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屁股高中生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我叫白鹏,是一名刚刚升入高中的男学生,我们的学校是位于省会的重点高中,而我来自我们省的一个三线城市,虽然在当地学习是拔尖的,可是来到这儿后,才知道什么是人外有人,我的基础和学习能力都和别人有很大的差距。我是个有点要强的人,当惯了前几名,于是就拼了命的追赶别人,连课间和周末我都被我排满了。功夫不负有心人,到了高一下学期,我的成绩已经能排到班里的中游了,不过这也导致了一个问题,我在新的地方本就没什么朋友,再加上我这半年来对社交关系如破罐子破摔般得经营,我猛然发觉自己连个一起看电影的朋友都没有。高一的暑假是高中假期里不多的幸存者,但我每天只能宅在家里看看书,做做题。到了暑假的第十九天,我再也受不了了,这还是人过的日子吗?今天说什么也要出去滚滚红尘一把。不一会,我就背著书包叹着气去学校上自习了。

不要笑,如果你们一个朋友也没有,都未必想活着,而我,却能把生活变得更精彩。

我的教室在六楼,因为电梯禁止学生使用,大热天的我只好爬了六层楼梯,平时我就疏于锻炼,这天气一热,差点过去,直累得满身大汗。

到了教室,我叹了一口气,果然就我一个人。我放下书包,瞥见讲台下面立着一个书包,大概是谁没用了放在那的吧,我也没在意,我现在只觉得衣服湿得难受我看四下无人,监控也不开,就把上衣解开了,(我穿的是那种衬衣式的短袖)。

几分钟后,我进入了学习状态,身心的燥热也慢慢消失,慢慢地,一个声音也好像越来越清晰了,“啪,啪,啪,啪”,是水管漏水了吗?不对,这个声音与水滴滴在地面上的声音相比,多了几分清脆,而且感觉这个声音比较远,不可能是那么小的声音。我试着不去管这个声音继续学习,不过在空无一人的教学楼里,这个时断时续的声音显得格外响亮,不一会就弄得我毛骨悚然,一大堆妖魔鬼怪涌上我的脑海,我是越想越害怕,越害怕越想去听,越听越害怕,最后一阵怒气涌上心头,管你是什么妖魔鬼怪,今日本大爷就要会一会你。

我循声而行,穿过走廊,声音越来越大,声源就在七层的阳台上,“啪,啪,啪啪”这其中还好像夹杂着人类的轻呼,难道是有人在此施暴。我捻手捻脚的上了楼,眼前一幕直把我惊呆了,只见一个女孩跪在地上,头向着窗外,臀部对着楼梯,身后架着一台摄像机,手上拿着一个饭勺一样的东西,穿的牛仔热裤已经被卷了起来,褪到了脚踝处,隐约还能看到白色的袜子,一双修长的腿夹的紧紧得,白皙的大腿上还有一块被蚊子亲吻过的微红。微微翘起的臀部上盖着一条蕾丝边的白色平角内裤,大腿与臀部的那条缝隙若隐若现,那条线以下好像已经微红了。女孩上身穿着一件蓝白相间的无袖短衣,露出了纤细的手臂,她轻轻举起了手里的“饭勺”,然后微微的颤抖着的手重重地落下。

“啪!”女孩轻呼一声,翘起的臀部轻轻一缩,原来挺直的纤腰也微微弓起。

“啪!”又是一下,女孩“哼”了一声,哇,女孩子的声音原来这么好听的吗?这一下打到了大腿上,女孩吃痛,左手一下子没撑住,一下子伏在了地上,屁股一下翘的高高得,原本夹得紧紧双腿也分开了一点,女孩的私处一下隔着内裤突了出来。

我顿时感到原本发烧的双颊又被添了一把火,下面那位不争气的我是怎么压也压不住,哇,这也太刺激了吧,虽然我是个绅士但是这谁把持得住呀!原来女孩子的身体是这个样子吗,这比av什么的刺激多了呀!女孩子什么的也太美好了吧!我只觉得脑子里面嗡嗡地响,恨不得脱光了到操场上裸奔三圈,然后再大叫几声。冷静点,这女孩到底在干什么,这是在自己打自己屁股吗?这是别人的隐私吧,她会不会把我当流氓呀?要是她发现自己被看到她报警说我强奸她怎么办?这也没什么证据证明我是清白的呀?会被退学的吧?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考到省会的高中呀?等等这已经不是退不退学的问题了吧,弄不好是要坐牢的呀……

一个清脆的声音打破了我的头脑风暴,

“啊!!!!你……你你你在这看了多久了,这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你上衣扣子干吗不扣,你别过来,我不是那种女孩子,求……求求你了,别过来,我身上的钱都给你,放过我!!!”

我当场懵了,只见一个清秀的短发女孩涨红了脸,拼命得往上提裤子,一边还往墙角里缩,摄像机早被她一不小心踢翻在地。那个“饭勺”被她抓住勺柄放在胸口,好像是在自卫。

她满脸惊恐,急得都哭了出来,我当时也是接近崩溃的边缘,恨不得和她一块放声大哭,冷静冷静,值此危急存亡之时,一定要冷静,要让她明白,我没有恶意,我是个绅士想我没有危险,于是,我用沙哑而又低沉的嗓音说到,

“别叫了……没用的……”

是的,你没有听错,我当时候不知道怎么就来了这么一句话,不过好在那个女孩很听话,也可能是被我吓住了,真的就不再叫喊,只不过还是哭个不停。我连忙扣上上衣扣子,对她说:“我只是因为太热了,你别误会,我,我什么也没看见,我今天也没有来过这里,你放心,我绝对没有拍照,不信的话你可以看我的手机。”

听到我的话后,她好像冷静了一点,带着些许哭腔的说到“那个,能请你转过去吗,不过请先不要走,我……我……”

我急忙转过身,一个姑娘在阳台上做这种事被男生看到,那种尴尬与羞耻可想而知,虽然我允许她检查我的手机,但是可能她认为这是一种失礼的行为而不好意思开口吧,真是个好姑娘呢,虽然可能是个变态。

“那个,不好意思,你可以转过来了。”

我转过身来,看到俏生生站在那里的她,本就不俗的外貌加上哭泣过娇羞扭捏的神态,当真是梨花带雨,明艳不知方物。额……虽然可能是个变态。

我将我的手机递了过去,

“你看吧,没有密码”

她低着头,两只手握在身前,没有接,也没有拒绝。

真是个麻烦的女人呢!我一把把手机塞到她手里,笑着说,“看看吧,你看看我也放心。”

她接过手机,轻轻鞠了鞠躬,然后翻看起来,她的脸依旧涨得通红,长长的睫毛一抖一抖,上面还挂着星星点点的泪珠。这模样,与刚才伏于地面上的尤物可真是判若两人,我白鹏何德何能,尽然能在一天之内见到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美,真是老天怜我。

我不禁看得痴了。却见她突然擡起头,四目相对,我老脸不禁一红,连忙转移了视线。她双手捧着手机,递了过来,说道:“谢谢你,今天的事,请务必保密。”说完抬起头微微一笑,只不过眼睛里有一丝不安和央求。

“放心吧,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恩……”,“等一下!”她忽然叫住了正在下楼的我,“你,你……看到什么了吗?”

啊!这我怎么回答,屁股,大腿我都看到了,咱们就装作无事发生不就好了吗?看看气氛吗?难道还不放心?唉!你呀,这时候怎么又慎重起来了。

“什么都没看见”虽然大家都知道只是个谎言

“谢谢,你真是个好人!”

我不禁眉头一皱,这,这种关头你竟然给我发卡,我缺你这张卡吗?

“哪里!”我头也没回的走下楼梯

“你的身材才能叫好。”说罢扬长而去。

我白家世世代代都是绅士,但没有好人。

之后我就再也没去教室自习,万一在碰到多尴尬,而且估计她也不会再来一次了,直到开学我就一直宅在家里。

高一下学期开学了,我来到教室,发现我原来的同桌坐在了我后面,我问到

“换座位了吗?”

“是呀,你知道吗,咱们班转来三个从精英班下来的人 。”

“啊,精英班就是那个和国科大签了五十个保送名额的班吗?”

“对,就是那个班,好像说有十几个同学不想选国科大给指定的专业,就退下来了,咱们班好像有三个,你的新同桌好像就是其中一个。”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看我同桌的座位,可以看出还没有收拾,新书放在桌兜里,书包立在板凳上,等等!那个书包,我好像在哪见过。

不过也只是觉得眼熟,无论我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早读快开始了,我也就不再管了。

早读开始,我正趴在桌子上背64篇,忽然听见旁边一声轻呼,我转头一看,见一位短发姑娘立于身旁,即使丑陋肥大的全黑校服也盖不住她身上那股清亮气质。我的脑海中立马浮现出了暑假每晚都会回忆一遍的场景,这不是那位白色蕾丝平角内裤,不是,那位天台上相遇的女孩吗?哇!这,这难道是这种女主角做了难堪的事被男主角发现后以为永远也不会碰见但是很快在转学的新班级里再次相遇并且成为同桌的老套恋爱轻小说套路吗?那我是不是应该像一个普通的轻小说废柴男主一样因为万恶的亚撒希(温柔)特点而一路鼓励这个女孩成功克服尴尬与困难并且最终走向和这个女孩恋爱的情节呢?似乎只能这样,也只有这样了对吧!

但是,我拒绝!

这种麻烦还说不定是变态的女孩子和她牵扯太多一定没好事,再加上高中生的恋爱一定与我无缘,我白鹏只想过平静的生活呀!

“你好,你是新来的同学吗?我叫白鹏,听说你是精英班来的,以后我有不会的问题得向你请教。”

对,就是这招,装不认识,绝望吧!女孩,休想伤害我,我是不会再和你有任何瓜葛的。

听到我的话后,女孩原本苍白的脸上泛起了一片潮红。大概是想起了什么吧,大概跟我想得差不多吧。

“嗯,你好,我叫沈言,指教不敢当,我刚来新班级,请你多多照顾了!”

说完报以一笑,直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我平静的心又加速了起来,这个笑容无论什么时候都让任何人如沐春风呀,更何况一个曾窥视过禁物的处……的“纯情少男”呢!

早上第一节课是班主任的课,老师让沈言上讲台做自我介绍,班里的男生们那一个个眼睛放光,有点还流着咽了几口口水。我心中充满了不屑,真是一群无耻之徒,脑子里面都是污秽之物,怎么搞好学习。

学校的课程很紧张,即使是同桌之间一天也说不了几句话,而沈言似乎还有刻意躲避我的意思,唉,怎么说呢?虽然原因我大概能够知晓,虽然这也大概是我想要的结果,但是心里面总有点惋惜,一天下来,身旁这位姑娘似乎越来越像那一颗颗我曾经向往或者追逐过的星辰,学习优秀,可爱端丽,而又触不可及,只是她曾与我擦肩而过,留下了堕天使的魅影。

放学后,我带着一丝失落打算离开,感觉衣角被扯了一下,回过头,见沈言轻轻拉着我的衣角。

“请等一下,我有一道题想问问你。”

问我题?她学习比我好得多,能问我什么问题。大概是对我不放心想安顿几句吧。我这样告诉着自己,但是心里面却又翻腾了起来,那种“她是不是喜欢我的错觉又涌上心头”,虽然我过去的经验告诉我这一定是错觉。

“你知道Spank这个单词的意思吗?”她在我耳边轻轻问道。

唉,还真是问题呀。关键是我单词量不大,这词我怎么知道,spank,speak的过去式?不对呀,那是spoke呀。

我摇摇头,她忽然笑了一下,想说什么却又好像开不了口,过了好一会,她才小声说到:

“可以留一下你的电话号码和QQ吗?我周末想来学校上会自习,但一个人有点害怕,你能一块来吗?”

我犹豫了一下,她好像看了出来,连忙说到,

“不会耽误你学习的,我也有一些学习方法可以分享给你。”

“那好吧。”我好歹装出了点勉为其难的感觉。

“真的吗,谢谢!”那灿烂的一笑,直让我神魂颠倒,似乎除了悄悄注视着那个身影,再没有别的事情可做,忽然那个身影转了过来,瞪着大大的眼睛。认真又俏皮,这两个意义完全相反的词用在她的表情上却毫无违和之意,

“那个单词,你回去不要查哟,一定不要哦!”

说罢,那个包裹在黑色校服里的可爱精灵便轻轻离去,只留下目光呆滞的我在风中淩乱。

“切,谁会在意呀!”我轻蔑的一笑,然后跌跌撞撞地离开了教室。

之后的几天里,沈言没有再提关于那个单词spank与周末一起学习的事,不过她好像也不再避着我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慢慢融洽了起来,话也多了起来。我渐渐对这个可爱,优秀却又神秘的女孩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感觉,说不上来是什么,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只是觉得心里痒痒的。我逐渐了解到她也不是省会本地人,自己一个人在学校附近租房,这一点倒和我差不多,我也在外面租房,不过都是父母准备的,父母隔一两周会过来看我一次。

“一个人在外地读高中,还是女孩子,不会很辛苦吗?”我在一次课间问她,那天是周五。

“还好,我的父母虽然不是什么有钱人,但是挺疼我的,没让我在生活上吃很多苦,只不过我妹妹还在老家上初二,他们没时间过来看我,偶尔觉得有点孤单,害怕罢了”她的脸平静得可怜,当说到她的孤独时还不好意思吐了吐舌头。看着她这个样子,我不由得心里一揪,可能表情也发生了变化。不知道我当时究竟露出了怎样的表情,我只是察觉到了她看到我表情后的一丝惊讶与欣慰。

当天晚上,我和她在教室自习到很晚才走,我看天黑了,就提议送她回家,她听到后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瞪大的眼睛好像在告诉我“啊!!!我还没准备好!”

那个,姑娘,你想太多,其实我也没准备好。

最终她还是害羞着同意了,话说生活中真的有这么喜欢害羞的人吗,好想把她的每一个表情都拍下来,各位不要误会,我只是研究表情,对她的人我不感兴趣。

送完她之后,我一个人向家里走去,满脑子里都是她的声音与面容,和……她的身体?虽然让人感觉很变态,但这就是我的真实想法。这样一个女孩,为什么会在天台上做那种事呢?难道是有什么……呸呸呸!我这张臭嘴,别乱说。那个单词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哇!好在意呀,不过各位不要误会,这只是一种求知欲,并没有其他感情。

一路想着她的事,忽然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从我面前疾驰而过,没带我反应过来,一句亲切的问候传来,“妈的,不要命了,长没长眼呀!红灯看不见呀!”不知何时,我已经走在了大马路上。

惊魂未定的我连忙走回路边,一边擦着头上出的冷汗,一边喘着粗气。我这是怎么了,我作为一个真男人,差点因为想着一个女孩子横尸马路,这不是我一贯的作风呀?难道我……

不论如何,家还得回,我继续魂不守舍的走着,当我走到小区的拐角处时,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我吃了一惊,大喊了一声,“操!”

身后也传来一声“操!”紧接着一个硬物抵在了我的腰间,“妈的吓我一跳,”后面的人说道,听起来是个男的。他压低了声音,“别回头,不许喊,打劫,把手举起来,手机和钱包在哪。”

情况大概明了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作为白家的一名顶天立地的男儿,当然是…………颤抖着举起了双手,顺便报上了手机和钱包的位置的手机,毕竟第一次被打劫,下次,等我有了经验再与这些社会上的恶势力作斗争。

正当他在我的身上上下其手的时候,一个问题忽然出现在我的脑海,而且一股强烈的情感迫使我把这个问题问题问了出来,

“大哥,你从什么开始跟着我的,我怎么没发现呀?”

那个人开始没说话,过了几秒,忽然笑了一声,“怎么,你想去告我?”

“不敢。”

“看你腿抖的,就你这怂样,谅你也不敢。这附近的摄像头早就坏了,一直没修,不告诉你倒显得我怂。”

“是是是,您是真汉子,您告诉小弟一声,小弟下次好躲着点。”

“我看你一路跟傻子一样,我从那个小妮子家楼下就开始跟着你了,大哥我原来就在那片混,本来想劫那个小妮子的,结果被你搅黄了,现在看看,说不定你更好下手。”

我静静的听他说完,不知为什么,我虽然还是很害怕,但腿却不怎么抖了,我在等一个机会。

他搜完了,说了一句“滚,”便离开了,而我,则走向了花坛里那块我看了好久的,长满青苔的砖头。

勇气,有时候真的很重要。至少能给让你短时间的忘记疼痛和恐惧,这也是为什么即使我胳膊上被他捅了几刀,但我还是一板砖拍晕了他。

我从那人身上取回了了手机,里面有沈言的三个未接来电,还有一通短信,写着“到家了吗?”

我拨通了她的电话,只响了一声,便传来了她焦急的声音,

“白鹏,到家了吗?”

“沈言,我……”我忽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接着便不省人事。

不知过了多久,一股消毒剂的味道冲进了我的鼻腔,我感到我的头很痛,但是总觉得睁不开眼睛。耳边似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仔细听一听,似乎是在呼唤医生。我的手好像被谁握住了,小小的,滑滑的,有点凉,感觉格外的舒服。终于,我睁开了眼睛。

灯光有些刺眼,晃得我看不清,稍微适应后,我终于看见了那个人,没错,就是沈言。她流着泪,头发湿湿的,满脸焦急。看到我醒了,她一脸的欣喜,紧接着趴在我的病床边嚎啕大哭,没有撕心裂肺,更多的是一种放松的宣泄。

看着她哭的样子,不知为何,我有一点高兴,高兴的有点想笑,我像一名骑士,为保护我的女王光荣的倒下,为捍卫我女王的尊严而勇敢抗争。我紧紧握住她的手,不愿松开。

“二位,稍微停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沈言的旁边多了两个中年男性,从装扮上看,大概是警察和医生,那个穿着警服的男子先开口了,

“好呀,小伙子,这个人是惯犯了,长期在这个姑娘居住地附近活动,他们好像是附近哪个黑社会里的成员,这次遇到你,算是吃了大亏。你这小子胆子还真大,以后不许这样了,太危险了,先妥协,之后第一时间报警才是最好的选择。”

“他说附近监控摄像头都坏了,我怕抓不到他,他盯上沈言了,万一……”我焦急的回答,万一后面的话,我不敢想,也不敢说。

沈言才刚刚停止哭泣,听到我的话,眼眶又红了,她把我的手握得更紧了。

“傻子,干嘛要这么冲动,害的你受这么严重的伤。”嗔怪的话语里带着感激,这句傻子,比世界任何的溢美之词都要好听一百倍,看着她楚楚动人的脸,我热血直涌,不由的说到,“我愿意,受多重的伤都愿意。”怎么说呢,还是太上头了,感情这个这个东西真是可怕,能让我说出这么肉麻恶心的话,我严重怀疑我当时摔坏了脑子。

听到我的话,她轻轻地低下了头。她的嘴角是微微翘起了吗?不知道,我没看清。

“其实你伤得不重,”旁边的医生开口了,“歹徒划伤你的那几处都不严重,你身上还有几处摔倒时的擦伤,为什么晕倒,大概是因为惊吓吧。至于那个歹徒,最少是个重度脑震荡,估计还要在ICU住几天。”

是吗……那还挺尴尬的!

“没事,就算你是正当防卫吧,那小子无亲无故,没人告的。今天好好休息,明天来派出所做笔录哦!”警官说完扬长而去,医生安顿了几句,也走了,就剩我和沈言留在病房。我们俩的手一直都没有松开。过了良久,我们才放开了手,我让她回去,她不肯,我也就不劝了。

4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