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打女朋友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可能不完整

我们这是一所成绩不错的高中,有百分之六十的一本率,但是录取分数不高,生源也不是很好……这让人觉得不正常…天知道怎么会这样子……开学之前我是这样子想的……

9.01

开学了,报到

话说我们学校没有电子监控,没有校门口查头发查校标值周老师,除了班主任没有什么人会来告诉我们,你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不过,咱们的秩序相当好,至少表面上是这样子:早上大家都按时到教室,上交作业,早自修有语文和英语课代表自发的领着我们读书,下课同学们围着老师问着不懂的问题,中午去食堂吃饭也没有人挤在窗口,大家都有序的排队……这样的情形在高中里早就不多见了。

其实不是因为我们素质很高,实际上,等你犯错误的时候就该后悔了,听说老师会把你叫到办公室里,痛打一顿再放回来,我还没被打过。虽然我是个男生,但是我听着还是害怕。

9.02

我是化学课代表(事实上我在高中的时候就想做科学课代表的,只是没有如愿,我在这方面很有天赋,参加竞赛的时候拿过大市一等奖,不过我偏科,中考成绩也不好,最后沦落到这么一个地方),这个课代表到目前为止做的很轻松,早自习之前我就可以收齐三十来本作业(是个小班哦),交到咱们老余(化学老师)那里。

我前面坐了一个女孩子她叫单琛琛,我们都叫她琛琛,至少我觉得单这个字在名字里读shan(善)这个音很傻,琛琛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啊,虽然有人说她没胸没屁股,至少她很爱干净,每天都会穿着件白色的长袖衬衫(冬天穿里面);很有才,她会弹钢琴,会画画。怎么说呢,我估计是有点小喜欢她了。

9.03

话说大家都很规矩的啊,我们不会故意犯错的(一般也没人查),可惜咱们的政教主任感官灵敏,早上咱们班小雨窝在教室里啃蛋饼被发现了(教室里全是蛋饼的气味不被发现也难啊),当时主任走进来跟她很客气的说要到食堂去吃,学校明文规定,不许在教室里吃东西。小雨倒是相当识相,马上停了下来。主任也马上就走了,我们都以为没事了。可是后来我们才发现我们想错了。

午自修的时候小雨不在,也不知道上哪里去了,后来是我们老班扶着回来的,老班把她扶到位子上,这时候我们才发现小雨泪流满面,显然大哭过的样子。老班清了清嗓子,对我们说了一句:“以后不许在教室里吃东西,否则就像她一样”他点点小雨,然后就走出了教室。

老班一走远,教室里面就炸开了锅,我们的生活委员倩倩把她抱在怀里哄了半天她才止住眼泪,断断续续的和我们说了她的遭遇。

我们心里都明白她是挨打了,男生们也都没好意思问。但是我们也听到了个大概。

我这个版本应该是真实的,是和小雨同寝室的同学告诉我的……话说是老班拿他的教鞭打了二三十下(小雨说她光顾着哭了也就没有数着),下手挺重的(不过我没好意思问有没有脱裤子打),小雨的屁股到现在还是肿的很厉害,一碰就叫痛。(老班是物理老师,四十来岁了吧,我总觉得他挺帅的,上课也好玩,可如今这老师在我心里的地位严重下降)。

09.4

其实再仔细想想也可以理解的,咱们刚到这里老班也要做做规矩,至少他对我们也不差,比如说他揍完小雨还把她扶回来放到座位上,没有让她一瘸一拐的回来,今天下课时候还摸摸她的头发问她还疼不疼。

09.5

哎…我现在才知道课代表为什么很难当上(居然要竞选,还要校长室签名批准)

化学老师告诉我的:课代表的职责不只是查作业交作业,在我们这里我还要做一件事,如果化学老师要打人我必须在场监督,然后汇报班主任,而且如果挨打的同学要躲要乱动,你还得按着他叫老师打。

这简直太有压力了,男生还好也都会忍着,女生怎么办…回去同学们真么说我呃…

今天就碰到一个不交作业的(貌似是没有带回寝室,早上到教室没有来得及),化学老师叫我把我们班吴佳铭(我们更乐意叫他小铭…话说他是我们班最小的男生了)带过来,当时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后来我发现我猜中了。

小铭是个很帅的男生,篮球打的相当好(我是望尘莫及),人不高,很清秀的样子,也很招女生喜欢。

化学老师叫他趴在讲台上,把裤子脱掉(我猜小雨也是这个待遇吧),把屁屁露出来,小铭看了看我,我刚想说点什么,化学老师替我说了:“他在这里是他的职责,我打的人多了去了,不要害羞了,都是男人,动作快点。”

小铭只得从命,默默趴下,脱下长裤,拉到膝盖那里。

化学老师说:“根据我校的教师指导手册(天知道那是神马)规定,凡不交作业者,初犯者责打10下,现在开始处罚你的粗心大意。”

老师拿出一根细长的黑色的碳素纤维棒,大概有七八十公分长,直径不到一公分,我觉得那个是学校发的,后来我知道的,咱们老师是自己造出来的(这个到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老师好天才的说…)。

“嗽”的一声,老师在空中挥了一下他的棒子(后来知道这是习惯性动作…就像他灭酒精灯要盖两次盖子,据说可以预防爆炸…我觉得真的没啥道理),小铭吓得屁股一紧,当他发现时虚惊一场的时候,又放松了下来,此时老师又挥动了他的碳素纤维棒,随着划过空气的声音,小铭的屁股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他咬紧牙关忍着,没有叫出声音,我看到被打的地方留下一道白印子,随之慢慢变成粉红色并肿了起来,“一定很痛”我心里想。

老师打的非常慢,他也不急,毕竟他有一中午的时间让小铭来品尝这种痛苦。

“嗽”第二下打在了第一下的下方几公分的地方,小铭的屁股随之晃了几下,但也没有叫出声,老师看得出他快忍不住了,对我说道“小柯,你去按住他。”我上前左手抓住他的手臂,右手按住他的背,出于同情,我对他说了一句:“很快就会过去的,再忍一下。”

接下来是第三下,小铭眼睛里已经有了眼泪,我看得出老师打的还是挺有技术的,每一处伤痕和上一处的间距都一样。此时我已经没有心情看下去了,我只是希望这快点结束。

第五下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了失声哭喊出来:“啊呜—不—别打了—别—别打—啊—”我手上也赶快加点力按住,不让他挣脱。

化学老师没有说话,继续打,但是打下来的频率明显变快了,我手下的小铭也顾不及面子了,嗷嗷地嚎了起来。

十下很快打完了,我看了看他的屁股,十道深红色肿起的鞭痕在屁股上格外显眼。

小铭还在哭,老师叫我把他带回去,他把他的棍子放在柜子顶上,走出了办公室,我拍拍小铭,对他说:“来,我陪你回去。”

他哆哆嗦嗦的穿好裤子,我从老师桌上拿了几张餐巾纸,帮他擦干眼泪。

我陪他慢慢的走回去,其实挨打也是件费力气的事情,他出的汗把头发都弄得微微的湿了(莫非是被吓的?)。

他说他小时候从来没被打过,他老爸老妈以前很会宝贝他……

他叫我保证不说他哭了…(男生哭成这样实在是很掉面子)

等我们到教室,午自习还没结束,但也和上次一样,炸开了锅…毕竟才两天,就又有一个被打的。

9.11

可以慢慢感觉到,挨打将会是全班性的,后来谁午自习的时候不在也就没有人惦记着了,而我混得不错,老师们还都喜欢我,也没有理由打我。

今天有场化学考试,我们的第一次,我考了满分,但是化学老师貌似不是特别高兴,我不知道为什么。(莫非是因为今天911,老余有家属遇难了?不会吧…哈哈)

9.12

我现在也许知道是为什么了,早上去交作业的时候,化学老师叫我中午把琛琛叫到他办公室。我知道要发生什么了,我心里开始纠结了。(不过说实话,考差了被打板子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

琛琛的化学暴烂,我无法用语言形容,我可以考到满分的试卷,她只拿到四十来分,我们班就她一个没能及格。而且她写的作业错的很多,也不去问老师。我想劝劝化学老师饶了她,可惜我实在没有理由。

吃完午饭,我把琛琛拉到一边告诉她,中午要去化学老师那里,她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看来完全没有准备),我一时不知所措,我只能掏出一包餐巾纸给她,然后赶快去找倩倩,倩倩人缘很好,也很会哄女生,等琛琛安静了一点我才陪着她走向学校的行政楼—老师办公室在那里。

与其说是陪着她去,还不如说是她跟着我去的,她很明显很害怕,我知道,那是她的第一次。

化学老师当时在睡觉,我敲了敲桌面,老师猛然回到现实世界,看到我们的时候愣住了。

化学老师显然是忘记了这回事,也许是他也累了吧(绝对是工作狂),他打发我们回去,晚上上琛琛的寝室去教训她去,到时候叫我也去。(话说今天星期五)

我又带着琛琛往回走,她明显有点木了,刚刚还以为要被痛打一顿呢。

话说咱们化学老师不是坏人,不会下死手打,听说政教处的老师打人特狠,上回有把高中部的小女生打得皮开肉绽(好像是那女生被人冤枉说她上课玩手机的)

琛琛一下午都没专心听课,老走神,一走神我就拿笔杆捅她一下,她就又能听进几句话……

我,倩倩陪着琛琛吃了晚饭,她说她吃不下,我们劝了半天,她才吃下一些(食堂的饭也真不咋地)。

琛琛有倩倩陪着,她们同寝,先回去了。琛琛说她要洗个澡(的确是个明智的决定),我就不凑那个热闹了。

过了约莫半个小时,我去找化学老师,化学老师是外地人,虽然在这里成家立业了,但还是在教师公寓住着。

化学老师奇怪我自己来了,还以为要去叫我,他知道我不喜欢看他打同学屁股。

化学老师拿了一根细竹条,估计是楼下绿化带里面种的(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就是这样规划的,咱们学校有至少一半的老师最喜欢用这种竹子打学生),我看着那刑具想象着被它打的感觉(以至于后来我看到竹丛心里也毛得慌)。

我跟着老师来到琛琛的寝室,其他的女生都很知趣的走了,反正今晚作业也不急着写。

琛琛坐在她的床上等着我们,她换了件衣服,还是很标志性的白色衬衫,穿着我们的绿色的格子校裙,很清秀的样子,她是短发,头发还没干透。

老师问她是愿意趴在书桌上还是趴在床上,琛琛脸红了,然后很小声的说:“就在床上吧。”我顺手关上寝室的门,我不想让更多人看到的。

“单琛琛,根据我校的教师指导手册规定(又是那一番老话),针对你考试所反映出的问题,对你进行惩罚,数量是你成绩与及格分的差距乘五。”(我那时就想到,如果琛琛考理综也这么烂,那不是要真的被打死了?)

我那时候一下子懵了(我猜琛琛也懵了吧),琛琛考了43分,六十减四十三是十七,十七乘五……我一时竟然没有算下来……

“一共是八十五下,小柯,帮我计数”,老师赋予我一项光荣的任务。

“单琛琛,趴床上,把裙子脱下来,屁股露出来。”老师命令道

琛琛慢慢拉下裙子,她穿着一条纯棉的白色小内裤,她没有脱掉它,我想是因为我在吧,她不好意思了,脸红了。

“嗽”的一声,一竹条打下来,琛琛显然没准备好,扬起头来“哇”的惨叫一声。然后就听到化学老师冷冷的一句:“把内裤也脱掉。”

琛琛顾不得别的什么了,把短裤也脱下来,拉到膝盖那里,这时候该我脸红了(毕竟是我喜欢的女孩…还在我眼前光屁屁了…)…话说她的屁股白白的,不算大,但很有弹性的感觉,上面还有一道刚打出来的粉红色印子,我看着有点心疼了,但是话说回来,我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的小秘密…

老师还不太满意,拿来两床被子把她的屁股垫高。(不要误会啦,那是夏天…两床被子也不高的)

她双手抱着自己的枕头,把头埋在那个大枕头里,等着挨打,我也坐到床沿上,准备数数。

那根竹条带着风的声音下来,紧接着是清脆的“啪”的一声打在琛琛的屁股最高的地方上,两瓣屁股一颤留下粉红色的鞭痕。琛琛没有叫出声音,只是紧紧抱着枕头。我开始报数:“1”.

大约过了十几秒钟,老师才打第二下,第二下落在第一下底下一公分的地方(太准了吧=。=)。又是一条鞭痕,我又数道:“2。”

老师也就这么慢慢的打下去,琛琛也很耐心的趴在那里品尝她的痛苦。

我不得不承认,琛琛还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子,等到打到第十下,整个屁股几乎都红彤彤一片了的时候,她才忍不住扭了几下(但是还没有叫出声音),我也赶快按住她的腰,不让她乱动。

化学老师不留情面地继续打,我不忍心看琛琛的屁股一点点被打的肿起来,听着那“啪啪”的声音机械的报数。

嗽—啪…第十九下……“啊—呜—”琛琛还是撑不住了,哭出声来…我低头看看她的屁股,原来是一排打下来打完了,现在开始打第二轮,竹条抽在刚打出的鞭痕上面就痛得厉害多了,琛琛也已经做得很好了,到现在才忍不住疼哭出声音,已经出乎我意料之外了。

…后面的惩罚就难熬多了,到结束为止我得一直牢牢按着琛琛了,否则我怕她疼得跳起来,传说那可是要重新再打一遍的,我可不舍得她……

接下来只会越来越痛。

“啪—啊—啪—啊呜—不—别打了—啪—啊—呜—别—别打—啪—啊呀—”琛琛也开始求饶了…可惜老师不听,我也管不了…每一下都还是货真价实的落在琛琛的娇臀上…她的屁屁现在看起来就像个水蜜桃一样…如果刚好抽下去的那一鞭和刚刚打过的地方重合,琛琛就会格外凄惨的叫出声,完全像个小女孩,然后扭动几下,我心里也很难受,但是我不能让老师知道我有喜欢的女孩,哪个老师都不行(哎……早恋总是不被允许的)。

四十下打完,琛琛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了,我觉得琛琛是再也受不了这么打了,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开始为琛琛求情。“余老师,可以停了吧……她要受不了了…饶了她吧…”

老师停了下来,用异样的眼神盯着我看了几秒钟,略有所思,然后他撂下这么一句话:“你在这里趴着等…(说琛琛呢)”,然后拖着我走出寝室。

“课代表,你是不是喜欢这个女孩子啊?”化学老师压低声音问。

我在原地楞了三秒钟才回答“是”。(怎么回事??)

“那我可以给你个面子。”化学老师的语气不再那么威严。

“真的吗…您饶过她了???”

“我可没这么说…这顿打她是逃不过的…还有四十五下…我倒是可以考虑换一个工具…竹条打得确实不好受…”,化学老师说。

(不要意外…我在当时也无法理解这一切…为什么老师会突然心软了)

我被先派回去陪琛琛,老师要回一趟住处…

琛琛还是趴在那里,我开门的时候她正轻轻揉着自己的屁股……

看到我进来,她赶快停了手…又回到那一副等着挨打的样子…她还看看我(泪流满面的看我啊…超可怕)…我跟她说,没事,你继续吧,化学老师一会才回来。

于是她又开始轻轻的揉着屁股,她的屁股肿的挺厉害,一片绯红和淡紫色交相辉映,上面还有一层层凹凸的鞭痕,看着就觉着很痛了,估计这两天好不了的…而她还有剩下的一半要挨…

我安慰她说:“剩下的打很快就过去的…再忍一下哦…”

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有点感动,或许都有点吧…琛琛一下又哭出声来…我轻轻拍着她的背,哄她不要哭~

正在这时候,听到走廊里有脚步声,是化学老师回来了…

老师拿回来一个韩版的乒乓球拍子(就是那种方的啦,拿来打乒乓球一点也不好用,打起人来我就不清除了),还有一根细藤条……

老师又回到那副严肃的样子“还剩四十五下,四十下板子,五下藤条…算是便宜你了。”

“你还愣着干啥呢,去按住她。”……我发呆了

我们又回到刚才的状态…

啪—啊—呜—啪—啊—啊—呜—乒乓球拍子显然也挺痛的,琛琛哭得一片狼藉…不过比竹条好多了,我几乎不用用力按住她,琛琛就乖乖的趴在那里挨打。

十下…二十下……三十下……这时候整个屁股已经是一片紫色了…找不到一片好肉,琛琛也像是被打的麻木了,哭声也小了不少……

啪—啊—三十九—啪—四十…随着我数到这里,这次刑罚也快结束了。

接下来是五下藤条,早就有听说,藤条打人超痛(另外半句是说打不死,不过又痛又死不了那才难受呢),现在又要打在琛琛的屁股上……这跟藤条算是细的,只有小拇指那么粗,八十公分长(后来听说是专门拿来打女孩子用的)。

老师叫她趴在床沿上,于是琛琛艰难的换了个挨打的姿势,也是害怕吧,她还是抱着枕头,那个枕头已经是湿了一半了吧,上面都是眼泪。

化学老师抄起藤条用手拿住两端,弯了一下,感觉了一下弹性,然后举起藤条在空气里试着挥了一下,我上去摁住了琛琛,在她耳边叫她忍着点,很快就结束了。

2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