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鼎记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鹿鼎记 1》的后记
本文为《鹿鼎记 3》的前篇

“君上,臣妾犯错,屁股该受板子教训,一百鸳鸯板已重打六十,剩下四十鸳鸯板,臣妾恳请君上亲自责打,臣妾愿加倍受责,我的君上,求你了还不行吗,~~~?”建宁柔柔的说。

看着建宁这副小受气包的模样,我不禁心中一乐,她不求饶,反而求我加倍责打?这种要求岂有不应的道理~~~!

“嗯~”我点点头,假意露出几分沉吟的说:“不后悔?”

“这,不悔~~~,反正臣妾是您的女人,臣妾的一切,都是君上的,这里面自然也包括屁股,君上想打,臣妾不敢不从~~~”建宁咬着红唇说到,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仿佛看进了我的心坎儿里,令我下腹邪火越发汹涌,几欲蓬勃~~!

我此刻迫切的想要,将这美妮子,搂在怀里,扔在床上,狠狠的蹂躏一番,让她知道勾引我的下场。

但看建宁那样子,没有求饶,反而要求加倍责打,我却只好暂时压下心底欲望,决定先教训建宁的光屁股再说。这些年,我早有心得,明白对于自己的女人,什么时候都可以温柔,迁就,唯独打她屁股的时候,不能丝毫留情。

或许,当女人毫无保留的原意任我责打的时候,那么她的一切也就归属于我了。

“嗯~~”我点点头,沉声道:“看你今天表现还不错,认错态度也算良好,本君就把剩下的四十鸳鸯板打完,就不加倍责罚了,这四十打完,今天就饶了你这屁股~~~”

“谢君上,请君上重重责打臣妾的光屁股,让臣妾记住家规,日后不敢再犯错,~~~”建宁有些惊喜的说道,好似没想到我会没有加倍,饶了她四十鸳鸯板一般。

“嗯!”我点点头,沉声道:“准备吧,自己报数~~”

说着,我伸手在建宁哪里结果香闺责板子。

“是!”建宁小声应是。

而后,在我的目光下,建宁起身,不再跪地,而是光着屁股,来到另一个略长的榻前,整个娇躯平趴在了木榻上,这榻子足够长短,建宁爬上去,手扶着把手,袭裤仍是系在膝弯之处,嫩嫩的小脚赤裸着,摊在刑凳,仍是脚心向上,一双修长笔直的大腿紧紧并拢,挨了六十鸳鸯板的光屁股,红红的,遍布了板痕,此刻高高撅起,等着我的板子责打。

如此美景,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但我内心还是有些小激动,然而屁股板子还是要狠狠打的,不然如何降伏建宁这个刁蛮公主?~~~~~!

“啪啪~~!”我拿着超过一米长的香闺责板子,在建宁撅翘而起的,通红的光屁股上轻轻地拍了两下。

“嘶~”像是疼了,她吸了口气,然而,通红的光屁股却是再度向上撅了撅,好似等不及一般!

“挨打的规矩没忘吧?”我用板子在建宁光屁股上轻轻摩擦,就看到那两瓣红臀,轻微颤动,好似紧张。

“是,君上~!”听我发问,建宁急忙娇躯一颤的说:“挨屁股板子教训时候,一律裸臀,自己报数,可以低声哭泣,求饶,不可以大喊大叫,可以扭动屁股,不可以过大挣扎,尽量保持塌腰撅臀的姿势,双腿也需并拢~~~”

“犯了规距怎么办?”我再度问道,说着一板子狠狠落下。

“啪!”“啊,~~~”

这一下触不及防的大在左边屁股之上,建宁顿时上身一挺,叫出了声儿来,而那挨了板子教训的光屁股,也立即往上一撅,更红了不少一般。可能是突然挨打,建宁一时也没反应过来,我顿时一下屁股板子,打去。

“啪!”“啊~~”建宁一撅屁股,惨叫。

“问你呢?犯了规距怎么办?”我沉声开口,再度问道。

“犯了规距,视情形严重程度,由君上裁定如何加罚?”建宁这回儿反应过来,大声道。

“嗯,好!”我点点头,看着建宁通红的光屁股,说道:“撅好了,这四十鸳鸯板给我好生挨着,本君可不会手下留情,若是犯了规距,每次戒尺打五下脚心,明白吗?~~”

“是,臣妾明白!请君上狠狠责打臣妾的光屁股~~”建宁哪里敢说不,只得顺从的小声说。

“好,开始了~~!”我立即点头,说着板子抬起,离开建宁红红的光屁股,她知道要开始了,连忙摆好塌腰撅臀的姿势,笔直洁白的大腿并拢的紧紧的,俏脸微微转过来,水润的眸子看了我一眼,继而向着自己那通红的光屁股望去,好似要看着自己的光屁股如何被我用板子狠狠教训。

于是,我不再犹豫,用力之下,一板子狠狠打去。

“啪~~~”一声脆响,建宁屁股一撅中,微微扭向另一边。

“啊~~”她惨呼一声,眼见板子落在自己左边屁股蛋上,顿时娇躯微颤的大声道:“臣妾犯错,该受屁股板子教训,谢君上重罚,~~~”

“啪!”我自然不会停下,反手一板子向着她右边屁股蛋子,狠狠的打去。

“啊,一 ~~~”

踏屁股顿时一翘一扭,报出了第一个数,由于是鸳鸯板,直到我打下两板子,建宁才报出一这个数字,也就是说,说起来是四十鸳鸯板,但实际这两瓣屁股蛋子却实实在在的还有八十板子要挨,唉,建宁那可怜的屁股哇!

我心里为这妮子翘屁股默哀,手里却不停,再度两下屁股板子狠狠打去,左一下,右一下~~!

“啪啪!”

“啊,~~~”由于这两下连续打得快,建宁只来得及惨叫一声,光屁股一撅的同时,急忙说道:“二,臣妾有错,当受屁股板子教训,谢君上重打~~”

“啪啪啪啪!”

“啊,四,被屁股板子教训,臣妾知错了,再不敢了~~”

“啪啪!”

“五,臣妾知道错了,以后绝对不犯,求君上~~~”

“啪啪!”

“啊,六,臣妾不敢了,再不敢了~~~”

“……….”

“啪啪!”

“啊呀啊,~~~二~~~十一”建宁娇喘着,报出了这个数字,俏脸一仰,惨叫着说:“臣妾知道错了,君上饶恕~~哇~~”

“啪啪!”求饶的话还没说完,两下板子狠狠落下。

“啊,二十二~~~,君上,臣妾不敢了,”

我丝毫不理,继续狠打,教训她那撅翘而起的光屁股之中,再看她那光光的屁股,已经整整挨了四十多下屁股板子,此刻遍布红晕,板痕密布,在我这个位置,能清楚的看到,她纤腰部位,和洁白笔直的大腿之上,沁出细密的汗珠,可即便如此,她也是尽量保持姿势,塌腰撅臀,双腿并拢,不敢有丝毫怠慢,好似生怕犯规,加罚一般。

“啪啪~~”

“啊,二十三,君上,臣妾知道错了,再不敢了~~”建宁惨呼着报数,俏脸划落泪珠儿,水眸可怜的看了我一眼。

“啪啪~~”回答她的是两下狠狠的屁股板子。

“啊,君上,~~~”

“二十四,臣妾再不敢了,求君上饶恕~~~”建宁惨叫着求饶。

“啪啪~~~”我狠狠心,再度两下板子打去,顿时那通红无比的光屁股,在我的眼中,高高撅起,扭了扭!

“啊~~二十五~~”

“臣妾屁股该受板子教训,再也不敢了~~~”

“……….”

“啪啪~!”

“啊呀啊,三十三,臣妾知错了,求君上饶恕~~~”

“啪啪~~~”

“……….”

在建宁哀婉的哭泣,求饶之中,我硬下心肠,继续狠狠的挥动手中板子,板子落在她那已然通红的光屁股上,发出清脆而无比响亮的声音。~~~而随着屁股板子肆虐,建宁这小妮子,浑身已经香汗淋漓,光屁股左右扭动之中,颜色不断加深的同时,她一边求饶,上身挺起之际,却总是回头看向自己的屁股,好似想要亲眼看着那光屁股被板子重责,教训一般。

“啪啪~!”

“啊,三十五,~~~臣妾再不敢了,求君上饶恕~~”

“啪啪~~”

“啊,臣妾绝对不再犯了,君上,饶了我吧~~三十六~~”

“~~~”

她娇躯颤抖之中,香汗淋漓,那汗水浸湿了袭衣袭裤,让佳人不舒服的扭动上身,导致犯了六次规距,按照之前所说,要加罚,戒尺打脚心三十下!

而在此过程中,纤腰上沁出的汗珠,随着红红的光屁股起伏扭动,渐渐有些,甩到了通红发热的臀上,等于是加了水,一板子打下去,声音更响的同时,也给建宁带来了更多的疼。

“啪啪~”

“三十九,臣妾再也不敢了,求君上饶了臣妾~~~”

“啪啪!”

“啊,四十!”

我狠心的打完了四十板子,不是我心肠硬,而是说了四十板子,若是因为她求饶就放过她的话,开此先例,下次她还会心存侥幸,以后就难以管教这些女人了。

况且,我知道,建宁其实只是疼了些,一点儿事儿也没有!

…………

第八章 晨昏定省

四十鸳鸯板子打完,实则建宁撅翘而起的光屁股,今晚已经整整挨了二百下屁股板子。此刻她娇躯瘫软,趴伏在木榻之上,好似无力,怎么也不愿起身一般。

此刻她浑身上下已被香汗浸湿,纤腰细细,只堪盈盈一握,一双大腿修长笔直,白白嫩嫩的,此刻沁满了汗珠,有些湿嗒嗒的,再看那挨了板子教训的光屁股,那一抹艳红。

她屁股高高撅起,其上颜色通红,板痕密布,颤然着,在这空气中微微发抖,好似生怕屁股板子再度挥下一般。

“咕噜~~~”见得如此美景,我不由吞了口口水,情不自禁的蹲下身,探手而出,朝着两瓣通红的嫩臀摸去。

“嘶~~~”这是建宁倒吸凉气的声音。

在那红红的光屁股一颤之际,我感到掌下红臀滚热,建宁回头看我,美眸含着泪水,好似述说屁股的可怜,却不知,这蓦然回首,美人垂泪,差点儿就勾走了我的魂儿!

“嗯~~”我压下心中火热,沉声问道:“疼了?”

“君上,我的君上一点儿都不疼我,把人家屁股打成这样,~~~~呜呜呜!”建宁声音带着哭腔的道,说着,她还不忘看向被我大手覆盖一半的光屁股,我当然知道她是在撒娇。

“好啦,谁让我的小公主不乖,总是犯错呢?犯了错,被屁股板子教训,那也是活该~~~”我安慰几句,继而沉声问道:“自己说,能不能记住教训,以后还敢不敢了?~~~”

说着,我还惩罚性的,在那滚热的光屁股上轻轻一捏。

“嗯,君上~~~~”建宁娇躯一颤,慌忙说道:“臣妾不敢了,再不敢犯了~~~~~!”

“再犯怎么办?”我继续沉声问。

“那,~~~那就任凭君上责罚,反正臣妾是你的女人,就算你要打烂臣妾的屁股,臣妾一样也得撅着光屁股受着,~~~”建宁颇为幽怨的说着。

“胡说!”我立即面色一沉,眼睛一瞪的说道:“你就算犯再大的错误,家法伺候时,我也没让你屁股破一点儿皮儿,~~~~~你是我可爱的小公主,我那里会舍得打你那么狠,就凭这句话,本想饶了你三十戒尺的加罚,看来还是不能饶!”

“啊~~”建宁吃了一惊,急忙说道:“君上,臣妾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还是饶了臣妾吧~~~”

“不行,你这小妮子竟然说出这种话,说什么屁股打烂,你可知即便只是说说,我也心疼的很,~~~~你让我心疼,该不该打?~~~~”我教训道。

“该!”建宁也认知到自己刚刚那话不对,只好小声说。

“那快点儿,~~~”我沉声道。

“是,我的君上!”建宁无奈之下,只好应声。

而后,在我的注视之下,她爬下木榻,光着红屁股取来戒尺,缓缓跪在我身前,大声道:“臣妾有错,该受屁股板子教训,挨屁股板子时候更犯了规距,理应加罚,请君上严惩。”

“嗯~~~”我点点头说。

而后建宁便在我的示意下,再度以刚才的姿势趴伏到木榻之上,光屁股仍是撅着,双腿并拢,一双嫩白的小脚儿,悬空晃荡两下,脚心向上,好似等着我戒尺责打。

“三十戒尺,一边十五下,自己数着,~~~”我沉声说了一句,而后便高举劫持,朝着那嫩嫩的脚心儿打去。

“啪!”“啊~~~”建宁惨叫,却急忙报数着说:“一,臣妾该打,以后不敢了!”

惨叫中,她小腿猛地一抬,那嫩嫩的脚心上,顿时浮现一道红痕,脚底板一阵绷直。

“不许动!”我为了不让她小腿乱踢,立即用一只手压住,接着再度挥动戒尺狠狠打去。

“啪!”

“啊,二,臣妾该打,以后不敢了,求~~~”

“啪!”

“啊,三,臣妾不敢了,君上饶了臣妾~~~”

“……….”

“啪!”

“十五,臣妾再不敢了,求君上饶恕~~~”

十五下戒尺,狠狠扇在左脚脚心之上,建宁惨叫中,脚底板绷直,娇躯颤抖着,连连认错求饶,再看那嫩嫩的脚心,挨了十五下戒尺,已经通红一片,在空气中打着颤,瑟瑟发抖。

“另一边了~~”我沉声说道。

“君上,臣妾知错了,您就不能饶了臣妾吗?”建宁回头看着我,颇为可怜的说。

“嗯~~”我看她可怜的样子,也觉得打得差不多了,于是故作沉吟一番,说道:“挨屁股板子犯了规距,本君都能饶了你的加罚,~~~本君对你这么好,你准备怎么回报我呢?”

我已经决定饶了她,此刻却是想故意逗逗她。

“嗯~~”谁料,建宁思索中,竟突然开口,柔柔的说:“那今晚臣妾侍寝,伺候君上好了,~~~”

“什么?”我脸色一变,眼睛一瞪的道:“你这丫头,胡说什么?你刚刚挨了屁股板子,虽然挨得不重,没什么事儿,但我哪里舍得让你侍寝呢?看你表现这么乖,这十五下戒尺就饶了你,~~~~”

“可,把君上推到别的姐妹房里,臣妾不甘心~~~”建宁说道,突然她从榻上趴下来,一把搂住我的脖子,俏脸贴着我的耳根,轻吹了口气,柔柔的说:“况且,屁股挨了板子教训,臣妾可以用,嘴啊~~~~~反正你今晚要陪人家!”

“轰~~!!!”我陡然一个激灵,再也忍不住内心火热,探手一楼纤细腰肢,另一手在红红的光屁股上狠狠一拍,咬牙骂道:“你这个小妮子,真是我的妖精,狐狸精~~~”

“啪!”大手拍在通红的光屁股上,我仍旧能感受到建宁那光屁股之上,惊人的弹性,与滚热的温度。

这一掌我极度兴奋之下,用力不轻,发出一声脆响。

“啊~~,小宝,~~”建宁窝在我的怀里,娇躯颤抖着,惨叫一声,眼泪疼的差点儿没掉了出来,可怜的望着我。

“小妖精!”我一声低骂,抱起建宁向着大床走去。

我平躺在床上,双腿岔开,建宁跪在柔柔的被子上,撅着红红的光屁股,小手轻轻缓缓的为我拉下衬裤,顿时我那昂扬的小兄弟就冲了出来,打到建宁俏脸上,建宁娇羞的白了我一眼,在我火热的目光吹促之下,小嘴儿微张,低头含了上去,开始了她的服务…………~~~。

“吼~~~”许久之后,我才发出一声低吼。

我猛然坐起,紧紧搂住建宁娇躯,累得她有些喘不过气,也不愿松开,好似要将她揉进我的身体之中。

在这之后,我只是静静的抱着建宁,搂着她在我怀里睡去,我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男人,心里自己对自己说:“小宝啊,小宝,你真是比小皇帝康熙还逍遥快活~~~”

我无比满足的睡去,抱着怀中佳人,好似获得了全世界的所有。

接下来的日子,由于方怡受到重罚,我那七个美丽老婆大概引以为戒,一直没出什么差错,整整五日过去,方怡的伤势也在宫廷秘药作用下,好的彻底,而一月的禁足,闭门思过,反省自身,也从这一日开始。

这一日清晨,一间大殿之内,除了方怡,我的其余六个老婆都在,大家起得特别早,因为今日是方怡禁足,晨昏定省的第一天。身为皇后的建宁,坐在了我的身边,其余双儿、阿珂等女则在左右两侧坐好,我转头看向建宁。

“怡妃身犯大错,触犯家规,虽受了加罚教训,然君上加罚一月禁足,晨昏定省,今日是第一天,~~”建宁说着,看了眼众人,而后沉声道:“来人,传怡妃~~~”

“是!”殿外顿时又丫鬟叫声传来。

不一会儿,在我们所有人目光中,方怡穿着袭衣袭裤,素颜无妆,赤着嫩足,在两个拿着板子的丫鬟跟随下,缓缓步入,来到大殿中心,缓缓跪了下去。

“……….!”我没有说话,对建宁淡淡点头。

“怡妃,你可知错了?”建宁颇具威严的问。

“臣妾方怡,有错触犯家规,挨了加罚教训,如今已经知道错了,然君上责罚禁足、晨昏定省,臣妾恳请君上和皇后娘娘重重严惩,狠狠责罚臣妾的屁股,让臣妾不敢再犯~~~”方怡大声道。

“臣妾方怡,有错触犯家规,受了家法教训,如今已经知道错了,然家规森严,不可轻恕,君上加罚禁足一月,晨昏定省,而今臣妾伤好,该是禁足开始之时,臣妾恳请君上和皇后娘娘重重严惩,狠狠责打臣妾的屁股,让臣妾不敢再犯~~~”方怡只着袭衣袭裤,双腿并拢,乖柔的跪在了大殿中,大声道。

我看着方怡那美丽俏脸,心中升起了一抹怜意,不过此刻依然摆出架势,自然不能反悔,况且是方怡自己要求加罚的呢,只能内心暗暗决定,今天之后,不罚太重。

“嗯~”想到这里,我点头中深深地看了方怡一眼,转头看向建宁,神色一肃,沉声道:“皇后统揽六宫,既然怡妃有错,触犯了家规,且今日第一次晨昏定省,就有你处置吧~~!”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