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世界sp
本文为欧文温妮鸽原创
封面图片为FIREBALL666原创

艾瑞斯的故事

经过半个月的漫长旅行,见习游击者艾瑞斯终于抵达了分配给她的实习地点符拉迪沃。这座饱受战争洗礼的边境城市在夕阳下散发着他独特的魅力,缓缓下落的红日洒落下今天最后那柔和而不失明亮的光芒,雨后草原上大大小小的水洼经过夕阳的照射现出橙红的色彩,和地面尽头的云霞连成绝美的画卷。符拉迪沃高耸的城墙逐渐出现在了艾瑞斯视野中,石砖砌成的城墙在夕阳下金光熠熠,经过十年的修缮已经看不出战争的痕迹,唯有城中依然驻守的守军可以让人想起当年的大战。来到符拉迪沃北门外,艾瑞斯发现并无人在此等候。“难道没有人通知这里吗?”艾瑞斯疑惑地想。就在她准备询问城门口的守卫时,城楼上有一个声音向她喊到:“您就是艾瑞斯小姐吧!我家大人让我通知您,她还有些事情要忙,她让我先行带您到她的府邸等候!”

宽阔而凹凸不平的铺土训练场上,一位胸前戴有游击者剑与斧徽章的少女静静地看着身边外表年龄成熟得多的同伴。她正朝远处拱门出口的传令兵作了几个手势交流,然后挥手示意对方离去,转身把不久前摊了一桌的测量具又一一放回箱子里,开口对自己解释道:“抱歉,和你的比试要暂时中断了。”把易碎的瓷瓶乒乒乓乓地抓起一大把按进对应的格子,她又自嘲地笑了一声,“不要误会,我知道自己肯定不是你的对手,只不过想看看差距又拉开了多少罢了。”“…..是新到的见习游击者?”游击者少女并没有说几句言不符实的谦辞,伸手一挑,露指手套的五根细腻指间流窜过几道蓝光,拉扯着自己这边桌上的测量具摇摇晃晃翻身立起,轻轻飘入箱中,语气加了几分告诫的意味。“克里斯托,你作为符拉迪沃的教区之鞭,有义务协助监督见习游击者的训练。”“我知道,但没什么好迎接的。”对方低声道,啪地合上了木箱,轻叹一口气,悠悠地望向训练场那已经换了好几十批的训练具和处罚架。“去了又来,不过是又一批新血罢了,我只愿这座城市的居民们能多享几分安宁…..算了不谈这些了。您什么时候离开?镇长向在下提起多次,恳请您参与最新一次的清查。”“不了,虽然我还会逗留三周,但符拉迪沃只是我的根据地,大部分时间都找不着我吧。奉悠纪大人之命,周年庆前不能出大岔子,我只是前来震慑她们一番。至于要杀光整条边境的黑魔法师,除非她们神志不清约好了一同向我发起进攻…….”两人都清楚,没有头绪地追查往往几个月都一无所获,因此没有多谈这个话题。游击者伸手指轻挑着自己的下巴,认真地出神了一会儿,最后摇了摇头。“……还是交给你们吧。记住克里斯托,你不仅是这座城市的保护人,也要履行协助监督的教职义务。奖励也好处罚也好,但不可不闻不问。明白了吗?”“……明白。”

“想来你就是见习游击者艾瑞斯了。”在离开训练场后,歼灭者克里斯托不疾不徐地踱步回到自己的宅邸,佩戴上代表歼灭者的两把处刑斧的徽章与年轻的来客见面。虽说是会客室,但并没有摆放什么值得显摆的家具,四周尽是普通的砖瓦墙壁。功能性的桌椅没有一点装饰,如果不是曾被多次抱怨,甚至连软凳也没有。象征斯班克三正神的三工具挂在砖石墙壁上一个显眼的位置,下面是一面推辞不掉的花哨盾牌,缠绕有金丝刻出的象征和平橄榄枝,是镇民们合力出资打造所赠,象征她为保护符拉迪沃所作的贡献。从伊泰辗转购来的茶叶或许是她为数不多的嗜好,家里的仆从也习惯了寡言少语,为两人各奉上一杯后便鞠躬退下。”那么,你知道自己应当做些什么了吗?“

“嗯,大概知道”艾瑞斯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似乎有些不满。克里斯托到达时,艾瑞斯已经在会客室等候了将近一个小时了。会客室每一处细节都已经被她看过一遍又一遍,每一个角落也转了一圈又一圈。无奈会客室太过乏味,唯有那一面精致的盾牌可以让她多驻足欣赏两眼,但是两眼之后,便看无可看了。虽然平时艾瑞斯并不喜欢表现她的情感,但是作为见习游击者被如此怠慢多少还是有些不满。见到这座府邸的主人让自己等待了一个小时后仍然是慢吞吞的走来,艾瑞斯收起了已经准备了一个小时的笑容:“请问长官您有什么要特别吩咐的吗?”

对方面无表情地说出这样恭敬的话,多少带着点讽刺意味,克里斯托微微一笑,倒没有生气。这样的新人她见得多了,除了瓦萨家的女儿,没一个配得上这份傲慢。她的声音不大,但语气摆脱不掉久在战阵中发号施令所带来的权威感:“那么我就长话短说了,我是歼灭者克里斯托·迪恩,你可以挑选喜好的称呼。我奉命对你进行培训,而本人多多少少也有实战的经历。在此,我对斯班克诸神前庄严立誓,会基于你的能力与努力,不遗余力地对你进行培训,帮助你成长为足以保护一方人民的游击者。”在胸前划出象征三工具的起誓手势,她继续说道,“首先要告诉你的是,见习游击者和游击者的差别不大,缺乏一些一到两年就能改变的习惯罢了。然而,这些习惯只有在实战中才能察觉,并且需要用身体牢牢记住。因此,我对你的训练主要包含两部分:第一,在等会训练场上展示你的技艺后,我会安排适合的实战任务给你;第二,对于你在期间的所展露的缺点,我会不遗余力地找出并修正,然后为了让你印象深刻—我会对你施加严厉的斯班克仪式。对于屡教不改的部分,还会更加严厉,明白了吗?”

“嗯,知道了”可能是因为有些生气的缘故,艾瑞斯还是面无表情得回答着,显得对此毫不在意,“现在是去训练场吗?”

跟我来吧。“克里斯托放下茶杯,起身便行。”先把你的本事都展现出来吧。“重新回到先前的训练场,按歼灭者先前的吩咐,卫兵们在每隔一段距离的空地上立起一个稻草人。外表虽然近似,但其中一半是被质地比较抵抗魔法渗透但不耐物理冲击的木杆所支撑,深深扎入土中;另外一半则相反,极其坚固但很容易被魔力压裂。克丽丝托自然没有指出,毕竟战场上的敌人可不会挂着写明自己弱点的名牌。”这些稻草人随便使用,弄坏了还有很多新的。那边是兵器区,随便挑选,那一边……“她指了指角落十几个形态各异的惩罚架,和墙上挂着的各种工具,饶有兴味地看着艾瑞斯的反应:”……是如果你懈于对待,或者结果不佳时,随时对你处以惩戒的位置。你先想好,大概在多长时间能够清理掉四十个稻草人?…….不过这一次未在给定时间内完成,按超额时间所定的惩罚暂且押后,第二阶段是我与你用训练剑比试,之后对整个过程中暴露出的弱点,一并处罚。有什么问题吗?“

“嗯,好,我觉得两分钟应该足够了”艾瑞斯看了看那四十个歪七扭八的草人,它们立在晚风中,露出来的草头随风摇曳,仿佛不堪一击。“这种草人,我一下打倒两个应该不成问题。”艾瑞斯心里想。她把手握在随身携带的佩剑的剑柄上,把头转向一旁正看着手中怀表的克里斯托,示意自己准备好了。听到克里斯托清脆的下令开始声,艾瑞斯拔出了自己手中的佩剑。那是一柄护手刺剑,长约七十厘米,只有小拇指粗细。虽然剑身上的花纹并不是十分华丽,但是在夕阳的映照下仍显得光彩熠熠。艾瑞斯将魔力灌注进入剑身,淡紫色的雾气逐渐凝结在剑尖上。“唰!”艾瑞斯飞快地抖动手臂,向第一个草人的方向刺出一剑,紫色雾气立马像子弹一样朝着剑尖指着的地方飞去。虽然还有两米距离,那个草人还是应声倒地。“唰!刷!”艾瑞斯如法炮制,再次抖动手臂将下面几个草人击倒。但是第四个草人在经受了一击之后确只是微微晃动,紫色雾气仿佛是石沉大海。“嗯?还有这种操作?”艾瑞斯知道法术对这种草人是没用的了,于是她决定先把能用法术击倒的都解决了再来考虑这些草人。“唰唰”艾瑞斯不停地挥舞着手臂,把四十个草人全试了一遍,有些倒了,有些没倒。“那么剩下的就是抗魔法的那种的了吧”她想,“我只有亲自把这些都砍翻就行了,两分钟应该不会超。”“两分钟了”克里斯托冷冰冰的报时打断了她的思路。“嗯?已经两分钟了?我要快一点了。”艾瑞斯赶紧一剑砍翻了面前的草人,脸上再无之前的镇定,显得十分慌乱。虽然如此,但是她灵巧的步伐和精准又力的剑法还是显出了她扎实的基本功。她一路或砍或劈或刺,路过的草人都凌乱的散落在地上,直到最后一个。(三分钟了)又是一声冷冰冰的报时,好在艾瑞斯面前只剩下最后一个了。她向草人砍去,但是草人却纹丝不动,她锋利的剑刃只是卡在当中,再无法前进分毫。“快啊,快啊!”艾瑞斯有些急了,她加大了力度,把剑拔出来又劈了下去,“快倒啊!”可是草人又只是歪了一下,她的剑又卡在了正中。一连砍了几下,这草人就是不翻,稳稳地站在地上,艾瑞斯看着它那没有五官的脸,似乎她也在嘲笑自己。艾瑞斯放弃般地拔出剑,对着草人胡乱刺了几下,草人却慢慢倒了下去。原来是她刚刚把这个漏过去了,这个草人其实是应该用魔法来击倒的那种。艾瑞斯仿佛泄了气般坐在地上,佩剑胡乱的仍在一边,望着草人呆呆地出神。

“……差得很远,但不用气馁。如果你真能行云流水地完成,那也不需要我的教导了。“克里斯托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走到艾瑞斯身边点评道:”思路很敏捷,基本功也很扎实,但缺乏良好的战斗心态和习惯。越是困难的境地,越能体现教区之鞭的价值。并不在于剑术或者魔法如何精妙,而在于无论何时都能沉着冷静。记住,拟定的最优计划,几乎在任务开始时就会打折扣,毕竟安稳坐在后方的大人物哪能预料到前线的变化。切勿不可因一时的挫败失去沉稳,即使进度远远落后于原计划,你唯一要关心的,只有完成任务本身。沉稳!失败并不可怕,有许多原以为已经完全失败的计划,几乎在几个小时后奇迹般地另辟蹊径成功。但失去了沉稳,就永远没有机会。”“当然,这次失败的另一大原因是,你缺乏相应的战斗习惯。难以对付的敌人一定有其弱点,不要急着出手,而是先探寻其弱点…….”她慢慢抬起的右手缓慢地积蓄起魔力,泛出一片薄纱般的红光;垂下的左手指尖汇集魔力的速度则惊人得多,亮起令人胆战心惊的两个耀眼红点,里面蕴含的狂暴魔力似乎随时都会爆裂开。随后她的右手往天空轻轻一挥,术式化作针阵雨点般漫漫斜撒在训练场的稻草人上,泛起一阵很快消散的红雾。“…….像这样,先用某种形式侦察,然后…….”左手闪电般抬起,两个红点弥散作两大丛不同长度和魔力波长的针状术式,激射而出,拖曳出数十道流星般的明亮轨迹,顷刻间由近及远地击倒了一大片稻草人,场地间响起一阵木材轰然倒地的声音。实际上和所说的不同,她有意用刚劲射穿物理强度较高的稻草人,而故意用高浓度魔力硬生生侵染耐魔法攻击的种类。参加过边境战争的歼灭者连训练用的稻草人都要取巧,未免太可笑了。可想而知在真实战场上和克丽丝托为敌的真人,不管铠甲如何精良,也只会像稻草人一样成片倒下,只不过那时会充斥着鲜血和惊叫罢了……而她的神情也不会和这次有多少不同,这就是教会的歼灭者。“……一旦出手便是致命一击。这种习惯是要在实战中慢慢养成的,有空会再做这种测试。至于这一次,”她看了一眼怀表然后合上,丢下一个水壶。“超时一分四十二秒,先记下了。起来吧,喝口水,接下来是用训练剑的格斗测试。”

“在不能使用魔法的时候,剑术就是另一张底牌……你很快就会发现这种情形颇为频繁。”克里斯托抓起了同一样式的刺剑,检查一番,指着涂抹有白色染料的钝刃缓慢地解释:“整个剑身都有涂料,刺中四肢是一点,躯干两点,头和心脏五点。你身上的印记减去我身上的印记,这个数目的两倍就是你要受的处罚数,如果比零小,可以抵免上一轮的处罚。准备好了就开始吧。记住,沉稳!先做试探,再发动进攻!”她走到开阔场地的中央,将腰带勒紧,刺剑斜指,一脸淡漠地静静等待艾瑞斯的出手,散发着压抑的渗人杀气。

护手刺剑是艾瑞斯的强项,那柄刺剑已经陪伴她多年,见证过她的光辉与荣耀。所以看着手中的训练用剑,她的心稍微平静了一些。“这轮要尽量抵免上一轮的失误!”她想。对于刺剑的进攻套路艾瑞斯已经是驾轻就熟,她先利用剑身佯攻几下,等对方用剑格挡时露出破绽,再发起进攻。而眼前的这位歼灭者却显地异常沉稳,只是防御,不露破绽,也不进攻。“再这么拖下去我可抵不了什么惩罚。”艾瑞斯心里想,她突然发难,在拨开克里斯托的刺剑后,急速一击刺向她的心脏部位。然而,这一剑又被克里斯托回手一挡挑开了。而且由于冒进,艾瑞斯的防御已经漏洞百出,再她回身想要防守时,身上已经多了两个白点了。

克里斯托的剑术主要是格挡和闪避为主,但一发现破绽,手腕一抖,就能在艾瑞斯身上留下白点。而见习游击者越是着急,破绽就越多。所幸她多多少少吸取了前一场的教训,不断地调整着心态,不致于越来越慌乱。不过等到克里斯托喊停的时候,两人身上的白点显然相差悬殊。“总计是五十二点,还不错,你在新人中刺剑的技术也算出色。”歼灭者不但不需要数就能记清双方各自吃亏的数目,而且心算特别快。至于剑术,倒没什么好谈的,单纯地靠训练和鞭策提升便是。她呼了口气,刺剑往处罚架一指,刚刚称赞了一句便说出了无情的判决:”超时一百零二秒,每秒两下;点数五十二点,每点两下,总计三百零八下处罚。去吧,自己选工具和姿势。至少请罚的礼仪很熟悉吧?按你以往受训的方式来就好。”

2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