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序:

落霜知觉时

打屁股板子

两个月前,裴霜儿的脚刚落到这座延边小城,她的美貌便不胫而走。小城上下的男人,无论书生莽汉,仿佛都从连绵数月的宿醉中突然醒转了,诸如“洛浦仙人,巫山神女”之类的说法传遍了街头巷尾。 其实,不要说这些与功名无缘的无聊汉们没见过裴霜儿,就是同在“翠胭花阁”里面住着的,又有几个真正一睹过她的天容? 直到上月 […]

阅读全文

李秀成之死

李秀成打屁股

临近拂晓,李秀成醒过来了,发现自己全身已被露水打湿。一阵微风吹过,虽已是六月盛夏,仍感到了一丝凉意。他发现自己孤身一人,正要回想点什么,就感到一阵眩晕。稍微定了定神,他终于想起了,昨日天京城破,他保护幼天王洪天贵福,穿着清兵服装,假扮清兵从城门逃了出来,但紧接着就被发现。在追击过程中,他将自己的好马 […]

阅读全文

玉堂春过堂

衙门打板子

人们知道的玉堂春,往往是通过一句—苏三离了洪洞县的唱词开始的,这一段苏三还在洪洞县。 却说那县令,得了一千两白银,一心要逼取苏三的口供。次曰升堂。苏三披枷戴镣,一步一踉跄,在二名差役押解下慢慢走向花厅,花厅专门审问女犯人,虽是二堂,墙壁照例架上红黑刑杖,堂前特意准备了女人马鞍形刑凳,右侧的桶里浸着大 […]

阅读全文

告夫的后果

春凳打板子

话说女子玉红到府衙状告丈夫后,被带到二厅“换装”。她正纳闷呢:换装?换什么装?正想着。一个60多岁的老牢婆扔给她一套囚衣:“快换上”。 她一怔,“为什么要换衣服”? 牢婆道:“来告状的人多,为了防止诬告,告状的人都换上这种囚衣,为的是打屁股板子时候方便”。 玉红一听“打屁股板子”,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

阅读全文

高堂明镜

公堂杖责

巳牌将尽,陆元升才发付完早上的公事。这样一个小地方,居然有这么多的烂事儿,大人很是不爽。书吏收过案卷,大人吩咐退堂,自己回后堂歇息。众衙役们办差的办差,巡街的巡街,当值的回班房,各个散去。已经是立夏时分,夹袄穿着有些热了。陆大人走进书房,小书童文举接了冠服挂起,端上茶来,他解开夹袄的纽襻,坐在椅子上 […]

阅读全文

古代杖刑打屁股有多疼?

杖刑打屁股

挨大板子的刑罚,现在早已经不见了,现在的人除了械斗以外,谁也没有挨过大板子,不过小时候被大巴掌打屁股的滋味儿,恐怕还真有不少人尝过。 在我儿时,真就没少挨过父母的巴掌打屁股。 我小时候顽皮,招猫逗狗的惹恼了邻居,被人家找上门来告状,我的老爸抡起大巴掌,把我的屁股猛一顿打,这屁股疼的没说,不论是坐着还 […]

阅读全文

杖审石晓琳

打板子

这天晚上与平时无异,石晓琳侍奉爹娘上床安寝之后,便也脱了自己的衣衫,光着脚丫,只着一条绿色亵裤和一件红色肚兜上炕睡觉了。此时正值秋天,天气还未转冷,睡觉极是舒爽。 灯灭了不到半刻,却听院子里一阵躁动,似有人冲了进来。石晓琳赤着双脚下地开门去瞧,只见一个黑乎乎的壮汉闯了进来道:“是石晓琳么,让俺躲一躲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