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姐妹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SP三姐妹 4》的后记
提示:本文涉及重度SP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第十一章 情比金坚

甄洛1000年的廷杖折磨终于结束,她是计数控,当天挨得都要记下,一旬一个小统计,一年一个大统计,终于在最后得出个最终结果:1000年内,没有一天不挨揍没有一天不杖“毙”,合计3650000天共计挨了19980000廷杖,屁股损坏401824次。

听了如此雷人的报告,听的其他人啼笑皆非,然后谈论下一个议题,九个人抓阄,结果,虞姬、月仙,木棉一组,李清照、卓文君,秋风红叶一组,甄洛、小乖,夏蓉一组,戚姬说了声姐妹们玩的尽兴啊就去隔壁节司那里又拖了张刑床过来,比另外三张都宽敞,居然有四尺有余,风情暧昧的看着戚姬,趴到床上等着自己的屁股或被爱或被虐,恍惚间,感觉自己屁股被温暖的水浇注,然后被戚姬里里外外用软软的巾帕轻轻擦拭着,戚姬温柔的说:“今天姐手痒,能满足下吗?”

唐风情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这千把年来,这位大姐貌似已经失去了以往的残虐,对自己呵护备至,每次只是打得热辣辣肿起少许,然后她就又是吻又是摸,那种感觉,只觉得自己已经升天了,心想着今天一定也不例外,但是这次。戚姬还是拿着那3尺长,3寸宽,3分厚的竹板子,不过今天拿着的是两个同样的,一开始还是照旧,这戚姬每打50板子都在受刑部位摩挲,还用羽毛挠着她的粉臀,把玩一阵才起身接着打50板子,风情觉得几乎每次等她玩够了再打,红的部分差不多已经消了大半,这种打法,已经从他们两人正式确定“关系”后到现在了,有的时候玩弄一天温存几天,有的时候则是玩弄一天还不过瘾,最长的一次也是开头居然如此“缠绵”半月有余,风情闭起眼睛享受着这一切,也不知打过了多少板子,屁股被吻过N+1次,要不是板子醒神,,早就睡过去了,模模糊糊听见说话声:“小妹,这次恐怕时间又长了,耐心点啊。”

“姐姐尽管玩,打得真舒服,这没想到暴虐的打已经很爽了,而像这样居然这么舒服,姐姐,你说你还会重责我么?”

“说不定哦,还有八千多万年,也得换换口味的吧,不过,宝贝要是喜欢我这样,到时我打其他几个受虐狂也行的。”

“不要不要啊。我会尽心尽力的做好‘老婆’的,但也不会嫉妒姐姐去打其他姐妹们。”

戚姬听了受用万分,但是还是戏谑道:“你就不怕姐狠狠折磨你,肯定比上次你挨得那顿打重多了哦,不知要死去活来几次的。”风情眉头微微一皱,说:“姐姐一定不会这样的,你好坏,吓唬我。”“呵呵,就是有,那天还很遥远,来,两块板子叠着打,看看什么效果。”“啪”一声,美臀上面出现了一道浅红,随着加厚的板子不断落下,20多下就已经是浅红色肥美的桃子颜色慢慢变深,右边又是如法炮制的20几下,戚姬见到美臀上被打出少许檩子了,爱抚的揉了上去,问道:“乖妹妹,50下还剩几下啊?”

“6下吧。”“剩下的6板子,你用手掰开你的小屁屁,我打你靠近菊花的肉肉。”

“嗯”风情听话的把手放到屁屁边上,使劲的拽着自己两侧已经被打的红红的肉,戚姬一边夸一边打着:“小妹别紧张,不要死命扯,都被拉平了。”

“拉平了姐姐才好使劲打啊。”风情乖巧地说。

“来,让姐姐揉揉。”戚姬一只玉手又开始在红彤彤的大屁股上无止境的揉着,左手也不闲着,伸进屁股沟抚摸着刚才被打到的两片嫩肉,不经意间手指还划过菊花,如此亵玩了一炷香功夫,打得通红的屁股又是白白嫩嫩稍有红晕的展示在戚姬面前,引的戚姬又是腾的站起,这回是两边各40下,臀峰被打的略显紫红,同样,菊花边上两片嫩肉由于不太经打,也有点紫绀色。这点疼痛,对于风情来说并不算什么,戚姬在上面左揉揉右揉揉,当然会触痛屁股上鼓起的几个檩子,风情也不以为然,过了好久,戚姬见那几个檩子没那么快好,放弃了双层板子,说道:“明天继续吧,换你阳世里最喜欢的大号铲子,我们这里没有,但是是尺寸一样的,你家夏蓉我问过的。”

“晕啊,姐,你是早早的就注意上我了,我怎么这么后知后觉呢。”

“也好,没有那顿打,以后我打重了你会以为我不喜欢你了呢。”

次日,两人继续竹笋炒肉加温柔抚摸,这边厢文君,清照,秋风红叶这组却也玩的不重,李清照一局牌输了就当了她们两的“刑奴”,整天被小竹板子,细长鞭子打着,还有在节司鬼王那里觅到的双层皮拍,这点痛楚,李清照可是趋之若鹜,和以前的比起来那是别有洞天的乐趣,文君也新奇的发现这样玩虽然没有震天撼地的爽,倒也是怡情的好办法,说好清照要当100年刑奴的,结果3年,文君就抢着要尝鲜,一下子就要了800年的,她特喜欢那皮拍子,三个人空闲时还讨论过是不是用这个代替响板,即使以后故态复荫,就用这玩意打死也是爽的不像话的呀。这样日复一日,这馊主意多多的卓文君,居然给自己也出了个,居然某天自动要求在她丰润的双臀间的玫瑰小花里插一支羽毛,深浅大概是三分之一左右,要是在受刑过程中不小心掉出加300皮拍,提出这个要求,秋风红叶不禁莞尔,这里除了戚姬以外,每个先人的饥渴程度都是非同小可,以前以为自己是绝世浪臀了,现在看来就像日全食似的完全没了任何光芒。想念间,只听文君喊道:“红叶妹妹,快来啊,难道姐姐我的屁股已经对你没吸引力了吗?”

“有有,三姐的屁股,特别在被蹂躏后,就像盛开的樱花一样美丽,这次不妨来个持久战吧。”

“哈哈,行啊,话得收回来,这支羽毛如果我一时没夹紧掉了出来,还原样插好,在你所说的持久战的时间里,掉出来几次,就是N乘上300皮拍”“哈哈,我也有话在先,你别故意松开来求虐,正常的频率我还是有数的。”

嘻嘻哈哈中,卓文君做了两个人整整一天的“刑奴”,那支羽毛掉下27次,红叶觉得这个频率还算正常,“三姐,你赢了,休整两天再打你八千一百皮拍吧,也够你受两天的了。”“呵呵,我喜欢受啊,听着响亮的拍击声,我是心旌飞扬啊。”

李清照笑道:“是吗?不过三阶你这略显宽大,雪白挺翘的屁股能激起行刑人暴虐的欲望啊。怪不得以前大姐打你的时候多次暴走呢,虽然那时候也只是用用竹尺藤鞭,但是看你们两人爽成那样我还真是无语。”“切,清照妹妹,别再提旧事了,你要喜欢你也暴走一个瞧瞧有多威力啊。”

“清照姐,过两天这人的肥臀就交给你啦,我先礼让一下。”秋风红叶很客气的说。

“悉听尊便,本姑娘认打,清照,别辜负了红叶妹妹的期望哦。”卓文君谈笑风生的样子,红叶再看看她的两块浪肉刚受了一天小竹板的烘烤,到现在还像个熟透的桃子一样,不由得探手在她火烫的屁股上揉捏起来,弄得卓文君更是瘙痒难耐(换成正常状况就是痛不欲生了)。才过了一天,卓文君就光着还显红彤彤的肥臀讨打了,李清照也不含糊,提着2寸宽皮质光滑柔韧的皮拍“啪啪啪”的狠揍了下去,一边还说:“本来想打轻点的,但这明显不适合你,今儿个就把你屁股打成最大的紫葡萄吧。”李清照一刻不停的打着,红叶在旁边报数,报到100就回头记一笔,打了两个时辰不到,李清照说:“歇一会吧,红叶妹妹,多少了?”

“三千下,六个正了。”说完再看文君宽大丰腴的屁股,肿起老高,臀峰乌青发亮,边上的渗着臀沟也被打的满是瘀血,问道:“清照姐姐,准备什么时候再下手啊,屁股伤的不轻啊。”“等她自己说可以了呗。我们最近很长一阶段都是调情似的抽打,她呢,特殊些,但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让她烂了又烂啊。”“所言极是啊,呵呵,我到时可不会像她这样。”

过了一炷香功夫,“开打了开打了”卓文君调皮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的妈呀,你搞清形势没有啊,这么快就嚷嚷。”

“怎么啊,我‘刑奴’这么自觉你们还不乐意了是不?”“得了吧,我们是你的‘板奴’好了吧,替你掌板子服侍你的奴隶。”清照嗔道。“你们自己说的啊,那就做吧,清照小奴,来给姐姐三百皮拍,然后再歇息。”

“好吧好吧,我承认上了你的套了,300就300,不就还有十七次嘛。”“清照妹妹不要抱怨,体谅下我啊,我喜欢这样,打完这300下正好过一炷香又可以继续了,你姐要维持这样的状态,懂?”

“啪啪”声中传来李清照无奈的声音“懂,怎么可能不懂你这小心思。你现在是不是还想要红叶妹妹在我打完后接着继续啊?”“不麻烦了,反正以后有的麻烦了。”

“以后?我说三姐啊,你的记性真差啊,不是说分组是抓阄模式吗,你还指望哪一次再轮到我们三人一组?”

“这倒真忘了,看这几年把我打得乐的,哎,不过,下次遇上二姐四妹还不照样依我的,嘿嘿。”

“啪”的一声特别响亮。“我出这主意就是让还不怎么亲密的姐妹之间培养感情,你这算什么话。”余下的100多皮拍,可是打得其他两组在玩的还有戚姬风情都看了过来。

如此周而复始,卓文君甘之如饴的紫臀状态保持了两天,在她当值的1000年里(第一次分组时限3000年,每人值一千年)。几乎一个月要来上五六次这样的,最后结束后大家总结还不断抱怨自己以后也要像甄洛一样记数。

第二轮,活宝文君果然和虞姬,木棉分在了一起,这次,戚姬给的时限猛增到3万年,这次卓文君和甄洛展开了比赛,还要求同组的两人负责监督他们有没有虚报数字,就这样,两个受虐狂在漫长的岁月中暗自较劲,约定选择了敲扑她们共同的工具:皮拍,2分厚的紫檀木板子和蟒鞭,虽然她们是比拼的热火朝天,经常翘着火红的屁股“加班加点”的挨抽,其余组员没受她们影响,还是玩的“斯斯文文”,她们两个的存在倒也是起到了良好的调剂作用。

话分两头,在她们开始第二轮分组活动尽兴玩耍着的同时,超级矜持的戚姬终于被风情三千余年如一日的温柔顺服所冰释,在风情试探性的骚扰后终于放下了架子,唐风情也是谨小慎微,在“冰山”融化的头几年,没有提出相对过分的要求,只是隔着裤子抚弄着戚姬饱满浑圆的屁股和幽径暗香的屁股沟,她是多么想看看庐山真面目,可是碍于大姐一贯的表现,始终难以启齿。

不过机遇还是来了,有一次戚姬又换新花样,要风情穿着绸裤打了一边屁屁穿连裤袜打了另一边屁屁,然后脱下来看看那边红的厉害些,在风情有点无语的情况下继续要求她忽而穿底裤忽而穿T字裤挨板子,弄得好不折腾,风情在最后一轮返璞归真光屁屁打的时候终于想出了个办法能让自己将近十几年的愿望成真。只见她微微闭着眼睛享受着戚姬不失力度让她超爽的屁股板子,装作羞怯的说:“我到现在还真没见过大姐换过裤子呢,老是穿这条翠绿色的绸裤,都视觉疲劳了。”

戚姬哪会不知道她想的是什么,只是风情一直不提,她岂能自动展示,听到这句话,也没马上行动,继续伺候着她,风情看见没有回应,有点失落,正想着是不是自己太隐晦了大姐没会意,又开始苦思冥想,也没注意到板子已经停了,出神的望着不远处小乖被文君调戏的欢乐场面发呆。戚姬见机会来了,作出不忍心自己乖“老婆”失神落寞的样子,轻轻的拍了下她红彤彤的大桃子,风情转过头,正看见戚姬缓缓地解下裤子,羊脂堆砌,似美玉雕琢的性感尤物跃然在她眼前,让她差点没惊呼出声。不一会戚姬已脱下了翠绿的绸裤,呈现出来的是一条天蓝色只能遮住大半个屁屁的底裤,还有小半被流苏遮着,时隐时现,风情激动不已的心情也得以缓和,怯生生的说:“大姐,你还夸我的好,你自己的比我的还美丽啊,真是折煞妹子了。”戚姬用手拐到后面又拍了下唐风情丰满的肉团,“你是我老婆,怎么这么多年一直喊错,该打。”“打吧打吧,我现在更喜欢‘老公’了。不仅温柔,而且…”

“哈哈,算你嘴甜,怎么了,就看一下是吧,那我外裤套上啦。”戚姬逗着她玩。“不—,老公,你以后就穿成这样好吗,太漂亮了太诱人了,我恨不得咬一口。”“小色女。”戚姬刮了下风情的鼻子。接着说,“老公我也吃了你好些年豆腐了,又是摸又是啃又是虐的,早就想好就等你的一句话了,这不,她们玩的都是相互的,我们也不能一直单向吧。”

“这么说,老公早就想让我玩一阵了,真是太好了,我保证玩的尽兴了也让你狠狠打一顿,补偿你这么多年憋着自己的残虐欲望。”“不用不用。”戚姬的回答让风情很意外,“残虐?最起码也得等个几百万年才会故态复荫,现在我正沉浸在温馨的气氛中不能自拔,并且我先知先觉的告诉你,要是你对我的爱不释手,情不自禁,用手拍打我也不会怪罪你,人之常情,你尽管玩。”

唐风情心里真的乐了花都无法形容了,但谨慎的她在等戚姬一句“来吧”。并没有听见戚姬的话语,但见这耸翘白净的横陈在她一直趴着的“刑床”(唯一从没沾血的床)上,底裤的两翼已经卷入同样白嫩的屁股沟,风情有如做梦般的贴近了洁白如雪的光臀,玉手第一次感受着温暖光滑的屁股,以前这真是想都不敢想的,现在居然成了事实,这时的她,一改以往有福同享的团队精神,没去惊动那些正在忘我鞭打和受刑的姐妹们,一心要品尝大姐自愿奉献的“美餐”。

抚摸了好长一段时间,戚姬趴的累了,把身体侧了过来,轻笑道:“要是你手心有老茧,摸这么长时间,我的嫩皮都要破了。”“嘻嘻,老公,你这次给我吃颗定心丸,这样的风光,是不是能经常性的啊?”“当然,都说了相互了,你有这需求老公怎么舍得不满足你呢,对吧。”戚姬边说还牵扯着风情的手,“没事的,不要拘束了,弄疼了老公也不怪你。”

抚摸变成了揉捏,拨弄,最后还拍了几下试试手感和弹性。就这样玩了大半个时辰,脸贴了上去,还笑着说:“老公,现在可是热脸贴你的冷屁股咯。”弄得戚姬脸一红,心情大爽的风情,先是脸颊贴着戚姬屁股全部亲密接触了,连股沟内侧的肉也没放过,如此摩挲了几次才换成了自己的玉臂,香肩,肚皮,大腿,玉足,也是一番折腾,戚姬却也是兴趣盎然,任由她摆布,颠鸾倒凤又是大半时辰这么香艳的度过,风情还没完,这次是屁屁对着屁屁了,还经常不协调的撞在一起,到最后两人均是笑疼了肚子。

这场肉麻秀,直到风情吻遍了戚姬香滑圆润的屁股才告结束,当然最后也没放过戚姬那粉红色的插花孔,深深的热吻了她一盏茶时间。也弄得戚姬酥软无比,在往后打风情屁屁之后,也是如此缠绵,“小两口”甜甜蜜蜜的生活着。

不过这戚姬和风情的秘密,虽然戚姬在这之后托辞在床前弄了个帘子,但是眼尖的月仙,却在她们两位忘我的热情中不慎掀开的隙缝中发现了戚姬居然趴在那里,于是乎,众姐妹默默的靠近她们所在,甄洛猛的掀开帘子,倾情享受中的两人尽收眼底,戚姬脸涨得比刚才挨过50板子的屁屁还红,一时竟然支吾半天没说出句像样的话来。

最了解她的虞姬沉着的说:“大姐啊,你看我们笑了吗?放心,你会这样也是早晚的事,被我们发现也是早晚的事,没必要这么紧张啊,你是我们的大姐头,有什么‘需求’尽管叫一声好了。”

唐风情想把一切缘由都揽在自己身上,但是一句“大姐心里反感的事,是不可能劝回她的”给塞得无言以对。接着卓文君她们开始问长问短,直到风情一个没注意把话说漏,惹得众姐妹争相要一睹绝世美臀的风采,戚姬一改平时的干练果断,扭扭捏捏的脱下了外裤,那一刹那耳边就萦绕着无数溢美的赞叹声,随之而来的是众女恳求她的声音,实在拗不过的戚姬这回也没拉脸,许下了诸如此类的承诺,一干“女流氓”听后也无异议,第二轮分组游戏就此提早结束,下一轮开始玩耍所包含的内容就是大姐必须安排出2个时辰的时间随即友情客串到某个组等等…。

就这样她们三五万抑或三五十万年为一单位继续着她们的游戏,有了戚姬,她们美名其曰风情妹妹在那段时间寂寞也被邀请进战团,有了这作为调剂,她们的花样更是层出不穷,春心萌动的戚姬也遵守承诺在那段时间保证不发彪,长时间的性格磨合使她们和戚姬的姐妹关系更是情浓于血,这矜持无限的大姐终于让木棉小乖几个丫头感到亲切万分,而她戚姬也感到在这洋溢着笑声和温情的姐妹中间任由摆布也不是以前所想的难堪和害羞。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