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序:

女侠宁中则 公堂杖责

武侠打屁股SP

这一日,宁中则独自负剑行走在官道上,自打离开华山后,发生过的事情让女侠愁肠百转,思绪万千,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丈夫和女儿都误入了歧途,自己平素行侠仗义,为何际遇会落得这般凄惨。不知不觉宁中则进了华阴县城,正在行走之间,忽见路口有一茶肆,看规模还不小,能有两层楼,门脸也很阔绰,幌子上写到:“草庵堂” […]

阅读全文

留下板花的女子

板子打屁股板花

所谓“留下板花”是这年代拐卖年轻女子卖入妓院时常用的办法,这个年代妓女主要来自于犯了法的年轻女子和那些犯罪官员的家眷。对于那些犯了王法的女子多数都会施以杖刑,也就是打板子,依据《明律》规定:“妇人犯罪,应决杖者,奸罪去衣受刑,余罪单衣决罚。” 官府的板子可不是好挨的,明朝衙门使用的板子有严格的规定, […]

阅读全文

杖臀全刑 后篇

女侠被打屁股

那是琥儿第一次见到典史,当然,那时他还没担任县衙的典史。那年琥儿八岁,见到典史的地方,是琥儿家中的书房,而典史,是琥儿的父亲请来教琥儿念书的老师。 典史请琥儿坐下来,向琥儿自我介绍:“琥儿,我的名字叫向华,今天起就是你的老师,你要不要简单说说你的事,让我认识一下。” 琥儿望着向华,嘟起了嘴,并没有开 […]

阅读全文

杖臀全刑 前篇

衙门拷问女犯打屁股

县衙正堂前,衙役分立两旁,手中持着刑杖,一字排开。午后天气晴朗,这一日的审讯是在堂前进行,堂前的台基叫做月台,月台上有两块青石板,原告跪在东面,被告跪在西面。今日,西面的青石板上跪着一个女孩,身着粗布衣杉,低着头不敢正视前方。前方正堂暖阁中,摆放着县令审理案件时的公案,案上文房四宝,火签筒、惊堂本齐 […]

阅读全文

余杭县屈打成招

打屁股屈打成招

话说清朝嘉庆十二年余杭县乡下有刘吴两家,均是退休了的镖头。刘家只一个女儿,名叫刘玉珮,生得十分美貌。吴家有两个儿子,长子吴德明。他与刘玉珮都学了一身家传的好武艺,两人从小相识,青梅竹马。及到年长完了婚,因吴德明在城内一家镖局当了镖师,合家搬到县城内居住。刘玉珮与吴德明乃是恩爱夫妻,新婚燕尔,两情相悦 […]

阅读全文

后衙笞臀记

官府打屁股

话说女子玉红到府衙状告丈夫后,被带到二厅“换装”。她正纳闷呢:换装?换什么装?正想着。一个60多岁的老牢婆扔给她一套囚衣:“快换上”。 她一怔,“为什么要换衣服”? 牢婆道:“来告状的人多,为了防止诬告,告状的人都换上这种囚衣,为的是打屁股板子时候方便”。 玉红一听“打屁股板子”,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

阅读全文

女刺客遭杖刑打屁股

衙门打屁股

光绪二十六年七月二十七日夜宣化县县狱中的刑房,四个屋角都点燃着松枝扎的火把,可是跳跃的火焰下,刑房还是阴森森的。主审官是追随西太后从北京仓皇出逃的李莲英李大总管,坐在一把破旧的交椅上,京城带来的行刑官毛越,三代相传的刑讯和虐待犯人的顶尖高手毕恭毕敬地站在李莲英身后。毛越带着四个汉子,都是他的手下。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