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院大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鹿鼎记 2》的后记
本文为《鹿鼎记 4》的前篇

“不,不要,不要打呀~~~,大人,求您~~~”女子慌忙惊叫着道,可惜行刑的家丁却不管,板子再度高高举起。

“啪!”一下屁股板子狠狠扇在左边臀峰上。

“啊,我不敢了~~~”邓丽君泪水顿时再度流了下来。

“二百零二!”家丁再次开始报数。

“啪!”一板子落下,声音响亮。

“啊,饶了我吧~~”女子昂起俏脸,惨叫着。

“啪啪啪啪啪啪啪”

“啊,别再打了~~!”

“啪!”“啊,屁股哇,求大人~~~~”

“二百三十八!”家丁报数继续之中。

“啪!”“啊,饶了我吧,再不敢了”

先前二百屁股板子将这女子打晕了过去,还剩五十下,我和苏荃没有开口,那邓海涛自然不敢下令家丁停手,于是,板子依次打来,一下下狠狠扇在女子深红肿大的光屁股上,那红肿的嫩臀高高撅在刑凳上,随着板子肆虐,不断起伏扭动。

可无论那通红的光屁股如何闪躲,都是逃不了板子的责打,由于前边已经挨了二百板子重打,女子的光屁股却是有些不堪再受重责,只三十几下屁股板子打下,这邓丽君就再度大汗淋漓,一双修长滑腻的大腿,瑟瑟发抖,就连赤裸柔嫩的脚心儿,都相互搓动,绷直中,滴落不少汗珠儿,更别提俏脸上了。

“啪!”一板子狠狠扇在臀峰上。

“啊,大人啊,~~~”女子疼的屁股一撅一扭,脸儿猛地昂起,泪眼朦胧的朝我望来,可怜极了。

“二百四十三!”

“啪!”这一板子打在右边臀腿交接处的嫩肉上。

“啊呀啊,别再打了~~~”邓丽君惨嚎。

“啪啪啪!”

“啊,再不敢了,饶了我吧~~~”

“…………”

“啪!”“啊,别打了~~~~”

“二百四十九!”

“啪!”“啊,饶了我,别打了~~~”

“二百五十!”

最后一下屁股板子打得格外的狠厉,竟直接覆盖了左右两边的屁股蛋子,邓丽君惨嚎着,挨了打的光屁股狠狠一撅,就好似小腹处安装了一个巨大弹簧,将那翘臀猛然弹起一般。女子昂起俏脸,眼泪哗哗而流,弓起下身,光屁股高撅着,待她喘息好久,那光裸的深红肿大的臀儿才再次回落,小腹贴在了刑凳之上,呜呜的哭泣了起来,柔弱的娇躯一阵颤抖着。

“启禀大人,二百五十家法板子,行刑完毕~~!”家丁大叫道,而后放下板子,恭敬而立,等待着下一步指令。

“嗯!”邓海涛点了点头,偷偷瞥了我和苏荃一眼,见我们俩好似都没有求情的意思,只好叫道:“吊起来,二百鞭子,给我打,抽死这个不孝逆女,哼……~”

“是!”家丁们大声应是,上前正要拉拽邓丽君。

谁料,那本在哭泣、瑟瑟发抖的女子,听说还要打二百鞭子,娇躯颤抖之下,不知道哪来的力气,陡然飞扑下刑凳,顾不得身后屁股上的疼痛,快速膝行到我和苏荃身边,大声哀求道:“大人,夫人,你们救救我吧,别再打了,我再也不敢了,救救我~”

女子柔弱的娇躯颤抖中,泪水流了一地,撅着通红的光屁股苦苦哀求之中,端是可怜模样,惹人心生怜意。我伸脖子悄悄瞥了一眼她身后那通红肿大的光屁股,觉得就算罚她勾引我的罪名,也差不多了,正要不顾苏荃反对说算了的时候。

“你这丫头,知道错了吗?”却见苏荃扭动妖娆的娇躯走到邓丽君面前,轻轻挑起那湿润柔滑的下巴。

“夫人,小女子知错了,求您给求求情吧,饶了我,别再打了,我真的知错了,再不敢了~~~”邓丽君顿时惨叫着道。

“是吗?”苏荃轻轻一笑,语气高高在上的道:“既然知错,不如剩下二百鞭子就算了吧,不过……~~~”

我听到这里也松了口气,暗道苏荃这妖精,总算有点儿人情味,那邓丽君听说饶了她,顿时喜极而泣,眸中露出感激。

可苏荃后半句却加了‘不过’两个字,包括我在内,众人心里都是一突,那邓海涛更是目中狠辣之芒流露,随时准备着让家丁再上重刑,打算即便折磨死这个女儿也要平息苏荃的怒火。

“不过~”苏荃这话音拉的很长,在邓丽君娇躯颤抖,美眸恐惧之中,她似有意无意的撇了我下身一眼,而后抓起邓丽君那柔软无骨的右手,娇笑着道:“我看你这小手可不怎么规矩呢?夫君,你说是不是该打……”

“…………”我顿时双腿一颤,脸色僵硬的笑了笑。心中却是已然大骂,就知道苏荃你这女子厉害,想不到………!我僵硬着脸没有说话,邓海涛脸露疑惑,不知道苏荃什么意思,可那撅着光屁股,双膝跪在地上,等候发落的邓丽君却娇躯陡然颤抖,眸中好似露出几许了然,带着苦笑,却突然开口了,她眸光闪躲的望了苏荃一眼,颤声道:“是,夫……~夫人教训的是,丽君该打……~~~”

“嗯~”苏荃这才点点头,沉声道:“拿戒尺来!”

邓海涛自然不敢违背,立即命令家丁取来一把戒尺,交到了苏荃的手里,苏荃突然伸手,一巴掌扇出。

“啪!~~”苏荃一巴掌狠狠扇在邓丽君左边儿脸蛋儿上。

“啊,~~~”女子惨叫一声,却不敢流露怨恨,而是柔顺的再度抬起绯红的俏脸,带了哭腔道:“谢夫人教训,丽君不敢了……~!”

“啪!”苏荃二话不说,再度一巴掌扇了另一边儿脸颊。

“我知道错了,谢夫人教训~~~”女子颤声认错,而后抬起俏脸,好似等待着巴掌降临,狠狠扇下一般。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啊,……~~~~”惨叫中。

苏荃并没有让她失望,左右开弓,接连在邓丽君那柔滑的脸蛋儿上扇了十个巴掌,这才停下。

“丽君知错,再不敢了,谢夫人教训~~”邓丽君哭泣道。

我注意到,邓丽君已经忍不住再度流下泪水,挨了十下巴掌的左右脸颊,已然绯红一片,两边的五指手印极为明显。

“哼~~”苏荃哼声开口,凤眸凌厉的瞪了邓丽君一眼,这才再度开口,对着那邓海涛沉声道:“所谓子不教,父之过,要我看啊,这女儿就更是如此,她这小手即是该打,那你就来教女好了,三十下戒尺……~”

“是是是,夫人说的是!”邓海涛哪里敢说一个不字,于是接过戒尺,走上前去,瞪着邓丽君,沉声一喝道:“你这逆女,还不给我伸出来~~~”

“是!”邓丽君小声道。

说着,颤抖着伸出洁白的小手,掌心向上,柔嫩非常,此刻却有些潮湿,沁满了汗珠儿,不知是紧张,还是屁股疼的。

邓海涛满眼冰冷,高举戒尺狠狠打下。

“啪!”声音清脆响亮。

“啊,~~”邓丽君惨叫一声,叫道:“女儿知错了,再不敢了,~~~”

“啪!”一下戒尺打得女子小手一缩。

“啊,我不敢了,谢父亲重责~~”

女子哭泣着说着,挨了打的小手却紧紧攥着,不敢伸出。

“伸出来,不然就狠狠抽你二百鞭子~~”邓海涛沉声道。

“呜呜呜~~~”邓丽君哭泣中,娇躯一颤,只得伸手。

邓海涛却有些不耐烦,一把抓住女子纤细的胳膊。而后,高举戒尺,朝那已然绯红一片的掌心儿扇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十下戒尺连续打来。

“啊,我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女子哭叫着,娇躯一阵颤抖,柔嫩的手心儿已经通红,看来邓海涛没敢留力。

“啪啪啪啪~~~~”

“啊,别再打了~~”邓丽君惨叫求饶。

“啪啪!”可狠心的父亲哪里会管女儿感受,戒尺狠狠打了下来,声音清脆响亮,一听就知道力度不轻。

“啊,别打~~~父亲啊,饶了我~~”

“……….”

“啪!”戒尺打下,掌心儿通红。

“啊,我再也不敢了~~~~”邓丽君惨叫。

终于在我们所有人的注视之下,三十下戒尺打完,女子小手颤抖着,掌心儿依然柔嫩,颜色却是通红通红。

“哎~~~~”此刻我终于找到机会开口,我先是狠狠地瞪了苏荃这女人一眼,继而沉声道:“这打也打了,罚也罚了,我看就算了吧,况且天色不早,本大人也累了~”

“是是是!,下官已经备好上等房间,请大人和夫人下榻,……~,下官这就亲自带大人去,~~~”那邓海涛连忙点头哈腰的谄媚说,而后瞥了眼哭泣的邓丽君,眼睛顿时一瞪,沉声道:“罚跪两个时辰,跪好了反省,你们看着她,若是乱动,给我家法板子伺候。”

“是,老爷!”立即有家丁叫道。

而后一个家丁拿来一块儿带着棱的木板,邓丽君不敢违背,只得挺直了娇躯,双腿紧紧并拢,撅着挨了二百五十下家法板子重责的光屁股静静的跪在那儿,柔弱的可怜。

我最后向那通红肿大的光屁股看了眼,向着我的房间行去,回房间后,苏荃和我各自生着闷气,谁也不理谁,在头两个时辰之中,我和苏荃统统想着自己的心事之时,还不时的能听到板子打在光屁股上的‘啪啪’声,和邓丽君这美丽小女子的惨叫求饶,其中间或夹杂了家丁的呼喝。

想是罚跪时候,膝盖跪久了受不了,又或是屁股上太疼了,免不了动了动身子,如此家丁就抓住机会,抡起板子狠狠责打女子那通红挺翘,浑圆无比的光屁股。

我没有去救她,只是想着怎样让苏荃这女人自己给我认错?可苏荃也正生着气呢?而且,她的确有理由比我更生气?

毕竟,看着另一个陌生女人勾引自己丈夫,若还能镇定而泰然自若的话,那就证明这女人根本不在乎我!

她生气了、吃醋了,便更加说明,女人心里是爱我的~~!

想到这里的我,蓦然发现我其实没理由对苏荃发脾气,这件事虽然不能算我的错,可站在我妻子,苏荃的角度来说,她根本更是没有做错,于是我开始默默原谅这个躺在我身旁的女人,无论如何,她是我的妻子,她深爱着我,我也深爱着她。

然而,虽然默默想通了一切,但要我给她道歉,却还是拉不下脸来,况且,她竟然借着那邓丽君的手要打我一个巴掌。

这让我觉得,说什么也该狠狠揍她一顿。

毕竟,此风不可长。

我俩冷战了一夜,谁也没说话。

第二天,我终于想到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那就是刺激她,让苏荃这女人更加吃醋,越吃醋,她自己就越会发现,她是多么的在意我,那么最终,她一定会跟我道歉。

于是,我觉定今天去青楼逛一逛,让这女人自己生气、吃醋去吧……~~~~!

当我翌日晚饭之后,当着苏荃的面,提出要去青楼时,那邓海涛小心翼翼的看了苏荃一眼,但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命令自己的独子立即全程陪着我,他这独子也看样子二十出头儿,名叫邓九柯,是个十足的纨绔子弟,一说去青楼,他当然是路熟。

其实我也有些心虚,生怕苏荃这女人当场爆发,不过看她虽然银牙紧咬,却没有在人前发作的样子,我就知道她是顾忌到我的面子,因而没有开口,只不过俏眸里寒煞闪闪。

令我心里也有些突突,不过既然开口了,哪好意思收回,于是,我在那邓九柯带领下,快速踏出了邓府逃也似走了。

因为我感觉到,若再留在这里,苏荃这个很有暴力因子的女人就要忍不住发飙了,故,我赶紧闪人,留她自己生气。

很快,那邓九柯带领下,我就来到了最为豪华的一家青楼,据说这里的姑娘,一个个美若天仙,各种类型都有。

夜间,灯火通明,莺声燕语,可谓人声鼎沸,喧哗异常,一入大厅,顿时就见中间宽大高台四周围满了人,这些人无不是达官显贵,此时一个个双眼炙热,几欲喷火。

“嗯…”我顿时眼睛一亮,看着邓九柯淡淡道:“怎么?今晚这飘香楼动家法?看来有好戏看了?~~~”

“大人果然此道中人,慧眼如炬,不错,青楼的规矩一向如此,若有头牌姑娘不愿接客的,则不管她平日赚了多少银子,每月都有一天家法伺候,而大人有所不知,这飘香楼规矩更是不同,不像其他青楼里打一定数目,而是有个名目,挨打的姑娘需先表演一项才艺,若演的好了姑娘得客宠爱,等下受刑的时候,客便能会打赏银子,直到这打赏到了规定数目,才可饶了姑娘的光屁股,否则便一直打下去…”

“哦,这规矩有趣!可一直打,那不打死了~~~”我疑惑道。

“不会,因为这楼里没有规定打得数目,所以不会用大板子,打再多,只是疼的难忍,不会真打伤,毕竟还要靠着头牌姑娘赚银子呢?……”那邓九柯顿时笑道。

“嗯……”我隐隐有些明悟,看来用的便是类似我家里香闺责那样的板子了,正想着,那边却有了动静。

我抬眼看去,却见一个清秀绝仑的美女,光着嫩嫩的玉足,只穿着袭衣袭裤,缓缓踏上了高台,女子不愧是头牌,生得格外美丽,扭动妖娆娇躯缓缓走来时,身后跟着几个龟公模样的男子,男子手中拿了刑凳和板子,女子缓缓来到高台中心。

“咯咯~~~”女子眸中带着一抹苦涩,却强颜露出一丝媚笑,接着在我们所有人眼中,竟缓缓屈膝下跪,体态优柔,似带着可怜的轻声软语哀求说:“奴家水仙,在这儿给诸客见礼了,今日水仙便献唱一曲,以博诸客一笑,求诸客怜惜水仙的屁股……~”

接着,水仙便跪在中间高台上清歌一曲,不得不说,她不仅是个美丽的女子,歌声也是极为优美。听得我由于与苏荃怄气而颇为烦躁的心情都平复了不少一般,其他人也寂静无声。

不一会儿,这水仙姑娘,便唱完了,她媚眼如丝,柔柔的打量了众人一圈儿,轻声说道:“诸客若觉水仙唱得好,水仙斗胆求诸客怜惜水仙的屁股,若觉唱得不好,惹恼了您,自是水仙的错,不过客也不必急着发火,水仙的屁股不是马上要被板子狠狠教训了吗?客若恼了,可看着,何时消气了,那水仙求您救救奴家的屁股……~~~!”

女子柔柔的说着,带着哀怜,惹人疼爱~~~!

接下来,她缓缓起身,我知道,这是要打了,不由精神一震,眼睛直直的瞪去。

这水仙姑娘语音轻柔,带着一股哀怜的开口,着实惹人疼爱,我不禁怜香惜玉之心大增,暗暗决定一会儿若是实在打赏的银子不够,我就大发慈悲救她一救,毕竟也是个可怜的丫头。

“打赏上线是多少?”我看着邓九柯问道。

“五百两银子,今日这水仙可要受苦了,五百两对于一些富豪官家子弟来说虽然不多,但谁也不会立刻轻易打赏许多。

这一点儿,想必大人是懂得,所以呀,这姑娘挨一顿狠的屁股板子,是绝不会凑够五百两的,而且,这家楼里还有个规矩,若是何人直接出了十倍的价钱,也就是五千两,那样一来,不管愿不愿意,这水仙姑娘都是您的人了~~~!”邓九柯立即好似抓住机会,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述起来。

“嗯~~~”我双目一凝,露出一缕感兴趣之芒,嘀咕道:“十倍价钱,五千两银子,呵呵~”

“……….”邓九柯紧紧跟随在我身旁。

那边厢,这水仙女子缓缓起身,柔媚的望了眼下方众多宾客,小声哀求道:“诸客,可要多多怜惜水仙啊,求您了。”

说着,她来到早就在中间摆好的刑凳前,颇为无奈的爬伏了上去,顿时那足以惊心动魄的完美曲线就暴漏在众人眼中。

这女子不愧头牌姑娘,整个一前凸后翘腿子长,即便见惯美女的我,也忍不住有些心头火热,心中一个念头悄然滋生。

眼见姑娘乖乖的爬好,双腿紧紧并拢着,小手一缩抓住刑凳前面蹬腿儿,俏脸儿升起了一抹绯红…..那行刑人立刻上前,一个按住赤裸的脚踝,两个拿了板子,而后~~~!

水仙直觉下身一凉,娇躯微颤时,我就见到那挺翘雪白,柔嫩无比的光屁股,和那浑圆修直的大腿暴漏了出来。

姑娘顿时脸儿绯红,……!

“诸客请看,行刑开始,重重打~~~”那等在一旁报数的男子看了众人一眼,而后大叫着喊道。

顿时,那行刑人就高举板子,狠狠向那撅翘而起的光屁股落了下去,这第一下直接扇在了姑娘左边屁股蛋子最上方,靠近纤细腰肢的地方,看那架势用力不轻。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