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序:

谁道八月正暖

姐妹ff打屁股

八月真的好热啊……偏偏沐柔又特别怕热。 也许有人会说,宅在家里开空调吃冰淇淋不好吗?可是……沐柔不巧正处于经期。痛经几乎是那个女孩的噩梦,沐柔的身体尤其不好,为了不让自己受寒,她连冷一点的水都不敢喝了,可是,天气真的很热…… 无所事事的下午,39°的高温让沐柔几欲崩溃,虽然开了空调,可是她仍能感受到 […]

阅读全文

反囚

原神打屁股

荧睁开眼睛,身旁的人早就不在了,手腕上的手铐依旧拷着,限制了双手的活动范围。囚房的大门,仍是锁着的。荧从床上下来,光洁的小脚踩在榻榻米上。 但是细看这间房间,虽然说是囚房,里面却精致得不像样。柔软的床铺,墙边的两排书架上摆满了书,房间正中央的小桌旁摆有两个坐垫,甚至会定期更换桌上的小点心和小零食,每 […]

阅读全文

某对姊妹的故事【とある妹のお話】

校园女生打屁股

在某所大小姐学校中存在著一个叫“Hermana”的传统。 从西班牙语翻译过来,即是“姊妹”的意思。正如其名,这是个是让学生之间缔结有如姊妹般关係的制度。 给高、低年级生分别安上“姊”、“妹”的立场,让她们像是亲生姊妹一样渡过校园生活的这个传统,令两人即使在毕业后也能继续这段关係。 虽然大多是由高年级 […]

阅读全文

补习班的重度惩罚 8

补习班的重度惩罚

(十五)赌约 上 周六早上,天朗气清,街道上的行人熙熙攘攘,一辆驶向郊区的公交车上,一位穿着白色小衬衫、黑色包臀短裙、黑色丝袜跟高跟鞋的漂亮女性坐在后面的座位上,大长卷秀发乌黑亮丽,浑身香气扑鼻,迷人的身材凹凸有致,修长的肉腿被黑色丝袜紧紧勒着,肥翘的屁股把包臀裙撑的平整紧致,幽深的臀沟清晰可见,往 […]

阅读全文

巍爹和京妹 下

ddlg打屁股

徐京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哪能放过这次能玩的尽兴的机会,漫展结束后又和于归去小吃街把平时偷偷放在心里馋的吃了个遍,一看离八点半还有一段时间,俩人便一起去网吧打游戏 “王八鱼!!!快快快!过来给我回个血!” “王八鱼!赶紧过来开团啊啊啊啊啊!!!” “啊!京爷救我!我被围攻了!” “靠靠靠!!!输了输了! […]

阅读全文

青茫 15

姐妹打屁股sp

仔细回忆,本大人最近没干什么不好的,负面影响的事儿,肯定是吓我的,机智的步柒同学迅速在半秒内作出判断,有如鬼神之速。咳咳,信息传入大脑再做出反应需要一秒,而我则用了半秒,事实证明这叫做--不动脑子。心中自有乾坤的我,判断出自己的处境,便有底儿了,吓我,还敢吓我。 一抬头,仰35度角,对着那人说道 “ […]

阅读全文

巍爹和京妹 上

ddlg打屁股

徐京捏着一份成绩单,整个人失魂落魄的飘在大街上。这一次的期考成绩已经出来了,比起上一次的成绩可谓是更加的惊天动地,惨不忍睹——原本的前二十,成功的挤进了前三!只不过是倒数 绕着自家门口足足溜达了三圈之后,徐京终于在本就不灵光的脑子里堆出了一摞和自家老爹承认错误以及今后该如何如何改正一类的“检讨宣言” […]

阅读全文

SP回忆录 下

笞尻

(七) 两年前我才刚刚升为公司副总,现在又因为原来的总经理年末跳槽,而被总部破格提拔,来填补他的位置。这样,我就以34岁的年龄成为连洋集团最年轻的分公司总经理。可我的心情却开心不起来,因为此刻桌上的这封辞职信——人事部主管杨薇。公司里我私下最好的朋友的辞职信。杨薇辞职的原因很简单:压力过大。虽然她在 […]

阅读全文

青茫 14

姐妹打屁股sp

次日清晨,醒了个大早,一行人在餐厅约好见面。 “我们今天去登山吧,听说山顶的黄昏特别好看呢” 饭团摇摇头对大葱说道 “什么时候青桐姐能温柔亲和些,我们的英文课也就美满了” 大葱下意识地点点头,极为赞同。 左大人喝了口红茶,笑道 “原来你们都是这么说我的啊,阿步,我冰吗?” 嘴里含着面包,摇着头,鼓鼓 […]

阅读全文

F/F和F/M短篇

学琴打屁股

(一) “错了!”  随着女人的一声呵斥和戒尺抽打在手臂的响声,跪坐在琴旁的少女终于是停下了拨动琴弦的动作。这是半个小时里师父的第四次“提醒”了。 “自我开始教你也有十天了吧,到现在最基础的散音你还会弹错。这琴一共就七根弦,就算是死记硬背也应该练熟了吧?” 弹琴的女生名叫安奕,一个古琴初学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