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序:

唯有瘾者留其名

打屁股惩戒所

昏昏沉沉的少女 西伯利亚一位心理学家在2004年的时候研究出用棍子打屁股的方法来帮助瘾君子们戒除毒瘾。他表示,到目前为止,他已经成功帮助1000多名患者解除痛苦,其中有毒瘾患者,也有嗜酒成瘾、工作成瘾以及有性瘾的患者。这位心理学家表示,鞭打之所以能够对瘾君子们有效是因为鞭打产生的疼痛能够使身体在血液 […]

阅读全文

塞姆利娅风云录 3

奇幻世界sp

艾瑞斯的故事 (continued) “哦,她是我实习期的监护人”艾瑞斯说到这里,默默地叹了口气。虽然自己已经不想再和克里斯托说上任何一句话,但是她还是自己的监护人,还是要打败吸血族不可或缺的力量。“唉,现在就不要提她了,看得出来她非常讨厌你,应该不会和我们合作的” “真让人遗憾。”赛琳娜干巴巴地说 […]

阅读全文

约会大作战SP同人文 10

约会大作战打屁股

第十六节 被迫的调教 (来自第十三卷,二亚把士道带到自己家里的情节) “啊啦,少年,你确定这样直接走掉没问题吗?”房间内,真名为本条二亚的漫画家逼近了士道。 “什么意思?”士道疑惑的挠头。 “放弃精灵的主动邀请,你回去会被臭骂的哦。”二亚依旧是那高深莫测的笑意。 “精灵?!你是怎么知道这样 […]

阅读全文

李秀成之死

李秀成打屁股

临近拂晓,李秀成醒过来了,发现自己全身已被露水打湿。一阵微风吹过,虽已是六月盛夏,仍感到了一丝凉意。他发现自己孤身一人,正要回想点什么,就感到一阵眩晕。稍微定了定神,他终于想起了,昨日天京城破,他保护幼天王洪天贵福,穿着清兵服装,假扮清兵从城门逃了出来,但紧接着就被发现。在追击过程中,他将自己的好马 […]

阅读全文

执行者

公开打屁股

纽塞尔镇坐落在山坳里,只有一条崎岖的小路和外界沟通,因此环境相对闭塞。镇上的治安情况良好,但是法官却非常忙碌。这里的居民很奇怪,他们一年到头,几乎没有一天不打官司。而诉讼的内容,又多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主审官史蒂文斯先生简直不胜其烦。 大胡子皮特是法院的看门人,正吸着廉价的雪茄,坐在门房里看一份上礼拜 […]

阅读全文

营妓严蕊台州受杖记

公开处刑打屁股

从海上吹来的晨风,驱散了通宵郁积在台州城里的暑气。但从灰瓦房顶抹上了鲜丽红色的朝霞来看,这天还会是烈日炎炎的大晴天。 在十字街口新搭起的木板台子跟前,天蒙蒙亮就已经有人来占好了位置。因为司理院衙门口三天前就出了告示,今天要在这里对台州最出色的营妓,做过都行首的严蕊,进行决杖。 这个人见人爱的严蕊,州 […]

阅读全文

玉堂春过堂

衙门打板子

人们知道的玉堂春,往往是通过一句—苏三离了洪洞县的唱词开始的,这一段苏三还在洪洞县。 却说那县令,得了一千两白银,一心要逼取苏三的口供。次曰升堂。苏三披枷戴镣,一步一踉跄,在二名差役押解下慢慢走向花厅,花厅专门审问女犯人,虽是二堂,墙壁照例架上红黑刑杖,堂前特意准备了女人马鞍形刑凳,右侧的桶里浸着大 […]

阅读全文

故园旧事 有声书 5

民国打屁股

刑台上的秀龄,早已涕泪交加。80多下打过,屁股疼痛之余,似乎又有点适应了责打的节奏,已经不像开始那么难捱。屁股上已不再感到清脆的疼痛,而是转为厚重的、滚烫的疼痛。有那么几下,秀龄甚至觉得那种感觉异样无法言喻,似乎能感觉到某种湿润的东西在不受控制地流淌……台下的起哄让她羞愧难当,身体的状况让她心里一片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