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图书馆里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初秋灿烂的阳光,透过行道树的缝隙洒下来。我百无聊赖的在校园的小道上踢着腿走。啊,啊,实在没有可以做的事情。

在操场边的石阶上坐下,我张着嘴对天发呆。东张西望,边上有块石碑,恩,随便了。

慢着,什,什么,好大的石碑……斜倚在土中……学校里还有这种东西,以前怎么从来没看到过?

好奇心顿起。我凑进看,碑面原来可能平整如镜,现在坑坑洼洼,并没有什么东西。转到背面,好像刻着什么字,盖着厚厚的青苔,也看不清楚。只是正中,圆圆的一个孔,黑黑的不知道有多深。我一定是被某种不可知的力量控制了。因为我居然毫不犹豫的把手指伸入孔中,一边虔诚的祈祷,给我一个艳遇。

很符合自然规律,并没有发生什么。恩,然后我站起来,拍拍土。忘掉无聊的事情,回家睡觉吧。迎面走过来一个美女,天哪,感谢你,神碑。整齐的长发披撒过肩,头上用天蓝色的发饰固定,两鬓的细发结成辫子,最下面垂着两个极小的淡黄色蝴蝶结。“闲逛什么呢?”美女抱着书本,满面笑容打招呼。“恩,去图书馆……。”我随口扯谎。

大美女名字叫杨。和我并不是一个班级,也不太熟悉。杨不但是我们年级,而且是整个高中部的校花。容姿端丽,身材迷人,成绩总是年级三甲,又是学生会副主席,连校运会上都有她矫健身姿。

杨和我,从小是邻居,进出经常碰到,虽然说过几句话,但是随着她越来越出众,我也自惭形秽,尽量避免和她接触。总之,她这样的美女,完全不是我这种闲杂人等可以仰视的。

“呵呵,正好,我也要去图书馆,一起去吧。”

……这教育我们,不能随口扯谎。我最最最讨厌图书馆了……

正在我绞尽脑汁想借口的时候,杨拉着我就走。“快点啦!”莫名其妙中,穿过操场,绕过行政楼,转过走廊,迎面是一栋白色的建筑。

“呼……呼……嘘……嘘……”“真没用……就几步路,跑不动啦……”“呼呼……你是田径队的……呼呼……我,我可不喜欢……跑步……”杨拉着我,跨过杂草丛生的小路,是一扇暗红色锈迹斑斑的铁门。

“慢,慢着……这是哪里?”“你不是要来图书馆么?”

“……这,这哪里是图书馆?”我满脑子疑问。这栋建筑物,虽然和学校图书馆一样是白色,但是高度不对啊,样式也差太多,怎么看都有问题。“唉,这里是后门啦。再说,你去过几次图书馆?”“……”这个说道我的痛处。

吱呀呀呀呀。杨用蛮力推开铁门,铺面一股阴冷的风。转个弯,是明亮的大堂。很多学生来来去去。都穿着校服,有初中部,也有高中部。恩,看样子,这里果然就是图书馆吧……我跟在杨屁股后面,气喘吁吁爬上三楼。

地面是一色纯白的大理石,高高的天花板上垂下璀璨的吊灯。……这也太奢侈了吧,难怪学费年年水涨船高。拐个弯走几步,迎面两扇巨大的落地玻璃门。边上一块小铜牌,写着一行小字《SP图书馆》。

SP图书馆……啥意思?特殊图书馆……总不会是security police吧……或许是service pack……偶想起了偶的操作系统。门是自动的,我被强行拉进去。左边柜台里站起一个女孩子……恩,是女老师,胸前佩戴着教员证,应该是图书馆管理员的老师把。不过看起来年轻的很,带着巨大的黑边眼镜,穿着白色的毛衣,可爱的脸蛋上带着两个大酒窝。

“登记一下吧,学生证。”杨掏出学生证递过去。学生证……我翻遍衣服裤子口袋,找出来也依样放在桌子上。

“恩……好了……”

戴眼镜的小老师效率很高,迅速记录了什么东西,然后从柜台里取出两个文件夹,带着灿烂的笑容问。“知道规矩么?”

“没问题啦~”杨一把抢过文件夹,拉着我往里走。啥,啥规矩……不就是安静啦,不准吃东西啦,哼,这个偶也知道……

好多人……

正面是阅览室,很多学生认真的看书,或者写着什么。右边是一排排的图书架子,我逛来逛去,两腿不由自主的向小说区走过去。“时间不多了,先做作业吧。”我的领子被杨抓住,不得不跟着她走。

“什,什么作业……书包还在教室里……”

“不是啦,是这个。”

坐下之后,杨把一个文件夹递给我。“这个就是这里的规矩,必须做完这些作业才行。”杨解释,“本来可以随便看书,不过时间不早了,今天就做题目吧!”

“啥?”我,我可不是为了做题目才来这里的!要是早知道这样,再漂亮100倍的大美女邀请,我都不答应……

“别多废话了,快点认真做!”杨不管顿足捶胸的我,从桌上的文具盒里取出笔,翻弄她那几张纸,咬着嘴唇开始思考。

我环顾四周,每个桌子上都有相当大的盒子,各种文具应有尽有。,禁又感慨学校的浪费。放台电脑,接上网,就更好了……

我打开文件夹,取出里面的天书。实在是看不懂啊……本来我的作业,大半都是抄同桌MM的。要说考试还能应付,但是一下课,我的脑子就处于休止状态,根本不可能处理这种艰难的任务。

再仔细一看,哈哈,都是选择题,这有啥难的。于是我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在旁边的大美女身上,从头到脚贪婪的偷看,直到大美女狠狠的敲我的脑袋警告。

太无聊了,我发挥上课时的功力,端坐着开始入睡。

突然一个惊醒,我站起来大叫跺脚……不,没有那么夸张,我并不是憨豆先生。总之,醒了过来,不知道多久,杨还在边上,认真的解最后一题。接下来就很简单了,斜眼一瞄,所有的答案都有了。

最后一题么,不用计较那么多,我扔了几次橡皮,决定了答案。“恩,终于做完了,可真难呢!”杨拉着我往外走。“哼哼,小菜一碟啦。”难么,我没觉得呢。

我环顾左右,偌大的阅览区几乎没有人,可能我们来的晚吧……

在门口,戴眼镜的小老师站起来,笑着说,“好了呀,你们是最后两个了呢,14号,快点去吧,我可要下班了。”

恩恩,快点把学生证还给我,我也要回家上网了……戴眼镜的小老师打开边上一扇小门……我满脸满脑子疑问,被杨强行拉进去。

里面是长长的走廊,灯光昏暗,左手一排铁门。总之,让我感觉相当不好的地方。

突然边上一个门打开,一个女生走出来。脸上好像带着泪痕,看了我们一眼,低着头匆匆擦身而过。不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我们来到一个门前,上面一个小铜牌,写着“14”。杨敲敲门,然后推门进去。

相当奇怪的房间……正面是个很高的凳子,还有一些皮带什么的。边上是个小桌子,坐着一个中年的女老师。

这,这是图书馆么,这,这是学校么……我再愚蠢,也感觉到事情没那么简单。

“先打分吧。”中年妇女老师和蔼地说,杨递过答案纸,我也赶紧递过去。紧张的气氛。

“恩,你们两个,都很出色!”中年妇女老师展颜而笑。

“你只错了一题,很可惜呢,最后那个薛定谔方程,确实有一点难度,今天还没几个能答对的。”

杨一瞬间露出异样的表情,低下头。“恩,你很好,是今天唯一全部答对的!”中年妇女满脸堆笑对我说。

我也同样堆砌笑容,说出实话,“呵呵,运气好……”

然后,中年妇女老师就完全无视我了,对杨说,“1道题目是10下,快点准备把,我们也要下班了。”

10下,什么10下?难道做错题目还要刮鼻子么……真是个恶趣味的图书馆!

杨看了我一眼,好像双颊飞红……

怎,怎么!我可没偷看你答案!说了,这是人品问题嘛!

接下来的事情,我并不能描述的很完全,因为我一定在做梦。

杨走到高凳子面前,俯下身子。中年妇女走过去,摆弄那些皮带。把杨的双手双脚栓在凳子脚上。天哪!这,这难道是绑架……我想拿出手机报警,但是我还没有手机……

中年妇女老师,从边上的架子上拿过一根长长的教鞭。那个架子上,还有许许多多同样的教鞭。中年妇女老师把杨的校裤,连同内裤,向下拉到膝盖下。

面对如此良辰美景,我反而放心了。

一定是在做梦么,没什么好担心的。我不知道自己居然还有这种趣向……醒来之后大概会不好意思吧……不过现在无所谓了,尽情享受梦境吧。

我眼睛瞪的浑圆,注视着眼前的每一个细节。

 杨的臀部……是那样的么,应该是那样的……可能在我脑子里,曾经想象过N次。

柔美光滑的蛮腰,完成弓形,向后划出完美的弧形。浑圆的美臀高高翘起,白皙细嫩皮肤反射着灯光令人眩目。神秘的臀缝紧紧闭合,甚至让好色如我,都不羞于直视。

细长的鞭子高高举起,用看不见的速度,带着风声飞速落下。

清脆而响亮的着肉声音,刺激着我的耳膜。白嫩的肌肤上迅速闪现出暗红色细长的痕迹,杨仰脖发出轻微的呻吟。

嗖,啪。又是一鞭。

同样的角度,完全平行的鞭痕出现往下一点点的部位。

嗖,啪。又是一鞭。

杨从喉咙里发出抑郁的喊声。

嗖,啪。又是一鞭。

杨扭动腰肢和臀部,但是仿佛无济于事,双腿微微颤抖,显露出鞭打的效果。

我已经完全沉醉在这个梦境中。

有节奏的鞭打声,雪白臀部上渐渐增加的红色鞭痕,无法抑制的悲鸣,脊背上涌出的油腻脂汗。

“恩,好了,没事吧。”中年妇女老师把教鞭放回架子,和善的口吻说,一边解开束缚杨手脚的皮带。

“哎呀,都这个时间了,我要检查其他房间……恩,这样吧,你来给她上这个药,杀菌消毒的,均匀涂在伤口上就可以!”

把一个瓶子递给我,中年妇女老师匆匆忙忙走出去。

我拿着瓶子,虽然脑子里一盘混乱,但是既然是个梦,那就好好享受吧……

我走进凳子,杨趴着,粗粗的喘气。

两瓣屁股都有些淤肿,10道血红的鞭痕非常醒目。

我尽量克制颤抖的双手,用了很多时间,才勉强从瓶子里挤出一点药膏,然后带着更加夸张的颤抖,向前推过去。

碰触到肌肤的一瞬间,杨恩呀一声轻呼,我一个猛跳……强迫自己定下心来,我把药膏,慢慢的涂到肿起的伤口上。触手是温暖的臀肉,和肿起的皮肤。

好长好长时间……至少我觉得。我们没有说话。我认真的涂着。

在无可抑制的意念下,我的手,伸入杨双腿之中,一片湿润温暖的感觉。

这个感觉,太好了。可惜只是做梦。

不对,因为我本来就在做梦,这是梦中之梦……做梦之中,我还做着色色的美梦……

实际上呢,我战战兢兢,在伤口涂了药膏,然后一屁股坐在边上的椅子上,大口喘气,满脸是汗,比刚跑过1000米还惨……

自始至终,杨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弹,始终老老实实趴在高凳子上。

这一切,只是一个梦而已。

……

之后,我失去了记忆,或者说,我醒了过来。

因为肩膀上的疼痛。

我揉搓着眼睛,杨灿烂的笑脸看着我。

怎,怎么回事,我根本搞不清楚迅速发展的剧情。

稍微清醒一下,我坐在操场边的石头台阶上。

初秋的阳光,从行道树的缝隙里撒下来。

混,混蛋……只是个梦而已……

不对,我再懒,怎么可能坐着睡觉!

那个石碑,一定是那个石碑搞的鬼!

我环顾左右,哪里有什么石碑……平整的水泥地,大块石头台阶。

……

“你怎么了,不舒服么?”杨关心的说。

“没有啦,只是,做了个梦。”

“恩,又做白日梦啦!”

杨清丽的脸上显露出可爱的小酒窝,然后在我边上坐下。

接触台阶的一瞬间,秀眉似乎微微一蹙。

然后展颜而笑,对我说,“下次,我们去蜡烛图书馆吧!”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