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序:

飞一般的感觉

打屁股的感觉

整个房间充斥着《California Dreamin’》,多么激情 我用力调着鸡蛋、砂糖和自发粉,准备做个蛋糕 独居的日子,我总是尽量让自己的生活充满色彩 虽然我不能忘记Anthony这个意大利男人带给我的伤害 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那时窗外的桂花刚种下不久 我认识了这个叫Anthony的男 […]

阅读全文

珍妮的故事 1

家庭体罚打屁股

1 珍妮跪在地上,下半身赤裸着,上半身穿着一件明显小了一号的白色T恤。 她的头发被束在脑后,扎成一个凌乱的马尾,在约克镇这样的发型只有16岁以下的女孩子才会扎,像珍妮这样18岁的大姑娘—她们通常会披散着头发,甚至是烫成自己喜欢的样式。而此时她扎着这样发型,穿着自己中学时候的衣服,双手叠放在脑后,默默 […]

阅读全文

最美

情侣打屁股调情

约会订在晚上七点。她还有时间喝杯咖啡,洗个澡重新打扮一下自己。 咖啡是新买的,最普通的到处都有的雀巢咖啡。她一向不太懂咖啡的事情,流连在百货商店的货架前她才知道,这些年咖啡有了这么新的品种、新的口味,而她除了知道雀巢之外,就是一个麦斯威尔了―而这两种咖啡,她也有多年―或者按流行的说法,有N年没有买过 […]

阅读全文

姐妹夜话 有声书

姐妹打屁股

“书茵。” “嗯?……姐,你也没睡?” “我哪睡得着?书萌还不回来,你看爸气得厅里满地乱走,抽了多少棵烟了,这死妮子一会儿回来,爸非剥了 她皮不可。” “我看咱家,就顶数三姐胆儿大,敢跟爸逆着干,爸不让她跟那个方仲伟来往,她偏不听,上次不也是因为这事儿,还死犟不服软,叫爸打得屁股开花,好几天穿不上裤 […]

阅读全文

少女,礼物与账单

少女被打屁股

“您的快件请签收。” 终于到了吗,我看着快递员一脸气喘吁吁的样子,一边在递过来的单子上签了字。 尽管不易察觉,不过我还是发现了对方略微透露着抱怨的眼神,或许是在埋怨快件太大了吧。谁让这栋楼里的电梯正好在维修,要一个人带着这么重的东西上到顶楼,换做是谁都一样吧。 快件单子上清楚地记录着每一笔服务需要支 […]

阅读全文

醉梦 罪梦 上

打屁股调教

一 “准备好了吗?” “放心吧元哥,这丫头跟我一起长大的,加上现在她借了贷不敢跟家里说,又只是个养女,她拒绝不了那个钱?” …… “事儿成了,就不用还了。” “啊!对不起先生。” “你们的服务都是这样的吗?投诉本呢?” 时针慢慢的指向夜里十点的方向,私立医院的一家VIP病房里 […]

阅读全文

宽而栗 严而温 2

女主男被打屁股

乔篇 乔,男,21,某学院大三的学生,双,有过主也有过很多被,入圈相当早。我对他了解真不算多,只知道他在圈子里小有名气,在被一段感情伤的体无完肤之后(貌似是爱上了自己的姐姐,他姐姐结婚嫁了人,新郎却不是他),自己开始堕落沉沦,然后对女主有很深的戒备,但是自己做主又满足不了,找男主又过不了自己那关,这 […]

阅读全文

属于 8

姐姐打屁股

【九十九】 冬去春来,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 Y市机场,又见证着一场离别。 办好手续,纪尧抬手看了眼时间,说:“时间还早,去喝点东西吧。” “好。”叶羽强打起精神答。 “我就先撤了,公司还有事。”蒋茗给纪尧使了个眼色道。 纪尧无奈地笑笑道:“好。” “记得寄礼物来~”蒋茗朝纪尧挥挥手,留下个潇洒的背影 […]

阅读全文

老公,好疼!

被老公打屁股

“铛,铛,铛。”什莫声音?我揉了揉有点疼的太阳穴,很不情愿的睁了睁惺忪的眼睛。粉色的窗帘外面的亮度告诉我,我已经睡到了8,9点钟的样子。“哦,又懒床了。给老公知道又会被教训了。”“我自言自语道。忽然,我觉得有点不对劲。是谁在厨房弄出的声音?我开始整理自己的思维。 昨晚,和几个朋友欢迎归来的同学,喝完 […]

阅读全文

故园旧事 下

民国打屁股

来监狱之前,念苏已经对教诲制度有了基本了解。她知道自监狱教诲自北平政府时期已然初具规模,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更趋健全细致。从出入监所时的入监教诲、出监教诲,日常随机的监房访问教诲、犯错时的惩罚教诲,再到劳动时的作业教诲,以及假释教诲、转监教诲等等不一而足,还有每周一次集体进行的集合教诲,甚至在死刑执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