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序:

银燕子

女侠受辱打板子

邢州县衙门这回出了大风头,负案在外五年的“雌雄大盗”栽在了他们手里!听说是夫妻俩回乡祭扫时被捕快发现,纠合巡检司兵马围攻。 “金翅大鹏”徐伟在混乱中被当场格毙,“银燕子”邱雨荷臀上中了一刀,被捉住了,今日要在县衙公开审结!消息象阵风一样,迅速传遍了大街小巷,满城人奔走相告,赶着去县衙去看稀奇。看到底 […]

阅读全文

鞭笞城堡 下

鞭笞城堡

里面是一间很大的房间,宽敞的似乎能住下几十人。豪华的装潢,房间深处发出的青色的灯光衬托出房间的古朴典雅,看来没有错了,只有主人才能住的起这样高贵的房间。 卜总管一改阴冷的脸色,毕恭毕敬的走了进去,一低头,“主人,阿雪姑娘带到!” “让她近来吧”一个很有磁性的声音从房间中传了出来,咦?阿雪不禁诧异了, […]

阅读全文

鞭笞城堡 上

鞭笞城堡

笞之将军的鞭笞城堡(一) 这个故事发生在距今几百年前的古代日本,那是一个百姓安居乐业,国家繁荣富强的时代,一个众所周知的强大王朝统治着日本。一个手握军权的将军—涉谷幸洪是这个王朝的实际统治者,他的亲弟弟—涉谷摩须则是个无恶不作的大色鬼,他终日无所适事,加之此人有着极强的虐待欲望,所以就花重金在京都附 […]

阅读全文

韩国司法笞刑

司法杖刑打屁股

在韩国庆安南道的一个民事法庭上,正在对同一案件的两个年轻女人进行裁判。 朴玉美是庆安道一家生产建筑橡胶密封元件企业的销售主管,而崔英姬则是首尔一家建筑商的采购部长,他们公司在获得首尔汉元大厦的承建项目后,对外就门窗密封件进行采购招标。 为了获取这项工程的合同,在社长的直接授意下,朴玉美开始与崔英姬频 […]

阅读全文

鞭审白玫瑰

民国美女打屁股

秋风萧瑟,军统大楼前,岗哨密布,戒备森严。一辆黑色轿车呼啸而至,在大楼前徐徐地停了下来。一士兵快步上前拉开车门,抬手道:“小姐,请。” 白玫瑰缓步下车。她望了一眼漆黑的军统大楼,不禁打了个冷战。 一步步迈上台阶,走入军统大楼。冰冷的走廊里,回响着白玫瑰的细高跟鞋的“笃笃”的声音。她听到身后的铁门“咔 […]

阅读全文

古代被判笞刑的人为何必须脱裤子?不是为了羞辱

杖刑打屁股

笞刑是我国古代五刑中的最轻刑,与笞刑的刑具相比,笞刑的工具通常只是竹板、藤条。据《汉书》记载:“笞者,棰长五尺,其本大一寸,其竹也,末薄半寸。”杖刑的起源甚早,在《尚书•舜典》中就有“鞭作官刑”的说法,就是用鞭杖惩罚失职的官吏。后来,汉、魏、晋时、晋时都设有鞭杖的刑罚。 笞刑诞生于战国时期,但并未法 […]

阅读全文

少女改造集中营 2

少女集中营打屁股

大厅的气氛已经降到了冰点,女孩们大气不敢出,只怕自己的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就能激怒在场的狱警和管理人员们,给自己招来一顿好打。 就在气氛变得越来越僵的时候,刚才行刑的狱警将刚才在上面挨鞭子的女孩取了下来,只见这个女孩双腿一着地便立刻瘫软在地板上,狱警见状又命令她立刻站起来归队,同时手上又将手中的鞭子向着 […]

阅读全文

富家小姐惨遭杖刑

小姐被杖刑打屁股

清朝初年。 高员外一家本是苏州本地一个小有名气的读书人家庭,家中不算富足,但也还算富裕,唯一的千金高小姐从小自然也受竖向熏陶,习得四书五经,出口成章。 高小姐这一年18岁,虽说不上国色天香,也算上姿色出众,中等偏上的身材,白皙的皮肤,俊俏的脸庞,婀娜的身材,出口成章,顺口成诗,是一副标准的美人模样。 […]

阅读全文

少女改造集中营 1

姐姐妹妹拷问调教打屁股

(本故事内容、人物、各种机构及国家为完全虚构,请不要在现实中随意寻找故事原型与尝试故事中的内容) 第一章:一场意外?? 小静今年18岁,在全市最好的高中读高中,她还有一个妹妹叫小晴,今年16岁,在与小静学校不远的高中读高一。 那是一个看似平常的一天下午,学校放学之后,小晴穿着可爱的白色水手服和白色连 […]

阅读全文

兴和县衙

县衙打屁股打板子

暮春的夜,牛毛细雨滋润得小街上的石板像抹了油。许多火把在雨丝中抖动着火舌,摇曵着黑黑的油烟。   人声嘈杂,楼窗一扇扇打开,连街两旁的铺板也有卸下来的了。两盏有“兴和县衙”黑字的油纸灯笼引来一支队伍。老远就听到锁人的铁链哗啷哗啷响。被许多人簇拥着两男两女,是当场捉奸的,所以都没穿裤子。 “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