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lg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50°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巍爹和京妹 下》的前篇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徐京捏着一份成绩单,整个人失魂落魄的飘在大街上。这一次的期考成绩已经出来了,比起上一次的成绩可谓是更加的惊天动地,惨不忍睹——原本的前二十,成功的挤进了前三!只不过是倒数

绕着自家门口足足溜达了三圈之后,徐京终于在本就不灵光的脑子里堆出了一摞和自家老爹承认错误以及今后该如何如何改正一类的“检讨宣言”,暗暗给自己打了会儿气之后,徐京同学迈着还算坚定的步子移回了家门口

也不知道认错之后结果怎样…老爹会怎么罚我…扣零花钱?没收手机?假期补习?哎算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该咋咋滴吧!徐京在心里做了最坏的打算,轻轻叹了口气,随即掏出钥匙打开了自家房门

徐京做贼似的把头往门里探了探,客厅里,没看见自家老爹的身影,但是一股扑鼻的饭菜香从厨房里钻出来,徐京全然忘记了让她犯了一路愁的所有事,动作麻利的换了鞋,脚步轻快的飞奔进厨房,看到徐巍(老爹)正在厨房里做饭,白衬衫黑西裤,腰上围着白色的围裙,袖子卷到了腕上三寸处,骨节分明的双手一手把住锅柄,一手操着锅铲,晨时打理好的头发如今已经微微蓬乱,炒菜时的眉梢都透露着认真,这样的徐巍平添了几分慵懒柔和的俊逸,比起平时不苟言笑,清冷严肃的样子,倒是更加容易让人放松下来

盯着自家老爹的俊脸足足出神了好一会儿,半晌,听见了徐巍一句不冷不热,不咸不淡的一句:“回来了?”才回过神来,局促地道:“嗯…”“来了就去桌上等着,再炒一个菜就可以开饭了,你要是饿得慌,就先动筷子”徐巍提醒她

瞧这徐巍如此云淡风轻的样子,徐京终于不慌了,迈着小碎步蹬蹬蹬地跑到碗柜前拿了一套餐具,坐下喜滋滋地开吃,对厨房的方向唤道:“那老爹我先吃啦~

徐京对着一桌子菜大快朵颐,徐巍终于把最后一盘菜端上饭桌,徐京看了看,竹笋炒肉,emmm…不爱吃,就低着头继续和自己面前的红烧肉做斗争,红烧肉熬得酱香浓郁,色泽鲜艳饱满,令人食指大动,正想夸一夸自家老爹的贤惠,就听见徐巍的声音从上方传下来,紧接着,问了一句:“这次考的,怎么样?”依旧是这样不咸不淡,不冷不热的语气,却听得徐京心肝一颤,突然觉得桌上的饭菜它不香了,肚子里的馋虫它不动了,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回了一句:“不怎么样吧…”

徐巍突然忍俊不禁:“那确实,也算你还有点儿自知之明?”徐京哑然:“原来您知道?”徐巍挑了挑眉,道:“李老师亲自打电话和我汇报,徐京同学,你这,算不算是,丢脸丢到家了?”看他好像是(?)还有心情开玩笑的样子(?),徐京也跟着放松了不少,正准备趁热打铁,作一番自我检讨:“那个老爹,我这次…”徐巍打断:“好了,有什么事吃完饭再说。”徐京也只能委委屈屈地咽完了一碗饭,顿时觉得脖子有些凉嗖嗖的,不过一会儿,可能凉的不仅仅只是脖子了

“吃完了吧?”徐巍轻轻舔了舔嘴角,似笑非笑地看着徐京。“嗯…”徐京如同一只被人拎起来的小鸡,哆哆嗦嗦,颤颤巍巍。

“和我去书房。”徐巍却一下子变了脸色,冷冷地丢下一句话。“完了!”这是徐京去书房前脑子里跳出来的最后一个词。

徐京不安地绞着手指,尾随老爹来到书房,几步路走得如同即将奔赴刑场准备英勇就义的壮士,徐大壮士的这种预感,实在是!很灵!非常灵

“走过去,手肘撑桌子,腰放低,腿分开,屁股抬高。”徐巍一丝不苟的命令着,徐京愣了愣,一时没反应过来,盯着徐巍阴沉的脸色和捏着戒尺的手指,不由得尖叫:“爸!我十七岁了!”但是就算从七岁时被徐巍从孤儿院里带出来,一直到十七岁,徐巍也从没动过打她的念头,尤其还是…这样的部位,这样的姿势,所以现在着实震惊了一把

“听不懂吗?”徐巍的语气又重了几分,望着徐京写着“不可置信”这四个字的大眼睛,盯了半晌,见徐京还是没反应,便没了耐性,直接扯过她的手腕,一把扛在肩上,出了书房,进了卧室,坐在床边,把徐京翻过来,压在自己的腿上,徐京被这一波操作吓懵了,这才回神过来,开始挣扎,却被徐巍扯了校服裙腰带,把双手反绑起来,压在她的后腰上,她一边挣扎一边惊慌失措地喊道:爸…爸!我错了,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喂…啊!”她正讨饶,突然被徐巍一把掀开裙子,一巴掌抽在屁股上,顿时屁股上,脸上都火辣辣的烫

“啪!”屁股上又是一阵火辣辣地疼

“啊!…爸,别打了…”徐京嗫嚅着轻声求饶道

“闭嘴,受罚。”徐巍说完又是一巴掌不客气的往上招呼

“啪啪啪啪啪啪…”一脸几十掌抽打在徐京的屁股上,因为徐巍的手重重地压在她的腰上,使得臀部不得不高高翘起,透过轻薄的白色布料,隐隐的看出臀部染上了通透的浅红色

徐京只觉得又羞愧又难堪,十七岁的少女,身材发育基本算的上个成熟女性了,被一个大了自己十六岁的养父按在腿上打屁股,顿时羞愤得开始一抽一抽地啜泣

徐巍呼出一口气,看了看自己打红了的手掌,接着把徐京的内裤边缘往她的臀缝里勒,使得两个通透粉红的屁股蛋露出来,徐京捕捉到臀缝里的异物感,赶紧扭这腰挣扎起来,被徐巍不依不饶的抄起一旁的戒尺,狠狠地打下去

“啊!!!”徐京痛的大叫出声

“老实点!还有200下。”徐巍挥着戒尺又“啪”的给了她一记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徐京的屁股由浅红逐渐染成深红

“啊!啊啊啊!!!轻点!轻点啊爸!”徐京轻声叫唤着求着他能手下留情些,但是显然没什么用处,戒尺一记又一记地落在她的屁股上,每一记都是同样的力道,精密得像是机器在运作

一百记戒尺打完了,徐巍把她的腰部位置调整了一下,接着在她的腰腹部垫了一枚软枕,以至于不让她太难受,接着脱下她的裙子和内裤,裙子脱下,内裤脱到膝弯,把宽大而又有些粗砺的手掌放在她的臀部,力道轻柔,动作缓慢地一下一下摁揉

徐京刚刚受到一通摧残,之后又被如此温柔的对待,顿时放松了下来,原本紧绷成一条线的臀缝忽地分开,从徐巍的角度还可以瞥见里面那粉色的,带有细密褶皱的后穴,徐巍顿时有些不自然的把视线放在其他地方,受伤的动作又轻柔了一些

徐京惬意地受着,如同一只正在被主人爱抚的猫咪,不由得地翘起臀部,迎合徐巍宽大的,带着细细薄茧的手掌,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又像被雷劈了似的浑身僵直,只觉得脸更加烫了

徐巍停了手“还…还有一百下。”他差点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勉强稳定住心绪,又抄起一旁的戒尺,朝着徐京的屁股打下去

徐京“嗷”的一声惨叫,可怜兮兮的插了一句话:“爸!爸…等一下!”

“怎么?”徐巍皱起眉头,手上不再动作

“能不能…用手打…戒尺太疼了…”少女的嗓音微哑,声调低低地讨着饶,绵软沙哑的调子轻轻的勾了一下他的心,他怔然着放下戒尺,重新用原本已经通红的手掌往女孩深红的臀上招呼,力度也减小了些

“嗯…啊!啊啊…呼…”随着他的动作,徐京不由轻呼出声,且腰部,臀部也微微扭动来减少些疼痛,殊不知这样引得这位施罚者都开始微微的战栗

徐巍咬着牙,完成了最后几十下的惩罚,一边暗暗庆幸这刚才把枕头垫在腿上的决定——替他掩盖掉了身下支起二两帐篷的尴尬,惩罚结束后,他把徐京放在床上,去药柜子里找了些活血化瘀的药膏,替她上药

冰凉的药膏涂抹在深红的臀肉上,动作缓慢轻柔的抹开药膏,刺激得徐京呻吟一声,也把徐巍刺激得手一抖,加重了按在徐京屁股上的手的力道

“啊…”徐京痛呼出声“轻点…”

抹完药膏后,徐巍暗暗松了一口气,又恢复起平时那严肃冷静的样子,把心里的异样狠狠压住,抱起徐京,把她放到她卧室的床上,动作小心地不碰到她红肿的臀部,摊煎饼似的给她翻了个面,叮嘱道:“今晚先不用洗澡,等过了一晚上消肿了再洗。”徐京把通红的双颊埋在枕头里,哼哼唧唧地应了一声,听到门把手扭动的声音以及“砰”一声卧室门合上的声音,这才放松了下来,整个人惊魂未定,还是想不出来为什么老爹突然决定要用这种方式惩罚她,越想越郁闷,越想越羞愤,最后干脆睡不着了,抓起枕边的手机,打开QQ聊天界面,看见一串未读信息

[玫瑰花の葬禮]京爷!还活着不?

[玫瑰花の葬禮]京爷!!!

[玫瑰花の葬禮]士别三日,没想到你成了个罐?火葬场的温度适合你不?

[玫瑰花の葬禮]不会真死了吧?

[玫瑰花の葬禮]别吓我嘤嘤嘤~

[玫瑰花の葬禮]不就考试嘛至于吗?别伤心嗷!下次争气点儿,有啥事有兄弟我陪呢不是?虽说你倒数第二我倒数第十二…但是我们还是可以好好相处的是不?说不定你下次进步就倒五了呢?

看到这里,徐京再也忍不住了,口吐芬芳道

[Joker]我日!!!滚!

对方立马麻溜的回

[玫瑰花の葬禮]刚爬出来呢?来来来双排走起!我玩辅助你玩射手我保护你啊亲亲~

徐京看罢,立马打开游戏,打算用大杀四方的方式来平一平自己心中的抑郁不平之气

[Joker]排位走起

[玫瑰花の葬禮]好嘞我的爷

登陆游戏后,徐京立马从蔫答答的韭菜变成了仿佛炸毛的公鸡,先前被打屁股时那砧板鱼肉的样子一扫而空,熟练的操控着一个又一个英雄,秀出一波又一波猛如虎的操作

[玫瑰花の葬禮]果然是我京爷!干啥啥不行!游戏第一名!!!

[Joker](皮笑肉不笑)你确定这是在夸我?

[玫瑰花の葬禮]那当然不啊!

徐京被气的脊背一直,一不小心扯到臀部上的肌肉,疼的龇牙咧嘴,不知怎的又想到了自家老爹,神游了一会儿,直到手机屏幕上疯狂输出的鲁班被从草丛里窜出来的猴子三棒秒了,才回过神来

[玫瑰花の葬禮]咋回事啊???恶意送人头举报啊喂?!

[Joker]闭嘴你个王八鱼!还不是被你气的

[玫瑰花の葬禮]好好叫我名字行不?!!!老子叫于归!!!上次你这么叫,害我被年级里的妹子一通嘲笑,我好歹是校草,给点面子啊喂!

[Joker]脸那么大,就不用再给面子了

[玫瑰花の葬禮]你…

这俩人还在互相掐着,手上动作却没停过,动作麻利的收割机一批又一批人头,连着打了几局,被健康系统强制下线,才停了下来

[玫瑰花の葬禮]京爷

[Joker]有屁快放

[玫瑰花の葬禮]下个学期一起努力呗,做顺数不做倒数了?

[Joker]王八鱼怎么突然有此觉悟?太让你爷爷我震惊了

[玫瑰花の葬禮]我不是看你今天心情不太对劲?不是因为成绩是因为啥?

[Joker]……

这还真是十分令人难以启齿,徐京想道

[玫瑰花の葬禮]行了行了,这么说定了哦!京爷晚安安!(ง •̀3•́)ง

[Joker]滚吧,傻逼

徐京不自觉地勾起嘴角,缓缓入眠

徐巍从把徐京送回房间后就一直察觉不到睡意,干脆不浪费时间,把接下来五天的工作量完成了,他是一家科技公司的技术总监,本来工作量就比较大,却还是宛若打了鸡血的状态下完成了这么多,一抬头,看见天色已经开始微微透亮,才收拾了一下准备入睡

睡前脑子里有浮现了某个画面——自家女儿被他压在腿上打屁股,她微微抽泣着,随着他的动作,柔软的腰肢轻轻晃动,白皙的臀瓣透出层层殷红,臀缝微分,可以隐隐看到粉红色的后穴一张一缩,双腿笔直纤细,搭在膝弯的白色内裤将掉不掉,十七岁的少女,原本纯洁而美好,而如今却带上了一种凌虐的美感,倒是平添上几分诱人的性感

徐巍揉了揉太阳穴,想到这个,果然,更加睡不着了,于是深呼吸,平复着心里这份躁动,但显然没什么用处,难得生出了些哭笑不得的无奈之感

第二天,徐京顶着一双熊猫眼出现在了饭桌上,身上只穿了一件盖到大腿根的T恤,小心翼翼坐下的样子滑稽得像一位风烛残年的老太太,父女俩有些心照不宣的避开视线,之间气氛开始肉眼可见的尴尬起来,徐巍瞟了她一眼,看到了她眼下仿佛三斤钟的黑眼圈,挑了下眉,缓缓地道:“以后你只能在下午三点钟到晚上十点钟才能碰手机,其余时间,通通上交。”

“!!!”徐京一下瞪圆了双眼道“为什么?”

徐巍抬眼看他,清秀俊逸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早上七点起床吃早餐,之后开始复习,写作业,直到中午吃完饭后三点钟午休起床,十点钟,不管什么理由,把你的手机,准时放到我的床头,然后乖乖睡觉。”

徐京面露难色:“没必要吧…”

徐巍道:“也是,那从今天开始手机,没收!”

徐京惶恐道:“不不不要!我听话还不行吗!”转念一想又犯起了愁:“您叫我复习…可是我啥都不会啊…”

徐巍道:“这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和公司说好了,这两个月,我的工作都压缩到用下午时间去完成,上午,由我,带着你复习。”

“…”徐京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有点郁闷又带着些…感动?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都默默地扒着自己碗里的饭,徐京突然想到什么,顿时坐立难安,神色窘迫,话憋在口中要说不说

“有什么话就说。”徐巍看他这幅样子,略微嫌弃道

“嗯…就是…那个…爸啊,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然后以后您要罚我,就别…别用那种方式了,就算您再生气,也不应该动手啊是不?常言道君子动口不动手…”

“哦,还有这事,忘了跟你说。”徐巍听不下她这一通三分不正经地辩词,开口打断道“以后,这种方式,就成为我们家固定的“家法”了。”徐巍如沐春风地微微一笑,却让人在三伏天中感觉道丝丝寒意

“等…等会…您说啥?”徐京目瞪口呆,干巴巴憋出一句话

“听不懂?简单来说就是,不听话,打屁股。”徐巍面无表情地口出狂言

“我觉得这个…”徐京不争气的一下子又红了脸

“你今年高二,”徐巍缓缓地道“成绩一直垫底,还是一副不痛不痒的样子,和你深入交流,骂你,威胁之类的手段我都用过了,坚持几天还不是一样现原形?徐巍叹了口气,看了一眼低下头绞手指的徐京

“你是我的孩子,我要为你的未来考虑,你迟早要离开我,去过新的生活,又或者说,难不成你要让我养一辈子?”徐巍道

“我也不是不可以和你一辈子在一起…”徐京低着头,小声嗫嚅,反应过来后自己都吓了一跳

徐巍听到这话,不由怔然,却还是道:“想什么呢?先做好你自己该做的,反正以后,由我辅导你复习,效果不理想,自己看着办吧,工具我已经网购好了,明天会寄到,这个计划就明天开始实行。”说完收拾碗筷,留着徐京在饭桌上独自崩溃

“等会来我房间,给你上药。”徐巍的声音从厨房穿出来,听得徐京不由一抖

徐京趴在床上,臀部微微翘起,感受到温柔而粗砺的手指带着滑腻的药膏摩挲着敏感处肌肤,所过之处带起一小阵令人酥麻的电流,红了双颊,暗暗抓紧了床单,颤声到:“不…不疼了,有点儿痒…”

徐巍听罢,把整个手掌覆在她的臀瓣上按揉着,徐京臀部肌肤本就敏感得不行,感受到他手心刻得明显的掌纹,不禁…脸更红了

上好药,徐巍找出一个小夹子把徐京的衣服别在了后腰处,避免触碰到伤处,走之前交代了些好好在家休息,好好学习之类的话,接着顺手拉了自家窗帘,才放心的离开了家

徐巍前脚刚出门,后脚徐京就如同一只脱缰的野马一般蹦起来,饿狗扑食般抓向自己的手机,决定要在革命前的最后一天好好放飞一下,随即打开好友列表,找到那个带着一股浓浓的土嗨气息的火星文ID

[Joker]龟孙~起床没

[Joker]爷爷带你双排

[Joker]一日之计在于晨,正是上分好时刻

[玫瑰花の葬禮](迷迷糊糊)艹…京爷啊,那么早,没起呢还…

[Joker]快点!你不来以后就很难见到我了

[玫瑰の葬禮]?选好哪家火葬场了?

[Joker](郁闷)呸!是我老爸,看我考成

我亲自补习,还要没收手机

[玫瑰の葬禮]羡慕

[Joker](面瘫)你真心的?

[玫瑰の葬禮](幽怨)废话!你知道我考那么差我爹怎么说吗?他叫我放宽心,以后工地上总会有我的位置…呜呜呜…

[Joker](毫不留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玫瑰の葬禮](嫌弃)傻狗就会傻乐,来不来,登好号了

[Joker]来来来!走起走起!!!爷带你飞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