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妹妹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终章RSolenya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The Dawn》的后记
本文为《The Lily 上》的后记

“过两天要回一趟家。”

“诶——?”

青时抬起她的小脑袋,向我发出疑惑。

“因为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必须要回去一趟。”我一边收拾着必要的行李一边说着,“……虽然不是很想回去。”

“什么重要的事情呢?”

我轻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来,摸了摸她的头,

“是关于你的事情哦。”


已经有一年没有回过家了,望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大门,心里却不由得升起一阵恐惧来。

在这里的回忆,是我一辈子都不愿意记忆起来的。

被家暴,被虐待,被留下了永远不会消去的伤痕,被踢踹着赶出家门。这些事有很多还是一年前才发生的,在我的记忆中却像是十年前的事情一样了。

“也不知道这次回来会被怎样对待。”我在心里想着。

我牵着青时走进了院子,深吸一口气,按响了一旁的门铃。

不一会,一个女偶模样的人打开了门,是我完全不认识的人。她看看我,又看了看青时,愣了一下,随后立即反应过来,回过头向屋内喊道:“纪夫人!您的女儿回来了!”

我也愣了一下,在我的印象中,家里是素来没有像女仆这样身份的人,所以这个人一定是我走后的这一年间来到。可这一年间我和青时谁都没有回到过家中,她是怎样认出我们的呢?

我摇摇头,将这些多余的思绪清出脑外。随后一睁眼,看见一个无比熟悉、而又可怕的身影缓缓走来。当她走出黑暗,站在门口,用她那冷冰冰的眼神盯着我的时候,我不寒而栗地打了一个冷颤,随即身体开始发抖起来——她就是这一年来无数次出现在我梦中,从小到大对我造成了无数阴影的母亲。

她对我的态度似乎没有一点改变,仍是将我冷落在那里,随后将青时一把抱了起来——

“哎哟!一年没见,可想死妈妈了!”

她亲昵地抱着青时,似乎还想要亲吻她,但青时并没有怎样热情地回复,看起来也只是勉强不抵抗罢了。

“欸?青时怎么这么冷漠,都不想妈妈吗?一定是这个人把你给教坏了,是不是?”

我被晾在一旁,只得苦笑着听着母亲用“这个人”这三个字来指代自己,还不敢有任何小动作,不然,一不小心就会……

这时,母亲却站了起来,让女仆把青时带到了里面的房间去,随后冷冷地看着我,背过身,向客厅走去。我连忙换好鞋跟着她走了进去。

她瞟了我一眼,随后便看都懒得看我,只是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以轻蔑的语气说道:

“你凭什么自己把纪青时带走?叶代?”

她刻意地强调了姓氏,仿佛是在想我宣告:青时是他们家的,不是我所能够染指的。

“唔…我……并不是我要……”

“你要清楚,”她毫不留情地打断了我的话,“她是我们家的女儿 而 你,只不过是被赶出家门的一个养女罢了。你有什么资格不经我们同意而把她带走?她还只有十四岁,她还要上学,你供得起吗?!”

“我…我……我这一年都好好地赚到了钱去供她上学…”

“但她是我们家的人,和你没有关系。”

“!”

再次被戳到了痛点,心脏开始隐隐作痛起来。但母亲丝毫没有顾忌我,仍是说道:“叶代,我再次警告你,离青时远一点,我们绝对不会再让她跟着你走了。”

“不要!”

我流着泪喊了出来。但下一个瞬间我便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因为我已经猜到母亲的脸上是怎样的颜色了,我也知道接下来自己将接受怎样的境遇了。

母亲一言不发地站了起来,我仍是低着头,听着她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不久后又再次回来,并将许多东西扔在了沙发上。我紧闭着双眼,泪水止不住地流着。

“跪下!”

简短而又极其有力的命令,像是一双无法抵抗的手一样将我按在地上。母亲三两步走来,一把将我的衣服撕开,裙子和内裤丢在一旁,随后便拿起皮鞭来,狠狠地抽了下来。

“啊啊啊啊!!!!!!!!!”

无比剧烈的疼痛咬噬着我的皮肤,这力道似乎是要将我的肉撕裂开来一样,让人在一瞬间满脑子只会剩余一个“疼”字。听到我的惨叫后,母亲非但没有收手,反而用十分快的速度抽击下来,并且每一下都力道不减。直到我疼得翻倒在地上,痛哭着捂着自己已经满是血痕的屁股,才喘着粗气将皮鞭扔在一旁。

就在我以为会结束的时候,一旁却传来一声让我身体为之一振的声音——母亲拿起了竹板。

小时候的我最害怕竹板,无论是打屁股还是打手或是其它地方,它所带来的的疼痛是其它工具所完全无法比拟的。

此时,里面房间的大门却被人猛地打开了,里面传来了吵闹的声音。我透过模糊的泪眼,勉强辨认出是青时要向这边冲来,却被保姆死死拦着。

“妈妈!放过姐姐!是我自己跑出来的找她的!和姐姐没有一点关系!”

她向着这面大喊,试图阻止母亲对我的惩罚,但可惜并没有用,母亲只是瞥了她一眼,随后仍是握着竹板向我一步步走来。

青时张大了嘴,一口咬在女仆的手臂上,疼得她大叫一声,撒开了手。青时便抓紧时间跑到了我面前,跪在了我和母亲的中间。

“妈妈……”青时想要为我求情。

母亲一言不发,良久后将竹板放了下来,青时转过头来,向我露出了一个疲惫的微笑,但没想到的是,母亲随后又拿起一个皮质手铐来,一把抓住青时的双手,将她的手铐了起来,压制住青时的挣扎,将她绑在了稍远处的一个桌角上。

然后,她便转过身来,冷冷地对我说:“躺在地上,把你的腿打开。”

我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身子,没有按她说的来。

母亲便不耐烦了,几步走了过来,把我的手绑在了背后,叫来女仆强行把我的两条提掰开来——随后便拿起竹板来,对着我的弱点狠狠地打了下去。

“不要!”青时在一旁大喊。

竹板打在那里的一瞬间,我的思维霎时变成了一张白纸,耳边微微有耳鸣的声音,身体又像是躁动一样的热,又像是掉入冰窖一样的冷,随后,痛感便如闪电一样传遍全身,那里瞬间红肿了起来,所有的感觉此时全部化为了尖叫。

“一下!两下!三下!”女仆报着数,记录着我的疼痛。

我的身体在无节制地颤抖,像是要坏掉了一般,世界在此刻只有疼痛、疼痛、以及无尽的疼痛。

“快住手!”青时用带着哭腔的颤抖声音喊道。

“对不起!对不起!!”在尖叫之余,我只能下意识地喊出求饶的话语了。

竹板仍是一下一下地抽打着,只是力道微微有些减弱。直到五十下的时候,母亲终于抬起了手来,停止了惩罚,我分明地看着上面沾着斑斑血迹。

我却仍然没有从方才的责罚中缓过来,身体因为刚刚的哭喊而剧烈地起伏着,那里刺痛着,微微动一下腿便感觉像是要烂掉了一样。我无法抬起身来看被惩罚后的弱点是什么样的,但我知道那里一定已经全是血迹了。

“起来。”

我强忍着疼痛,想要坐起来,但身上没有一点力气。那女仆扶着我站了起来,此时的我没有一点力气,身上到处淌着汗液,但还是声音微弱喃喃道:“青时……要…和我一起……”

母亲扔下了工具,背过身去,沉默了良久,解开了束缚着青时的手铐。她不顾地双手刚刚还被绑得生疼,便直接跑过来抱住了我。

母亲看着她,叹了一口气,几分钟后,才沉着声说:“你走吧,我也终究是拦不住她。以后我不会跟你有任何联系。”

青时呆滞地看着母亲,似乎是没想到母亲会同意让她跟着我走。但很快她便反应过来了,捡起之前被撕掉的衣服——还好没有烂得太彻底。帮我勉强穿上之后,才沉默着扶着我一步步走出“家”门。

她叫了一辆出租车来,一路将我送回了我们的家。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