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序:

养教院的板子

寄宿学校打屁股

直到现在,玛丽亚还并不认为教养院是有多不好的一个地方。就在三个月以前在她的十八岁生日那天,她和她的一个伙伴决定去买袋大麻抽。于是她们鼓起勇气去找到了一个名叫以色列的很有名的年轻人。他答应以40美元的八折价卖给她们(“这是生日价”他说道)她们于是就买了三袋。当时,如果她们能等到赶回玛丽亚的屋子后再点燃 […]

阅读全文

吸烟的惩罚

皮带打屁股

“珍,妳的过错带给我们很大的羞辱。” 这是爸爸对我们犯错时一向先说的话,对我来说已经不稀奇了。 “我和妳妈妈认为,这次的错的确太大,让我们决定改变对妳的处罚方式,我们要让你认识到作为女孩子要知道耻辱是什么。” 这句话可真是震惊我了,爸爸可从来没有对我们用别的处罚方式呀!这句话的确让我的心头颤了一下。 […]

阅读全文

她不敢

学校打屁股

—每个老师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 这个故事是我在六零年代末就读于一所私立语言学校时的遭遇。虽然我那时是个小淘气包,但我的自我保护意识也很强,从来都是小心翼翼地避免自己的屁股(和双手)挨揍。 记得那是连着两节历史课,我觉得很无聊。虽然这已经是我的A-level第二年了,而且历史是一门重要的必修课,但我表面 […]

阅读全文

下属和我的故事

被帅哥打屁股

我是一家小零售店的经理(嘻嘻,山中无老虎,小妹我就是大王),所以自然该有点威风,我的下属都给我使唤得不敢迸半个不字。一天一个高高个,深色头发的小伙子来我店里找工作。他一看就是那种健壮肌肉型的,我已经不算矮了,有5”5,他还是比我高了整整一个头。他其实都够格当经理级的,但我也说不出为什么,只给了他一个 […]

阅读全文

乔安在洛克小镇

乔安在洛克小镇打屁股

乔安眼睛有点肿,小脸有点沮丧,但21岁的姑娘依然散发出独有的美丽。老狄克老远就微笑起来,他坐在一截圆木长凳子上晒太阳呢,旁边是他不爱讲话的19岁的小儿子,小伙子眼睛直直盯着走过来的乔安看。 老狄克懂得他年轻的儿子!多可爱的姑娘,尤其象是乔安这样的东方姑娘。据说她的母亲是中国和南洋的混血,娇小又饱满的 […]

阅读全文

茱莉的惩罚

偷东西被打屁股

在一个和询的午后,有名顾客在一间即将于下午6点关门的春田珠宝店内浏览店内的商品,而这一家的老板正忙于结算今日所得,恰好他头抬起来时,从监视器中清楚看到她将十二对高级的耳环放人她的皮包内,她的行为一一的被这套监视系统录了起来。 当老板告诉她还有商品尚未付钱,一开始她面对这一种指控显得非常的气愤,他也不 […]

阅读全文

少女朱丽叶的故事 上

少女打屁股

第一章 回家的火车上 “请出示你的车票。” 那个十几岁的姑娘惊讶地看着列车员。通常要到列车起步后才查票,也许这是新规定。那列车员瘦高个,狭长的鹰钩鼻上架着一副金属边眼镜,他的眼睛象鹰一般贪婪地盯着她。朱丽叶有些颤抖。 “你没有车票吗?”那人问道,弯下身,语音略显刺耳并充满暗示。 “当然有。”她放下包 […]

阅读全文

路上的男孩

女王打屁股

初夏的下午,我开车沿着一条偏僻的公路前进,雨很大,对于夏天来说现在很冷,因为天气很糟糕,而且这条路我不是很熟悉,所以十分小心地开着车。 忽然,在阴沉沉的雨中出现了一个幻景,我看见一个人轮廓沿着路边在走,当我开近时才发现那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正冲着我做着要搭车的手势,看他在这么恶劣的天气里呆在外面,就 […]

阅读全文

女教师的忏悔 上

教会打屁股

“神父原谅我,我有罪。” 约翰逊神父当天已无数次听到这一熟悉的声音了。他原以为到了这个时候所有忏悔的人们都已离开了他的教堂,但居然还有一个人在忏悔。 “神父。我犯了一项很大的罪孽!” “我的孩子,除了上帝之外,人人都是有罪的。坦白你的罪孽,并按照我说的方式去悔罪吧,你一定能得到宽恕。我的女儿,现在告 […]

阅读全文

凯蒂的惩罚

女友被打屁股

这件事发生在两年前,那时候我刚从大学毕业,在一个律师那里做负责法案条款的文员。 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我的女朋友凯蒂打电话给我,情绪听上去十分沮丧。她问我她是不是可以马上见我。我说 当然可以啊,她就立刻挂上了电话。我想象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凯蒂并不是那种容易被小事打垮的人。 我和她在我们念过的大学碰了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