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心魅文打屁股sp
本文为转载,原创瑶心魅
本文为《家有严夫 2》的前篇

“小米,你今天必须去”

“老妈,你好烦,你怎么能这么霸道”

“哎,什么叫霸道,我也是为了你好,你还想和那林家公子纠缠到什么时候,我告诉你,除非我死,你不可能嫁给他们,死了这条心吧”

“妈…”粉色衣裙的女孩子坐在沙发上满脸无奈

只见中年妇女从厨房走出来,手中拿着锅铲怒吼“警告你,今天不去也得去,否则看你老爸怎么收拾你”怒吼完就进了厨房

小米坐在沙发上欲哭无泪,她今天要是去了肯定要遭殃,不去…还是要遭殃,心中不断打鼓腹诽,想着那两个冷面煞神,虽然东子哥哥永远是翩翩公子形象,可是,发起火来…背脊汗毛顿时立了起来,算了,她小心翼翼的就是,反正决不能露馅

皇家餐厅

格局典雅高贵,是h市最豪华的酒店,小米刚到酒店大门就欲哭无泪,她真是要屎了,怎么就选了这么一个地方,没错,这里是豪华,是上档次,是个男人都喜欢用这个地方来显示自己的身份,可是…为毛是林家产业呢,额头冷汗不住的往外冒,小米讪讪的擦了擦硬着头皮向约好的三楼餐部走去

“刘小姐,你好”小米刚到三楼就看到身着昂贵西装的青年男子站了起来,对着自己挥手问好

迫使自己看上去自然随意,微微点头“你好”

眼前的男人身高180,虽然不是那种帅气,可是也是温润儒雅,应该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男人,举手投足只见都透着娴雅之气,说话更是温柔好听,只是此时的小米根本没有任何心情听他说了什么,更别说看他长了什么样,她简直如坐针毡

皇家酒店最高层,董事长办公室

“呦,还在呢?没去约会呀”门被大力推开,黑色西装的男人拿着公式夹闯了进来,当看到书桌后银色西装的男人显然有些惊讶,接着调侃道

电脑后的男人微微挑眉,狭长的眸子透着蛊惑“难道我不该在吗”声音清冷磁魅,晃人心神

进来的男人一愣,接着笑了笑“哪有,不过是看到你家小猫咪来了还以为你们有约,呵呵”进来的男人叫张寒,是皇家酒店一把手,也是林凯从小到大的兄弟

“和东子?”男人眯眼轻声问道

张寒又是一愣“没有啊”顿时也有些莫名其妙起来

林凯电脑后的脸微微低沉,不再和张寒说道拿起口袋里的手机“喂,小猫咪和你一起吗?”

“没,她说今天学校有教研会,让我不要去接她”电话那头,温润好听的声音穿了过来

林凯明显眉头皱了皱“寒说看到她来了酒店,我没有看到”顿了顿说道

“哦~~小猫咪有这胆量,呵呵”那边的声音依然温和,只是能听的出来带上了隐约的冰凉

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不知道刘小姐喜欢什么娱乐”三楼的正餐部,刘小米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大祸临头,只是保持着淑女该有的浅笑周旋着眼前的男人

听到对方问她,微微勾了勾唇角“哦,平日里都是在家里看看小说,不是很喜欢热闹”不过内心却是在大喊,姐喜欢逛街,喜欢上网,喜欢吃零食喝饮料…可是,都是浮云呐

“呵呵,真是很难得,现在的女孩子都是比较热情奔放的,难得像刘小姐这样内敛”男人似乎对小米的回答很是满意,不难看的出来,对方似乎是出自书香门第,当然对自己另一半要求比较严格

刘小米尴尬笑了笑,抿了抿手中的柳橙汁,心里却都要急死了,明明跟胖妞说好了给她打电话借机遁逃的吗,怎么还没有打过来

王辉看着眼前这粉嫩佳人,与之自己以前相处的女人不同,那些女人高挑身姿,浓妆艳抹,算的上是火热妖娆,可是如今眼前的,不施粉黛,大眼小嘴,粉嫩的肌肤有点婴儿肥,水汪汪的大眼睛注满青涩和单纯,是他喜欢的类型

“不知道刘小姐可否留个联系方式,我们以后还能一起吃个饭”王辉趁热打铁,这个女人他很满意

刘小米心中微惊,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那个…我…我没有手机”

“哦?不如我送个给刘小姐吧”王辉端着咖啡轻抿,说的很随意

刘小米连连摇头“不不不,不用了,不用了,我们不过是刚刚认识怎么可以要你的东西”还有一句没有说出来,她要是敢要自己还能活吗

王辉没又想到对方反应这么大,嘴角抿了抿“抱歉,不过是开个玩笑”

“呵呵…真…真是好好笑”刘小米居然配合的笑了起来,不过首先要抛弃那比哭还要难看的嘴角

一场相亲宴在刘小米的痛苦中,王辉的大量中草草结束,因为刘小米的手机突然响了,正好有了借口说学校有事匆匆离开,王辉目送刘小米的身影离开,最佳微微弯起带着满意

“喂,东哥哥?”出了皇家酒店,小米拿着手机微微有些颤抖,小心翼翼的说着话

电话那头沉默一番,温和的询问还是响起“在哪里?”随意的问道

小米心中松了口气,反正已经结束不再害怕“哦,我在学校,教研会刚刚结束准备回来了”

“是吗?要我去接你吗”林东的声音依然和煦

小米扯了扯嘴角“不用了东哥哥,我自己坐车回去就好”笑话,接?那他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

林东邪魅的嘴角微微上扬笑的很温柔,手指轻扣着自己的大腿,好看的蓝眸看着车窗外左顾右盼的丫头“真的不用?”再次问道,不等小米开口“知道我刚去了哪里吗?我怎么不知道我们家的小猫咪越来越大胆了呢”柔柔的声音却让小米浑身冻结,感受不到任何温柔

小米紧张的东张西望似乎寻找着什么,心中大大不安,颤抖着声音“东哥哥,你…你去哪了吗?”

“呵呵,我的车在对面”说罢将车窗发了下来,修长的手指对着不远的小米招了招

小米小脸唰的白了,身后某个部位不要命的开始发麻刺痛,情不自禁的背过手揉了揉发麻的屁股一脸苦色“我…我还是先…先回家吧?”弱弱的询问道

“你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自己滚过来”从始至终,林东都是温柔的,淡淡的,但是只有十分了解他的小米知道,这个男人看似温柔和煦,清雅淡然,可是骨子里就是个大魔头,越是温柔,他越是要接近爆发

作孽哦

小米不敢这个时候撩拨林东,她知道这件事如果被知道那么她将面对的不是以往那轻描淡写的几巴掌,要说起林东林凯,还要从三年前说起,那时候自己还是高中生,偶然的暑假打工的机会认识了皇家酒店的两位的两位董事林东,林凯

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这本是违背常理的道德,可是自己忍不住深陷了,她爱上了两个男人,还是亲兄弟,她一味的逃避,她想过离开,离开这个城市,可是每次逃脱都被这两个男人抓了回来,一再告诫他们,他们不介意分享,只要对方是她,是她就好

最后一次逃脱林凯和林东爆发了,他们可能分享,可是迁就,可是宠溺,但是不能原谅她的不信任,那次她印象深刻,第一次,18年第一次挨了打,还是最喜欢人动手,虽然有些难以启齿可是她不恨,不讨厌,屁股整整四天没敢往凳子上碰

“还让我等到什么时候?”林东不耐的冷声响起让小米收回了思绪,哭丧着脸挎着步子慢慢的往车子方向爬去,没错,是爬

林东不着急,高贵的眸子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向她走来的女人,不急,他今天有的是时间,小孩子不听话就该适当的鞭策警告,规矩不能没有,他承认对这个小女人他们兄弟二人太过在意,保护太过严密,但是,撒谎不能饶恕,现在是撒谎,以后呢?

车门打开关闭,小米与后座的林东保持了一定距离坐在角落不敢抬头,心中思量着该怎么逃过打劫,今天她算是栽了,她怎么也想不到明明算计好的怎么就会露馅了呢

“开车”林东并没有直接为难她,冲着前面司机命令道

小米扭着自己手中的小包包,上面的碎钻都要被她扯下来了,什么人嘛?要打要杀一句话,这么冷着她到让她毛骨悚然了

林东挑眉看了眼身边的女人,嘴角上扬带着笑意“凯打电话给我看到你出现在皇家,有事?嗯?”轻柔的问道

小米背脊一僵,什么?凯哥哥看到了,看到什么了,是看到她自己还是…小脸一白,她真的不敢想,若是看到了一切那么凯哥哥是不是会生气自己不要脸,会讨厌自己,厌恶自己,想着想着小米就害怕了,哭了起来

“呜呜…不是不是的,呜呜,东哥哥不气,凯哥哥也不气,小米不听话,小米下次再也不来了,不来了,呜呜”开始大嚎

林东皱眉,伸手帮小米擦着眼泪“好好说话”自己还没怎么着呢就哭了,说的什么也没有听懂

小米看到对方嘴角的笑容似乎淡了,心里也不怎么害怕了,三蹭两蹭的爬进林东怀里,抱着他的脖子将头埋进胸口像只小猫呜咽“呜呜,东哥哥不生气,小米以后听话不撒谎了,小米就是怕,呜呜…不要生小米的气”这是小米几年来得到的结论,只要卖乖认错,一般都会宽大处理

林东无奈轻笑,将小人往上拖了托,伸手给她擦着金豆子“那你好好跟我说,来这里为了什么?要不然凯哥哥真要揍你我可不拦着”一边诱哄一边威胁到

小米呜咽的掉着金豆子一边看着林东的脸色,看上去似乎不是那么生气了,扭捏一番“那个…就是那个…”

:“嗯?小米,看着我”林东被小米这个样子弄得沉了脸,冷声命令

小米胆怯的看着他,林东稍微缓和“只要没有闯祸东哥哥不会打你,还有,你要知道东哥哥最恨小米撒谎”说着手放在蓝色蓬蓬裙后面拍了拍,意思不言而喻

小米缩了缩脖子,吞着口水“其实就是…我妈咪…相亲,姓王的男人…”断断续续,小心翼翼的将自己今天的事情全部交代清楚,当然她可没有看到林东在她话下嘴角变得越来越阴柔,越来越灿烂,知道脸上都散发出柔媚的温和

家法

【先申诉一下,前面一章说道,小米三年前认识林家兄弟,不过似乎有点问题,不应该是十八岁,她现在也只是大学二年级而已,大家担待一些吧,现在小米也就19岁,年龄先抛开吧】

车子驶进东山别墅,这里算是别墅区,但是住人比较少,其实在郊区林东和林凯有几处房产,不过这里似乎对他们来讲意义有些不同,所以,几个人商量之后搬到了这里

此时,那黑色的铁门后,两侧站满了下人,正房门口东伯,也是林家管家,正东张西望的看着什么,直到黑色轿车驶进了铁门东伯脸上的紧张和焦急才消失不见

代车停稳“二少爷,大少爷都等了好久了”车门刚打开,东伯的话让车里的小米已经僵硬在车座上,本来要下车的动作也停止了

林东只是微扫她一眼自顾下了车,站在一旁“下车”只是扔下这两个字就离开向屋内走去

小米就差痛哭流涕了,眼泪汪汪的看着东伯“东伯,怎么办怎么办,东哥哥肯定会打我,凯哥哥也回来了,呜呜…这可怎么办”小米是真的害怕了,平时自己犯些小错基本上林凯不会为难她,都是林东拍几巴掌给个警告,今天这样…她害怕

东伯瞪着小米,嗔笑“淘气鬼,你又做什么惹得少爷生气了,还不赶紧下来认错,真是讨打”林家这些下人对待小米都是很好的,这个丫头不能让他们不喜欢,心思单纯,为人简单,而且很容易让他们感到快乐

小米捂着自己的小屁股从车子后座爬了下来,脸上都是泪水,让大大的眼睛此时像是受惊的小鹿斑比“东伯东伯,你要保护我,呜呜…东哥哥会打死我的”直接扑进东伯的怀里哭嚎

东伯尴尬的笑了笑“乱讲,二少爷什么时候打你不是心疼的死去火来,大少爷也不好过,你倒好,打死?”顿时对小米有些无语

“等我去抱你呢?”阴沉低魅的声音响起,不同于林东的温雅和煦,这声音冷漠沉稳,光从声音就能听出来,是林家大少爷林凯,他不比林东,不管人前人后都是冷面无情,只有面对小米的时候会变得柔和,只是,如今那满面青黑的脸让小米发憷

“凯…凯哥哥”小米声音颤抖,她最怕林凯

林凯冷笑“滚进来”说完转身进了别墅

小米哭丧着脸看向东伯“东伯,你可要记得救我”说完一步一挪向别墅进发,那样子似乎屋子里坐的不是她的爱人,而是洪水猛兽,自己似乎不像是回家,而是去身赴战场

屋子里,真皮沙发上兄弟俩并排坐在上面等着小米,不其然,红色的长条木凳都已经放在了正中央,小米头皮发麻,汗毛都开始竖了起来,毛孔大张,这…这是…

“小米,过来”林东如春风般的开口,笑看着小米招了招手

小米没有丝毫放松,林东这货笑的越好看就是越生气,顿时自觉地揪着耳朵上前“呜呜…东哥哥不气,凯哥哥不气,小米不敢了,错了,呜呜…对不起”反正自己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不会对,还是认错最大

林凯面无表情的看着小米,丝毫没有为之所动,他算是知道了,这个臭丫头就只有犯了错才会这么老实,只是心里那股憋屈在看到她的时候也消失的差不多了

林东依旧轻笑“小米,跟东哥哥说说,家法第六条”

“家…家法…”小米抽搭着,看了看两人小脸红了红“家法第六条,不管发生任何事要与东哥哥和凯哥哥商量,不能擅自做主,不然…不然…”声音渐渐小了下去,直到消失

“那你是怎么做的?”林东沉声问道

林凯嗤笑一声,抬手就是一巴掌“记吃不记打的东西”啪…啊,脆响的巴掌直接招呼上小米的屁股,闷疼在身后炸开,让她大眼泪汪汪

“错了怎么办?”林东不理会小米的大叫,随即问道

教规矩

小米看着冷眼的林凯,抽搭的伸手揉了揉自己发麻的屁股,小声呜咽“犯了,犯了错,家法处置,呜哇…呜呜…我错了,以后不会了,以后不会自作聪明,不会犯了,不打不打”小米知道今天这凳子都拿出来了,打,是轻不了了

“给我收声”林凯冷冷的声音平淡无波的响起,只是淡淡一句让小米的哭嚎诧然而止,只敢抽泣着

林东不会一味的打小米,他不管再生气都会让她知道错在了哪里,为什么打,他是为了教育不是虐待

看着小米轻声道“做了错事就该用于承认,怕挨打就不要犯错”

“呜呜,东哥哥,凯哥哥,不打不打,小米以后都不会了,不会了”她可是恨死自己了,根本就忘了这两个男人都多么变态,就算自己做的再小心翼翼怎么可能不会被抓包,自己根本对他们撒不了谎话

“东子…打吧”林凯直接站起来挽着袖子,这个丫头只有板子上身了才能真的知道错了,这个时候还能撒赖

林东瞥了眼林凯,知道自己大哥没有耐性了,每次丫头犯错他都比自己还要着急心疼,不过打,从来不手软

“自己脱裤子,趴上去”林东将身侧的板子递给林凯,对着小米命令着

小米呜哇一声大嚎起来,捂着屁股连连后退“不不不,不打,小米听话,东哥哥,不要打,凯哥哥,小米以后再也不会去了,不要打”那板子的威力她只尝过一次,可是不想有第二次

林凯气节,这点上了这丫头还敢反抗,看来自己规矩根本立的不成功,上前一步将小东西抓在了受伤,拦腰抱起夹在了手臂下,二话不说开始扒她的裙子,连同小裤裤全部扯了下去扔在了地上,小米光光的屁股直接被大掌开始招呼“啪啪啪”狠狠带风的三巴掌毫不客气的盖在了臀缝

“哇…嗷嗷,啊呀,不要不要,呜呜…凯哥哥,东哥哥,不要,嗷嗷”身后的巴掌让小米的屁股颤了颤,顿时火烧了一样,两瓣屁股被这三巴掌是彻底照顾了个便,林凯没有收力,全力的打在了屁股上,小米只觉得自己要疼死了,扯着嗓子大嚎

“今天不止教训你的自以为是,看来还有必要重新立立规矩”林凯三步并两步将小米压在了长凳上,伸手拿起旁边沙发上的抱枕塞在了她肚子下,那被打的粉红的屁股高高的翘了起来,等待着板子的招呼

林东无奈的看着哭嚎不止的小米,摇了摇头不打算救场,这个丫头是该好好教训了

林凯并没有直接上板子,而是用板子抵着那小屁股冷声道“上次教规矩是什么时候?”

小米抽噎,凯哥哥好过分,打自己就打,还要问,虽然心中不平但是嘴巴可不敢逞能“前…呜呜,前年”说完抱着凳腿哭的好不可怜

林凯用板子一头拍了拍小米的屁股,发出轻轻地啪啪声,成功让小丫头屁股缩了缩

林凯继续道“记住,这是最后一次,下次犯错若敢逃打我不介意将你吊起来皮带伺候,再有,规矩就是规矩,宠溺可以,不代表会放纵你,相亲?你可真是长本事”呼啪呼啪,跟着就是两板子狠抽在臀峰上

“哇呀呀,啊…嗷嗷,啊呜呜…凯哥哥,不去…啊呜呜不去,我不想去,呜呜,不打”尖锐的刺疼在臀缝炸开,小米本能的想要去护着屁股,实在太疼了

“还敢当,我不介意加打”说完又是连续五板子,从臀缝上侧开始并排往下抽,知道屁股和大腿的交界处才停止,五条肿痕相交,并没有留守

小米脸上都是泪和汗,突如其来的五下让她开始扑腾,脖子不自己的后仰,尖叫划破屋子“啊…好疼好疼,不敢了不敢了,我错了,小米错了,东…凯哥哥,东哥哥,不打,听话,小米听话”小米这时候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手脚并用的扑腾着,她只想对方停止,太疼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