笞尻
本文为转载,为赵奕然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SP回忆录 上》的后记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本文未完结

(七)

两年前我才刚刚升为公司副总,现在又因为原来的总经理年末跳槽,而被总部破格提拔,来填补他的位置。这样,我就以34岁的年龄成为连洋集团最年轻的分公司总经理。可我的心情却开心不起来,因为此刻桌上的这封辞职信——人事部主管杨薇。公司里我私下最好的朋友的辞职信。杨薇辞职的原因很简单:压力过大。虽然她在信里说,除了压力,以自己30岁的年龄,也应该考虑结婚成家,相夫教子了。可我了解杨薇,她绝不是那种会被家庭和爱情绊住脚步的女人,之所以信里这么说,只是为了给自己的退意找个像样的理由。我没明说自己的态度,只是邀请她在即将到来的跨年夜那晚来我家吃饭。

于是几天后,1999年12月31日的晚上,杨薇在我的私人别墅里如约而至,她穿得很漂亮,一看就是精心打扮过:一袭水蓝色的旗袍婉丽动人,把她均称的身材勾勒的如诗如画,披散在双肩的栗色波浪卷发也为她平白增添了几分性感。吃饭时,我们没有太多交流,只是喝了不少的红酒。饭后,我陪她并排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关掉屋内的灯,静静地欣赏落地窗外不断映亮夜空的灿烂烟火。

“压力很大,对吗?”我轻轻开口,打破沉默,她点了点头,我继续说道,“我知道原来的总经理跳槽后,整个公司都人心浮动,你很难做。”她没说话,静静地等我的下文,“其实不用给自己太大压力,就当是一场磨砺,输赢没有那么重要。”

她突然转过头,双眼凝视着我,眼神里的痛苦和无助,看得我一阵心疼,“我也想过给自己减压,我尝试过了许多方法,可真的……真的一直都对我没有用。“杨薇在说这些话时,语气中有一种极力克制着的压抑,甚至可以说快要变成一种绝望。

我有些担心她现在的状态,轻轻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又把她的脑袋轻靠在我的胸膛上。以我们的关系,这种亲昵的动作也做的十分自然。其实我心里也清楚,这些天杨薇真的承受了太多,许多本不该有的压力都压在了她头上。而此时,她就像一只受伤的猫,把头深深埋进我怀里,肩膀微微颤抖,开始抑制不住地臭气。我慢慢地抚摸她纤瘦的后背,知道这种状态下的女人最需要的就是安慰,但以杨薇现在的情况,只有那位的话,可能还远远不够……

于是,过了好一会儿,感受到她的呼吸慢慢已经恢复了平稳,借着酒劲儿,我试探着问道:“我知道国外有一种很不错的减压方式,尤其对你这种压力过大的女白领,效果很显著。”她慢慢抬头看着我,安静地等我说下去,我鼓起勇气,“你听说过spank减压疗法嘛?”杨薇的身体轻轻一震,透过窗外烟火映进屋内的微光,我清楚地看到她脸颊上的红晕。她犹豫了片刻,然后轻轻点头“嗯……之前在搜索减压方法时……无意间看到过。”我大胆地注视着她的眼睛,“想要试试吗?就在这里。”

可以保证在这一刻,我的眼神里只有对挚友真诚的关切,绝对没隐含其他色彩。她垂下眼睛,不敢直视我的目光,可能也是在仔细考量。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慢慢抬起头,眼底流露出信任的神采,但仍有些害羞地注视着我,蚊子般叮咛道,“那……我们试试吧。”

我深吸一口气,轻轻拍了拍她的肩,然后顺势把她横放躺到我腿上。这一刻,明明我已经有过很多次spank的经历可看着紧贴在我的大腿上,趴伏在我身上的杨薇,却莫名感到有些紧张,毕竟即将被我打屁股的,不是某个需要被惩罚的女人,而是一个真的需要我去帮助她的好朋友。想起她刚才信任的眼神,我略显小心地扬起手,啪!

“嗯..”从未感受过的拍打刺激下,杨薇本能地向前挺了一下,嗓子里发出轻微的呻吟,双手紧张地握成拳头。“放轻松。”我努力洒然一笑,“紧张只会更疼噢。”我本就泛红的脸颊上又增添了一抹潮红,轻声娇嗔道“你只打就行了,把嘴关上。”她这么一说,气氛也不再那么尴尬,我继续扬起手,隔着旗袍拍打她柔软的臀肉。

啪!啪!啪!考虑到她很可能从未被人打过屁股,我尽量控制着手中的力道,让她不会一开始就太过不适,但也不至于完全没有感觉。

啪!啪!啪!手掌拍打在旗袍布料上,传出一阵阵沉闷的响声。可打了一会儿,我却明显感觉到,杨薇不仅没有放松,反而在变得越来越紧张,她均称的身体紧紧绷起,我的手掌拍到原本柔软的臀上,也只感受到一股略显僵硬的触感,如果一直这样打下去,不仅无法帮她缓解压力,还很容易将她的臀部肌肉打伤。

“你再这么紧绷着,我可就掀你裙子了啊。”我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她竟然真的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这样紧紧地绷起身子,看来她只在是太过于紧张,连自己的肌肉都有些控制不住。我在心里仔细琢磨,考虑要不要真的进一步暴露出她的身体,担心这样可能会带给她更大的刺激。最后,根据以往多次打人屁股时积累的经验,我还是认为可以尝试一次。深吸一口气,我轻轻掀起她的旗袍下摆,露出里面纯白的丝质内裤,“嗯……”绯红立刻从杨薇的脸颊爬上耳根,她抬头求饶似的看了我一眼,整个人在我的腿上不自主地轻轻颤抖,等到她颤抖的动作慢慢停止时,她的身体也随之不再绷紧,整个人像丢了魂似的瘫在我腿上,被迫高高撅起的屁股成了全身的最高点。

感觉到杨薇的反应,我也跟着慢慢兴奋起来,多重感官的刺激之下,我忍不住伸出手,直接将她身底的最后一层防线也剥落下来。那一瞬间,我的呼吸仿佛随之一窒,整个诱人的美臀就这样彻底暴露在我的面前,离我是如此的近,在窗外烟火照耀出的光线映射之下,细嫩白皙的皮肤宛如江南美女,微微发红的臀肉好似一朵绽放的海棠,愈发显得楚楚可怜、娇美动人,令我几乎不忍下手。哪怕早已见过许多美丽的屁股,形形色色各自诱人,可从来没有过谁的裸臀,能带给我这样的震撼,“你..你别看。” 杨薇充满羞涩的声音传进耳朵,我才从几乎痴迷的欣赏中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她早已把整张脸全部埋进头发里,只露出一对通红的耳朵,我心里有些歉意,感觉到好友的尴尬,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好在杨薇自己善解人意,她用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说了句,“继续吧。”我这才舒了口气,稍稍调整了一下状态,重新扬起手掌,啪! 啪! 啪!!

………坚实的手掌不断拍打在她的两瓣臀峰上,没有衣料的阻隔,传入耳中的声音清脆无比,掌心中舒适的臀肉触感,还有大腿上恰到好处的重量和柔软,如同身上放着一块温香软玉。伴随着淡淡的高级香水散发的气息,还有渐渐漾起的一阵阵诱人臀浪,这种磨人尤物的诱惑不断刺激下,我竟然渐渐有了生理反应,手中力道也不由自主地一点点加强……..

慢慢地,不仅我自己渐渐进入了状态,杨薇赤裸的屁股上,也翻滚出越来越明显的臀浪,嗓子里开始偶尔发出“嗯、唔”这样的声音,原本白皙中微微泛红的屁股,已经变得如同浆汁饱满的成熟水蜜桃,看上去更加完美而又动人。杨薇平日里的气质就像是那杏花烟雨中的江南佳人,而此刻却如同坠落人间的女谪仙子,在我的手掌中不断历经磨难,“唔嗯..”

“嗯…啊..”拍打的手掌继续挥动,绯红的臀浪在眼前来回摇晃,诱人的叮咛呻吟不断传入耳畔,我已经不愿意停下手掌,啪!啪!!啪!“嗯…嗯….”

啪!啪!!啪!“嗯… ..嗯….”坚实的手掌连续飞舞在我眼前诱人的红果实上,带起声声娇吟,泛出阵阵臀浪。忍受不住我带给她的不间断疼痛,杨薇已经开始轻微地小幅度扭动屁股,那粉红丰满的蜜桃臀左右扭动着,紧紧吸引着我的视线,几乎挪不开眼睛。

感觉到她的变化,我知道已经可以开始进行下一阶段了,现在就算继续用手掌拍打,也很难取得更好的减压效果。于是我停下拍打的手,先稍微揉抚她微微发烫的红屁股,短暂的帮她恢复一下情绪。可是眼前女子那诱人的体态,手指间传来的嫩滑触感,还有她平日里的婉约风姿,竟一下子全都涌进了我的脑海,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要…..立刻….占有她。这个念头只是冒出了一瞬,我马上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赶忙压下这道邪恶的欲望,心里充斥着一阵深深的负罪感。低头瞟了一眼杨薇,她依然矜持地低着头,从始至终都没有过哪怕一丝抗拒,我的愧疚更深了几分。

我深吸了几口气,压住脑海中的杂念,想到还要继续帮她减压,就将她轻轻抱起来,膝盖跪放在沙发上,让她双手向前,搂抱住沙发靠背,这样为了保持身体的平衡,她就不得不朝后撅起自己的屁股。光着屁股的小女人很难为情,绯红色的红晕转眼又从双颊爬上了耳根。让我很欣慰的是,她最后还是照我说的做了,尽管姿势并没有我要求的那么标准,依然让我感觉美丽得不可方物。我轻轻摆正她的身体,俯身在她耳边低声说,“放轻松,真正解压的环节就要来了。”说完嘴角不自主地露出一丝坏笑。让我没想到的是,她竟然抬头恼羞地瞪了我一眼,露出与平时大不相同的别样风情,虽然没说话,我却分明从她的眼神里看见了几分期待。

转身从书房里取出一根戒尺,我返回客厅时,却看到她那原本被我卷起的旗袍下摆,已经不幸滑落回来,重新覆盖在小女人原本赤裸的娇臀上,而杨薇自己大概也是因为害羞,并没有主动把它重新掀起来,就这样任由它盖在自己身后。我不动声色地笑了笑,轻轻走回她身后,然后突然握住布料,顺势往上一掀,“呀..嗯——”泛着红晕的光屁股重新暴露回空气中,杨薇忍不住羞地发出一声叮咛,原本抬着的小脑袋又深深垂下,我不用看也知道,她两只耳朵肯定又变得通红了。可是,也许是衣服材料过于光滑的缘故,刚刚被掀上去的旗袍马上又从杨薇背上滑了下来,我反复尝试了好几次,发现只是徒劳。这种姿势下,衣料只要一掀到背上,就马上又会滑下来。杨薇被我来回折腾得十分尴尬,有些恼羞地低声问道,“你..干什么”,我也有些无奈,可总不能隔着衣服去打她屁股吧。想了一会儿,我俯下身子,嘴唇几乎贴到她耳边,吸了口气,轻声说道,“小薇,你愿意相信我么?”她微微一愣,好像猜到了什么,“我绝对不会伤害你的,这点你自己也相信,对么?”,她声音莫名地有点颤抖,“你..你想干嘛。”我没回答,伸出手,开始一粒粒解开她的旗袍纽扣,“别..别..你没说过…”,她开始有点挣扎,语气也带着慌乱和焦急。一股热血冲进大脑中,我一把抱住她,紧紧搂进怀里,喘着粗气,“你相信我,好吗,没有事的,你试过就知道,一定会有效果。”

我最初分明是想帮她缓解压力,但那一瞬间我已经分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不是真的想要趁机占她便宜。在我略显失态的攻势下,杨薇已经木然地僵在我怀里,任由我一点点解开她的扣子,脱掉整件旗袍。没有了衣料的遮掩,那雪白细腻的娇躯顿时暴露在空气中,明晃晃地映在我眼前,就在我已经精虫上脑,伸手去解她胸前最后一块遮羞布时,她强忍住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别…你不能…”,我猛然间像挨了一记重拳,整个人被打回了清醒,看到她通红的眼眶,才意识到了自己差点带给她多大的伤害。注视着她挂在眼角的泪珠,一阵从未有过的无比浓烈的愧意,猛然间涌上我心头。

迅速调整了一下情绪,我从面前轻轻抱住她,低头亲吻她的额头,安抚道,“对不起,小薇。”直到她摇了摇头,我这才放下心,又轻吻了她一下,“我们继续吧。”转身走到沙发后,重新拿起戒尺,迎着她向后撅起的美臀,果断挥舞下去,“啪!”

“啊嗯!….”她仿佛突然触电一样,身体随着戒尺的下落迅速向前挺起,又马上突兀地怔住,大概是从未体验过这样刺激的疼痛,诱人的闷哼声猝不及防地从嗓子里涌出,我稍稍等了片刻,给她留一点缓冲,为了能最大限度释放她的压力,每一次带给她的疼痛,我都尽力发挥的完整。

啪!“嗯……嗯….”

啪!“嗯!….”

我扬起的手臂不断落下,戒尺每一次抽在杨薇赤裸的臀上,就会多留下一道殷红的肉痕,在这样不间断的抽打中,杨薇本就一片绯红的娇臀,很快就铺上了第二层颜色更深的红晕。看得出,她在努力地忍耐着,雪白的腰背不自主地向上弓起来,呼吸也压抑不住的粗重,可也许是碍于女人的脸皮薄,也许是不愿在自己平日的朋友面前太过失态,她始终没有叫出来,尽力维持着自己所剩不多的风度,哪怕再痛也只是低声娇呻,极力克制自己的声音。对于她这样的反应,我当然不满意,作为被减压者,在疼痛的驱使下,大汗淋漓地同时尽情喊叫,才是释放自己压力的最好方式。既然现在杨薇自己不愿意放出声音,我只能加大火候,用我的方法帮她达到效果了。

将戒尺放到一旁,我解开系在腰间的皮带,对折好之后,调整角度猛地抽在杨薇高撅的红臀上,“嗯啊!”热辣的烧灼感从臀部传来,更剧烈的疼痛一下子冲破了她紧守着的心理防线,清脆的痛呼声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啪!

“啊!…”尽管她努力地克制,可皮带第二次烙在她娇嫩的臀肉上时,杨薇依然抑制不住地喊出了声音,心里紧守的那点自尊彻底被冲破,就像河堤被敲开了一道裂口,一旦喊出声就再也不能停下…..

啪!“啊嗯嗯!…”

啪!“嗯啊!嗯….”

在持续的鞭臀过程中,杨薇整个身体都慢慢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红色。

啪!

啪!!

啪!

“嗯啊..” 身后疼痛的洗礼下,她已经彻底卸下平日的面具和伪装,变回一个最真实的女人。在此时剧烈的刺激下,她已经无法再像刚才那样顾及自己的面子,身体不自主地大幅度左右扭动,甚至来回摆动小腿,嘴里不断传出“呜呜”的声音,止不住地小声抽泣……

在这顿漫长的减压抽打中,我慢慢不知不觉地沉浸到spank的快感中,享受着面前人儿几乎赤裸的身躯在眼里摇晃,欣赏她娇美的红臀随着皮带一次次有规律地颤抖,以及晃动中不知不觉分开的双腿间,那片若隐若现的粉嫩私密……被此刻眼前的风景深深吸引着,我不自主地加大了力度,划破空气的皮带不断烙印在杨薇性感的身体上,伴随一声声越来越让我陶醉的叫声,她已经渐渐忍受不住,积攒已久的压力如同破堤之水,滔滔远逝……

终于,她高高扬起头,努力转过身看向我,大哭着乞求,“别打了! 呜啊… 嗯..嗯.. 张哥!呜嗯…..求你了……..”

这一声略显嘶哑的哭喊,才让我回过神来,尽力冷静下来后,我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过分沉溺,几乎已经忽略了杨薇的状态。想到之前那阵婉啭娇啼的连续叫喊,就已经说明了她内心压力的释放,我之后的抽打几乎都是可有可无的多余之举。低下头,又看到她那布满红痕、高高肿起的玉臀,不由得感到一阵愧疚。揉了揉她的秀发,我用力把她揽进怀中,将皮带随手扔到一旁,感觉到怀中的人似乎都随之松了一口气,没理会她表达不满的轻微挣扎,我只是紧紧抱住她,“好了,结束了。”像是搂着一件只要松开手就会马上跑掉的世间珍宝,我轻轻哄道,“都好了,小薇,不哭了。”我轻轻抚拭她的脊背,柔声宽慰道,“都结束了….丫头,都会好的…..”饱受摧残的小人儿埋头趴在我怀里,一边流泪一边大口喘息,过了很久很久,才渐渐安静下来。

之后的那天夜里,她趴在我怀中,静静欣赏平日我们都没有兴致留意过的城市夜景。零点钟声一响,万家烟火笼罩天穹,夜空几如白昼,我拿过一条毯子盖住她近裸的身体,轻声问道:“还想要辞职么?”

她头也没抬,好像故意反问我“留下来的话,有什么好处吗?”

我玩味地说道,“年薪不变;另配一名长期专属减压师;每次减压后可领三天带薪假。”

她微微一愣,抬手在我大腿上狠狠拧了一把,透过夜空的光芒,我看到她笑得很开心……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