗯,还有”徐巍道,又是一记皮拍落下

“啊呜……还有…吗?”徐京懵然

“漫展六点半结束,接着你们去哪儿了?”徐巍冷冷的道

“我们…就去吃了点东西…然后还逛了一下街”徐京心虚道

“啪啪啪!!!”徐巍重重连着打了三下“我还不知道你?说不说实话?”徐巍冷笑

“啊!!!”徐京疼的尖叫,慌乱地道:“我…我说,我们后来去了…网吧…打游戏…”

“好”徐巍满意道

“你听好,第一,超过规定时间回家,这是一条”

“大晚上去网吧这种地方,不顾及自己的人身安全,这又是一条”

“还有,不老实交代,试图撒谎”

“最后”徐巍狠狠地往她的屁股抽了几下“在有男朋友的情况下,和别的男性朋友单独出去。”

徐京痛苦得摇头蹬,咬牙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错了,以后不会再犯了”

戴着姜塞,打完一百五十下,徐巍解开她的手铐把她抱入浴室

徐巍帮她解开内衣扣,两个小白兔便迫不及待地跳出来,少女的胸部柔软白皙富有弹性,上面的粉红小樱桃更是生得可口诱人,徐巍继续帮她解下吊带袜,接着把她抱进了浴缸里,水温正好

徐京红着眼,低着头任他摆弄,一言不发

徐巍认真地帮她清洗每个部位,从头到脚,一丝不苟,洗到臀部的时候刻意放轻了动作,沾着沐浴液的手轻轻的打着圈,最后拿起花洒,刻意调小了出水量,轻轻地冲刷着

“弯腰,腿分开,手撑着”徐巍道“帮你洗”

徐巍做这种事的时候无比自然,而徐京不由得面红耳赤

他认真地帮她冲洗,温水从尾椎缓缓流下,流过臀缝,淌过阴唇,他手指沾了一些沐浴液,轻轻地洗着她的敏感部位,后来发现某个地方…怎么洗都不干净…只得作罢

最后,他用纸巾帮她擦拭了那个部位后,用浴巾裹着她出了浴室

她光裸着身子坐在他的床上,不知怎么的,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

徐巍扔给她一件宽大的T恤,道:“今晚别穿内裤睡了,等会上药,然后我们睡觉。”

徐京道:“就完了?”

“不然呢?还想怎样,你忍一忍,十八岁生日那天我满足你。”徐巍脸不红心不跳的厚颜无耻

“随便你,反正难受的不是我”徐京决定礼尚往来得调戏回去,瞟了一眼他的…某个涨成帐篷的部位

“别撩火,反正遭不住的也是你。”徐巍眯了眯眼,笑容危险

徐京只得认怂

上好药后,徐巍把徐京抱入怀中,将被子拉高了些,柔声道:“睡吧。”

徐京把一条腿跨到他身上,抓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屁股上,撒娇道:“帮我揉揉嘛,疼”

徐巍无奈,只得照做,腾出一只手来帮她揉了揉,不一会儿,怀里传出了某只小白兔均匀的呼吸声,他停下按揉的手,却发现她似乎是不太满意地扭了扭身子,徐巍继续把手覆在她的屁股上揉着,她才渐渐老实下来

…………

徐京一早醒来,就对上了一双恍若一滩死水的眼睛,那双眼下还泛着乌青,眼神还有一点点的…幽怨?

“早安,熊猫爸爸,该起床了。”徐京抬起小脸笑盈盈地问候

徐巍听到“熊猫爸爸”的时候眉角似乎抽了抽,过了一会儿才叹口气道:“不早起了,让我抱着睡会儿。”把她重新搂进怀里后,顿了顿道:“女朋友”

徐京心里泛着甜的像蜜的幸福感,缩进了他的怀里,静静欣赏他的睡颜,眉眼清俊,睫毛纤长,闭上眼睛的时候比平时多了几分温和,少了几分锐利,鼻梁坚挺,一双薄唇轻轻抿着,下颚线流畅而清晰,徐京看的呆了,不自觉地伸出手摸了一把,手指停留在他的唇上,手感软软的

她正忘情地抚摸着,突然感到头顶上方传来了一道视线,她一抬头,发现徐巍用一种无奈又宠溺的神情看着她,他伸出手捏了捏她的鼻尖,凑进她道:“昨晚不让我睡,现在让我好好睡会儿都不行?”

徐京愣住,道:“什么意思…”

徐巍咬着她的耳朵道:“昨晚是谁闹着让我揉的,不答应还不老实睡”

徐京满脸通红:“我…我又不是故意的,谁叫你罚我打的那么疼”

“犯了错还那么不讲道理?”

“不讲,你要干嘛”

“没想干嘛,陪我睡会儿,行不行?”他突然软了语气,用鼻尖蹭了蹭她的,也许因为刚起,说话的声音带了点儿鼻音,听起来让人觉得像是有一把小钩子在心口处抓着

徐京轻哼了一声,老老实实窝进了他怀里

俩人醒来已是中午,徐巍照常准备午饭

饭桌上

“下午有什么事想做吗?今天休假”徐巍问

徐京眼睛一亮,道:“约会吗?”

徐巍低头想了想,道:“也可以这样理解。”

徐京顿时兴奋起来,道:“去游乐园!还想吃日料!吃完…还可以看电影!”

徐巍盛着满眼笑意,对着她的眼睛道:“都可以。”

徐京激动的朝他扑过去,撅着油腻腻的嘴唇往他脸上“啵”的亲了一下

徐巍:“…”

徐京把自个儿衣柜翻了一个底朝天,都没找到合适的衣服,坐在衣柜前发愁,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拿出了被压在柜底的jk制服裙

她仔仔细细的套上,衬衫,裙子,领带,最后是大腿袜,除了裙子短了一些,其他的几乎完美,活脱脱一位漫画少女的模样

嗯,就是这套了。

最后再抹些水蜜桃味的唇蜜,就拉着亲爱的男朋友出去啦

小区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一家情趣用品店,俩人去到公共车库途一不小心看到,都不由自主地尴尬起来,途中开始心照不宣地沉默着

“买好票了,走吧”徐巍举着两张票向她走去,主动牵起她的手,十指相扣

徐京进入游乐园大门的那一刻就像打开了启动开关,变得兴奋起来,一下子忘记了方才的尴尬,兴冲冲地拉着徐巍玩了一个又一个刺激的项目,大摆锤,过山车,跳楼机等种种,徐巍玩完最后一个惊险项目,擦了擦冷汗,内心叹道,终于结束了

徐京看着单子,还剩最后两个项目没玩

鬼屋和摩天轮

徐京咽了咽口水,果断的pass掉第一个,对着徐巍道:“我们去玩摩天轮吧”

徐巍挑了挑眉道:“鬼屋不去了?”

徐京打着哈哈,故作镇定道:“没什么好玩的嘛…这种套路见多了,早就玩儿腻了”

徐巍有些恶意的笑了笑,道:“我还没玩腻呢,陪我去吧”说着就不由分说地把徐京拖去鬼屋

徐京欲哭无泪道:“别…哎…”

“你怕?”徐巍忍俊不禁地回头道

“谁…谁怕了?去就去”说着挺着胸膛,迈着颤颤巍巍的步伐走向鬼屋的方向

刚进鬼屋,周围一片漆黑,徐京不由自主地抓紧了徐巍的袖子

徐巍无奈,伸出手与她十指相扣

黑暗中,若有若无的哭声在流动,徐京惊起一身鸡皮疙瘩,一会儿头顶的灯开始闪动,伴着电流的滋滋声,突然一个穿白色长裙的长发女鬼吊着一根粗绳吊在了天花板中央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鬼啊!!!”徐京吓得连声尖叫,一旁的徐巍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的叫声震得不由自主的捂住耳朵

“你冷静点”徐巍放下捂耳朵的手,把她搂进怀里,安慰道

徐京还在他怀里喘息,徐巍有些哭笑不得道:“你看清楚,假的”

他半拉半抱地把徐京拖出了这个房间,前方是一条走廊,徐京半个身子都瘫在徐巍身上,走出了丧尸一般的步伐,突然感觉到脚踝一凉,接着低头一看,一只血淋淋的手抓住了自己的脚踝,徐京深吸一口气,中气十足地再次吼道:“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徐巍觉得没被鬼吓到,倒是被她的叫声惊得去了半条命,低下头去向“鬼”示意道:“可以放开了吗?”

那“鬼”果真听话,老老实实地放开了,徐巍背起被吓懵的徐京,走到了另一个房间,是一间浴室,昏黄的风光十分暗淡,仅仅勉强让人看得清屋内陈设,一个陈旧的洗手盆,墙上面有一个沾了血的圆镜,还有一个盛满血水的浴缸

“别看了别看了…快点出去吧…”徐京战战兢兢地扒着徐巍的肩,催促道

徐巍不以为然,道:“你不是坚定的自认为一个唯物主义者吗”

徐京干咽了一下,断断续续道:“我…确实是…但是,这…这也不妨碍我怕鬼啊!”

徐巍无语,突然瞥见了镜子里突然渐渐清晰起来的鬼影,以及浴缸里缓缓浮出的尸块,转头提醒道:“现在闭眼,抱紧我”接着迈着长腿走出了这个房间

徐京抱着他的脖子在他的背上装死,一路上竟然也没几个鬼出来吓人了(emmm…可能是不想吃这一波狗粮)

走出鬼屋,徐巍刚把徐京放下来时,她还不太能站稳,在徐巍身上扒拉半天才来到摩天轮,平复了一下心情,接着被徐巍牵到了摩天轮上

徐京靠在徐巍怀里,摩天轮缓缓升起,观景视野也越来越开阔,她好不容易放松下来

摩天轮快升到最高点时,徐巍问她

“接吻吗?”

徐京愣了愣,一会没反应过来

“接吻吗,女朋友,时间快到了”徐巍再次提醒

“啊?哦…唔…”正答应着,徐巍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一手环过她的腰,就吻了下来

他们所在的摩天轮到达最高点,时间正好

他轻吻着她,舌尖描绘她的唇形,从有意无意地撩拨到放肆随意的摸索,唇齿碰撞,呼吸交错,他最后还恋恋不舍地咬了一下她的唇瓣才缓缓离开,摩天轮里,弥漫着白兰地似的浓烈而醇厚的情欲,她跨坐到他的腿上,双臂攀上他的肩,加深了这个吻

她突然感受到,他的某个地方,又在悄悄地支起了帐篷

日料店里,徐京时刻观察着自家老爹的状态,发现他正顶着一二两帐篷,面不改色地吃完一顿原本就不和口的饭,还时刻照顾着她的口味,各种酱料都搭配好放在她面前,不知怎么的,这样的他,越看着,她的眼眶越红,也许是因为感动吧?

她慌乱地掩去眸中的神色,局促地吃完桌子上摆的食物

按照先前的安排,接下来他们应该一起去看电影

徐京却道:“我不太想看了,我们先回家吧”

徐巍有些意外的挑挑眉,道:“吃错什么药了”

徐京一屁股坐进副驾驶,装作没好气地道:“你也不看看你什么问题”

徐巍帮她拉过安全带,凑进她道:“那你也不能帮我解决啊”

徐京详装瞪了他一眼,绞起了手指

通过第一个路口,徐京平视着前方道:“其实我可以帮你解决的”

徐巍听着这话,轻轻眯起眼睛,舌尖舔了舔后槽牙,道:“这话很危险”

“我说真的”徐京道

“你还小”徐巍顿了顿

“哪里小?年龄?心思?还是身体”徐京犟嘴道

“别再挑战我了”徐巍无奈的用力闭了闭眼

“可是我有时候也想要”徐京坦然

徐巍没再说话

路过药店的时候,徐巍停下车,打开车门走了出去,回来的时候,手上提了一个袋子,丢给了徐京

徐京打开,里面是两盒安全套,一大瓶生理盐水以及一个灌肠器

这…这是…”徐京语无伦次道

“做好防护措施以及完善卫生条件”徐巍顿了顿,又道“先开发后面”

徐巍的车驶进小区,停在了那家情趣用品店的附近,对徐京道:“等我一下”接着自己走进了那家店

回来时抱了一个中型箱子,徐京打开来看,感觉一下子眼前一黑,里面各式各样的肛塞,拉珠,应有尽有

“好了,工具齐全了”徐巍满意道

徐京欲哭无泪,想着刚才自己那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恨不得自己抽自己一巴掌

这些东西不是都有了吗?”徐京问道

“质量不太好,而且不够用”徐巍解释道“而且只有那个小兔子尾巴我稍微满意些”他又补充道

徐京无奈扶额

回到家,徐巍做的第一件事,把门窗关上,把窗帘拉上

徐京有些后怕,窝进沙发里,道:“要不要那么急”

徐巍咬牙道:“谁先开始撩火的?”

接着一把把徐京拉过来,三下五除二掀开她的裙子,剥下她的内裤

“先灌肠,洗完澡再做”徐巍道

“嗯”徐京脆生生应下,自觉的趴在沙发上,屁股翘高,腿分开,深邃的臀缝,紧闭的后穴一览无遗的暴露在空气中

徐巍在指尖抹了点润滑剂,另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臀,道:“腿再分开点”接着把两瓣浑圆雪白的臀瓣扒开,伸出手指往里探去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