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可能不完整
提示:本文涉及重度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伊娜转学了,在高一上学期刚刚结束的时候,转到了那所管教很严厉的私人女高:惠玲女高。开学前两天,伊娜的妈妈带着她去学校报到,顺便了解学校情况。在那个阴森的几乎没有一丝明亮光线的办公室里,姿色颇丰的中年女教师向她们介绍了学校的大概情况。

从办公室里出来时,伊娜的脸色很不好看,她抬头看看妈妈,仿佛不认识似的。妈妈笑着说,这才是真正好的学校,真正的好管教,你在这里要努力学习,要对得起这里高额的学费啊。然而伊娜仍然没有回过神来,就像没睡醒似的,仍旧将头脑停留在梦里——那一定是一场噩梦!在办公室里,伊娜的老师向她们介绍了学校的规章制度,尤其在体罚方面:这所学校是允许体罚的!学校在体罚学生方面作出了非常详细的校规,在考试成绩和纪律两个方面有着极为苛刻的规定,几乎涉及到所有在校生的一举一动。伊娜想到今后要被这种校规所束缚,一时间心境胆寒。

如果说这个学校的体罚只是像有些学校一样的罚罚站、跑跑圈,倒也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了。可是最要命的是,这里的体罚是……打屁股!没错,就是打屁股!

临走前,老师叫伊娜明天来学校,接受入学前的打屁股训练,帮助她适应这种制度并加强对校规的理解。第二天伊娜果然去了,是在妈妈严厉的目光下走出家门的。到学校时老师已经在门口等她了,她把伊娜带进空无一人的教室,从包里掏出准备好了的校规和一些自己写的总结来递给伊娜,让她回家仔细理解。她指着宽大的讲桌说,这个讲桌就是为了体罚学生而特别设计的,你看它正好到人腰部那么高,很适合半站半趴在上面挨打。她把伊娜拉到讲桌前,手推着她的背帮伊娜摆了个半站半趴的姿势,并告诉她挨打时一定要撅好这种姿势而且不许乱动,否则将受到加倍的惩罚。伊娜双肘顶在双肋上,手臂压在胸下,上身紧贴着讲桌趴着。那一刻,她感觉自己的臀部完完全全的交给了别人来支配,一丝恐惧油然而生。    老师说,学校规定,在挨打时不仅要乖乖的撅着,还要把屁股露出来。伊娜顿时一惊,整个人傻呆呆的,脑子木掉了,全世界都成了空白。

老师说,你在这等我一下,我去找个人来给你做范例,她今天本来就是要挨打的。两分钟后一个很可爱的女生跟着老师走进教室,女生乖乖的趴在讲桌边,姿势就跟刚刚老师讲的一模一样。这时老师从讲桌下抽出了一厘米宽窄窄、小一米长的木质戒尺,是那种一看就是好木头的材料,上面刷着一层贵重的漆料,似乎价值不菲。

女生开始动手拔裙子:她先把上衣撩开折到上身以便不挡住屁股,而后把天蓝色的裙子拔至脚踝,再把最里面的雪白的内裤撸到膝盖处,再重新按“标准姿势”趴好。老师一边用手指点着,一边对伊娜说,裙子一定要撸到这里,内裤到这里,一定要记住!伊娜轻轻的点了点头,用牙齿咬着嘴唇。她从没见过一个女生拔开裙子撅着屁股趴在自己面前。先不和你说了,老师说。接着老师转身面对那个女生,开始了打屁股。

当第一下戒尺抽打在那白白的发育的非常好的丰满的少女屁股上时,伴随着屁股的颤动和女生的呻吟,伊娜心中嗖的生出一股寒气,她浑身一哆嗦。接着实第二下,第三下……到第十六下的时候老师停了手,对伊娜说,学校规定了体罚时的用力规则,你自己看。接着她又打了起来,这次的打跟先前完全不同,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在打,戒尺呼啸而过,与屁股发出响亮的“啪”的一声,白白的屁股顿时被抽出一道红印。女生的嘶叫有些惨。就这样,女生被打了四下,加起来是二十下。打完后她乖乖的提好裙子出去了。    老师对伊娜说,力度,非常关键,同样是打,力度的不同会引起痛苦程度很大的不一样,作为老师,按照规定在惩罚学生时要按“八成的中等力度,两成的最大力度”来打。现在再来谈一些重要的方面。接下来她向伊娜说明了关于校规的具体情况,校规的内容主要是在成绩和纪律方面。成绩方面,每人每次考试的分数,都要根据校规核算出具体的打屁股数目,经过严厉的惩罚方能过关。纪律方面,有课堂纪律、作业纪律、宿舍纪律、课间纪律等。说起来是很复杂,但只有一个原则,就是严厉惩罚你在学习成绩和日常纪律两方面所犯下的错误。

关于实施惩罚的人员也有着明确的规定。实际上,不是只有老师才有资格按校规惩罚学生,班里的“优等生”也有同样的资格。每天要挨打得人太多了,女老师们没有体力也没有精力花费在惩罚学生上,所以在每次考试中得到“优等生”资格的人就要替老师分担一些惩罚的实施。久而久之,“优等生”们执行体罚的机会就要比老师多上许多倍,尤其是那些每天都要接受固定数量惩罚的学生,几乎全部交给优等生去打。

最重要的是,“优等生”在执行体罚时,没有力度方面的规定,可以随心所欲。老师说,这样的规定,有着良苦的用心。老师看着目光有些呆滞的伊娜,安慰说,你现在肯定不能接受,但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学校设立严格的体罚制度,一来是使较差的学生遭受肉体和精神的双重痛苦,二来也是要让优秀的学生免去肉体上的痛苦并获得精神上的满足,这样才能真正的调动全体学生努力学习,迫使每个人都想得到好成绩。老师说今天就到这里吧,讲的够多了,你回去好好的仔细看校规,千万不要搞不清楚,到了该惩罚的时候可是不管你委屈不委屈的。刚刚来挨打的那个女生是因为上个月有一天晚上没有按照规定时间回到宿舍,所以按规定她要在一百天内每天挨打二十下,由于是在放暑假期间,就没有麻烦优等生们而是我自己来打的。临出门口时老师说,你千万不要产生任何反抗情绪,这种体罚学校是得到了家长同意的,你们只能老实接受。老师把伊娜送出了校门,临别时她说,这所寄宿学校有严格的作息制度,即使放暑假也不例外,在假期中,学生的大部分时间是自在的,但必须按时归校参加晚自习,并准时在宿舍内睡觉。由于你新转来,就先不让你住进来了,你在家里好好准备,下周开学时你就正式成为学校一员了,要和别人一样住进来受到校规的管制。还有,下周开学的第一天就是公布上学期期末考试成绩的日子,那时你就会看到真正的体罚,到时候留心看,争取早日适应制度。当然,你没有参加我们的考试,所以这次你不必挨打,不过学校每学期有四次正规考试,其间还有很多小考,具体的规定校规上都写着你回去好好看,离你第一次挨打的日恐怕子不远了,要做好准备。

伊娜在家里度过了非常难熬的一周。起初,她只有一个念头,换学校!绝对不能掉进那个魔鬼洞窟里!可是,当妈妈知道了她的这种想法后,严厉的责骂了她。妈妈说,这所学校的教学质量和升学率都是国家重点级别的,又有那么好的管教制度,妈妈花了很多心血、很多金钱才把你转到这里,你也知道家里并不富裕,为了让你能上这所好学校家里已经欠债了,你怎么能想要退缩呢?如果你不去上学,你就不要回家了!
 
于是伊娜很快变了想法,毕竟是文弱的小女生,意志不是很坚定。后来她就想,既然别人都能忍受,自己为什么不能?况且这里的教学确实是一流的,在这里学习一定能考一所顶尖的大学。

伊娜用一天的时间仔细翻看了校规,她发现,如果自己能够取得非常优秀的成绩,那她几乎是可以不挨打的!这个发现让伊娜很是兴奋,她渐渐明白了,只要自己做的足够好,校规是奈何不了她的,这也正是这所学校的高明之处。

开学那天,伊娜去了学校。新的生活开始了。
 
伊娜在老师的带领下来到了宿舍,由于惠玲女高的学生人数不多,这间有五张大床的宿舍里居然只有一个学生住,现在加上伊娜才只是两个人。伊娜放好行李,跟着老师走进教学楼,进了教室。她才惊讶的发现,教室里面总共才有二十几个人,每人长得都有几分姿色。这时她想起来,在向惠玲女高办转学手续的时候,曾有学校的员工来家访,家访后她就成功的转入了惠玲女高。莫非,家访只是个形式,它的目的是筛选出有姿色的美少女?

在老师的指引下,她坐在最后一排墙角边一个位子上。
同学们迎接她的眼光有好有坏,她只是低着头,不敢看任何人。旁边一个女孩子看了看说,是你啊,还认识我吗?伊娜抬头一看,原来就是那天在教室里面挨打的女生。

女生说,我叫梅子,以后咱们就是同学了,请多关照!
 

大概坐了十多分钟,伊娜渐渐敢抬起头来,她看到前排有五个人的校服和别人不同,一个是褐黄色,四个是浅黄色。伊娜回忆起校规的规定,猜想那穿褐黄色校服的就是班级第一名,穿浅黄色校服的就是班级第二到第五名,这五个人是“优等生”,须穿高级材料的特殊校服。

后来伊娜听梅子说,穿褐黄色校服的是班长丽英。从高一开始,她们以丽英为首的五人团伙就一直雄霸着班里的“优等生”位置,而且是绝对优势,没有人能够超过她。更奇怪的是她们五个是同一宿舍的,班里的同学都搞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怪自己不争气,不管怎么努力都得不到优秀,每次都是她们几个……“这次考试的题目很难,看来我们又要挨她们的打了。其实我的成绩并不坏,只是得不到优秀,不必像那些不及格的同学们那么痛苦”,梅子说到这里,表情很凝重,似乎很为那些不及格的学生们担心。梅子念叨说……“但愿,但愿这次没有不及格的学生。”
 
伊娜想起了校规中规定的对不及格学生的严厉惩罚:

第一, 在成绩公布之日,按“每科100下”,进行“不及格科目惩罚”;
第二, 在成绩公布之日,按“与及格线相差的分数的二倍”,进行“不及格分数惩罚”;
第三, 在成绩公布之日后,按“每天50下,连续二十天”,进行“不及格学生延续惩罚”。
第四, 在成绩公布之日,对不及格学生的惩罚须与对“非优等生”的惩罚叠加进行。

相比之下,及格了的“非优等生”们就好过多了:
第一, 成绩公布之日,按“50下”,进行“非优等生固定惩罚”。
第二, 成绩公布之日后,按“每天30下”,进行“非优等生延续惩罚”。

最轻松的当然是“优等生”了。每班的前五名会被定为“优等生”,不用接受这场惩罚。

老师拿着成绩表站在了讲桌边,开始宣读名单。优等生:丽英,彩琳,桃子,雯轩,静子。果然又是她们五个人。

老师宣布,现在,“非优等生”按照学号顺序走上讲台来接受惩罚。
前排的一个女生站了起来,趴在讲桌边拨好裙子撅好屁股,老师拿了戒尺朝她丰满的屁股上打去。随着戒尺的下落,会有一声声低低的吟叫,屁股还会条件反射似的颤动。打到第40下时老师开始加力,一声声带哭音的嘶叫伴随着屁股上一道道彩虹被抽打出来,持续了十下。

伊娜很认真的看。她发现,这和那天梅子挨的打来,简直不是一个层次。50下,只是50下就已经这样严酷,那么……

接着是第二个人、第三个人。伊娜发现这些学生都很坚强,虽然挨打的时候会有痛彻心扉的哭叫,但从来不会求饶,更不会在挨打之后摆出一副受了委屈的哭丧两。

老师揉了揉酸酸的胳膊。梅子说,坏了,今天老师体力不好,这么快就要换人了。

老师果然打累了,于是叫丽英等五人上来,由“优等生”执行惩罚。

接下来要挨打的是梅子,她表情严肃的做了一次深呼吸,努力让自己镇定。

伊娜说,丽英是同班同学,不会太狠吧?梅子面色阴沉的看了看她,走上了讲台。

丽英拿着戒尺在手上敲,对老师说,我会完成好任务的,那声音里带有无尽的傲慢。

梅子自己拨开了裙子,摆好了姿势,丽英却不肯动手,非叫她用力挺腰,让白白的屁股撅得高高的。梅子照做了,翘起了她迷人的少女的臀部。

随着很清脆的一声“啪”,梅子极其惨烈的叫了一声。

伊娜心理顿时一惊:天哪!丽英从一开始就用全力打,难道这就是校规中所说的“优等生”打人力度不受限制?还没回过神来,又听到一声惨叫,一声,又一声……连续五十下,下下狠毒,声声凄惨。
梅子几乎是瘸着走回来的。她却笑着对伊娜说,过了这关就好了,挺过这关,一个月内就基本不用再挨打了,就算不慎因纪律问题触犯了校规,惩罚也不过就是这个程度。听梅子这么说,伊娜感到一丝安心。她又在想,我也一定要学习这种心态。

这时又一个“非优等生”走了上去趴在讲桌上,丽英叫彩琳上来打,此后丽英一伙五人开始了对女生们轮番的毒打,女生们尖叫着忍受臀部一下下剧烈的疼痛,一个个发育的很好的雪白的光屁股上都印上了一道道浅红色的痕记。

大约用了一小时的时间,二十几个人的“非优等生惩罚”进行完毕。接下来是对不及格学生的惩罚。
老师宣读了两个不及格学生的名字、学科和不及格成绩,然后转过头对丽英说,这里交给你了,我还有些事情。

老师出去了,留下丽英一伙的狞笑和两名不及格生铁青的面色。

梅子说,这是老师故意的作为,为了让“优等生”尽情的享受优越感,也为了让“不及格生”接受最为严酷的惩罚。

雯轩很快算出了两人的被惩罚数量,一个112下,一个234下。

伊娜一惊,天哪!112!234!这么多!

丽英进行了分组,丽英和彩琳一组,打112下的那个;桃子,雯轩,静子一组,打234下的那个。两组同时进行。

两个“不及格生讲”面色铁青的走上讲台,宽大的讲桌足够让她们并排趴在上面。很快,两个白白的丰满的性感屁股裸露出来,要挨234下的那个女生已经在为为即将到来的灾难而哭泣了。

伊娜心里非常不安,她无法想象这两个人每人都挨打上百下重打的情景。
   
丽英带头打了起来,挨打女生顿时尖叫异常;另一组的人见状也不示弱,更加狠毒的挥动起戒尺。

戒尺的呼啸声,落在光屁股上的“啪”声,受罚女声的惨叫声,一下一下又一下的源源不断的震撼着伊娜的心灵。她看到两名女生人的屁股都在剧烈晃动,那是不由自主却又必须要遏制住的挣扎。校规规定,任何阻碍惩罚的动作,都会被视作严重的错误,学生会被送到校警务室,接受长达一周的极其严酷的惩罚。

伊娜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狠毒的戒尺,痛的嘶叫,搅得她心里乱乱的,很乱很乱。

终于,被丽英打的那个女生受不了打,在第98下狠狠地落在她臀部已经红肿的一块位置之后,她触电似的瘫软着从讲桌边滑落到地上。她着说她受不了了,却不说一句求饶的话。这时老师走了进来,对她说,你要么退学,要么被绑起来,重新打一遍。女生犹豫片刻,说我不想退学……好吧,重新打,把我绑牢一点,我一定会挺过去的。

彩琳取来绳子来把她绑在讲桌上面,伊娜这才发现,原来讲桌上有几处用来系绳子的装置。这样一以来,无论她多么剧烈的晃动屁股都不会影响到挨打了。丽英又开始了打屁股,要知道,她的前98下是要重新挨的!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受罚的女生看见同伴的下场,就更加拼命的忍受着,坚决不让自己的身体因剧烈的疼痛二改变挨打的姿势。一声声尖叫似乎已经成了下意识的反应,她开始神情恍惚。再看那迷人的少女臀部上,已尽是红红的血痕,有的地方甚至被打出了严重的淤血。那红色越来说越重,就像是凄美的晚霞。
 
大约过了20分钟,两个人都挨完了打。被绑住的女生在最后已经叫不出声了,神志不清的她几乎休克,而那个挨234下的女生也是如此下场。

绳子解开后,女生顺势滑倒在地,像烂泥一样趴在地上,连裙子都顾不得提起来,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颊上,满脸都是泪水和汗水,上衣也早就被浸透了–校服的上衣是一件很薄的白色衬衫–由于挨打的姿势需要上半身死死的压在桌面上,造成了此刻衬衫湿漉漉的粘在她们婷婷的胸部上,其形状凹凸有致,迷人异常。
 
伊娜看着眼前的一幕幕,胆战心惊,不寒而栗。

梅子说,还好,今天都平安的挨过去了,剩下的,就要在每天的“惩罚专用时间”里慢慢熬了。

伊娜记得校规中说,每天下午的正课结束后,至晚自习前(17:00–19:00)、晚自习结束后至熄灯时间前(22:00–23:30)这两段时间为“惩罚专用时间”,用来进行那些每天都有的惩罚。

伊娜想象着自己即将接受这样的惩罚,心中很是悲伤,她告诉自己怎么也不能挨打,那不只是肉体上的痛苦,更重要的是在精神上的巨大折磨。毕竟是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光着屁股挨打啊!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好好学习,千万不能挨打!一定要当“优等生”!

伊娜回到宿舍,发现唯一的社友竟是梅子。那天晚上,梅子向伊娜讲了好多自己对体罚的体验和看法,告诉伊娜很多例子。梅子说,想要少挨打,就一定要得到优等的成绩,否则只能忍受丽英她们的折磨。梅子说我们一起加油吧,在一个月后的考试中战胜她们,也让她们尝尝挨打的滋味。梅子很高兴,终于找到了同盟者。这间宿舍原来是有三个人的,一个学期结束后,就只剩下了梅子一个人,只有梅子坚持了下来。

伊娜一次次的告诉自己,不能挨打,不能挨打!为了这个目的,她可以疯狂的学习功课,达到忘我的地步。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中,几次小规模的测验上伊娜都进入了前三名。小规模测验并不设“优等生”,只是对“不及格生”和“班级倒数五名学生”进行惩罚,伊娜、梅子也就没有挨任何打。

伊娜高兴极了,她看到了不被惩罚的希望之光。
 
伊娜的崛起引起了丽英一伙人的强烈不满,她们感觉到了威胁。除了比从前更加刻苦的学习之外,她们还制定了一套周密的计划来防止伊娜获得优等成绩。她们谋划了很久,滴水不漏。

终于,开学一个月后,本学期第一次正式考试到来了。
在顺利的通过了八科考试之后,面对最后一场的考试,伊娜当然信心百倍。果不其然,试卷上一道又一道难题在她敏捷的思维下迅速土崩瓦解,她似乎感受到了自己获得“优等生”资格后的喜悦。喜上心头的她一边微笑一遍答着题,那娇好的脸庞具有着传说中使男人神魂颠倒的能量。

但是,一切竟然在一瞬间剧变。一只纸团飞到了伊娜课桌上。监考老师并没有看到纸团的飞行,只是见到伊娜桌子上刚刚落定的纸团,马上上前打开,上面写的是公式和定理!而且是模仿伊娜的笔迹!伊娜完全傻了,她甚至还没有从答题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就被老师请出了考场。她试图辩解,说这是诬陷,可是当老师问她纸团是从哪里飞来时,她却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她当时在聚精会神答题啊!

最终,伊娜被判定为考场作弊。

伊娜要挨打了,她知道考试作弊将受到什么样的惩罚–“每天100下,连续10天;第11天暂停;第12天300下”。

同样的,她也知道数学被计零分后自己将受到“非优等”和“不及格”两项的叠加惩罚。

她坐在地上,胳膊紧紧抱住蜷缩的双腿,暗暗的抽泣。梅子闻讯赶来,没有多做什么安慰,而是帮她估算了将要挨打的数量,让伊娜做好心理准备,一定要挨过去。

梅子说,挨打时你一定要强迫自己保持标准姿势,无论发生什么、无论有多痛苦,都不能躲闪,否则会被绳子绑住重新打的。伊娜默默的点头,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滑过她冰洁的脸颊,滴落在地上。

事发后的第二天,对伊娜考场作弊的惩罚开始了。老师说,班长丽英强烈要求由她来对伊娜进行惩罚,伊娜心中顿时恐惧万分。这些天来,每逢下午“惩罚专用时间”到来,伊娜都会躲到教室外面,避开那些残忍的场景。而现在,丽英正拿着戒尺朝自己走来,走得那么无可阻挡。

伊娜她走到讲桌旁,用无辜可怜的眼神看看老师,看看同学,感到了无尽的悲凉。她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她颤抖着双手将天蓝色的短裙撸至脚踝,又将雪白的内裤拔到膝盖处,弯腰趴在讲台上,双臂合拢,上身牢牢的压在讲桌上。她撅起的屁股丰满而莹白,像是一只美丽的天鹅。
   
丽英走过来,并没有急于动手,而是用戒尺抵住伊娜臀部的底部,用力向上挑,使伊娜的屁股会随之撅高。但是丽英还嫌不够,又叫伊娜用力挺腰,这样她的屁股和腰之间就有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她的屁股撅的更高更挺了。
 
丽英觉得差不多了,开始了打屁股。

伊娜在挨第一下打之前紧张的心情令她窒息,甚至产生了眩晕。她感觉呼吸紧促,四肢发麻,眼前一阵阵发黑。她还没从被诬陷的苦恼中解脱出来,就被逼到了戒尺下,整个人都是半生半死的。啪的一声,狠狠的一计戒尺打来,伊娜丰满莹白的屁股随之左右颤动,并映出一道美丽的殷红。伊娜居然紧张的叫不出声来。这时她想起梅子告诉她的话,要拿挨打当成是乐于完成的任务,全身心的投入进去,尽情的哭号,这样才有可能忍受住剧烈地疼痛而不至失控的躲开。

第二下时她成功的叫了出来。

第三下时她为了防止身体跳开,就强迫自己的上身紧紧的压在讲桌上,压得胸部都胀痛了。

到第十下时,她就几乎受不了了。毕竟,伊娜是第一次挨打。但是她没有崩溃,她坚强的用意志力支撑着身体。

第三十下,戒尺狠狠地抽在了她臀部已经肿起的一块地方,她几乎跳开了,剧烈地疼痛使她产生了不顾一切的逃离欲望,但是还好她忍住了。她的身体剧烈的晃动了一下,惊出一身冷汗。

第四十下时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不由自主的挪动,眼看就要离开挨打位置了,此时她想起梅子说过的幻想法,把丽英想成挨打的人,把自己想成打人的人,把自己身上的痛苦想成丽英身上的痛苦。
 
前四十下很艰难的过去了,后六十下虽然像地地狱一样可怕,但也都不过是各种疼痛的翻版。有了前四十下的铺垫,伊娜的适应能力增强了很多。

就这样,伊娜煎熬着挨完了整整100下打。

伊娜趴在地上抽搐着。雪白的美丽屁股上已经伤痕累累,几处淤血十分显眼。相比今后的日子来说,这一次的伤痛并不算什么。伊娜每天都要这样挨打100下,连续10天……
 
趴在地上的伊娜无助的落着眼泪。

回到宿舍后,梅子让伊娜趴在床上,把她的裙子扒开,在臀部上了些药膏–学校定期对学生发放淤血消解药膏、肌体护理药膏和皮肤修复药膏。

伊娜无助的哭泣着。一个文弱的女生生平第一次挨打屁股就是极其狠毒的100下,这叫她无法承受。更何况,这并不是她的错,她被人陷害!梅子坐在床边尽可能多的说着安慰的话,却丝毫不能减轻她肉体和心灵上的痛苦。
 
正在她们为伊娜明天还要挨打100下而发愁时,一个隔壁班的女生敲门走了进来。她告诉伊娜和梅子,一周前,丽英一伙曾在学校的小花园里密谋陷害伊娜,凑巧被她偷听到。她说自己刚刚办理完转学手续,马上就要离校了,打算帮一帮伊娜。她说她这就去找丽英谈话,让伊娜和梅子在宿舍等丽英,说完就离开了。

梅子说她认识这个人,这个女生名叫贞荷,是梅子以前的室友的好朋友,那个室友就是因为受不了丽英的毒打而无奈转学的,贞荷一直对此铭记在心。现在贞荷也转学了,正巧遇到这次的陷害事件,终于有了替朋友报仇的机会。果然,没过多久丽英就来了。她娇好的面容略带急躁,一进门就对伊娜说,看来你都知道了,是我陷害的你,你随便怎么打我都可以,但是请你不要告诉老师,也不要告诉其他人,不要毁坏我的声誉。
 
伊娜趴在床上没有理她,梅子走了过来说,像这种事情通常是私了的,不过你至少要挨1000下,分5次打完,否则我们一定让学校知道这件事,直到你被开除。
 
伊娜抬起头,看了看丽英说,我不打你也不告诉老师和别人,我只想你能够在老师和同学面前澄清我的清白,还有免去我剩下的惩罚,不管你用什么手段。
 
丽英说这太难了,除非我向老师承认错误,但那样我就会被学校开除的。至于免去处罚,我可以每次打你时都不用力,好吗?
 
双方最终达成了协议,只有一个内容:在伊娜挨打时丽英不许用力。
 
丽英走后,梅子很生气,问伊娜为什么不借机狠整一下丽英。伊娜说怨怨相报何时了,倒不不如给她点便宜,叫她对咱们有所顾忌,这样以后就不会挨她们狠毒的打了。

梅子一时无语,一方面感动于伊娜的善心,一方面又对丽英一伙人感到不放心。
 
在之后的十天里,丽英在打伊娜100下时故意放水,由于是在晚上的“惩罚专用时间”,教室里几乎没有别人,也就没有被发现放水。这次考试风波就这样过去了。

伊娜从肉体的苦难中解脱出来之后,开始愈发的憎恨丽英一伙的陷害。毕竟,她的冤屈并没有被洗刷清白。渐渐的,“冤冤相报何时了”的念头淡化了,伊娜有时也会气愤自己当时没有狠狠的报复丽英。伊娜想,没关系,总有机会的。

第二次考试很快就到来了。
  
可爱的伊娜没有令我们失望,她以全班第一的身份获得了“优等生”的身份,如愿以偿的穿上了褐色校服,如愿以偿的开始了不挨打的日子,当然,也就要开始打别人了。
  
开始时,丽英一伙由于受到上次作弊事件的影响,在打人时都不敢下狠手,这叫班里的女生们很是高兴。这次考试后,新一轮惩罚又要开始,大家觉得像丽英一伙现在的力度,是不会有什么太灾难的毒打了;而伊娜,一贯文弱而善良,大家丝毫不会畏惧她手里的戒尺。同学们甚至觉得,春天来了。

可是事情却不尽如人愿。
  
伊娜第一次打人是在考试成绩公布当天。当那个娇小的女生脱下裙子露出白白胖胖的屁股时,她忽然感到异常的兴奋。那个女生一直以为伊娜是不会下狠手,也就没有什么思想准备,乖乖的撅在那里。不了料伊娜却非常狠的抽了她一下,那女生立时感到臀部传来一阵电击似的剧痛。接着是第二下,第三下,第四下……
  
当伊娜打完50下时,那个女生的屁股已经有了淤血。她尖叫着哭号着,一声声惨叫换来的却是更加的狠毒。打完后,她趴在地上,痛苦的哭泣。按常理来说,区区50下,绝不足以对惠玲女高的学生造成这样大的身心伤害。但是,挨打的女生,以及在场的所有学生都惊呆了,她们看到了一个现实,还有一个恐怖的未来……
  
这是伊娜吗?梅子很是震惊,她本以为现在丽英一伙老实了,伊娜又成了“优等生”,先前流行的狠毒的惩罚就会减轻了,却没料到伊娜居然会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对此,梅子百思不得其解。

梅子问伊娜为什么,伊娜却只是淡淡的回答说,那是我的权利。
  
第二天是梅子挨打,打人者是伊娜。伊娜说她不会留情的,她也的确这样做了。当梅子的光屁股撅在她面前时,她居然叫她再次撅高。撅好之后,她就开始尽全力的打,打的用尽全身的力气,但梅子就是一声不叫,戒尺就像抽打在一块死肉一样。直到打完60下,她也没有叫一声。梅子只是默默的流泪。
  
她在为自己的好姐妹的变质而流泪。

伊娜的做法也引起了丽英一伙人的放肆,她们见伊娜的手段如此狠毒,自己的手也痒了起来。新一轮的狠毒惩罚开始了,没有人能够阻止,班里顿时成了灾难的地狱。那景象是可想而知的:狠毒的戒尺,白白的屁股被打出淤血,挨打者苦苦的号叫和呻吟,地上趴着刚刚挨打完的人,伊娜和丽英仍旧不会满足……
  
伊娜似乎打上了瘾。她找到丽英,说要每天打她100下,否则就去告发作弊事件。丽英没有别的选择,只好答应,于是每晚放学之后,其他三名“优等生”留在教室对同学进行惩罚,丽英就会去伊娜那里讨打。伊娜拿着从教室偷来的戒尺,爽爽快快的打起丽英的屁股。丽英扒了裙子,趴在宿舍的大床上,伊娜却不满意,又把一个枕头塞到丽英肚子底下,这样以来她的屁股就很自然的翘起来了。然后是100下的毒打,打的漂亮雪白的光屁股上满是伤痕和淤血。
  
那些日子,丽英宿舍里所有人的药膏都给她一个人用。

要知道,丽英一伙的手段,比起伊娜,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打到第5天,丽英受不了了,她提出叫同伙们代她挨打,伊娜答应了,不过要把数目提高到120下。于是每晚放学后,丽英一伙五人就会轮流派一个人去伊娜的宿舍挨打,伊娜的欲望得到了空前的满足。

“丽英,咱们不能再这么挨打下去了,得赶快想个办法呀!再这么下去姐妹们会受不了的!”彩琳对丽英说。
“那有什么办法啊,咱们的把柄在她手里”丽英无奈的回答。

“那如果,她能有更大的把柄在咱们手里呢?”桃子似乎有了主意,于是又一场阴谋在丽英的宿舍小心的开始了,这一次,没有任何人偷听到。

与此同时,梅子为了全班的女生,向伊娜请愿,希望她能停止凶狠的惩罚,并且制止丽英一伙的凶狠。但是,她遭到了伊娜的严辞拒绝

伊娜恶狠狠的说,你要是没有挨打够我可以再打你一顿!

梅子看了看伊娜,好像不认识了似的。

周末的晚饭时间,丽英一伙来找伊娜,说为了伊娜上次考试的成功要庆贺一下,请伊娜吃顿饭,伊娜却说你们要是想庆贺就每个人过来挨100下。丽英说想打也等吃完饭再打啊。伊娜勉强答应了。

梅子察觉出了一些异样,觉得事情没有丽英说的那么简单。她试图提醒伊娜,劝阻她不要去赴宴,但是伊娜自始至终也没有睁眼看梅子一眼,加之丽英一直在场,梅子也就一直没有找到开口的机会。 
 
在饭店的包厢内,伊娜喝下了丽英一伙人早就准备好的迷魂酒,很快就失去了知觉。丽英一伙脱光了伊娜的衣服,用DV录制了几十分钟的“裸体写真”。

这下看她还怎么狂!丽英解气的说。

不久后伊娜醒来了,发现自己正一丝不挂的睡在饭店包厢的沙发上,一时间不知所措,环顾四周,没有看见自己的衣服,恍惚之中记起自己是喝了酒后晕倒的。

呦,我们的裸体美人醒了啊。丽英讽刺的说。

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好大的胆子!我一定要把上次的事情和学校说!伊娜恼羞成怒。

丽英不急不气,让伊娜看她裸体的录像,伊娜傻傻的看着,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们……怎么能这样……

伊娜傻掉了。

这都是你逼我们做的啊,嘿嘿。听着死丫头,从今以后你做什么都要听我们的,如果让我们有一点不满意,我们就把这段录像贴到网上让你在全国露露脸!我们上次的诬陷,顶多是多挨些打,再花钱打点一下连开除都用不着,可是你这次不一样了……呵呵,你自己想想吧!

过了好久,已经瘫软的伊娜开口了。好,以后什么都听你们的。

丽英说,以后再也轮不到你来打我们了,而是我们打你,你每天中午和晚上都要到我们宿舍来挨打,每天150下,打两天停一天,停的那天你不用挨打,但是要在我们宿舍里面罚跪。

丽英又厉声喝道,以后每次考试你都不许考及格!一科都不许!

伊娜没有办法,只好答应。

到了熄灯时间的前五分钟,伊娜才回到宿舍,梅子正在焦急的等待着,伊娜一下子就把梅子抱住了,说对不起,前两天都是我不对,我不该那样打你们,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控制不住自己了,对不起,我求求你原谅我好吗?

梅子说,没关系的,只要你知道错了就好了。

伊娜哭着和梅子说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梅子说,我以前也听说过用录像带威胁人这种事情,没想到她们还真敢用,没有办法,你只能承受了,不过我想,时间不会太久的,你只要要表现的顺从一些,过不了多久她们就会厌烦了对你的虐待,你就能过的轻松些了。

梅子虽然这样说,但心里是很没有底的,那不过是为了安慰伊娜。

伊娜知道梅子说的对,没有办法,她只能承受。

放学后,伊娜来到丽英的宿舍,丽英和桃子、雯轩正拿着戒尺等着她。

伊娜装的很乖,冲她们笑了笑。

雯轩说,真佩服你,还有心情笑啊,过一会恐怕你连哭都不会了。

伊娜刚要张嘴说什么,被桃子厉声喝道:把衣服都脱了,快点!

其实伊娜早就料想到了这次的挨打会附带有种种虐待,早有心理准备的她保持了最甜美的笑容。她很顺从的答应了桃子一声,先是脱掉了鞋袜,露出灵巧可爱的脚丫,然后解开裙子,乳白色的内裤包裹着丰满可爱的臀部显露在大家面前,她一边解衬衫的纽扣,一边扭动下身,把裙子抖落掉地上,衬衫也被解开脱了下来,露出迷人的身体。

丽英等三人看着伊娜脱衣服的过程,做出欣赏的笑容和姿态。

接着,胸罩和内裤被脱下来,伊娜一丝不挂的站在大家面前,脸上扔保留着乖乖的笑。

丽英说,好了,开始吧,你们两个个每人打她三十下,剩下的留给我。

桃子把戒尺挥动的搜搜响,示意伊娜爬到床边。惩罚开始了。

虽然伊娜来到这所高中不久,但是她经历了挨打和打人之后,对于打屁股已经不感到一丝一毫的陌生了,她已经掌握了对疼痛的心理准备技巧,也大概了解了挨打多少下会受到多少伤害。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熟悉了打屁股的伊娜对这场不公平的惩罚应对自如,她故意用痛叫来满足她们的虐待欲,却又掌握的非常好,绝不让她们觉得这叫声有什么别扭,只让她们觉得舒服、顺心。她受到的打没有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要人命,而是轻重交错,甚至有些手下留情–因为她们渐渐感觉到,即使下手轻一点,同样也会听到那舒服、顺心的痛叫。

很快,轮到丽英了。

丽英对伊娜的仇恨比其他两人要重的多,先前因为作弊事件,丽英挨了伊娜狠毒的责打,还有被压迫的耻辱。那一刻,丽英心中充满了恨。

丽英站在伊娜被打的红通通的屁股面前,深呼吸,准备一股脑的把仇恨宣泄在伊娜身上。

这时伊娜说话了,丽英姐,你先别着急打,我有话说。

说什么也免不了你的打!

丽英姐,前些天的事情是我不对,我觉得只给你留60下来打我实在是太少了,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就随便打吧,打到你满意为止,不过打之前最好用绳子把我捆上,要不然我忍不住躲开,又要惹你生气了–伊娜的声音和乖乖女没有任何区别。

丽英很是诧异,她没想到伊娜这次会这么乖。她看着伊娜已经被打了60下的红屁股,想起刚才那令人舒服、顺心的痛叫,又想着伊娜被她们抓住了把柄不得不每天来受罚的苦楚,心忽然软了下来。

不用了,反正你每天都来,留着以后慢慢打!丽英说。

尽管在伊娜的一席话后丽英有些心软了,但是她的手毕竟没有软,60下,下下狠毒,甚至打的伊娜忍不住哭了出来。她哭的很有技巧,是那种小声的抽泣,很含蓄,让人觉得那不是哭给别人听的,而是哭给自己听的–这很容易让打人者产生怜悯。

从丽英的宿舍出来,伊娜的脸上还挂着泪痕,臀部疼得走路都要一瘸一拐,但是她笑了,为她今天出色的表演。

第二天的惩罚和第一天没有多大差别,伊娜仍然很乖,很顺从,丽英一伙明显没有用最狠毒的手段折磨她。

第三天是罚跪,伊娜一进伊娜的宿舍就把衣服都脱了,走到墙角,一下子跪在冰冷的地板上。就是这一跪,让丽英一伙彻底心软了。

过了十分钟后,丽英说,行了,不用跪了,你起来吧。

就这样,她们之间的矛盾缓和了好多。从此以后,伊娜一直装的很乖,挨打的狠度也越来越轻了。

半个月后,伊娜觉得时机来了。

那天,她照例在放学后到丽英的宿舍受罚。与以往不同的是,她带了一盒蛋糕。丽英一伙早已减轻了对伊娜的警惕,于是吃了那蛋糕……

没错,蛋糕里面有迷药!丽英一伙五人很快就倒下了。

伊娜在梅子的帮助下扒光了她们的衣服,逐一拍摄了录像,然后离开了。宿舍里剩下的是五条白花花的身体

你卑鄙!丽英冲伊娜喊道。

卑鄙也是你教的,我只是以你之道还之你身。不用废话了,谈条件吧。伊娜说。

条件……丽英一面生气一面不知所措。

首先呢,我先和你说明白现在的情况:我们各自手里都有对方的裸体录像,只不过你只有我一个人的,而我有你们所有人的。第二呢,如果这两个录像都被公开,那么,我所受到的损失你们都会受到,而你们……伊娜停了停。

丽英表情凝重。

你们每个人家里都有很高的社会地位,你们的裸体录像一旦公布,对你们的家族可是不小的影响呀……懂?还有,别忘了,作弊的事情我也还没有告发……伊娜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丽英脸上冒出一层煞白的冷汗,那你想怎么样?

伊娜语气强硬:很简单,第一,只要你不公布我的录像,我也就不会公布你们的录像;第二,从今天开始,你们五个每天都要过来受罚,脱光衣服,丽英100下,其他人60下,打完之后每个人罚跪半小时;第三,不许你们考试及格,一科都不许;第四,剥夺你们打人的权利,班里所有人都归我来打!这四条只要有一条不同意,我就公布录像,反正我也豁出去了!

一天后丽英一伙给出了答复:全部同意。

于是在这之后的每一天,丽英一伙五人放学后都要去伊娜的宿舍挨打。伊娜受了半个多月的欺负,正是要好好报复的时候。伊娜坚决让她们裸体受罚,每次看着五个一丝不挂的漂亮美人毫无保护的站在她面前,任由她摆布,她疯狂施暴的欲望的急剧膨胀。

每一下,她都用尽全身的力气,恨不得把那一个个赤裸的白屁股都打开花。

梅子在一边看着,她有些后悔帮助了伊娜,因为好不容易变好了的伊娜又变回那个打人心狠手辣的恶魔了。

只有伊娜打的实在累了,打不动了的时候,就会让梅子来打。梅子虽然可怜她们,但并不会手软,平日里梅子也没少受丽英一伙的打,这个报复的机会是不容错过的。但是梅子的力度和伊娜比起来,恐怕要轻上三五分。

就这样,丽英一伙彻底的败了。

这样的局面持续到了学期结束。在这个学期余下的时间里,伊娜稳稳的占据了班里统治者的地位,她掌管着每一个同学受罚的命运,但自从上次被丽英一伙欺负以后,她对其他同学不再那么狠毒了,只是对丽英一伙人依旧心狠手辣。因为伊娜要求丽英一伙人的考试成绩统统不能及格,班里前五名的“优等生”发生了很大变化,伊娜一直穿着褐黄色校服,而梅子也能保持住黄色校服的地位。

期末考试结束后,假期开始了。

就在伊娜在惠玲女高的第一个假期刚刚开始,准备要享受几天美好时光的时候,桃子、静子、雯轩、彩琳找到伊娜,说丽英精神状态很不好,求伊娜去看看她。梅子感到事情不妙,赶忙拉着伊娜去了丽英的宿舍。丽英衣衫不整的坐在地下,靠着墙,目光呆滞,丢了魂似的。

她怎么了?伊娜问。

她,怪可怜的……静子说。

她可怜?呵呵!伊娜说。

她一方面要承受你的惩罚,另一方面还要承受母亲病故的痛苦。桃子说。

病故?伊娜问。

就在昨天晚上。雯轩说。

伊娜有些震惊。

最要命的是,你连及格都不让我们考!她每天都要挨几百下打,我们四个虽然比她轻一些,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这样的摧残谁受得了啊!彩琳说。

那你们折磨我的时候呢!你们想到这些了吗?伊娜说。

好了,今天把你叫来不是要吵架的,我们希望大家可以和解。没错,我们是折磨过你,但是你不是也反过头来折磨了我们这么长时间吗?有什么仇怨也应该解除了吧。静子说。

伊娜说,她要回去好好想想。

回去后她和梅子商量了一个晚上,最后决定与丽英一伙和解。

如果咱们再这么继续下去,那和过去的她们还有什么分别?歹毒、凶狠,以别人的痛苦为快乐……梅子的这句话让伊娜拿定了主意。

但是,伊娜不想一点条件没有的放过她们。仇恨在她心中埋了太久。

伊娜提出条件:

我同意和解,但是,有三个条件你们必须接受。

第一, 你们五个人到我宿舍来,裸替受罚,丽英300下,其余四人每人150下,这算是了结总账,我们之间的仇怨从此两清;

第二, 从今以后,咱们班的体罚力度只许控制在八成以内,禁止出现毒打现象,我和梅子都希望班里的体罚不再像上学期那么恐怖;

第三, 看丽英这个样子我也挺不好受的,我打算给她介绍个男朋友,而条件是她必须接受,两个月内不许分手。

和上次一样,丽英一伙答应了全部条件。不过,对于第三条,她们不解其意。

第二天,丽英一伙五人来到伊娜和梅子的宿舍受罚。伊娜和梅子知道这可能是最后一次用“恶魔手段”打人了,而丽英一伙也知道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挨这么狠的惩罚了,双方配合的都很好。体罚结束后,伊娜和梅子甚至拿出自己的药膏来为她们上药

赤野骚扰梅子有一段时间了,尽管梅子上学期间不能出校,赤野还是常常翻墙进学校来找梅子。

“他太庸俗。”梅子这样和伊娜说。

伊娜一直对一件事情耿耿于怀,那就是当初她狠打梅子的事情。伊娜曾经想过让梅子打她几顿来赎罪,但是她知道梅子不会答应她。这次梅子为赤野的追求而苦闷,正好是伊娜赎罪的机会。

伊娜甚至想过去勾引赤野,以此帮梅子摆脱他,但是她没有做。她叫丽英去做了。

伊娜是这样想的,一方面,丽英处境很不好,或许有个男人陪着她照顾她就会好一些了;另一方面,赤野虽然庸俗,但是并不邪恶,可惜梅子和伊娜都不愿和她在一起,用丽英来勾引赤野,总比她们俩之一和赤野在一起要好。

丽英答应了,尽管她觉得伊娜是有意利用它,但是她觉得伊娜的一句话是对的:也许他会好好照顾你。

事情竟然和很顺利,当梅子和伊娜带着丽英见赤野时,两人竟然一见钟情了。事后不久,丽英的精神状态就恢复了,她说赤野真的对她很好,她也很喜欢赤野。

伊娜很高兴,她笑了,进入惠玲女高半年来第一次开心的笑了。

放假后没几天,也就是丽英和赤野刚刚在一起没几天的时候,班主任命令全班女生在班里集合。

她们都去了,很纳闷是什么事情使班主任在暑假集合了她们。

原来是一个新同学转来这个班,她叫野子,是某高官的女儿,学校对她的到来非常重视,这才集合了同学们。

老师做了简要的介绍,大家对这次集合很不满,而且这不满表现在了脸上——这里的学生都是有家庭背景的,可是遇到野子就成了小巫见大巫。

“老师,我想问一下,咱们班里现在穿粉红色裙子的是哪一位?”野子问老师。

“是伊娜,班里最出色的学生。”老师说:“伊娜,来,和新同学野子认识一下。”

“你好。”伊娜淡淡的说。

“你好呀伊娜同学。”野子说:“老师,我希望伊娜同学可以留下来帮我熟悉有关打屁股的校规。”

老师同意了。

解散之后,伊娜按老师的命令留了下来。

老师说:“伊娜是很优秀的同学,我相信你们会和睦相处的,我还有一些事情,就先走了,伊娜你要好好帮助野子同学熟悉校规。”

“老师,我希望伊娜同学可以对我非常配合,您说呢?”野子说。

“当然可以,伊娜很听话的。”老师说。

老师走了。

“伊娜同学,别看你现在是班里第一名的优等生,下一次考试你就会失去这个位置的。好了,现在,按老师的意思,你要听我的,帮我熟悉校规。”野子说。

“好,怎么个熟悉法?”伊娜很不耐烦。

“我刚才说了,不久后你的位置会被我取而代之,所以,以后班里主掌戒尺的人就是我了,你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乖乖的趴在哪里,让我找找打人的感觉。”野子说。

“我只听说过新来的学生要学习体罚规则和受罚姿势,还从来没听说过你这种不要脸的说法!”伊娜说完就走。

野子拉住她,又被挣脱开。“你给我等着!”野子冲着伊娜的背影大喊。

伊娜完全没有把这个妖艳、骄横的阔小姐放在眼里。

有一天,伊娜和梅子出去玩,回校的时候在校门口出了事情:伊娜被一伙坏男生抓走了!

她被几个人扔上汽车。汽车开到一个偏僻的胡同里停下了,她又被人扔了下来,跟着有几个男生也下了车……伊娜恍惚中感觉到这是一场强暴。

没错,她的上衣被他们撕破了,他们把她按在地上开始扒他的裙子。

伊娜无力的喊叫,已经吓的魂飞魄散。

就在这时,又一个男生出现了,三拳两脚就打跑了这些坏人,在千钧一发之际拯救了伊娜。

当伊娜把她被抓走后的经历将给梅子听时,梅子目瞪口呆。

“他叫武门,是飞龙体校的学生,是个散打王呢!”伊娜满脸崇拜。

几天后,伊娜和武门在一起了。这是伊娜第一次拍拖,她奉献了她迷人的初吻,以及少女的芳心。

武门也确实是个好男生,长的高高帅帅的,人品很端正,又救过伊娜。伊娜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她只是一心想着和武门开开心心的在一起。

可是散打王不是万能的,当他和伊娜被一伙手持凶器的坏人团团围住时,他也只能投降,他知道无谓的反抗有可能葬送了自己的性命,他还要保护伊娜呢。

武门虽然人品端正,但是并不是一尘不染,这些年来和黑道没少来往。凭他的经验,他一眼就看出了这是一次报复,这群人和上次要强奸伊娜的人是一伙的。

他们被带到一个废旧工地上,旷野无人,即是他们杀了武门和伊娜,挖坑埋了,也不会有人知道。武门急的出了汗,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解围。

“这时又一伙人来了,打跑了坏蛋们。”伊娜在对梅子的讲述中这样说道。

前来解救他们的是武门的朋友,但他们也不是好人,都是黑道上无恶不作的人物。武门看到他们中为首的名叫建刚的人,就基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建刚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常常帮朋友解围,但是黑道上哪有真正的朋友?建刚每次做出这种帮忙的事情,都必定要索取很过分的回报。

武门想,如果建刚想让他为他们做什么事情,他一定会答应,可是建刚没有这样做。建刚想要的,是伊娜。

“把她送给我来泡。”这是建刚的“命令”。

武门不得不从,因为他知道,如果不让建刚得到满足,那他和他心爱的伊娜将会面对的,要比那天被围攻的局面还要糟糕。

于是他答应了。

于是他对伊娜说,分手吧。

伊娜哭了,没有再说什么。

伊娜一直在哭泣。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许感情本来就是不断变化着的,相爱没有理由,分手也就不必有什么理由。

梅子看着伤心欲绝的伊娜,满是心疼。“我一定要搞清楚为什么!”

梅子是个说干就干的人,她很快就到了飞龙体校,抓着武门的衬衫领子质问他为什么甩了伊娜。

武门很无奈,只好说明了原因。“建刚是个什么都作的出的人,我不想让她受到伤害……”武门说。

梅子听的时候皱紧了眉头,可是回到学校,心里却暗暗高兴起来。“既然武门还爱着伊娜,那么……”

梅子仔仔细细的考虑了两天,又去找武门。这次不是质问,而是索要找到建刚的方式。

“你找他干吗?”武门大惊,以为梅子是去找他理论,或者拼命。

“我自有我的打算,相信我吧,过不了多久,你和伊娜就会和好的。”梅子说。

他们约好第二天中午,武门带着梅子去见建刚。

“建刚哥,我有一个朋友说要见你。”武门说。

“朋友?谁啊?”建刚说。

“是……是伊娜的一个朋友。”

“哦,人呢?”

“建刚哥,你好!”梅子说。

建刚抬眼看了看她,好漂亮的美人,正和他建刚的胃口。

“那个,武门呀,你先走吧,我陪建刚哥坐一会。”梅子说。

几个小时候,建刚和梅子是手拉手从咖啡厅里走出来的。

“呵呵,我有一个感觉,我这辈子只能爱你了……”建刚居然说出这么柔情的一句话。

梅子有点脸红。“那,伊娜呢?”

“哦……伊娜呀,这件事……是我有点过分,那就……”

“好啦,不用这么为难,我又没让你给他们道歉去,不要再妨碍他们了就好。”

“一定,一定!我都有了你了,怎么还会去想别人……”建刚楼过梅子来一阵亲吻。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