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祈祷
本文为转载,为西西弗斯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封面图为FIREBALL666原创
提示:本文涉及露骨描写,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Side.A

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的窗子,洒在了宽敞明亮的琴房内,令屋内的空气弥漫着温暖的惬意。慵懒的午后,本该是独自享受下午茶的闲暇时光,但周六的下午是个例外—因为每周一节的钢琴课。

作为一名钢琴师,开设一对一的私教课自然地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也不吝惜抽出周六下午的时间来投入其中。为了每周一个下午的短暂时光,我往往会用更长的时间来备课,以及提前布置好用来上课的琴房。

所谓“琴房”,其实只是我家的客房而已,但是在经过简单的装潢改造后,用来作为练琴的场所实在是再适合不过了:可以让午后阳光尽情洒入的玻璃窗、加装了隔音板的墙壁、柔软而又吸音的地毯、栽植着当季花卉的盆景、可以调节高度的琴凳……当然,还有那台我最心爱的实木钢琴。

这个季节栽植的盆景,是白素馨与白百合。白素馨的花语寓意“优美文雅”;白百合的花语寓意“纯洁端庄”。在姹紫嫣红的各色花朵中,我唯独钟爱这一抹纯粹的、无瑕的、圣洁的白。

我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端详着被我悉心照料的花儿。环绕在四周的素馨与百合,让整间琴房的空气中都弥漫着馥郁扑鼻的清香,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气息。我用指尖轻叩着沙发的扶手,就像是在琴键上敲击着节拍。

由于平日的事务琐碎繁忙,只有每个周六下午的时候,我才会有这般闲情逸致,将庸碌的心绪专注于简单而又纯粹的授课时光,享受这份“偷得浮生半日闲”的片刻从容。

直到玄关处响起的门铃声打破了这片刻的静谧。

我唯一的学生,按照约定的时间赶到了我的家中。每当上课前,我都会把房间打扫得干净整洁、为花朵修剪好枝叶、为她备好合脚的拖鞋、将上课用的钢琴调试妥贴、再沏上一壶她最喜爱的花果茶,坐在沙发上等待她的到来。

这位学生,我叫她“小百合”:她今天穿着一件白百合色的抹胸纱裙,扎起了茶色的披肩秀发,脸蛋上涂着自然得几乎看不出的素雅淡妆,手中捧着上课用的琴谱,脚上穿着一双朴素的棕色凉鞋。尽管已经18岁,但身材娇小的她才仅到我肩膀那么高,站在我面前显得有些稚气未脱。

她像往常一样,乖巧地向我鞠躬问好,亲切地称呼我为“姐姐”。她轻柔地关上门,将脱下的凉鞋整齐地摆放在门口,即使是光着小巧的脚丫踩在地毯上也会迈着小心翼翼的细碎步伐。如此端庄的形象和优雅的举止,让我这位老师对她喜爱有加。

或许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如此期待钢琴课吧:小百合的气质,与钢琴这件优雅的乐器实在是再契合不过了;而能够指导这样的学生,换作任何一位老师都会心花怒放的吧!

幸运的是,小百合来我这里上课已经有近一年的时间了,而且她主动表示今后会长期来我这里上课。这不由得让我感到意外地欣喜:我曾经教过的学生们,要么因为艰辛枯燥的练习半途而废、要么因为我严格的教学手段望而却步、要么在简单的考级通过后就沾沾自喜地宣布大功告成……总之,能够真心坚持下来的学生实在是屈指可数。

正因如此,能遇到小百合这样的学生,就显得十分难得了。每当注视着她乖巧纯真的脸庞,我的内心都会涌动起微妙而复杂的情愫。我决心尽我一切所能,将她培养成为一名优秀的钢琴师。

我一直相信,接受艺术训练的目的,不仅仅在于掌握一门技艺,更重要的在于审美素养的提升。正因如此,我在钢琴课上不但会传授弹奏的技法,还会对乐曲本身进行品鉴和赏析。

小百合今天要练习的这支曲目,叫作“少女的祈祷”,是19世纪的波兰女钢琴家巴达捷芙斯卡在18岁时创作的钢琴曲。尽管在浩如烟海的西方音乐史中,她只是一颗匆匆划过的、不是那么耀眼的流星,但是这首举世闻名的经典作品却足以让她流芳百世。

这支名副其实地由“少女”谱写的乐曲,旋律简洁而朴素,节奏欢快而轻盈,却又透着淡淡的柔美和温婉,像是在抒发着芳龄少女特有的梦幻遐想。如果闭上眼睛仔细聆听,仿佛能看见一位圣洁的少女在向神明祈祷。

正巧的是,此刻正在练习演奏这支曲目的小百合,也正值18岁的美好年华。我坐在钢琴旁的沙发上,侧过脸用目光打量着她。她正在专注于弹奏乐曲,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盯着她的目光。

她直挺挺地端坐在琴凳上,纱质的束身连衣裙勾勒出她纤细的腰身和轻盈的曲线,略微平坦的胸前是尚未完全发育的玲珑双乳,茶色的发梢下是裸露着的白皙后背,瘦弱的身材让她的肩胛骨格外凸显,同样白皙光滑的手臂和双腿也是裸露在外,手腕和脚踝处的曲线也显得十分性感。

而我格外关注的,其实是她忙碌于黑白键之间的双手。由于练习钢琴的缘故,小百合十分重视对自己双手的保养,修长的十指虽然纤细灵活却很有力量,白嫩的手背皮肤下隐约可见静脉的纹路。

不过,我可以发觉到她的手掌渗出了一丝汗渍,而她的脸颊也由白皙转为红润,下意识蹙眉咬唇的动作也被我敏锐地捕捉到了。

很显然,小百合泛起了一丝紧张的心绪。而紧张的原因,我和她都是心知肚明的—刚才的一段琶音,她又出现了失误。如果算上刚才没有处理好的旋律,这遍练习她已经累计出现了四次失误。

这就意味着,在这一遍练习完毕后,小百合将要从琴凳上站起身来、踱步到琴凳后方、弯下她纤细的腰身、手肘撑在琴凳上、向后上方撅起她圆润而饱满的臀部。而作为老师的我,将会掀起她的裙摆、抱住她的腰身,用一根棕黑色的檀木戒尺敲打她的屁股。

尽管只有12记戒尺,但已经足够在小百合白嫩的屁股上留下鲜红的痕迹。当然,如果小百合在乐曲结束前又出现失误的话,那就不止要挨12记了。

对于钢琴训练而言,“一边练琴一边挨打”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几乎每一个从小学钢琴的孩子,都品尝过挨打的滋味。而我自己也不例外:童年时代被严厉的钢琴老师按在琴凳上、掀起演出服的裙子、被教鞭抽打屁股的场景,我直到今天都历历在目。

曾经的我,也会因为屁股挨打而嚎啕大哭,也会抱怨体罚的不合理,也会萌生放弃学琴的想法。但当我熬过那段痛苦的日子、逐渐成长为一名专业的钢琴师后,我却意识到:一切精湛的技艺都是用漫长而艰辛的练习换来的。

即使是成年人也很难有这份耐心和自律,更不要说不懂事的小孩子了。无论多么优美的曲目,练习成百上千遍都会厌倦。要让浮躁不安的练习者静下心来、接受大量的枯燥训练,似乎也没有比“体罚”更合适的鞭策手段了。

更重要的是,这种“必要的痛苦”有助于练习者磨炼心性和耐性、塑造坚韧的意志和自律的品格。这一层面的意义,是远远超出掌握一门技艺本身的。

训练的过程,就像是雕琢一块璞玉。而做一名钢琴老师,就像当一位琢玉的工匠。学生在经历无数遍的练习后弹奏出的丝滑乐曲,就像是一块被精心打磨成器的无瑕美玉。

正因如此,我才萌生了开设私教课的想法:绝不仅仅是为了赚取一些额外的收入。给予学生细心的指导、督促学生多加练习、从而见证她们的琴技日益精进、乃至于在练习的过程中获得艺术的熏陶—这份为人师的成就感是金钱所无法比拟的。

而我招收学生的标准则是三条:一是有一定的钢琴基础,二是愿意接受“体罚式的教学手段”,三是仅限女生。

要求“有一定的钢琴基础”,是因为我见过了太多半途而废的初学者,不想因此而消磨自己有限的耐心。毕竟钢琴这种乐器并不适合半路出家的学习。

至于“体罚式的教学手段”,其实就是“打屁股”的意思—而且必须是裸露的屁股,因为“羞耻心”能够起到的督促效果,不是单纯的疼痛能比拟的。

那么“仅限女生”也是理所当然的要求咯。

不但怠惰偷懒、疏于练习会被打屁股,即使在课堂练习时出现失误也会被打屁股:每个失误折合1记、2记或者3记戒尺,具体折合几记,视学生的水平和曲目的难度而定。而我对小百合的要求,始终是最为严格的3记,毕竟功底扎实的她在练习中很少会出现失误。

即使练习出现失误,也不能中途停下来,而是要将练习的曲目或段落弹奏完毕。接着由学生主动报告这遍练习出现了哪几处失误,我则会一边记录下来、一边针对失误进行辅导,接着进入下一遍的练习,直到整个下午的课程结束。

在下课前,我会专门预留半个小时的时间,来执行整个下午累积的惩罚。惩罚的要求,就像小百合即将要做的那样:双手撑住琴凳、掀起裙子、露出光裸的屁股,接受戒尺的责打。

但是,如果在一遍练习中积累的戒尺数目超过了10记,那么在这遍结束后,就必须立即起身摆好受罚的姿势,接受针对这一遍的临时惩罚。但是临时惩罚所挨的戒尺数目并不会因此勾销,而是依然会被计入最后的汇总惩罚中—也就是说,“临时惩罚”的数目是额外的,意味着“这遍练习不合格所以要加罚”。

尽管铺设着令人安心的隔音板,但为了防止她们在挨打时不顾形象地哭喊出来、破坏琴房内的优雅氛围,我会要求她们用嘴巴咬住一条白毛巾,保证她们挨打时只会默默地落泪、至多发出低沉的呜咽声。成为一名合格演奏者所需的端庄气质,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养成的,而是要打磨日常中的每个行为举止,当然也包括受罚时的姿态。即使是如此羞耻难堪的时候,也要保持一贯的优雅,乖乖地忍受着每一记戒尺落在屁股上的责打。只有这样的要求,才能雕琢出无暇的美玉。

但我也并非严苛到不近人情。惩罚结束后的半个小时,便是纯粹地抱在怀里安慰的时间。在老师的怀里可以尽情地哭泣,而不必像刚才挨打时那样强忍着眼泪和痛楚。直到帮她们擦干眼泪、抹好药膏,我才会目送她们离去。

虽说“体罚”在钢琴私教课中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但我不得不承认,我之所以会用这么特殊的手段,其实还和一些微妙的因素有关……

目睹其他女孩子被老师打屁股,在我学钢琴的时候不算什么新鲜事。但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在目睹她们挨打的时候,莫名地在心中燃起了一阵强烈的控制欲:高高撅起的光屁股、无助地扑腾的身躯、娇弱的哭啼和求饶声……我会把自己代入老师的角色,去享受眼前的这一切。

“成为钢琴老师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打女孩子们的屁股了!”或许这才是我开设私教课的真实动机吧。

不过这样的潜意识,始终被我隐藏地很好:就连我自己都被“体罚是为了督促学生”这样堂而皇之的借口迷惑住了。而我的学生小百合更是对此深信不疑:每当临走前,小百合都会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向我鞠躬致谢,感激我给予她的严厉责打。

看来天真无邪的小百合并不知道,我对她的“严格要求”其实掺杂着我自己不可言说的私欲。

我不会告诉她,每当她掀起裙子、褪下内裤、撅起她那两瓣饱满的小屁股时,我都会默默地吞咽口水、用鉴赏艺术品的目光打量她如玉般光洁的裸臀和双腿,和散发着少女气息的茶色秀发。

我不会告诉她,每当我将檀木戒尺敲击在她的屁股上、让她白皙的屁股由红到紫并泛起肿痕的时候,我都会欣赏她呜咽的哭泣声和因为忍痛而颤抖的身躯,仿佛在可怜地央求我“轻一点”。

我不会告诉她,她越是因为吃痛而楚楚可怜,我就越会用檀木戒尺用力地抽打她可怜的小屁股,直到泛起鲜红的肿痕为止。戒尺留下的痕迹,在午后泛着金黄的阳光下格外令人赏心悦目。

“小百合实在是太可爱了,好想每节课都这样狠狠地打她屁股……如果能一直做她的老师就更好了!”

可恶,我怎么可以有如此违背师德的糟糕想法……如果被小百合知道了,我一定会“社会性死亡”吧!

那么……怎样才能让小百合心甘情愿地被我打屁股呢?

作为老师,我需要对小百合严厉些,在她的心中树立起绝对的权威。像小百合这样单纯而乖巧的少女,是很容易被调教得很听话的:受罚的时候总是会很配合地摆好姿势、无论被打得多疼都会噙着泪花咬牙坚持。

作为“姐姐”,我又要对小百合温柔些,在给予惩罚之后一定要给予奖励,毕竟“打一巴掌再给颗糖吃”是屡试不爽的教育方法。而挨打后的拥抱与抚慰,就是最好的治愈痛苦的糖果。

嗯,一定要“恩威并施”才行!……

就在我浮想联翩的时候,小百合的弹奏又陷入了片刻的停顿。原来在乐曲的后半部分,她的右手又按错了一个键位。而紧随而来的停顿,想必是因为手上的失误导致的慌乱。而几秒钟的停顿又破坏了后面的和弦。因为一个慌乱,平添三处失误,临时惩罚要挨的12记戒尺也升级为了21记。即使是即将执行惩罚的老师,我也忍不住替小百合感到惋惜。

在我教过的学生中,小百合的钢琴基础十分扎实,上课的态度非常端正,大多数练习也很顺利。但我似乎能够感觉出来,她在练习时的心绪并不是很平静:有时一旦出现一个不起眼的失误,就会因为紧张和慌乱导致接二连三的集中失误,因而屡屡触发临时惩罚。而她后颈渗出的汗,和她吊带裙下颤抖的身躯,似乎都在印证她的紧张。

这让我也不由得纠结起来:明明是我非常欣赏的孩子,却总是会因为这样多挨很多戒尺。每当在下课后抚摸着她布满肿块的紫红色屁股,凝望着她哭得梨花带雨的委屈泪痕,我都会升腾一丝莫名的负罪感。

“加油呀,小百合~”

尽管在她练习时应当避免一切杂音的干扰,但我还是试图这样安慰小百合,希望能够缓解她紧张的情绪,抚平她慌乱的内心。

我的话音刚落,悠长婉转的旋律再度回荡在屋子里。此处的几个和弦,小百合处理得很棒,手部的动作也更加自信和流畅。看来我的鼓励还是起到了效果。

这支曲子,看似平平无奇:只有四分钟的长度,旋律结构也简单明朗。但是真正上手,才会发现曲子中暗藏了很多玄机:密集出现的跨八度音、处理起来颇有难度的长琶音、还有左右手交叉弹奏的旋律……对于练习者而言其实还是很有挑战的。

但我不会这样告诉小百合,我只会描淡写地说“这只是一支普通的练习曲”,因为我相信以她的勤勉和天分,是一定可以攻克这道难关的—就是要多挨一些戒尺而已。

就像少女祈祷完毕后的低声呓语,曲子在一阵逐渐轻柔的旋律中收尾,被午后温暖阳光笼罩着的琴房再度陷入了片刻的静谧。我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了下午四点,看来今天的课程就要告一段落了。

那么接下来就要进入惩戒环节了。在汇总惩戒之前,需要先执行刚才那遍的临时惩戒,不过我决定合并起来一起执行。

我示意小百合站起身来,按照要求的那样摆好受罚的姿势。小百合自觉地用嘴巴咬住了准备好的白毛巾,双手紧紧地扒住了琴凳边缘,连衣裙下撅起的屁股也继续抬高了一点。

汇总惩戒的75记,加上最后一遍的21记,小百合今天一共要挨96记戒尺。这个数字对于细皮嫩肉的小百合而言,还是有些严厉的。

我掀起小百合的纱裙,一只布满了红印的肿屁股映入了我的眼帘,是临时惩戒留下的痕迹。而她赤裸的下半身,似乎少了一条内裤。这意味着,在整个下午的练习中,小百合的连衣裙下始终是一片真空。而她挨过戒尺的肿屁股,和琴凳的皮革只隔着一层薄裙。

至于内裤去了哪里,我和她都心知肚明。

8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