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集中营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迷糊的小猫酱@努力中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大厅的气氛已经降到了冰点,女孩们大气不敢出,只怕自己的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就能激怒在场的狱警和管理人员们,给自己招来一顿好打。


就在气氛变得越来越僵的时候,刚才行刑的狱警将刚才在上面挨鞭子的女孩取了下来,只见这个女孩双腿一着地便立刻瘫软在地板上,狱警见状又命令她立刻站起来归队,同时手上又将手中的鞭子向着旁边的地板上抽了一下,全体女孩们都吓得全身战栗,那个刚刚挨完鞭子的更是害怕到小缝缝里有些许的液体流出,滴落到地板上。


等到她们集合完毕站好队,狱警开始带领她们从一个小门走向另外一个房间,当然,中间还是漆黑的走廊,没有人知道现在到底走到了哪里,所以想要通过反推得出越狱路线也是完全不可能的。女孩们只能摸着同伴小心翼翼的向前走。


终于,到达了下一个房间,这个房间看起来是一个大礼堂,前面有一个非常大的舞台,下面是早已经摆好的一排排凳子,女孩们看到这里,想着也许是让她们坐在椅子上等待训话,但是显然狱警把她们的队伍带向的地方并不是舞台下面的凳子……而是舞台上面??!


女孩们组成的队伍开始有了一点点的骚动,但是毕竟刚刚看到了盛大的“惩罚秀”并不敢出很大的声音。姐妹俩开始互相窃窃私语。


“会不会…..让我们上台啊…姐姐…我好羞…光屁屁在台上…什么的…最差劲了…”妹妹说道。


“没事的,没事的,你就闭上眼睛,不去看他们,有姐姐在,不怕…不怕…”姐姐虽然身体也在止不住的颤抖,但是相比妹妹发白的小脸,姐姐显得镇定多了,她用手摸了摸妹妹小晴的头,这样说道。


狱警依然在把这个队伍往后台带,等到了后台,狱警突然停下,说道:“停!现在听监狱长训话,广播怎么说,你们就怎么做,别给我磨叽。”


过了一会儿,广播突然开始说话“:欢迎各位来宾来到这里,马上要进行的就是训话大会,请各位稍安勿躁,我们马上开始。”


“列队!”沉默许久的狱警突然发话,然后女孩们自觉地排成了一条长队,随后广播里宣布“:今年宣判入狱的坏女孩们,到了你们上台接受审判的时候了。”这时,狱警也开始将队伍往台上带,刚刚裸体一天的女孩们哪能受得了光屁屁在几百号人面前的羞辱,所以大家都扭扭捏捏的一会儿移动一小步,在后面的狱警看到了,从腰间抽出鞭子便开始向着队伍里走的最慢的几个女孩的身上抽上去,她们的身上立马起了一道红凛子,然后加快了向前走的脚步,其余的女孩们也开始快速地向前走,到了台上,她们有的一手捂住小酥胸,一手捂住小缝缝,整个身子扭扭歪歪的,低着头,脸红红的,有的女孩因为太羞耻哭了出来,还有的用头发盖住自己的脸,两条小腿不住的颤抖。

“立正站好!把手拿开,不许挡!”狱警大骂道。


刚才用自己的小手捂住最重要的部位的几个女孩听到声音后,先是一激灵,然后慢慢的松开了手,默默忍受着全裸示众的巨大羞耻感,毕竟对于她们来说,很多孩子在家根本就没有被爸妈打过,现在一下子让她们脱光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就连最后的遮羞布也不留,裸着自己身上所有的部位站在舞台上光明正大的给不认识的异性好好欣赏,对她们来说,这时承受的羞耻早已不是能用词语来形容的了。


不过好在台下的人不算多,大多数都是一些社会上的名流贵族,通过特殊渠道买到了门票然后进来观看这来之不得的极致观赏体验。


突然,待女孩子们站定之后,广播出声了:“所有台上的服刑人员跪下!”话音刚落,女孩们背后的狱警纷纷从腰间抽出了鞭子,在空气中甩了两下,呼呼的风声从背后打破了舞台上的寂静,不仅是小静姐妹俩,所有女孩都开始跌跌撞撞的跪下。随后,广播又接连开始宣布:“你们这当中的,不是处女的起立。”


队伍中年龄较大的女孩开始窃窃私语,年龄较小的女孩则开始歪着头天真的问前面的大姐姐什么是处女等相关问题,这一次,狱警并没有管她们的低声交流。


不一会儿,队伍里淅淅沥沥的站起来一些人,虽说是站起来了,但从外面来看只是相比其他跪着的女孩高一点点而已,就是这高处的一点点也让她们的腿止不住地颤抖。


“哈哈,原来还真的有小淫娃啊~真是不检点呢,才多大岁数就开始在外面搞不三不四的事情啊~“广播说道,在说的时候虽然有一些站起来的女孩子想要反驳,但是面对自己身后站的许多手持鞭子的狱警,还是只动了动嘴唇,没有发出一个字。但是,事情不会像她们想象的这样轻松,广播紧接着又开始说:“既然你们都没有处女膜了,那也就不排斥给大家看看你的小淫逼吧?请上检查椅。“不知从何处上来的员工立马就搬上来了几个看起来像是妇科检查椅的东西,但是不同的是它在中间还有一个摄像机,不一会儿,摄像机被全部连接到大屏幕上,刚才站起来的女孩们也被强制性的带上了检查椅,被迫双腿大开,向上举起,然后小腿肚与地面平行放在夹板上被固定住,两条腿中间的阴部前面距离不到2CM就是一架高清摄像机,在她们的脸前面还有一块小屏幕播放大屏幕内容以至于她们清楚的知道现在屏幕里转播的画面是谁的“身体部位”

随后,员工又上前给每一个女孩的阴唇里都插上了两个小铁片,一通电,小铁片自动向两边分开,从而把女孩们的阴部扒开到了极致,女孩们只觉得下身一阵痛,同时眼前就出现了自己羞羞的地方的清楚影像,阴蒂、大阴唇、小阴唇、尿道口、阴道看的一清二楚,女孩们的脸“刷”的一下就变得像熟透的红苹果一样红,她们长到这么大可能从来都没这么清楚,近距离的看见过自己尿尿的地方,可是现在有一次机会让她们看清楚自己的身体构造,但是却是在一个大舞台上被同行的小伙伴和台下不认识的异性们看光光,想到这里,女孩们的眼泪从脸颊两边不自觉的滑落下来。


事情远远没有结束,应广博的指示,员工又拿来了一根小棍和放大镜,开始对每一个女孩巡查,他分别用小棍捅了捅每个女孩的阴蒂,惹得她们“啊”的一声叫出来,然后又被小棍狠狠的打了一下阴唇,随后又用放大镜对着阴道开始照,用小棍棍在阴道口周围不停的来回抽插,触碰阴道壁,这下,女孩们是一会儿叫,一会儿扭扭小屁股,弄得台下的观众们一阵爆笑,她们的脸更红了,与此同时,不仅仅是台下的观众,在一旁跪着的女孩也开始骚动起来,望着前面的大屏幕出神,有的女孩还出了水水。


就在这时,一声惨叫打破了欢快的气氛,每一个人都将头转向声音的来源—在中间接受处女膜审查的那个女孩,她因为连续不断的刺激导致实在是受不了,控制不住自己的括约肌,一股清黄色的液体从上面的小洞洞喷射而出,在忍受了公开排泄的巨大痛苦之后,本以为自己的尿液能够暂时让镜头变湿,奈何镜头做了特殊设计,一般的水接触镜头会快速的流下去,不在镜头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并且就算是在排尿中,在她们的头顶上还有一个备用摄像机在拍着全过程。知道了有摄像机拍摄的那名排尿的女孩的光裸白嫩的小腿和小小的光洁阴部不住的抽搐着,好像想用自己的抽搐化解尴尬,但是被固定住的身体又只能允许小屁股轻微的摆动,所以看起来还是很像一名想要撒娇的女孩在扭着屁股求饶。


经历过这一切,广播也没闲着,接着宣布“:看来你们并没有撒谎啊~不错,把她们带下去。”话音落下,员工便连带着检查椅一同把刚才接受检查的女孩们抬了下去。


紧接着“请所有服刑人员双手撑地,屁股撅高,大腿分开,用你们的小屁股面向观众。”女孩们因为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但是考虑到自己的处境,还是乖乖的照做了,现在的舞台上,是一片小屁股构成的美丽画卷,光滑白嫩的小屁屁,加上两腿之间若隐若现的一点毛毛都没有长的小缝缝,不断因为紧张摇晃的光滑白洁的小腿,引得台下的观众一片赞赏。在这时,狱警也开始了自己的准备工作,他们一个人站到三个女孩后面,抽出腰间的鞭子,对着天空挥舞了几下,准备开始工作,这时他们听的只是广播里的一声号令…


广播发话了“:你们这群臭丫头,屁股撅高,两腿接着分,让所有人都看清你的小骚逼,不要遮遮掩掩,害羞个屁,你以为这是在家跟你玩游戏呢?听好了,一人打你50杀威棒,要报数,不许哭喊,不许用手挡,要是你们敢报错数,之前打的全都不算,重新开始打!要是接着跟我玩撒娇这一套,那就让你体验一下真正的行刑!坏孩子就是应该长点教训,长点规矩!开始执行!”


话音刚落,狱警们就开始挥舞手中的鞭子一下一下的抽在女孩们的小屁屁上,“啪”“啊”“啊…一,打了一下,别,别重…””啪”“啊”“啪啪啪”“一…””啪!”“二…”这一下一下的鞭子使得刚刚撅好的小屁股阵型立马变的七扭八歪,各种样子的都有,有的刚下去一下就开始大哭大闹,然后被重新又打了一遍,还有的想把自己的小手放在大敞四开的小菊花上护着自己的小屁股的,各种千奇百怪的姿势全都呈现在舞台上面,有些女孩实在是不听话,狱警们便朝着她们的小缝缝用力地抽过去,“啊”突如其来的巨大的痛感从自己的下体传来,弄得这些不听话的女孩们大叫,可是越是大叫,狱警越是往这个位置抽,而且抽的越来力气越大,直到她们的小缝缝已经红的不像样,甚至还有些许的肿,狱警才从小缝缝上转移注意力到达她们的小屁股上,这时这些刚才十分倔强的女孩们的脑袋上面没有一个人不是布满了汗珠的样子…….

来来回回50下杀威棒打完,刚才的一片白现在变成了一片红,各式各样的红屁股对着舞台下面的达官显贵们,有的不仅仅是小屁股变成红色的。就连两腿之间的那个对于女孩子来说最重要的位置都变成了大红色,甚至是深红色,同时也不用说她们的两条光腿了。女孩们这才知道,自己原来之前看到的,经历过的都只是后来生活的开胃菜而已,未来她们还会经历更多的事情,也许比现在这个还要严重,还要难受,小静姐妹俩在队伍中撅着光屁股轻轻扭着,两个人早就已经哭成泪人了,也许,她们这时才能真正理解什么是“处境”吧。


未来还有什么东西等待着她们呢?是无休止的体罚,还是不停的被迫劳动,甚至是不停的性侵?


刚才不是处女的女孩们到了哪里呢?为什么她们没有参加这一次的杀威棒的教训之中呢?她们那边又究竟发生了什么呢?刚才在打杀威棒的时候那几声看似不是从这边传来的声音难道是已经并非处女的女孩们发出的吗?难道…..她们……被做了什么更厉害的事情吗?


时间或许会给出一切的答案。

说到有一些并非处女的女孩直接被员工连同检查椅一起搬到了后台,此时此刻她们在干嘛呢?


“都给我躺好了,谁要是动谁就别怪我不客气!”抬她们下去的员工在到达了后台之后对着她们喊道。当然,就算不说,女孩们也不敢随便乱动就是了。


突然,从背后出现一组身穿白色实验服的人,大概有10多号人,每个人手里拿着一段黑色的布。女孩们眼睁睁看着他们从门口走到她们身边,然后略带暴力的蒙到她们的眼睛上扎紧,但是由于命令自己又不能有任何挣扎的动作,于是这段在外人看来只有几秒的时间在女孩们的眼中被无限拉长。渐渐的,她们感到自己的身体被放了下来,屁股撅的高高的,感受到了自己阴部传过来的阵阵凉风,这时,无助的她们只能微微的扭动自己的小屁股,但是又害怕自己的幅度太大被发现,给自己招来一顿好打,在这段不短的时间里女孩们只能在这样的纠结中度过。


就在那一瞬间,在前排的第一个女孩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小缝缝被插入了个什么东西,大概是圆柱形的,但是又不是十分的光滑,还略带有一点毛刺在上面,因为…刚刚插进去的时候很疼,阴部毕竟是每一个女孩最重要的地方,平时就算不怎么管他,但是也要定期清洗,而且并不是经常露在外面见人,所以哪里的皮肤基本上是一个女孩身上最嫩的部位。


那现在从外面看是什么效果呢?两个跪撅着距离很近的女孩屁股对屁股,阴部对阴部但并没有贴上去,中间还是预留了一些位置,当然这些位置还是被很好的利用了起来,在她们中间插进去了一根木棍,就这样两个女孩,中间一根木棍为一排,一直排到了门口,上面还有摄像机在拍着,画面向着大厅的贵族们和在舞台上的处女女孩们直播。


“啪”一鞭子打在了排头的女孩的屁股上,包括她自己,其他的女孩也被吓了一激灵。


“小淫娃们,现在听我口令,我一下口令,你们就开始动,我的标准是两个人的屁股和小缝缝必须碰到一起,而且要把自己弄到5次高潮,否则不准停下,这就是对你们失掉处女的惩罚。”领头的看起来很高大的员工开口道。


“三、二、一。”员工紧接着开始倒计时,然后鞭子“啪”的一下甩在地板上,由于女孩们都蒙着眼睛,所以并不能分辨出到底是哪个小伙伴被打了,自己又感觉不到任何的感觉,所以她们更紧张了,随着“开始”一声令下,女孩们都拼了命的开始抽插,向后移动自己的小屁屁,并且还要确保自己的小屁屁和在自己对面的同伴碰到一起,否则还不算数,因为她们的卖力,整个房间内回荡着此起彼伏的“噗”“朴”和高潮的叫声,甚至还有几个女孩因为不断地抽插放了几个屁,随后小屁屁就被打了一鞭子,一个红印子立马就显现了出来。
就这样,她们一直重复着这个动作,终于,大部分的人基本完成了高潮5次的任务,最终只有一个女孩没有完成这个任务,员工便也把她的眼罩拿了下来,但是不允许把自己下体的木棍取出来,随后又拿了一个老虎夹夹到了这个女孩的大阴唇上,就这样,这些非处的女孩带着或多或少的小淫水,还有一个两条光裸的小腿中间夹着一个小木棍晃来晃去,弄得她来回的哆嗦,回到了自己的队伍中。


“妓女婊子们,把你们的贱屁股给我高高的撅起来。”广播待到她们入列之后开口说道。


女孩们听话的把自己的小屁屁抬高,同样的,从后面上来了一群狱警,手拿一盒针试剂,他们快速分开到每一个女孩高高撅起的小屁股身边站定,每个人手持一个肌肉注射器,第一针对准她们的小屁屁扎了进去,女孩们同时也被突如其来的刺激惊得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不一会儿,第一管药就推完了,随后又统一发配了第二管药,但是这一次并没有在刚才的小屁屁上扎,狱警们的目光开始下移,最终锁定到了她们的小缝缝上,然后一只手按住萝莉们的身体,一只手开始对准大阴唇就扎了进去,“啊”、“啊”、“啊”一声声响彻云霄的喊叫盖过了舞台下面的议论声,第二管药也顺利的推完了,当然,苦了刚才在大阴唇上夹夹子的那个女孩了,此时她正饱受着双重的痛苦,既有长痛,也有短痛。小静姐妹这时也和其他的女孩们一样在被这种刺穿大阴唇的火辣辣的痛苦支配着。


“刚才给你们注射的药啊,从今天开始,不管你们来没来过月经,从后天,你们的月经就永远不会来了。”广播在注射之后说到。


当然,在这个舞台上的女孩们有大有小,自然也有正在经期的女孩子,因为是被刻意扒光的,自己的下体并没有什么姨妈巾盖着,所以在舞台上跪着的这些时候,经血从小缝缝中出来,从光裸的白腿上划过,滴落到舞台上,在腿上形成一个红色的曲线。


对于这些女孩们来说,这个年纪已经懂得了月经的重要性,剥夺月经…直接就像是在宣告她们之后没有了生育的能力,并且想什么时候性侵就什么时候性侵,自己从几个小时前的女孩俨然变成了一个小奴隶。


但是这还没完,广播接着响起:“小母狗们,现在还有一个小药丸需要你们吃哦。”话音刚落,狱警们就从自己随身的小口袋里抽出来了一个小药丸,当然和一般的药丸比还是大了很多。随后没等女孩们自己伸出手来拿,狱警们就立刻用手将药丸塞进女孩的小屁眼中,前面的女孩先是感觉到一阵疼痛,后来渐渐的感受到了在菊花内部摩擦的快感,有几个女孩也开始留下了小淫水,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被狱警呵斥道:“不要叫,小母狗,是不是你的小贱逼痒痒了啊?”被训斥的女孩们立刻止住了自己的叫声,羞耻的低下了自己的小脑袋。就在这时,广播响了“:哈哈,小母狗们,有没有感觉到非常的爽啊?我告诉你们吃,但是我可没说用哪个地方吃呀,哈哈哈哈。果然是小母狗呢,刚是捅了一下小菊花就敏感的不行,之后到了监狱里有你们受的!”


“这个药丸啊,是让你们永远都长不大的药丸哈哈哈,你们啊就不要想着自己能够逃出去了。”广播说道。


小静内心开始有些绝望,难道…难道自己真的就…又不能生育,现在还被剥夺了生长的权利,这……大滴大滴的眼泪开始从眼里滑落,划过俊俏的小脸蛋。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任何形式的求饶已经没有什么用处,自己的处境从家里养尊处优的小公主已然变成了一个供他人玩弄的小奴隶了,多余的求情除了招来一顿体罚以外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也许,接受这个改变才是最好的结果?才是最不能让自己受伤的结果?“不…不行,我还有妹妹,我不能就这样…“小静想到这里,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妹妹,现在的小晴早就哭成了一个泪人,也许在这场事件中最不能接受的另有其人,看见妹妹这样强忍着泪花,颤动着的小身体,本来接近崩溃的小静立马恢复了理智”:不行…绝对不行,我绝对不能就这样平白无故的接受,我要保护我的妹妹。“就这样,虽然自己也开始了哭泣,但是作为姐姐的小静还是担当起来了作为姐姐的一份责任,尽管这个时候没有人给小静撑腰,但是她必须明白自己虽然无助,但妹妹的全部可能就是自己。所以,小静咬了咬牙,把眼泪硬生生的憋了回去,然后摸了摸妹妹小晴的头。


“现在,请各位贵族退场,小母狗们把自己的贱屁股扭过去来回摇摆,摆到我能看到的幅度才行,否则待会大刑伺候。”广播说着,里面突然放起了音乐,贵族们开始起身往外走,女孩们也开始听话的用力的扭起了自己的小屁股,以此来避免自己将来会遭受什么非人的体罚。
等到贵族们差不多走完,狱警们突然命令她们起来,然后接着带领队伍往下一个房间走去。


这里,似乎是一个食堂,只不过没有坐着的地方,然而桌子还比正常的桌子还要矮,狱警们又在说明不让坐到地上,那…想要吃到饭…就只能撅屁股,而且…还要站撅,撅屁股的幅度相比之前在舞台上还要大…而且…..这样吃饭多羞耻啊…女孩们一时有点不知所措,随后几个领头的女孩先撅了起来,其他的女孩想到自己的遭遇也开始纷纷强忍着羞耻,带着通红的小脸蛋撅了下去,毕竟这里的一点点的改造就是为了让她们丢掉羞耻心,接受自己是一个小奴隶的事实。


饭被端上来了,看起来并不好吃…有点像没洗过的菜…或者是过期的菜,配上一个像是糊糊的粥…这些女孩之前可都是小公主般的待遇啊,她们那吃过这样的饭?所以自然,她们看见这样的饭也吃不下去,便没吃了几口就开始反胃,然后吐出来。


不一会儿,时间到了,在一旁的狱警不仅负责监督,而且还负责记录,看哪一个人吐了。随后带领队伍刷洗完了餐盘便带到了一个宽敞的走廊里,这里和之前阴暗的走廊相比大有不同,虽然还是很阴暗,周围没有窗户,但是却大了很多,周围是一间间的牢房,每一个牢房的门相比一般牢房的门都大了一圈,门口还有一个看起来甚至有点夸张的门锁锁着,这种锁一旦锁上只能用特定的两个钥匙一对一才能打得开,而且还有主控系统,通过连接的主控室能够实时监看到门锁的情况。


在外面逗留了一会儿后,在外面看守的狱警在对讲机里不知道讲了些什么后便把所有的门依次打开,小静姐妹努力向里面望去,大概只是一个只有着地毯的房间,屋顶上还有一个灯将这间大屋子照的亮亮堂堂的。


“现在,我给你们随机分配一下。”说着,带头的狱警开始向后走,嘴里一边数着什么东西,就在他数到三十的时候,狱警停住了,并且用手指点了点第三十个女孩的肩膀,告知她们“:你们这三十个是第一训练队。”随后又接着重复这个动作,最终将她们分成了8个训练组。


随后,带头的狱警将八个训练组排开,自己站到了前面比较高的位置喊话道“:从现在开始,就正式进入了入狱环节中的第二步,军训!从现在开始,你们就要称呼每一个像我这样的人叫做教官!听懂了没有?”


女孩们立刻回答“:听懂了!”


就在女孩们的话音刚落,后面的几个看守的教官便全部上前去,并且自动的每三个教官站到一个训练组跟前。


小静姐妹被分配到的是三个看起来比较强壮的中年男人,其中一个站定后便立即对着小静姐妹所在的第三组喊道“:“你们这群小鬼听好了,接下来三个月就是我负责你们了,你们在我这都给我老实一点,敢给我闯祸惹我不开心的,我抽烂你们的贱逼!还有,在我面前不许遮住身体,给我把你们的裸体全露出来,母狗就是母狗,淫贱的玩意有什么资格遮遮掩掩的!”


这个教官对着女孩们喊完后还意犹未尽的对旁边的辅助教官小声说道“:妈的,要不是有规定,真想随便拉一个出来就好好爽爽,监狱里居然还谈人权,都他妈光屁股了还谈个屁的人权!”


这句话引起了狱警们的一阵哄堂大笑,却让光着身子站在他们面前的女孩们吓得心惊胆战,两条白嫩的小光腿也不住的打着颤。


尽管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快就要迎来地狱一般的生活,而在狱警们淫邪的眼神中,她们就像一个个待宰的羊羔一般,眼前正是一个个准备吃掉她们的大灰狼。


女孩们只觉得身上直发凉,虽然走廊里开着空调,但此时此刻似乎派不上用处一样。


难道…自己这么快就要被侵犯了吗?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