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姐妹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SP三姐妹 2》的后记
本文为《SP三姐妹 4》的后记
提示:本文涉及重度SP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番外篇:第二章 戚姬虞姬

小蓉接着说下去:

进了偏殿,我发觉,这里不能说金碧辉煌,但是比起我们家里可是好上了许多,由于我只是暂时的,阎王爷施法给我的化身和我现在本人的不一样,说到时间就收回让我回人间,我也不考虑那么多,就傻乎乎的点了头跟着牛头马面大哥去了。

少顷,只听外边牛头很客气的谈话声:“请两位夫人陪下客人,我们两走了,她有再多的要求,你们满足就是,按这里的时间,你们都在这里20亿年了,应该不会被难倒了吧。”

“罪鬼领命。”银铃一样的声音响起。“千万别这么说,你们没有大错,只是尚未看开而已,阎王圣明,想借此机缘让两夫人升天享受。甚至能登西方极乐。”

“谢谢两位,谢谢阎王慈悲。”

见两女缓缓步入偏殿,我第一眼就关注的是戚姬,史书记载她受刑致死,但是在这里,她一点事都没有,举止就和史书记载的很像,虞姬更是这样,脖子上根本没刀痕,见两位来自古代的夫人要行礼,我赶忙上前阻止,并且对她们生前的身世做了番了解,发现她们没看开的原因就是因为吕雉,她虽然已经投入大地狱中受苦无期,但是曾把她当姐妹但知道她却如此残忍的虞姬和被她肢解的戚姬却是念念不忘她们的怨恨,经常恳请阎王施法再看一眼那十恶不赦的女人再受什么苦。

两位夫人说完了自己的挂念,又问我为啥阳寿未尽就被阎王请来当座上宾,说到这,我有点害臊,唯唯诺诺的把实情向那二位夫人坦白了,看着她们表情的讶异程度,我知道我有的囧了。

一口气说完,戚姬和蔼的说,“我们在地下也曾经听说过,我们的后世,差不多人间七八百年吧,就开始盛行打屁股了,当初出发点也很好,那里确实不会致死,但是又过了好长时间,具体我记不清了,有许多生前据他们说是杖毙的冤魂,进来了不少,我就在想了,时值今日,这非人的刑罚已经变成了消遣玩乐了吗?”

我回话:“也不尽然,有的国家还是以这个为刑罚的,当然轻了好多,只是惩罚手段,还有的国家,私刑也用这个,但已经是非主流了。”

“非主流,我猜就是和我们生处的那时代差不多吧,那种也不时兴。”虞姬插话道。

“就是啊,吕雉那娘们,把我害那么惨,要是当初流行这,我也许就杖毙了,她儿子也不会被她郁闷死,后世的骂名也不会那么多。”

我这时就说了:“哎,害人终害己啊,你们也看见过她在地狱的处境,比你那时候惨烈千百倍吧。”

“是啊,那里的一万二千多年等于地府这边的一天,要换算阳世,那就是三千多万年等于阳世一天了,我还是以黑绳地狱来算的,她到底要去哪几个地狱,我不大了解,只是阎王爷说的,她目前仍在那里,其他地狱还在等着她的。”

我这时因为在门外听见牛头和她们说的,就对她俩说:“你们知道她受报应了,为什么还是滞留在这里呢,虽然你们在这边苦不算多,但是总没有天宫好啊。”

“是啊,但是我们放不下啊,希望哪天能看到她受更惨的惩罚。”戚姬愤然说。

“到了这里,我和戚姬就形同姐妹,我对她吕雉意见虽然没戚姬大,但是觉得这人罪有应得,我在这里目的和姐姐差不多。”

“这样啊,那我喜欢的那种娱乐方式,不知道能不能让二位夫人暂时忘怀了千年前的仇恨,况且属于此仇已报的那种。”

“看着再说吧,这里也没什么娱乐,我和戚姬除了吟诗作对就是大眼瞪小眼了。”

“二位夫人,今小女夏蓉,恳请夫人满足我那点小小要求,劳驾你们了。我在你们到来之前,整个偏殿都找过了,貌似没有趁手的东西,正不知如何是好?”

“好吧,我们呆了这么多年,也有些许小法术,就把偏殿的门阀(还像古代那时一样)变为木板子吧,夏蓉,你要怎么宽的?”

“四指宽吧,夫人拿着也不磕手,面积又大,声音也响。”我那时估计声音都快蚊子叫了,毕竟是两陌生人啊。

番外篇:第三章 地府逍遥

没有一丝悬念,戚姬就把门阀依我所求变幻成宽大的板子了,虞姬不干了,问守殿的小鬼卒随便要了根木棍也幻化成我要求的,两人还没等我准备好板子就噼噼啪啪的打了下来。等我喊停,已经20板子过了。

二位夫人确实比较识礼,还问我是不是打疼了,我羞着说不是,是裤子还没解下,我以前和姐妹玩都是光着的,听的戚姬“噗嗤”一笑,感叹要是她生活在我的年代该多好,还有这么主动的,我的头是越埋越低,戚姬和虞姬好像力气永远用不完似的没我喊停就从没停下过,我在那里貌似耐打能力也是感觉超好,所以她们在打我默数着,差不多都3000板子了才喊停。

秋风红叶听的很入迷也很惊讶,旁边风情万种看小蓉停了回,就去倒了杯水,然后小蓉还是很兴奋的说了下去。

二位夫人见我喊停,也歇下来,我就开始询问其中古怪。戚姬笑着对我说:“人和鬼当然不一样啦,我们两人你看着还像个人,但是本质还是,你呢,目前情况是半人半鬼,所以和人的当然两样,不要见怪啊。”

我点头默认,那时候确实还把自己和她们二位当成普通人了。她们也没见怪,接下来就说她们也安排陪我一起住偏殿,我还有疑问说这偏殿怎么弄的像个闺房一样,我一进来就觉得非常纳闷,还是戚姬,就像温柔的大姐姐一样亲切的对我说:“当然了,你是阎王的贵客,怎么让你呆在肃杀的阎王偏殿呢,这本来是判官放生死簿的地方,现在都转移到东边的偏殿了。”

就这样,在里边看不到日出日落,只能看着外边的灯起灯灭算天数,也不知在里边过了多少天,也不生病,隔三差五的劳驾她们二位‘照顾’我半人半鬼的屁屁,日久生情,不管人还是鬼,都是这样,我和她们在那里生活了那么多年,远远超过阳世的你们,不和她们谈得来也不现实,对吧。所以我和她们成了忘年交,戚姬老大,我老幺。就这样快快乐乐的,阎王派牛头马面来接我回程,我都快依依不舍了。

秋风红叶说道:“这很正常,不要老是眼神瞄着我,都在一起2700年,没感情那不成了冷血鬼,哈哈。”

小蓉见她毫无嫉妒之意,又面有得色的说了下去:

地府的两个姐姐被我感染了,有次我去阎罗王那边转悠,问祂我阳世的姐妹和我到了阳寿已到的时候祂会怎么处理,等我回自己那里,撞见戚姬姐姐正在打虞姬二姐,她见我进了也不在乎,接着打了下去,又大概打了好长时间,少说也有千把下,才停下来,虞姬满面笑容的说:“感觉还真不错啊,怪不得小妹说现在上面有一部分人很钟情这样的游戏,他们想不到这游戏要是经过阎王恩准,在冥府玩那可是梦都梦不到的。”

我不免有点感怀,说:“小妹没有多少时日就要回到阳世,两位姐姐被我带‘坏’了,以后那漫长的岁月怎么办啊,就两个人吗?”

戚姬道:“小妹有这等心思,我已经很感激了,放心,我和虞姬会请求阎王找几个人来陪我们玩的。另外,阎王老爷子和你说什么了,你去问祂有什么回复?”

“祂真细心,问了我起居的情况,我那时还不知道两位姐姐也慢慢被我感染了,所以抱歉没问你们的。”

“再说下去,我们的事会解决的,阎王只对作恶多端的嫉恶如仇,对我们这样的就有如师长一样。”

“嗯嗯,我也感觉到了,祂知道我过的很欢乐,就依我所问,说以后我阳世六姐妹,寿尽当然也会这样的待遇,只是规格还高些,因为不是一个有这样的需求了,只要她们几个愿意,还和我说虽然她们是一个一个来的(废话:不会一起死),但是冥府办事效率和准确度从来无误,叫我放心姐妹们绝对会最终团聚的,另外祂顺带还说起二位夫人的。”

“祂怎么说?”虞姬很急切的问。

“说起如果二位被我们的游戏感染,到那一天也会继续和我在一起,当然,包括那几个在阳世的我的好姐妹。”

“嗯,如此一来,我们和另外的五个妹妹等于现在就有了缘分,不过,我觉得,阎王爷是叫你们把这游戏在这里玩厌了,除去这块升天的绊脚石,对于我们来说,祂估计也是这等期望,叫我们来陪你,开始就预谋我们也会喜欢上。”

“姐姐说的甚是,我们现在就去问吧,小妹会阳世后,也要非常漫长的一段时间了,我们两人又要无趣了。”

秋风红叶听到这里,就好奇的问了:“我和风情听见你说的也非常向往,毕竟死后魂魄还在,生前的记忆还在,我想月仙她们也不会反对的,就不知阎王老爷要我们呆多长时间呢,这个爱好我觉得我们是亘古不变的了。”

“是啊,”小蓉接口道:“我也对祂说明过,老人家抚髯一笑,轻飘飘的来了句先给个你们人间寿命100年的时间在地府吧,我裂了竖式算了一下,觉得应该行了,差不多我们感觉到的时间是十亿年了。”

秋风红叶说了句“晕”就出去了,风情万种接着对小蓉说:“也真是的,还先100年,真不知是不是冥府现在也留下幽默了。”

“这我就不得而知了,反正祂老爷子说到时随便我们喜欢哪种,是就如我们那样玩玩呢,还是重口味,打死了马上复活回来”

秋风红叶回到房间就听到这句,笑道:“既然祂给了我们如此漫长的时间,到最后一定重口味玩死了再复活。”

“也是啊。”

风情万种也来了劲,问:“那你地府两位姐姐的事着落了没啊,我听你的叙述好像你那时还要呆很长时间吧?”

“猜得不错。”小蓉一杯水下肚,接着唠嗑:

那是虞姬戚姬还有我,又嬉皮笑脸的来到日理万机的阎王同业那里,见祂好忙,就知趣的坐在一边。审了差不多感觉几次灯起灯灭了,老人家才得以歇一会,看见我们三个,仿佛知道为啥而来,沉吟道:“戚姬虞姬,你们两果然被老夫料到,现在是不是对吕雉的怀恨之心减弱不少啊?”

“是的,妾身两位现在脑子里装的不是仇恨,而是妹子走后我们两人该怎么办了,阎王英明,定知我们的心思了,小妹夏蓉也急着想知道,真的寿终后除了阳世的姐妹,这里还有几个姐姐能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当伙伴?”

“这样吧,据老夫所知,与你们两个一样没什么罪名就是放不下的人选,有李清照,甄洛,卓文君,来这里后都是郁郁寡欢,后两位更是,不知三位意下如何?”

“太好了,谢大人恩典。”阎王也不回礼,微微一笑,只见牛头马面听命分出分身分头去找她们三个。

风情万种打断道:“那三个肯来不?”

红叶笑了:“死丫头,都在为死后交到哪几个伙伴操心了,想想就觉得如在梦中。”

“是呀,你们没去当然还有点不敢置信,我醒来后也一直当梦的,但是觉得没有哪个梦这么长这么历历在目,所以就这样说给你们听了。

番外篇:第四章 再无遗憾

秋风红叶笑嘻嘻的说:“蓉儿,你在里面又没打过人啊,那后来几位主被分布情况如何?”

“五个先人,戚姬是主,虞姬算是双,其他三个都是被,李清照在先人里面排最后,她的靓臀我都打过,其余的也比较说得来毕竟女人在感情方面见解还是较容易统一,不管哪个朝代,这次我算领会了。”

“那今后,你挨得板子要最多哦,你在哪里主动地挨了几千年板子,应该早就练就了金刚不坏的功夫了吧。”

“那不一样啊,我在这里和地府不是一个生命体,现在的我就是原来的我,耐打程度不会怎么提高的,臭姐,我一好你就盘算我的屁屁。”

秋风红叶对小蓉说的也深信不疑,因为小蓉不善说谎,即使那样也是说不到这么圆满的,在晚上与月仙Q聊的时候,把她所说原原本本的和盘托出,月仙也觉得此事不是空穴来风,也很激动,甚至对阎王所说的“先100年”个还感到不够,弄得枫叶在Q上的表情一脸黑线。

此后聚会,木棉小乖也已经知晓,对这样的好事,当然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也一直翻看史料看看她们几位有什么嗜好之类的,当然是收获甚微。六人现在因祸得福,连死亡都成了她们的憧憬。

番外篇:第五章 安乐赴冥

光阴似箭,无忧无虑的时间总是过得那么快,两家姐妹六个,转眼就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了,早在50几岁后,她们就很少打了,第一个是肌肤已经松弛,美感骤减,第二是年老体衰,挨不起也打不动了,几个人百无聊赖的继续过活,行动上虽然越来越少,到现在已经是基本上不玩了,但是心理渴望去冥府的念头越来越重了,到那里,什么年龄,体力都不是问题,尤其是夏蓉,她在是里面最坚信阎王会兑现承诺的一个,其他人则是那样的话最好不过的心理。

这天,几个老太太就问起夏蓉了,讨论要是不是你先下去,该怎么办的议题。只见夏蓉幽幽的说:“我说老姐姐们,我们要敬畏神明,不要老胡乱猜测,现在的人就是什么都怀疑,所以世风日下最关键的就是那个‘疑’字。”

“行了行了,你老人家自从40几岁,就开始研究佛学道家什么的,我们也没少看,不用你多解释,我们讨论的,是地底下那几个先辈会不会同样对我们也是一样的照顾啊。”秋风红叶最后还是觉得自己最有可能先她们而去。

“姐,你不用担心,下面的姐姐都起码在里面呆了那里的10亿年了,作为阎王从来不过问的鬼群,她们的法术也是非同小可,再说了,一到那里,阎王一定会多加关照你们是什么来历的,不要杞人忧天了啊。”

“哎,现在都这么一把年纪了,对于这事情,又害怕又期待啊,这次我们都不是像你那样的做客啊。”月仙橘子皮一样的老脸耸了耸,沉吟道。

“想开点想开点,阎王都亲口说了,我们在那里也只是人间的100年,在他看起来岂不是也是做客。”

“恩恩,与其这样老转悠这些念头,还不如想想到那里可以玩些什么游戏,总不能每天都这样无休无止的玩SP了吧。”

“棋牌那里都没有,怎么玩啊?”风情万种嘟囔着。

“笨啊,没有,她们难道不会想办法,比如说,学她们古代的琴棋书画,规定时间学不会,达不到要求就惩罚性的打啊。”

“哦,总之我觉得第一个去世了到那里的人才是最着急的,我最年轻,不会那么早就去。”风情万种60刚出头,所以满不在乎的说,听的秋风红叶眼里有些不满。

这场谈论后,几个姐妹再也不提谁先去后去了毕竟有点煞风景,时间是最大的魔法师,岁月蹉跎了十余载,几个老太太更是显老了,这天,年迈的秋风红叶,知道来日无多,怀着复杂的心情,又再复习了一遍SP所有细节(还怕忘了),衰老的她才迟迟睡去,谁料她老人家就这样寿终正寝了,蓉儿和风情万种也没哭泣,五个姐妹安妥了后事,还默默祈祷红叶,在她们未去之前,玩的高兴些。

话说这秋风红叶,神识随着鬼差,进了任何生灵都毛骨悚然的地府(除了孙悟空),她自己还是有点惴惴不安的,一盏茶功夫,就遥遥望见了威严的阎罗王,正在那里怒不可遏的训斥罪灵,等的花儿都谢了,阎罗王处置了一个又一个或大恶或小恶或大善或小善的灵魂,看到秋风红叶,语气就变得如沐春风一般:“华丰女灵,不用惊惶,本王对你几个姐妹的事情,是不会轻易忘了的,惩恶扬善是我的本职,你的所作所为,对比现在人间的弥天大恶,微不足道,但就这点就能阻碍你升天修炼的福报,本座所以想让你们在此地玩的彻底尽兴,去掉这个绊脚石。就不知道你们几位要多少时间了。”

秋风红叶心稍微一宽,想夏蓉说的真没错,果然和她说的一个调调,壮了壮胆,说:“尊敬的阎王,我知道您一片苦心,但是我姐妹几个这方面兴趣太浓厚,不瞒你老人家,我临死还在温习SP的各项注意细节之类的。”

“切勿担心,时间会磨灭一切兴趣的,物欲色欲,持久了都会心生厌烦,这样吧,你先进来的,我赋予你犹如凡世一样敏锐感觉的肉胎,不过承受力应该大很多,产生你们所谓的快感和痛感也一样的,,冥府的生命,绝大部分是化身,你虽然等会得到的是肉胎,但是本王经过地藏王菩萨的特许,破例为你和将来的姐妹们变换为阴阳五行之身,就算你么玩的过猛导致死亡,这几种元素也会照旧给你们复原的,尽情享受去吧。”说罢,阎王和判官,牛头马面,四阴司大神合力施法,等秋风红叶从晕乎乎的感觉中醒转回来,环顾自身,和凡间年轻时一样的皮囊,按按手指头还有些许血色,欣喜过后大大感谢了一番,阎王笑了笑,说:“但愿这一切安排,能让你们和那几位先人早登天界,至于几时,就看你们的了。牛头马面,护送华丰女鬼去特意为她们安排的冥府节司边上的小殿,她们需要的所有用具,也够她们玩几万年了(地府时间),磨损的差不多了再说吧。”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