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十大最受欢迎SP小说
根据2020年阅览量排名

NO.1 最初的性幻想

小婷的妈妈坐到了屋子中间的藤椅上,把小婷拽到了自己身旁,将小婷的前身向下一摁,小婷趴到了妈妈的大腿上等待挨打。平时在班里比不少男生个头都高的苏婷和妈妈比起来,却矮得像一只小兔子,由于趴在了妈妈的腿上,小婷纤细修长的双腿也不得不悬在空中,只有踮着的脚尖才能勉强触及地面。而她的上半身也同样地悬在空中。

就这样,小婷浑圆的屁股高高地撅了起来,处在了身体的最高点。虽然隔着裤袜和内裤,但小婷的饱满挺拔的翘臀依然清晰而有形。面对着这只微微颤抖的翘臀,我不禁咽了咽口水。

妈妈一只手按压着小婷的腰身,另一只手放到了小婷的屁股上,在小婷的两瓣屁股之间来回游离,并不时地轻轻拍一拍。妈妈就这样不停地抚摸着女儿的屁股,足足有半分钟的时间。似乎她并不急于惩罚犯错的女儿,而是让女儿摆好姿势后,在焦急的等待中品尝惴惴不安的滋味……

阅读全文

NO.2 毕业生

随着韩洁亲口说出自己的受训诫记录,那原本圣洁得不可侵犯的女神形象开始在林洛心中不停摇晃,他简直不敢想象韩洁这样美貌端庄的成熟女人居然会有这么多受训诫的经历,而且训诫的内容居然是什么“笞臀五十”、“杖臀一百”、“重打臀部三百大板”!说白了不就是打屁股吗?这简直是对一直尊敬和仰慕她的林洛最大的讽刺!

韩洁背过身子,双手慢慢地把裤袜从腰际卷下来,又脱掉高跟鞋站在地上,然后弯腰将内裤褪下,放在一旁。丰满、白皙、圆润的屁股赫然呈现在三个男人面前,这一连串动作是那么地优雅高贵,而那如羊脂美玉的臀部似乎也在宣示着神圣不可侵犯的尊严。

尽管不愿意面对眼前的场景,小洛还是不由自主地将目光定格在自己美女上司赤裸着的臀部,平时衣冠楚楚落落大方的韩洁,如今上身依然穿着让小洛无比熟悉的灰色套装,长发束在脑后,显得干练、洒脱,可是双手抱头站立的姿势让人觉得怪诞,而女人那决不可轻易示人的光裸玉臀却被套装上衣和褪到大腿上的裤袜衬托得格外醒目。小洛发现韩洁部长那雪白的臀部与她风韵犹存的鹅蛋脸一样充满吸引力,与被套裙和内裤包裹时相比,更加挺翘丰满,幽深的臀沟更让人充满联想和遐思……

阅读全文

NO.3 惩戒师

何菁只好照办,这个尿布式的姿势不仅格外羞耻,而且特别容易照顾到屁股和大腿交界的位置,何菁怕极了。待何菁把屁股撅好只好,宫翼拿过来一个小枕头,垫在何菁屁股下方,这下何菁的屁股和光溜溜的私处都完整的暴露在宫翼面前了。尽管已经无数次挨过先生的打,何菁还是忍不住羞红了脸。

宫翼走过来,天呐!还是那把红檀板子。

“准备好了吗?”

“嗯。”

“双手把双腿抱紧了,敢松开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何菁紧紧抱着双腿,闭上眼睛,不敢看宫翼抡圆了板子往下抽的样子……

阅读全文

NO.4 凌云惩戒所

凌云让小雯趴在一个床垫上,然后在小雯的腹部垫了个枕头,让小雯的屁股高高的翘了起来。

“小雯,请把裤子脱掉”凌云命令的说

“是”小雯虽然害羞,但也知道自己犯了错,所以慢慢的把裤子和内裤一起脱了,现在小雯娇小的光屁股已经整个的暴露了出来,接触到冷冷的空气,小雯不禁打了个冷颤。

“要开始搂”凌云把小雯仔细的调整好位置后,对着小雯说 。

啪!啪!啪!啪! 巴掌一下一下重重的落在了小雯娇小的屁股上,小雯将头用力的抬起,身体也开始挣扎希望逃脱,但小雯的屁股已经慢慢的开始通红了,小雯开始低声的说着 ”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

凌云当然是不会理会这种求饶,他现在的职责就是充分的让受罚者,感到疼痛让受罚者可以知道,他做错事了。  

啪!啪!啪! 小雯的屁股已经越来越红了,小小的屁股就像一个开始慢慢熟透的水蜜桃般,让人想上去咬一口。当然小雯由于疼痛慢慢的累积,已经慢慢的不能控制自己,开始扭动,并且开始大声的求饶 “好痛阿!! 求求你 下次不敢了”……

阅读全文

NO.5 女子体罚学院

凯芯的一把玉臀早已皮开肉绽,四处开花,只痛得她泪流满面,痛楚不堪。她心里明白自己已无法再忍受多一鞭了,她几次想用双手紧紧的狂捏自己的屁股以减轻痛楚,但同时又害怕院长会加刑,因为在学院的条例下,受刑者在受刑时如无院长的批准是不能随便乱动的,否则刑罚加倍。

我从新握起那细长的藤条,再一次那藤条狠狠的击落在毫无保护的光屁股上,当藤条与臀肉接触时,只见那早已扑满鞭痕的屁股立时出现了一道血痕,可怜凯芯白嫩的屁股受不起藤条的直接接触而皮破血流。

“啪!”“十三!”一直又开始叫数。

此时,凯芯已不再象个二十五岁的女子,而是像是一个八岁的小女孩。她痛得毫不理会的跳起来,双手紧紧捉住自己的屁股,拼命的狂捏,人也随这狂跳,尽量减轻屁股上的痛楚。

“哇!好痛啊!痛死我啦!”凯芯狂叫道。

“给我摆好姿势,谁给你批准站起来的?”院长喝道。

凯芯一听到院长的说话,马上又把姿势摆好,咬紧牙根强忍臀部的疼痛。

“如果再敢用你的手捉自己的屁股,刚才的十三鞭便作废,从新开始。明白吗?”院长怒道……

阅读全文

NO.6 玉妃转

自从看见爹爹用家法惩戒玉妃后,娇羞便对戒尺有了一种渴望,特别是爹爹当天命令玉娘做的“凤点头”那一幕,牢牢印在娇羞的小脑袋中,常常退去众人,躲在房里,退去衣裤,趴在床上,将粉臀高高撅起,悄悄将一把戒尺塞到两臀之间,然后慢慢加紧……脑海中还兀自回想着,当日爹爹痛打玉妃肉臀的一幕,幻想着自己的屁股正在挨着那无情戒尺的严厉惩罚。

还未到及第的年龄的她,但身体已经凸显女人的丰盈,特别是遗传了玉妃粉嫩的翘臀,雪白的酥胸。

今天,娇羞又屏退了丫鬟,急不可耐的趴到床上,撩起衣裙,脱下裤子,将饱满的臀部撅起。这一次,娇羞又学着爹爹的样子,将一个玉扳指也狠狠的往自己的小凤肛处插去!“哎哟!”毕竟是第一次,娇羞疼的直叫唤,但是疼痛却伴随着凤肛膨胀的快感,欲罢不能!使了好大的劲儿,才把扳指全部塞到凤肛中,淹没到凤肛中的扳指由亮变热,娇羞趴在床上低喘着,美丽的小脸儿变得粉红,羞涩和满足的眯着眼睛,娇羞多么渴望此时,有一个男人正高举着戒尺,狠狠的迎向她饥渴且肥美的玉臀啊!凤穴中也被白色暖暖的液体浸湿了,虽然娇羞还不懂的这是什么,但却更加耸起了自己白白的臀。

阅读全文

NO.7 惩罚班长

“不对啊,班长,我说的打板子不是要打手心哦,而是要打班长的臀部。”

啊……要打班长的臀部,此时李洁也是一脸的吃惊,“你……你想打我的……”李洁的脸征红,班上也穿来同学的窃窃私语,“你怎么不早说啊?”“班长,这不怪我啊,是你太急了,我都还没有说完呢,班长不会是要反悔了吧。”这话一出班上更热闹了。“啊,不会是要反悔吧”“这也可以啊……”

虽然知道张峰耍了心理,故意刁难自己,但想到自己作为班长应该带好头,同时如果自己一反悔吗许久以来营造的良好形象也将崩塌,李洁咬了咬牙,给自己鼓了把劲,“好,我答应”同时腕了一眼张峰,这些都被张峰看在眼里,李洁现在觉得虽然被打臀部有点丢脸,但也许更能树立班长的威信吧。

“好吧,你想怎么打?”

“那就请班长把上半身趴在讲台上,臀部要对着大家”

李洁慢慢来到讲台边上,整理下衣服,缓缓的趴在了讲台上,这时从下面看上去,只看到李洁蓝色的百折校裙盖在高耸的臀部上,衬托出裙下惊人的丰满。

而李洁这时静静地趴在讲台上,内心砰砰乱跳,惴惴不安的等待着惩罚的到来,底下的人也都屏息以待,期待美丽的班花被惩罚时的景象……

阅读全文

NO.8 惩罚骰子

10秒到了后,请受罚者再摇一次骰子决定两种工具使用比,睿忆摇到了30%和70%,受罚处的后部伸出了一只机械手,手中拿着一根檀木制的长木棍,呼!啪!啊!第一下长木棍结实地打在了睿忆屁股丰满的臀峰处,随后离开,睿忆的臀峰处随之出现了一道红痕,啪!第二下如约而至,打在下臀,瞬间,睿忆的屁股出现两道平行的红痕,啪!啪!啪!这次机器一连打了三下,终于,睿忆再也忍不住屁股的痛了,眼泪一滴一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呜呜,别打了!屁股疼死了!”可惩罚已经开始执行,除非有生命危险,否则是会停止的,所以机器仍然继续使檀木棍带着风抽在了睿忆的屁股上,有时,屁股太大也不是什么好事,一些人屁股比较小,可能抽十下整个屁股就红了,可是睿忆的屁股可比一般女生要大,所以整整挨15下,整个屁股才变红,不过,还睿忆的皮肤很白,吹弹可破,不然,指不定要挨上20才能红,现在,睿忆看到全息屏幕上自己的屁股已经整个变红,像一个红彤彤的苹果,但离那个紫色的屁股还差远了……

阅读全文

NO.9 心魔

刘娟抽出戒尺,转身拽住婷婷的胳膊强行把她按在沙发上,顺手就把小内裤拉下来,“把屁股撅起来!”说着“啪”地一声竹尺抽在婷婷的屁股上。“今天不好好管管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后!”啪啪!“啊呜……妈妈我错啦,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啊~~好疼啊……呜呜呜……”

啪啪啪!……啪啪啪!

“看你再敢和奶奶顶嘴!看你再敢不听大人话!看你再浮浮躁躁不好好学习!”刘娟的手一边死死按住婷婷扭来扭去的小腰,一边挥动着手里的竹尺,快速地抽打在婷婷渐渐亮红发肿的小屁股上。

啪啪啪……啪啪………啪啪……

“啊~~妈妈呀,疼啊……我听话……别打了别打了……呜呜呜呜……我好好学习……呜……”

婷婷屁股疼得紧了,不停地扭来扭去,却躲不过妈妈手里严厉的惩罚,响彻屋子的清脆板子声、哭泣声、求饶声和仁珠的厉声斥责交织在一起…

“给我到墙角站好!好好想想自己犯的错,想想自己该不该打,还有以后该怎么做!”……

阅读全文

NO.10 杖臀全刑

县令从火签筒中拔了四根签出来,威胁琥儿:“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

琥儿眼见挨打在即,极不愿再挨板子,只得哀求:“大人,求你别打,民女再受不住了,确实没有此事,大人您可以再查啊。”

县令不为所动,“哼”了一声:“看你能嘴硬到几时,打二十板。”说着把火签执了下来。

琥儿第三度被刑杖压制在月台之上,原本沈六姑入堂时,琥儿稍为拉上遮羞的裙子再次被褪至大腿,上衣也被拉起至腰间,臀部上仅留小裤覆盖。刑杖还没打下,琥儿泪水已先流下。平素受到邻里长辈疼惜,人人赞赏称善的琥儿,在这讲究天理国法人情的堂上,得不到丝亳怜香惜玉的对待。

随着衙役的吆喝,刑杖重重落在琥儿的臀上,琥儿痛呼出声。在臀上漫延开来的痛楚还未平息,第二下紧接着落了下来,琥儿不堪再受击打,皮破了,在小裤上绽放出殷红。此情此景并没有使执刑的衙役心软,刑杖依然重重落下,噬咬着琥儿已惨不忍睹的肌肤。

琥儿渐渐觉得没有力气再大声呼痛了,脸上流下的早已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伴随每一下刑杖击打带来的楚痛渐渐的连串成一片。琥儿只求这顿打快些结束,但是二十下对琥儿来讲却是如此的漫长…..

阅读全文

标签: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