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序:

弄潮条例 上

打屁股椅

好不容易一个五一假期,黄旭带着低一届的女朋友回去见爸妈,才吃了一顿饭就被纪老师一个电话追上了回北京的火车。 这事儿不小。 五月一号是《全日制学校学生体罚条例》试运行的第一天。 自从一个月前该条例出炉,便是一片全国哗然。网上网下,两派人马累日累夜吵翻天:体罚到底是对世风日下的社会的一剂良药,还是文明社 […]

阅读全文

高堂明镜

公堂杖责

巳牌将尽,陆元升才发付完早上的公事。这样一个小地方,居然有这么多的烂事儿,大人很是不爽。书吏收过案卷,大人吩咐退堂,自己回后堂歇息。众衙役们办差的办差,巡街的巡街,当值的回班房,各个散去。已经是立夏时分,夹袄穿着有些热了。陆大人走进书房,小书童文举接了冠服挂起,端上茶来,他解开夹袄的纽襻,坐在椅子上 […]

阅读全文

古代杖刑打屁股有多疼?

杖刑打屁股

挨大板子的刑罚,现在早已经不见了,现在的人除了械斗以外,谁也没有挨过大板子,不过小时候被大巴掌打屁股的滋味儿,恐怕还真有不少人尝过。 在我儿时,真就没少挨过父母的巴掌打屁股。 我小时候顽皮,招猫逗狗的惹恼了邻居,被人家找上门来告状,我的老爸抡起大巴掌,把我的屁股猛一顿打,这屁股疼的没说,不论是坐着还 […]

阅读全文

故园旧事 上

民国打屁股

这是一段发生在民国的故事。女孩的记忆,从1920到1952,有些已经沉没在时光里。一些人与地名,再也记不真切了。 唯独那些关于SP的往事与心情,都永远深深印刻。 即使这只是她一个人的秘密。 序 临别之忆 1952年盛夏,北平西郊,燕静大学校园里。许念苏独自坐在湖边,偶尔用脚尖轻轻点着湖面。 […]

阅读全文

古代犯人公堂上受罚时,为何只打屁股,不打其他地方 

公堂打屁股

古代公堂打板子只打屁股,的是打屁股以及屁股的延长部分大腿。古人“股”的概念是宽泛的,但即便仅仅打大腿,屁股一样“难逃法网”,免不了要当众脱裤,以方便行刑。可是,在公堂行刑时,为何多打屁股呢? 为何在公堂只打屁股,不打别的地方 为何在公堂打屁股不打别的地方?不打别的地方?原来,从前罚打犯人,没有明确的 […]

阅读全文

女生挨鞭刑

鞭刑

王奕,女,24岁,身高154,体重82,因婚后出轨,判处监禁6个月,鞭刑12鞭… 由于男性鞭刑有效抑制了犯罪率,增强了治安,国家从去年1月1日起开始试行女性鞭刑。主要针对婚后出轨,故意伤人,偷窃,卖淫,吸毒等等犯罪行为。 受刑年龄介于18岁至50岁,受刑部位为臀部。考虑到女生身体比较柔弱,行刑的藤条 […]

阅读全文

茱莉的惩罚

偷东西被打屁股

在一个和询的午后,有名顾客在一间即将于下午6点关门的春田珠宝店内浏览店内的商品,而这一家的老板正忙于结算今日所得,恰好他头抬起来时,从监视器中清楚看到她将十二对高级的耳环放人她的皮包内,她的行为一一的被这套监视系统录了起来。 当老板告诉她还有商品尚未付钱,一开始她面对这一种指控显得非常的气愤,他也不 […]

阅读全文

公堂笞女犯

公堂打板子

清晨!一轮红日冉冉升起,冲破了层层云雾的阻挠,用她那无尽的灿烂的光芒照耀着大地!似乎想荡涤世间一切阴暗的角落。 世界从沉睡中清醒过来了,街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但是与以往不同的是,男女老少全往县衙涌来!不大会儿,衙门口就聚了不下百十口子人!一个外地来的打把式卖艺的不解的问着行人,但是根本没有人答理他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