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序:

弹钢琴的女孩 有声书 2

练琴被打屁股

这也是弹钢琴的规矩,就是如果弹错了音,要自己主动拉高衣服露出整个屁股,趴在长椅上承认错误,并求妈妈重打20下。如果没有主动承认的话,会受到更重的惩罚。 “哼,20下就想了事?不好好练琴,还说屁股痒,看来平时真是打得少了,先抽你20下屁股蛋,等你爸回来,再让你知道铁板烤肉的滋味。”“啊……不要阿…不敢 […]

阅读全文

弹钢琴的女孩 有声书 1

练琴被打屁股

小娟每天都得光屁股坐在长椅上练琴。一弹错音调!就要趴在她坐的长椅上挨屁板。 挨屁板完就马上接着练琴。她妈用来打屁板的是一根3尺长2寸宽的竹片板子。打在屁股上声音十分清脆,会发出“噼 啪“的响声。每次打完屁板,连揉屁股的时间都没有,就又要坐在椅子上,那时候红红的屁股紧贴着冷冰冰的板凳,滋味真是不好受。 […]

阅读全文

玉堂春过堂

衙门打板子

人们知道的玉堂春,往往是通过一句—苏三离了洪洞县的唱词开始的,这一段苏三还在洪洞县。 却说那县令,得了一千两白银,一心要逼取苏三的口供。次曰升堂。苏三披枷戴镣,一步一踉跄,在二名差役押解下慢慢走向花厅,花厅专门审问女犯人,虽是二堂,墙壁照例架上红黑刑杖,堂前特意准备了女人马鞍形刑凳,右侧的桶里浸着大 […]

阅读全文

故园旧事 有声书 5

民国打屁股

刑台上的秀龄,早已涕泪交加。80多下打过,屁股疼痛之余,似乎又有点适应了责打的节奏,已经不像开始那么难捱。屁股上已不再感到清脆的疼痛,而是转为厚重的、滚烫的疼痛。有那么几下,秀龄甚至觉得那种感觉异样无法言喻,似乎能感觉到某种湿润的东西在不受控制地流淌……台下的起哄让她羞愧难当,身体的状况让她心里一片 […]

阅读全文

故园旧事 有声书 4

民国打屁股

原来这套严格的体检程序、以及执行数量的折减制度,都是北洋政府所专门规定的。平时责罚作奸犯科者很少有这么讲究,毕竟这回县里重视,受刑者又是弱女子,倘若打出了问题,难免要被追究渎职责任,因此正式地走了全套体检程序。又因盛夏时公开行刑,唯恐受刑人体力不支,司法部早在民国四年就发了文,凡是在七八月间责打的, […]

阅读全文

故园旧事 有声书 3

民国打屁股

“嘴硬的人犯,我这儿也见多了。县里也关照过,若你冥顽不灵,自应依法从严管理。那就先教教你这里的规矩吧。狱警,执行六一九号令!” “等等……你们要干嘛?” 还没等秀龄反应过来,两名狱警不由分说,把她连拉带扯架上一旁的长桌,按趴在桌上。 “你们干嘛!……”秀龄屁股朝上地趴着,整个人还是懵的。 典狱长慢悠 […]

阅读全文

故园旧事 有声书 2

民国打屁股

回忆渐渐清晰。 民国九年(1920)的夏天,南方小城。县监狱大门外,搭着齐人高的刑台。 自从民国三年《易笞条例》颁行以后,县里笞打人犯,就在监狱门口的刑台上公开执行,以正民风、儆效尤。这刑台高度适中,与观刑者保持着距离,而竹板笞打在屁股上的声音响亮回荡,让小偷小摸、聚众赌博、作奸犯科之辈望而生畏,不 […]

阅读全文

故园旧事 有声书 1

这是一段发生在民国的故事。女孩的记忆,从1920到1952,有些已经沉没在时光里。一些人与地名,再也记不真切了。 唯独那些关于SP的往事与心情,都永远深深印刻。 即使这只是她一个人的秘密。

阅读全文

嫒嫒习琴记

学琴打屁股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媛媛随木先生学筝已经七个月了。木先生是一位中年的艺术家,而媛媛也一直非常地刻苦努力,在老师的悉心传授之中,媛媛已经弹得很棒了。 这一日,媛媛来上古筝课,认认真真地把一首八分钟长的“昭君怨”弹给老师听,之后,木先生什么也没有说,反而陷入了沉思。媛媛心中一阵紧张,是不是自己弹得不好 […]

阅读全文

芭蕾小记 1

芭蕾打屁股

楔子 那天是我第一次走在舞院和民族大学之间的夹道里,不时有几个高挑的女生三三两两的擦肩而过。我在她们的身后慢慢走着,顺便正大光明的窥视观察。细长的脖颈,挺直却不显僵直的脊背,和独特的走路姿势,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呼之欲出的舞者气质… 这条夹道通往一个叫“榆子舞苑”的舞蹈教室,舞院的练功房紧张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