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序:

女侠宁中则 公堂杖责

武侠打屁股SP

这一日,宁中则独自负剑行走在官道上,自打离开华山后,发生过的事情让女侠愁肠百转,思绪万千,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丈夫和女儿都误入了歧途,自己平素行侠仗义,为何际遇会落得这般凄惨。不知不觉宁中则进了华阴县城,正在行走之间,忽见路口有一茶肆,看规模还不小,能有两层楼,门脸也很阔绰,幌子上写到:“草庵堂” […]

阅读全文

女帅受辱

女帅被打屁股

秋风漫卷,黄叶和着风沙拍打在辕门乌黑的木柱上,门口的哨卫还穿着单衣,瑟缩地抱着长枪,眯眼瞄着武库司帐门口,一名素袍银甲的女将军踯躅了好久,才整整头上的雉尾盔鼓起勇气叫道:“启禀少帅,女营韩素珍报进!” 过了半晌,帐内有声音命到:“进来!”韩素珍挑开半张门帘侧身进了大帐。 武库司正堂的乌木案后坐的竟是 […]

阅读全文

酒后驾车的处罚

女司机酒驾被打屁股

“小姐,请您下车接受酒精测试。” “我没喝酒为什么要做酒精测试?” “对不起,我们是在执行公事,请您配合”。 “如果我不呢?那对不起我们将会对您强制执行,执行中产生的后果将由您自己负责。您还是主动接受以省掉不必要的麻烦。” 话已经说到这了,如果在不下来看来真的要麻烦了。丽丽极不情愿的下了走,向做酒精 […]

阅读全文

留下板花的女子

板子打屁股板花

所谓“留下板花”是这年代拐卖年轻女子卖入妓院时常用的办法,这个年代妓女主要来自于犯了法的年轻女子和那些犯罪官员的家眷。对于那些犯了王法的女子多数都会施以杖刑,也就是打板子,依据《明律》规定:“妇人犯罪,应决杖者,奸罪去衣受刑,余罪单衣决罚。” 官府的板子可不是好挨的,明朝衙门使用的板子有严格的规定, […]

阅读全文

杖臀全刑 后篇

女侠被打屁股

那是琥儿第一次见到典史,当然,那时他还没担任县衙的典史。那年琥儿八岁,见到典史的地方,是琥儿家中的书房,而典史,是琥儿的父亲请来教琥儿念书的老师。 典史请琥儿坐下来,向琥儿自我介绍:“琥儿,我的名字叫向华,今天起就是你的老师,你要不要简单说说你的事,让我认识一下。” 琥儿望着向华,嘟起了嘴,并没有开 […]

阅读全文

杖臀全刑 前篇

衙门拷问女犯打屁股

县衙正堂前,衙役分立两旁,手中持着刑杖,一字排开。午后天气晴朗,这一日的审讯是在堂前进行,堂前的台基叫做月台,月台上有两块青石板,原告跪在东面,被告跪在西面。今日,西面的青石板上跪着一个女孩,身着粗布衣杉,低着头不敢正视前方。前方正堂暖阁中,摆放着县令审理案件时的公案,案上文房四宝,火签筒、惊堂本齐 […]

阅读全文

婚前体罚培训班

打屁股培训

程启走下电梯,寻找着1060号房间。程启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就在昨天,他和他的恋人领了结婚证书,成为了法律上的夫妻。当然,正式的夫妻还要在一个星期之后,举行过婚礼才算。程启和妻子都算是才貌双全,也算是令人羡慕的一对。 C国《新婚姻法》规定,结婚后丈夫有教育妻子的义务,教育的手段当然是体罚。这是因为某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