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序:

故园旧事 有声书 5

民国打屁股

刑台上的秀龄,早已涕泪交加。80多下打过,屁股疼痛之余,似乎又有点适应了责打的节奏,已经不像开始那么难捱。屁股上已不再感到清脆的疼痛,而是转为厚重的、滚烫的疼痛。有那么几下,秀龄甚至觉得那种感觉异样无法言喻,似乎能感觉到某种湿润的东西在不受控制地流淌……台下的起哄让她羞愧难当,身体的状况让她心里一片 […]

阅读全文

故园旧事 有声书 4

民国打屁股

原来这套严格的体检程序、以及执行数量的折减制度,都是北洋政府所专门规定的。平时责罚作奸犯科者很少有这么讲究,毕竟这回县里重视,受刑者又是弱女子,倘若打出了问题,难免要被追究渎职责任,因此正式地走了全套体检程序。又因盛夏时公开行刑,唯恐受刑人体力不支,司法部早在民国四年就发了文,凡是在七八月间责打的, […]

阅读全文

故园旧事 有声书 3

民国打屁股

“嘴硬的人犯,我这儿也见多了。县里也关照过,若你冥顽不灵,自应依法从严管理。那就先教教你这里的规矩吧。狱警,执行六一九号令!” “等等……你们要干嘛?” 还没等秀龄反应过来,两名狱警不由分说,把她连拉带扯架上一旁的长桌,按趴在桌上。 “你们干嘛!……”秀龄屁股朝上地趴着,整个人还是懵的。 典狱长慢悠 […]

阅读全文

故园旧事 有声书 2

民国打屁股

回忆渐渐清晰。 民国九年(1920)的夏天,南方小城。县监狱大门外,搭着齐人高的刑台。 自从民国三年《易笞条例》颁行以后,县里笞打人犯,就在监狱门口的刑台上公开执行,以正民风、儆效尤。这刑台高度适中,与观刑者保持着距离,而竹板笞打在屁股上的声音响亮回荡,让小偷小摸、聚众赌博、作奸犯科之辈望而生畏,不 […]

阅读全文

故园旧事 有声书 1

这是一段发生在民国的故事。女孩的记忆,从1920到1952,有些已经沉没在时光里。一些人与地名,再也记不真切了。 唯独那些关于SP的往事与心情,都永远深深印刻。 即使这只是她一个人的秘密。

阅读全文

故园旧事 上

民国打屁股

这是一段发生在民国的故事。女孩的记忆,从1920到1952,有些已经沉没在时光里。一些人与地名,再也记不真切了。 唯独那些关于SP的往事与心情,都永远深深印刻。 即使这只是她一个人的秘密。 序 临别之忆 1952年盛夏,北平西郊,燕静大学校园里。许念苏独自坐在湖边,偶尔用脚尖轻轻点着湖面。 […]

阅读全文

我的山区之旅 下

农村打屁股

第八章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过去了好几个月,日子一天比一天更冷了,因为孩子们年龄都超过了10岁,理解能力比较强,我已经把小学大部分的内容教给了他们,包括加减乘除、各种单位换算,也能认识大部分汉字了。团团和圆圆更是教到了初中,开始学代数、方程、英文。 但是不幸的是小翠和小虎姐弟俩,因为父亲在城镇开了饭店 […]

阅读全文

学校引进的的打屁股机之2.5代

量肛温 打屁股

周五下午刘敏放学后不久,和自己的两个死党,小月,陈萍一起大声说笑打闹着,从校医务室那边走了下来。看得出来她们很得意地神情,仿佛取得了一个不小的成就。 没错,她们三个,高二1班三个最机灵搞怪,娇气任性女生,刚才的确又成功了一个小阴谋。 成功的骗到了医务室医生的病情证明。那张盖着公章,签着医师字的病情证 […]

阅读全文

我和妹妹的第一次实践

打屁股实践妹妹

这篇文章是为了纪念我和妹妹第一实践的经历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为了纪念我那值得怀念的过去…… 当我第一次进入SP圈的时候我的心里充满了很多的迷茫与不解,为什么我会喜欢这样一种不被大部分人所接受的事情,于是每次我默默的一个人静静的躲在自己狭小的小房间里看着各位达人述说着自己SP的经历与分享着自己SP的 […]

阅读全文

麻辣女校医

在医务室打屁股

再过两天,就是SP女高五十周年的校庆典礼了,这天晚上,朱晓晓坐在自己的宿舍的床铺上,两眼发直,脸色刷白…… 一个月前,申校长把在校庆上代表实习老师们做演讲的任务交给了朱晓晓,一开始,朱晓晓很兴奋,她很快的拟好了稿,并得到了申女士大大的好评。 可等到听说连省长也要来参加这次SP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