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sm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SIDE.A

我是一位22岁的姑娘,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父亲是某市地税局高官,母亲是一位教师,而我自己又是一所重点大学的高才生。从小就生长在父母的怀抱中,父母把我当做掌上明珠,因为我非常美丽。圆圆地脸蛋上有一双卡通般的眼睛,一米六八的个子,白嫩的皮肤,修长的腿陪上一双如若无骨地玉足,真的如天使一般。我也爱的我的父母,我很怕我的父母受伤,所以从小到大,我从没有让我的父母担过一次心。可不幸的是,幸福地家庭在一次偶然的车祸中破灭了。父亲出了车祸去世了,父亲当初最好的朋友却诬陷父亲曾收受贿赂,一生清白的父亲在死后却落上个贪官的罪名。母亲为了父亲的官司累倒了,经检查方知得绝症。眼看就要失去双亲了,我哭了,哭了很久很久。我没有办法去救我最后的亲人,我的家已经没有钱去支付那笔沉重的医药费了。看着母亲憔悴的面容,我的心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我想过,只要能救回母亲,那怕用我的一切去还也值得。在一次偶然的上网中,我找到了他。

我看见了他的帖子,知道他很需要我,我与他见了面,他的模样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丑陋,我们谈了条件.在一百万的诱惑下我动了心,我需要钱,我与他达成了协议,做他40天的性奴隶,短短地40天就能换回母亲的健康,我觉得值得 ,其实我根本就不了解SM,更不了解什么是性奴隶,我没有看合约就签了字,我觉得这一切真的是上天对我的亲睐,我知道这些钱足够支付我母亲的医药费。

第二天,我来到了他的住所。是在郊区的一栋在很大的别墅。我虽然曾经家庭条件还算很不错,但在现实中这样大的别墅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我敲开了房门,看见了他,他与昨日的态度如若两人。这也很正常,自己收了别人的钱,人家愿意怎样就怎样。谁叫自己卖给人家40天呢。看着他把门关上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真的要走向堕落了,那扇门仿佛就是地狱之门。他今天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把所有的衣服全脱掉,我没有犹豫,因为在这40天里我的灵魂已经不属于我了。看着自己的玉体展现在一个陌生的人面前,我非常地害羞,自从我懂事之后,我的身体只有我自己可以看到,我都不让我的父母和同学看,因为这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隐私。也许这就叫做单纯吧。可现在,这个世界令我无法选择。我脑子里尽量去想那一百万,这样可以令我更平静一些。

他在一个大箱子里边不知道寻找着什么,我猜想他应该不会为我寻找冷饮,因为我没有资格了。看着他拿出来的东西,我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了。他来到了我的身边,叫我把身子转过去。双手放到身后交叉等待他的上装。其实就是要捆绑我,就算不捆绑我,我也不会走。因为我的工作还没有做完。他开始捆绑我了,粗糙的麻绳在我的上半身来回地编制着他的梦。真的很疼,也不知道是麻绳对上半身的摩擦产生地痛,还是自己任由他摆布而心痛。他捆绑地很紧,使得我连呼吸都很困难,接着就是麻木。待我的上半身被绑得像粽子一样以后,他又将一副看着越有20斤左右的脚镣安放在我双脚的脚腕上。他用胶带封住了我的嘴,在我的脖子上带上了皮颈圈。然后他用一条铁链连在颈圈上边,像狗一样地把我牵到卫生间。

他命令我坐在浴缸的边沿上,并尽量把双腿敞开。我想由于脚镣的限制,我做的一定不是很好。看着他拿着刀片蹲在我的的两腿之间,我真的很怕,怕他做出伤害我的事。那一刻眼泪不够坚强地掉了下来。他想要刮掉我的体毛,凭着感觉就知道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美发师。因为他有很多刀割破了我的下体,看着流了血,他只是用用酒精为我消毒。我闭上双眼,当酒精的刺激又来袭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又划破了我的下体。等很久没有疼痛的时候,我知道我的私处已经没有体毛了。他很大方,送了我一对耳环,可是没有为我带在耳朵上。而是用钢锥刺穿了我的糕点,那就应该叫乳环了吧。两个乳环很精致,按他的条件应该是黄金制成的吧。我不会轻易地摘下它。要是母亲的病需要钱的话,我会把它们再摘下来为母亲换钱。

他那天晚上并没有为难我,只是牵着我在房子里溜达,上楼下楼地重复走着。最后走的没有意思了,就牵着我到院子里边走,这是我一生第一次像原始人一样赤裸着身体在户外活动。我的赤足踩在柔润的泥土上,感觉还不错。只是有的时候不知道什么东西扎一下我的脚底板,挺疼的。而且有些东西扎上去,要走好几步才脱落下去呢。我现在最怕的就是叫别人看见,可是我并不用担忧,因为这里根本看不见外人。也不知道那些有钱人天天都在做什么。等大家都走累了他把我牵回房间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丢了一个碗,里边是米饭和菜搅拌地像猪饲料一样。我真的很饿了。中午就没有吃饭,再加上下午那些过分地运动。我没有在乎身份就爬在碗边用舌头和嘴困难地吃着这些把我进化后的事物。吃完饭他又把我牵回浴室,为我冲洗了身体。我偶尔会发现脚底上有略微的伤痕,我想应该是刚才在院子里踩破的吧。没有关系的,不是很疼。晚上我在他为我专门设计的笼子里睡着了。

待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我感觉很不舒服,可能是睡觉的姿势不对吧。那有畏缩成一团睡一夜的呢?我觉得我现在很想去厕所,这是我的习惯。可是嘴被胶带封住,又被困在这狭小地笼子里。我怎么能去呢?我发出呜呜~~地声音想告诉她我需要去厕所。这一招很有效,睡在一旁床上的他一会就醒了。他心里知道我想做什么,打开笼子就拉着我去了卫生间。方便完了以后感觉全身轻松,那怕是在我方便的时候前边站着一个人。我爬着吃完了早饭,他为我洗了脸,照顾着我,我很感激。我紧接着就被他牵到了一个屋子,这间屋子很空,没有任何家具,屋顶上有好多的滑轮和铁环,墙上有一些镣铐和皮鞭。

他命令我站在房屋的中间,然后他用一条细麻绳穿过了我两个乳环与上边落下的铁环相连。那个铁环又马上就升上去了,我的身体被拉了起来。两个糕点立刻感觉到了巨痛。我发出呜呜地声音向他求救。他拿来了一把小椅子放在了我的脚下,我的脚有了东西支撑,面包就能解脱出来了。就是这么段的时间,我的两个面包已经被拉的变紫,我真的吓坏了。差一点我就不能再哺育我的下一代了。他来到了我的前边。打开了我的脚镣,接着把一个像男人性具一样的东西塞进了我的仙道里。我是个处女,那东西想塞近来,可不容易。

他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东西不知道塞到我身体的那个地方了,我只觉得仙道被支撑地很疼。他又用绳子把我的大腿根,小腿,脚腕捆绑了起来。我的两条腿没有一点空间可以活动,可是这还不算完。他又把我的两个大脚趾也捆绑起来。我现在已经全身麻木了,上半身的绳子从昨天中午就没有解开过。下半身也被他捆起来了。再加上仙道的那个东西,我的疼不知道怎么来形容。我就用思想转移的办法去想那一百万,去想我生病在床的妈妈。也许这样就可以略微的减少一些疼痛感。

他拿走了我脚下的小椅子,换上的是一个篮球。那个篮球也试得我只能用前脚掌接触到它。我的脚趾紧紧地抓紧篮球,惟恐它会滚走。那样我的糕点就真的会掉了。思想还在脚趾与篮球上时,那皮鞭就落在了我的臀部上了。我没有办法回头,但我知道这一下可以在我的臀部上留下点什么。就这样,一鞭一鞭地抽打我的全身,我的私处 ,大腿,腹部,胸口。我没有动,因为我不敢动。我若动一下脚下的篮球会夺走我的糕点。我就任由他肆虐地抽打着我。

他打累了,就走到我的身前点燃了一支香烟,一边吸着烟一边看着满身伤痕的我。我开始明白了什么是性虐待,什么是人间的地狱了。但为了妈妈我会尽量满足他的,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都要坚持40天。他一边吸着眼一边走到我的身前,然后蹲下仔细地看着我的脚。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喜欢看我的脚,但我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把未吸灭的烟头碾在我的脚趾上了,那烟头的高温使我的脚趾疼的猛地一抽离,篮球滚动走了,我悬在了半空中。糕点又被拉了起来。呜~呜~我奋力地求救,求他帮帮我。他放下了滑轮,我也倒在了地上。看着伤痕累累地我,他没有解开我的捆绑就直接我把丢到浴缸里边去了。他又为了冲洗起来,还用针刺破了我脚趾上的水泡。

那天晚上我是睡在浴缸里的,他没有用水泡着我。而是把水抽干了。夜晚我想起现在的我,想起我的妈妈。我哭了,我不知道这是对是错。

我醒来的时候,身体的所有绳子都已经解开了,嘴上的胶带也拿走了,替代它们的是手铐和脚镣。我的双手被靠在了前边。看着自己一身的伤痕,我真的很心疼。他拿来了扫把和拖布,命令我把他家打扫一便,比起被他残虐,这些劳动算得了什么。下午他把我叫到他身边,叫我跪下,因为他想和我聊聊天。我便给他讲我的曾经,和为什么需要那么多钱。他听得很认真,可是看出来他的大脑在不停的运转。他也给我讲了他的心声,当我告诉他,他的父母是爱他的时候他火了,给了我一个耳光就走了。这一天过的很简单,也很快,我希望这样的日子能延续下去。晚上我又睡到我的那个笼子里边了。

之后的几天里,他每天都给我上重刑,对我的面包,后庭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摧残。留下了很多终身都难以恢复的伤痕。

记得有一次他要玩孙悟空过火山是我最难忘的。他在院子里钉了两根木桩子,这两根木桩子距离很远。然后用一根很粗的麻绳和两根木桩子相连。他命令我跨上去,那条粗麻绳就卡在了我的两片仙唇当中。他把我的双手交叉地绑在背后,又用另一条绳子把我的脖子缠绕起来,剩余的绳子拉到我的双手那打上死结。使我背在身后的双手与脖子产生一个互力的作用。挺起胸部是我最舒服的办法。那熟悉的脚镣又咬住了我的脚腕,他觉得这一切还不够,就又用铲子把我前边将要行走的路降低了一些,使我只能靠前脚掌接触地面。又在这条小坑里埋上了密密麻麻地蜡烛。他对我说叫我先等会,等到了晚上才开始。我就在这条绳子上静静地等待着我们之间的游戏。

夜晚来临的很快,太阳像是也想看我的表演吧。他把原子的灯打开了,然后他在绳子上浇注了汽油,随后又把蜡烛点燃。自己坐在旁边吸着烟告诉我可以开始走了。眼前是一片火路,我也明白什么是孙悟空过火山了。我没有犹豫,因为我在病床上的妈妈不允许我犹豫。我的步子迈的很大,我想三两步就走完这段路,可我想错了。在我的脚掌与私处接触到蜡烛和绳子上的火时,我根本就走不动了,肉体是根本无法抗拒火焰带来的痛苦的。

我一步一步艰难地走着,由于脚镣地限制,我基本把走过的蜡烛都踩灭了,真的很痛。下体也好不了那去,被仙唇擦灭的绳子上还散发着黑烟。我没有向他求饶,那根本没有用,只会另他更兴奋。我的眼睛只是看着远方,似乎都可以看见妈妈在一天一天地康复。看着看着就感觉回到了从前,回到了父母的怀抱,那是多么幸福的日子啊。我没有停下来,趁着自己的思想转移我想我可以走完这段路的……

那次以后我休息了几天,他说这几天算是送给我的。我很感激他的施舍。呆身体上的伤不是那样的疼痛之后我每天就只是做一些简单的家务,因为没有伤到手,所以洗衣服,做饭就都落在我的头上。一晃就过去了30多天了,我就要熬出头了。可是祸不单行,我接到了医院的消息,说我的妈妈的医药费不够。还需要很多钱。这给我的打击太大了。我怎么办呢?我想只有和他续约了。我找到了他,和他说了事情的经过,他没有答应和我续约。对我说有另外一个办法就可以解决这件事,我追问着是什么样的办法。他只告诉我只要我肯和他玩游戏,他就给我钱。我没有拒绝。我想连火山都过了,我还会怕什么呢。

那是我们之间的最后一天了,他把我叫到一间屋子里。我没有迟疑,因为今天的游戏是会给我的母亲带了康复的。他将我的双手反拷在背后,脚上的镣铐是一直就有的。他拿来了一箱子啤酒瓶,然后把它们砸碎,散落在屋子的没一处角落。他对我说,让我在上边走,每走一步他都会给我一千元的。我觉得这个游戏还算公平,我如果怕受到伤害也可以选择不走。我没有退缩,因为金钱令我不可以退缩。我走了。脚下的玻璃对脚掌的刺痛可以在走过的路流下的鲜血看出来。

在生活了一个多月之后,我对他太了解了。我知道他喜欢什么,知道他爱看什么。我就用力地踩玻璃,尽量令我的脚流更多的血,我想他一定会履行他的诺言的。我走的路,脚都会把玻璃带走,然后在几步之后掉落下来。我其实很想让所有的玻璃都粘在脚底上,可是脚掌的面积毕竟太小,能容纳的玻璃太少。看着他看我的双脚流血的样子,我知道他是很满意的。他对我说要是能掂起脚尖走,那样走一步他就给我5000元。我没有放过这个机会。虽然我的脚趾里扎进了很多的细小玻璃片,但是我还是强忍着为他表演着。最后我真的走不动了,就摊倒在碎玻璃之中。看着我血肉模糊的双脚,我觉得妈妈有救了。

被玻璃弥漫的双脚使我不能在走动了,他把我抱到了第一次游戏的那间屋子。要与我做我们之间的最后一个游戏,他用绳子把我的双手双脚捆绑地很结实,又把我的脖子也绑了起来,然后与天花板上的滑轮相连接,像要绞死我的样子。他还是给我的脚下放上了那个篮球,告诉我他去医院送钱,叫我在踩在篮球上等他。他说只要我能坚持到他回来,我就能看见康复后的妈妈。那是我的梦,我愿意等他,也等我的梦。

他走了,带着我的希望走了。我眼前充满了希望,因为我可以见到我康复的妈妈了,可是事情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简单。因为脚底上扎满了玻璃,它们扎进了我的脚底也同样扎进了篮球。我可以感觉脚下的篮球在变小,越踩越软。我小心地使脚掌支撑篮球,以减少篮球的损坏。可是我的脚上满是玻璃,连脚趾头里都是。根本就不管用。我可以听到咝~咝~地放气声,我等待着他快回来,慢慢地我的双脚的前脚掌勉强地能接触到篮球了。接着就是脚趾,最后在大脚趾离开篮球表面的时候。我看到了妈妈,意识离我越来越远了。

3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