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序:

补习班的重度惩罚 9

补习班的重度惩罚

(十八)退步体罚 “这次考试退步的同学站起来!” 教室里鸦雀无声,底下的学生有的神情紧张,有的神态淡然,有的四处偷瞄。窗外阳光明媚,树上的知了聒噪个不停,一墙之隔的教室内气氛紧张,身穿白色紧身裤的丽佳老师神色严厉,叉着胳膊,肥大的屁股高高隆起,紧身裤快被撑裂,裤缝微微陷入肉缝,两瓣肉唇轮廓清晰,丰腴 […]

阅读全文

补习班的重度惩罚 7

补习班的重度惩罚

(十三)明美妈妈 3 算上一开始的惩罚,明美妈妈刚刚挨完了整整380多下皮带外加20记厚板子!特别是那300下皮带,王曼和沈敏两个狠女人右左双打,厚厚的牛皮带抽起来又快又狠,可以说是啪啪到肉,打的明美妈妈的肥臀左右乱晃,疼的喘不过气来,欲生欲死,简直是酷刑一般的滋味…… 明美 […]

阅读全文

补习班的重度惩罚 6

补习班的重度惩罚

(十一)明美妈妈 1 一天午后,阳光明媚,国宏教育的一个大办公室内聚集了20名家长,其中有三名男性家长,因为妻子外出或者有其他事情而代替来开家长会,剩下的十七名均为女性家长,办公室内气氛热烈,有的女家长聚在一起在聊天,有的女家长跟旁边座位的人窃窃私语,男性家长也互相问好并笑着聊天,讲台上面放着一张课 […]

阅读全文

F/F和F/M短篇

学琴打屁股

(一) “错了!”  随着女人的一声呵斥和戒尺抽打在手臂的响声,跪坐在琴旁的少女终于是停下了拨动琴弦的动作。这是半个小时里师父的第四次“提醒”了。 “自我开始教你也有十天了吧,到现在最基础的散音你还会弹错。这琴一共就七根弦,就算是死记硬背也应该练熟了吧?” 弹琴的女生名叫安奕,一个古琴初学 […]

阅读全文

SP回忆录 上

笞尻

(一) 我上世纪60年代出生在台湾的一个小镇中,那里的家风传承久远,家法自古以来就是笞尻。七岁那年,我亲眼目睹了自己的三婶当众挨家法,那场景让我至今难以忘怀。 那是一个仲夏的早晨,祖宅的家族祠堂门前围了一圈男女老少,所有人都知道有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一会儿就要在这里被处以家法,特意一早都跑来围观。我也 […]

阅读全文

晨罚

母子打屁股

小小的少年定格在明亮了竹林上空的朝日中,好像动一动便会抖落游离在面庞上的流金。微合的双目,挺拔的站姿,都使他对外物惊扰的抗拒不言自明。倘若仔细端详一番,则不难从将两柄短剑攥得过紧的指节中窥见些线索,喻示他不过是在这缥缈的宁静被打破前佯作镇定。 少时,一名女子从少年的后方不疾不徐地行来,还未站定便用同 […]

阅读全文

家有严夫 2

瑶心魅文打屁股sp

祸不单行 胖妞和小米可是好几年的姐妹了,高中就是同学,胖妞的未来老公又是林家兄弟的挚友,就是皇家最高管理人员张寒,这两个人只要遇到一起也是混乱二人组 “哎,放学去米林超市吧” “干嘛去那里?还不如去喝咖啡,大东说米林咖啡出新甜点了” “啊,真的吗?那就去那里,我要吃甜点” 最后排,小米和胖妞凑在一起 […]

阅读全文

也许,酒吧里也能看书呢?

尼小诺gaiki

周末的早晨应当是最适合睡懒觉的,不过在岁岁看来,今天并没有那么的惬意。自己的考试定在了十天以后,但是自己的复习进度连十分之一都没有,更加折磨的莫过于楼下的嬉闹,一声哥一声姐地敲击着岁岁脆弱的小心脏。她想出去玩,可是哥哥说过了,要是考试挂科了,就要把屁股打到肿出一指厚才停手。岁岁不想肿着屁股去补考,还 […]

阅读全文

暮雪绝夏 18

师徒sp小说

猜夏断念七岁的某一天。 猜夏从外面回来,正好看到一个丫鬟在用棍子打断念,断念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她身上本就有伤,鲜血浸湿了衣裙,滴落在地上。 猜夏跑过去,一把推开那个丫鬟,扶住已经摇摇欲坠的断念。 那个丫鬟垂下手中的棍子,其他丫鬟从石凳上站起来,对着猜夏行礼道:“见过小姐。”丫鬟们的神情,已不同曾经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