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妹妹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终章RSolenya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The Dark》的后记
本文为《The Lily 下》的前篇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清晨的日光睡眼惺忪,鸟儿也配合般地轻声叫唤,仿佛是不愿打破这片还未醒来的梦一般的宁静。

“啪!!!”

突如其来的拍打声却猛地将梦惊醒,只留下了带着大片殷红的印记。

“一!!对不起!!!”

少女的头发顺着重力垂下,上半身倒垂在空中,大声地喊叫着道歉,随后轻轻啜泣着。

“姬、月、白!胆子大了啊?敢明目张胆不写作业了?”

“啪!”皮质的拍子又一次重重地打在了少女已经有些发烫的屁股上,她不止地道歉求饶,希望可以减轻一些自己的疼痛。

就这样打了十多下,女孩从臀峰到大腿根部的皙白皮肤早就变成了大红色,混杂着汗液,像果冻一样不止地颤抖着。

“把身子转过来。”

姬月白已经知道接下来是什么了,但她不敢反抗,只好乖乖地直起一点身子,然后转过身来,慢慢地躺了下去,随后两只手分别抱住大腿根部,红着脸、一点一点地分开了双腿—

原本若隐若现的女孩的私处此时一览无余,两瓣阴唇因为害羞而加快的呼吸微微地而一张一合,再加上刚刚被惩罚过屁股,那里已经可以明显地看出来湿润了。

母亲什么都没有说,她放下宽大的皮拍,拿起了一旁厚厚的木尺来,把它放在私处上面,轻轻点了两下,随后用力地一打。

“啊!!!”

姬月白因为痛而尖叫起来,相比屁股来,这里实在是敏感太多了,只是稍微一碰都觉得很奇怪,更不用说这样专门地打了。眼泪瞬间夺眶而出,身体也在剧烈地颤抖着,背上的汗已经让背部、白衬衫和床单紧紧地粘在了一起。

母亲抬起了木尺,随后又是一下。这次居然还带上了一点水声,起来时拉起了一根长长的、细细的银线。女孩的脸已经红透,她紧紧地闭着眼睛,只希望时间可以过得再快一些。

又是两下,姬月白已经感觉不到多少疼痛了,全身都被羞耻感包裹,身体又涨又热,伴随着一点奇怪的感觉,让她甚至忘记了自己在接受惩罚。私处已经肿起来了,红色和腿根处的颜色连成了一片。

母亲看向客厅前方挂着的钟表,还有五分钟女孩就该迟到了。她终于放下了木尺,把被翻得乱七八糟的书包扔给女孩,没好气地说道:

“看你这样也没法自己骑车了,我也来不及下地下室发动车子,你自己跑着去学校吧,让老师因为迟到和没写作业再惩罚你一顿才好。”

姬月白急忙翻过身来把扔在一旁的胖次穿好,放下掀起在腰部的裙子来,匆匆忙忙抹干眼泪,小声抽泣着把书包收拾好就跑出了家门。

下了电梯跑了一小截,她猛地用身体撞开单元楼门,门外的冷风带走了一些她身上的汗珠。她打了一个冷颤,不由得抱紧了身体。虽然全身都很冷,但仅仅被薄薄的裙子和一层白色丝质胖次紧紧包裹的小屁股此时却一直在发热。女孩每走一步,大腿根部和私处那里的肉就会扯得生疼。她只好轻轻地揉了揉屁股,随后忍着刺痛一路小跑跑去了学校。

好在学校离家并不算远,她还是在响铃之前跑进了教学楼,但可惜的是没能在铃声结束前推开班门。已经开始上早自习的老师停下正在写粉笔字的手,冷冷地盯着她。姬月白因为跑步而热起来的身体又在一瞬间像是掉入冰窖一般冰凉—她忘了今天是班主任的早自习。

“你怎么迟到了?”老师冰冷冷地问道,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我……我…………”姬月白支支吾吾地,不敢说是因为没写作业被母亲打了屁股才来晚了。

班主任面色一沉,上前就拽住她的手腕,一把拉到讲台前面,背对着全班的同学。全班的学生瞬间炸开了锅,一些人更是议论纷纷,他们都知道有好戏看了。

“记得班规?”

“记……记得…………”

“啪!!”

教鞭毫不留情地抽了下来,姬月白尖叫一声,不久前才止住的泪水此时又涌了出来。

“啪!!!!”

又是一鞭,细细的教鞭再次刺激了原先红肿的伤,她的双腿分开又合住,一条小腿在空中转来转去,似乎想要抵消一些痛感。

“看在你是第一次,就先放过你。再有下次绝对不轻饶,明白了没有?!”

”明……明白了!不会再有下次了!”

“赶紧回座位!”

老师大手一挥,姬月白一边揉着屁股一边逃也似地跑回了座位。这时,老师的电话突然响了,他拿起电话放在耳边,一边说着话一边走出了班门。讲台下传来一阵轻微的唏嘘声,像是在不满老师就这么放过了她。

红肿的屁股刚刚接触到冰冷的椅子,姬月白就条件反射似地轻轻尖叫一声,身子弹起来一点,捂着屁股不敢落座。和她同桌的纪青时一边看着她的窘相一边偷偷地笑。

姬月白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真的是,不来心疼心疼我还在笑。”

“好好好~”纪青时半捂着嘴摸了摸她的头:“我家月白让打了怎么能不心疼呢?诶话说老师才打了你两下来着,不至于坐不下来吧?”

“哼,你以为我为什么迟到啊?还不是我妈在我上学前揍了我一顿。”姬月白懒散地趴在桌子上,“真是有够惨的,在家里挨完打又来学校挨打。”

“诶?你妈妈因为什么打你呀?”

“当然是因为没写作……等下!我还没有补作业!!”

姬月白这才想起自己的作业还没完成,急忙从书包里拿出来数学作业本来,匆匆忙忙地摊开在桌子上:“青时青时!借下你的数学作业!!”

“给。”纪青时把自己原本就放在桌子上的作业本打开交给了她,“多吗?你可要快一点,我估计等老师回来就该收作业了。”

“要死了要死了!!为什么班主任偏偏是数学老师啊!”姬月白接过本子,奋笔疾书地抄着作业。

纪青时一边在心里悄悄担心一边幸灾乐祸道:“谁叫你昨天晚上打那么久游戏才问作业的。”

“谁能想到数学会留那么多作业的!”

“还不是你上课不好好听讲一直在睡觉,就凭这一点老师就该好好打你一顿了。还有抄作业谈女朋友,你说说月白同学,该不该被打屁股呀?”

“哼!那你也要一起挨打!”姬月白一边用着生平最快的速度抄着作业一边不服地辩解着。

“那也是你挨的更重。”纪青时捂着嘴笑了笑,看了看时间,老师也差不多该回来了。“这样吧,我帮你抄一些好了。”

“太好了辛苦你了。”姬月白赶紧把另一个练习册扔给了纪青时,纪青时刚刚接住写了两个字,门口忽然传来开门的声音,吓得她一个激灵赶紧坐好,把练习册藏在了桌子里。

“收作业。”老师的这三个字瞬间让姬月白的心跌入谷底。她无力地放下笔,看着还有半篇的作业没抄完,旁边纪青时的桌子里还放着那本没怎么写的练习册,现在抄作业只会直接暴露,她看向纪青时,用眼神焦急地询问她该怎么办。

纪青时叹了一口气。

没过半分钟,老师就抱着前面几人的作业来到了姬月白面前,一旁的纪青时乖乖地把自己的作业本和练习册交了上去,只有姬月白一动不动。

“姬月白,在想什么呢,作业呢?”老师声音低沉地质问道。

“老师……我…我没写完…………”

姬月白知道交一本没写完的作业来骗老师受到的惩罚是要比直接向老师坦白没写完受到的惩罚重的。她的心砰砰地跳着,想到老师刚刚警告她的话语,十指不由得变得冰冷。纪青时看着支支吾吾的她,既担心又紧张。

老师皱了皱眉头:“为什么没写完?”

“昨……昨晚不知道数学作业……”姬月白吞吞吐吐地说出这句话,随后才猛然意识到这样说更糟糕:老师是上课留的作业,说不知道作业就相当于坦白自己没听课了。

老师面无表情地盯了她几秒,什么都没有说,走到后面收其他同学的作业去了,姬月白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她知道自己肯定躲不过这次惩罚了。

果不其然,全班除了姬月白没有人敢不写班主任的课留的作业。老师慢慢地走上了讲台,拿起了教鞭放在手里,全班人此时都看向了姬月白。此刻的她感觉自己像是一个等待发落的犯人。

“姬月白,拿着作业上来。”老师的声音冰冷冷地,听不出一点情感,但就是让人不寒而栗。

老师一直盯着她们这里,姬月白不敢从纪青时的手里接过练习册,怕连累了她。她扶着课桌缓缓地站起身来,在全班人嘲弄的目光和纪青时担心的目光下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老师面前。

“胆子挺大啊姬月白,又迟到又不好好听讲还上课睡觉,这不打你一顿全班同学都看不下去了。作业给我!”

姬月白伸出颤抖着的双手把作业本交给了老师,老师翻开来看了看,随后合上了本子扔在一边:“练习册呢?”

“练习册…………”姬月白不敢说下去了。

老师抬起手来就是一鞭子,狠狠地抽在了她的屁股上:“问你呢练习册呢?”

“啊!!呜呜…………”她尖叫一声,但还是不敢说出来。

“老师……!我!是我拿着!”纪青时不忍心看着她因为自己这样挨打,举起练习册站了起来。

“怎么在你那?”

“是我主动提出要帮她抄的。”

“青时…………”姬月白担心的回过头,带着哭腔地看着她。纪青时回给她一个坚定的眼神,要她不要担心。

“好,敢作敢当,但这不能够是你帮她抄作业的借口。你也上来。”

同学们都惊到了,虽然大家都知道班长和姬月白关系不一般,但都没想到她竟然会为了姬月白甘愿受惩罚。但这样反而满足了一些人看热闹的心理—毕竟从一个美少女变成了两个美少女会被打光屁股,那些暗地里对她们动过坏心思的人可以一饱眼福了。

纪青时也走了上来,和姬月白一起半趴在了讲台桌上。老师挥舞了一下教鞭,走上前去,一把将两个女孩的裙子掀了起来,讲台下瞬间传来了“噢噢噢噢——”的起哄声,一些女孩子红着脸遮住了眼睛。

姬月白的屁股上即使还穿着胖次,也还是可以清晰地看见之前惩罚过的红肿痕迹,像是一颗熟透了的樱桃,明显比旁边纪青时的屁股大了一圈。

老师皱了皱眉,摸了摸姬月白发烫又皱皱巴巴的小屁股,姬月白轻轻叫了一声,双腿不断地摩擦着,胖次的底部和肉体贴得更加紧凑,仿佛还变得深色了一些。

老师忽然一把拉下了两个人的胖次来,两人惊叫一声。姬月白的胖次紧紧地粘着她的私处,直到最后才牵着透明的银线离开,落在了一边的腿上。众人这才看到,她的私处也是红肿着的,明显被惩罚过。底下一群人对着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姬月白羞耻极了,但快感忍不住溢出,从两腿间缓缓地滴下长长的液体来。

“啪!”老师一鞭子抽了上来,姬月白惨叫一声,两腿间的液体瞬间被夹断。随后又是一鞭子,但这次叫出声来的却是纪青时。她受的是新伤,要比姬月白痛许多的。

连续几鞭子下去,姬月白的屁股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了,打上去的声音已经有些钝了,但纪青时那里却是清脆的抽打声。她白净的小屁股上深深地印上了几道深红色的印记,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

老师收起教鞭,走上前去,一只手横着揽住了纪青时的腰,把她架在空中,另一只手重重地、连续地打在了纪青时的屁股上。

“啊啊!!!!对不起老师对不起我错了!!不要打了!!”纪青时两条腿不停地踢动着,屁股扭来扭曲,但并不能阻挡老师狂风暴雨般打下来的手掌。不一会,纪青时的屁股就红了一大片了。

“好了,你可以下去了。”老师把她放了下来,纪青时顿时无力地鸭子坐在地上,不停地抽泣着抹眼泪。老师弯下腰来,摸了摸她的头:“老师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也喜欢帮助别人,没事了没事了不哭,回座位吧。”

纪青时扶着地板弯着腰站起身来,捡起早就掉在地上的胖次乖乖穿好,捂着脸满脸通红地小跑回了座位。

“接下来是你。”老师又看向姬月白,她吓得连忙喊:“老师我错了对不起!!!”

然而回应她的只有教鞭无情地划破空气的声音。

“咻—”

“啪!!”

“对不起!!”

“把腿分开。”老师用教鞭拨了拨姬月白紧闭着的双腿,她把脸埋着,迟疑着不动。

“让你分开!!”老师一鞭子抽在了大腿上,姬月白惨叫一声,皙白又纤细的腿上瞬间多出了一道红印。她不敢怠慢,连忙动了几下,两只脚分开得大了些,缓缓地把腿打开……

两腿间本来纠缠不清的黏液此时像蜘蛛网一样牵连着各处,色色的味道充斥了整个班级,少女的私处此时在所有人面前一览无余。底下的人顿时炸开了锅,姬月白害羞极了,低着头颤抖着哭了起来,但身体却一点都没有感受到羞耻,反而越来越热,快感逐渐强烈,一股奇怪的感觉流淌在全身上下各处,让少女感觉每一秒都是那么难熬。

“啪!!”老师从下往上一鞭子抽在了私处上,少女和全班人一起惊叫了起来。那股奇怪的感觉愈来愈强,但最终还是被羞耻感抑制住了,最终只是滴下来几滴粘稠的液体。

吵闹声愈发聒噪,老师大喊了几句安静,随后从前排同学手里接过几张纸来,帮姬月白擦了擦泛滥的私处。她的身体瞬间绷直,咬着嘴唇忍受着最娇嫩的部位被粗糙的纸不断摩擦着,不断地发出奇怪的声音,听得前排的几个同学都出现了生理反应。擦干净之后,老师放下教鞭来,用手一下抽打了上去,又打得姬月白淫水四溅。

上课铃在此时终于响了,姬月白一边哭着一边和纪青时同时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老师看了看表,喊了几声安静,提起她的胖次帮她穿好。胖次刚刚挨到红肿的私处的时候姬月白惊痛地“咿!!”了一声,老师轻轻地帮她揉了一揉,好不容易晾干的胖次却又湿了一片。看到任课老师走了进来,班主任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示意她起来,姬月白赶紧站直把裙子放下去,哭着走回座位上了。

刚回到座位,姬月白就把头埋在臂弯里抽泣起来,老师见她刚刚被惩罚过也不去管她。纪青时赶紧凑上去,摸了摸她的脑袋,顺了顺她的一绺绺头发,轻声安慰道:“好了好了,不哭,我不也陪你一起挨打了吗?”

“好羞…………都被…看见了……”她怕别人听见,哽咽着低声哭道。

“没关系没关系啦,都很正常的,说不定我以后也会被这样惩罚哦,谁都有可能的。”纪青时把她扶起来,拿出纸巾擦了擦她的泪水,“好好上课啦,不然小心班主任又惩罚你哦。”

姬月白这才坐了起来,接过纸巾擦了擦眼睛,哭着听老师讲课。

窗外,洁白的微风正摇曳,抚平着哭泣的心。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