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排打屁股
本文为想喝橙汁原创投稿,,如您有好的作品,欢迎通过此页面投稿

几乎每年的市体育奖项都被怀凌二中包揽,相比一中在笔尖下奋进的学子,二中的青少年青少女更喜欢在操场用汗水谱写前途。

相应的,有学校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免不了打打杀杀。

昨天夜里,二中女排队和女篮队起了点摩擦,本来事情在两队队长的“友好交流”下就能完美收场,奈何男篮队的几个男生很技术地拱了火,又很熟稔地趁机溜走,只留下女孩们在体育馆扭打成一片。

眼看局势朝着不可收拾的地步发展,一众体育老师带着保安校领导及时赶到,才避免了更严重的斗殴升级。

两队人马正打得难舍难分,好不容易拉开,双方的某两名队员似是从前就落下过节,依然胶着地扯着对方不放。

“许琳,停手!”排球队为首正掐着腰捋头发的女孩一脚把旁边的球踢到墙上,吼到。

其中一个正在撕扯的女生趁势挣脱,视线却不离寸步,蛮牛般怒视着对方。另一人还想冲上前,被几个体育老师迅速地制服。

局势被控制,双方几人隔着老师保安和对方大眼瞪小眼,像是要用眼神杀灭对方。方才踢球的女孩显然是队长,不屑地撇了眼篮队的几人后,挥手招呼自己的队伍从北门撤出体育馆。

篮队不屑地哼了几声,也骂骂咧咧地从南门撤离。

校领导干等在一旁,无奈地看着一众女孩离场,这才散去。

二中就是这样,学生们十个有九个都是父母拿钱塞进来的,且不说背景如何,学校既已收了好处费,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方宁雨就是这里的一姐,人狠又放浪。许琳是她最铁的哥们,两人如伯牙钟子期,相见恨晚。两个女流之辈木兰附身,打遍校内校外,成为江湖传说。

体育馆外,几个女孩揉着淤青,一会儿笑骂,一会儿说几句篮队的不是,打算慢悠悠地逛回宿舍。

“嘶,许琳,我说你这次有点过了昂。”队长和刚刚与对方一人撕扯的女孩走在最后面,揉着身上的伤龇牙咧嘴地交谈着。

“宁雨,你知道她之前……”许琳辩解。

“领导来了就得撤,太过火以后可就没法再约架了。”方宁雨嗓音带着丝丝低哑,女声的柔媚中夹着男声的低沉性感。

“好好好,明天请你吃麻辣烫。”许琳嘟起嘴,挽上方宁雨的胳膊,向蝉鸣的校舍走去。

“嘿,大不了下次再收拾她,给她长长记性!”方宁雨邪邪一笑,不羁的姿态很是嚣张。

躺在床上,方宁雨疲惫地捏着肩膀。突然,她眼睛大睁,随即又闭了下去。

她们最近刚换了指导老师,叫于玟。她和先前采取放养措施的老师不同,就任没多久便因为纪律、作风问题同身为队长的方宁雨产生了摩擦。

那个女人,应该没问题吧。嗯,虽说她很独特,但二中的老师素来掀不起什么大风浪来的。

困意袭来,方宁雨侧过身子躲开腰上的扭伤,殊不知明晚她更无法躺平了睡。

翌日8:00

训练声传到隔音墙,又回弹过来,和谐的击球声和脚步声回荡在的高旷的体育馆中。

唯有排球队这边传出些不和谐的声音。

说这也是击球声并不为过,但球的颜色正随着击打逐渐变红变深,在边缘形成好看的渐变色。

许琳正趴在一个棕色长发女人—于玟的腿上,训练时穿的黑色紧身运动短裤被褪到脚踝,白色内裤则被褪到腿弯处。她的两手被另一名女队员摁住,双腿不断地翘起落下,两瓣团子正被于玟用手击红击肿。

其他队员坐立难安地在旁观看。

刚开始,不时有两个路人经过,好奇地打量几眼,围观者只有女排的一众队员。随着于玟巴掌下落的速度渐渐加快,许琳的轻呼声也随之大了起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最后,以女篮为首的众人在女排队的外围又形成了一大圈人墙,一边争先恐后地欣赏这特殊的“打球”一幕,一边嘁嘁喳喳地讨论。

巴掌忽然停止,众人刚想散去,于玟却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木质的圆形板子握在手里。

许琳还未来得及喘口气,左半边粉红色的“球”便被光滑附带凉意的木板贴了上去。板子在空中划过漂亮的弧度,抡向许琳的臀部。

“哇~啊!”许琳痛呼出声。板子连续拍打,不等被上一下拍扁的“球”恢复原状便落下下一击。

臀峰处被板子拍打压下的白色部分在红彤彤的臀肉里格外扎眼。

“呜,疼,对不起!”许琳蹬腿的幅度越来越大,道歉声里渐渐带了丝哭腔。

于玟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反而加快速度。臀峰处的白色部分已来不及恢复到红色便要迎上下一击了。

人群中传出几声讥笑,许琳不用想也知道是女篮队的人,脸上泛起的红晕可与身后的艳红相媲美。但下一秒,疼痛将她的思维拉回自己身上。

“等等,请停一下!”内圈的围观人群中传出女孩的喊声。

女人停下手中的动作,望向声源。是方宁雨。

“有什么事么?”于玟和她对视,语气很平淡。

好不容易有点喘息之机,许琳大口喘气。她抬头刚想对方宁雨投去感激的一瞥,却想起脸上已被泪水沾湿得凌乱,又慌忙低下头去。

方宁雨一副冷傲的架势,同于玟对视。

“我想代替许琳完成剩下的惩罚!”

全场寂然。

“哦?宁雨同学有这种意志很值得表扬诶”于玟略带笑意地望着面带挑衅的方宁雨“作为队长,担负起责任是应该的。既然如此,过来吧。”

许琳顾不上泪痕,抬头惊诧地看着方宁雨。

于玟示意摁手的女生先松开许琳,随即说到:“有一个负责任的队长,这是你的幸运。还不下去,是想继续吗?”

许琳赶紧从女人腿上爬起,踉踉跄跄站到一旁,用手揉着发烫的屁股。她突然想起自己正被围观,小脸涨红,伸手就要提裤子。

“允许你穿裤子了吗?”可惜动作进行到一半就被于玟冷冷的声音打断“你还有其他任务要完成呢。”

方宁雨已站到于玟左旁,女人看着不屑的她,不禁莞尔。随即轻轻拉过她细白的胳膊,开始方宁雨有些抵触,在她的注视下终于顺势趴在了于玟腿上。

“你跪坐在地上,屁股贴着脚跟,摁住她的手。”于玟扭头对许琳下令。

许琳跪在地上,动作轻缓地将肿胀的屁股放在脚跟上。尽管很小心,她依旧轻呼出声,看来这也是一项不小的挑战。接着,她轻轻握住队长的手,抬头看着她似乎满不在乎的神情,很是担忧。

怀凌二中的排球队服是日式体操服稍加修改的样式。圆润的臀部被紧绷的黑色运动三角裤包裹其中,高高翘起在女人的腿上。一双修长白皙的长腿撑在地上,套着短筒白袜的脚尖不安地试探着地板。

洁白的手传来同伴的体温,紧紧地握着不知是安慰还是束缚。一想到自己以这样狼狈的姿势被将近一百个人注视着,方宁雨轻咬嘴唇。

她有些后悔了,但依旧摆出无所谓的表情。她是谁?反正不是会低头服输的人。可方宁雨不知道的是,真正令她悔不当初的还在后头。

惩罚并没有来得那么迅速,于玟正轻抚她被短裤包裹的屁股。

“她一定是你很重要的朋友吧,宁雨同学。”

“你又不知道,别乱说,小心哪天嘴被撕烂了。”方宁雨恐吓般地回击。

“小家伙嘴很硬嘛,希望一会儿之后你依然能骄傲地说话哦。”于玟调侃到。

隔着两层衣物,轻柔的触感在臀上晕开,又酥又痒。女孩脸上渐渐带了些红晕,不是惩罚么,摸来摸去,这算什么呀。

抚摸持续了一分钟,于玟伸手将她的短裤缓缓拉到腿弯处,而后毫不迟疑地把白色内裤腿到臀腿的交接处。

两团圆润的球暴露在空气中,白如凝脂的皮肤看上去弹性十足。

方宁雨依旧漫不经心,可在内裤被褪下时,她还是忍不住轻微地颤了一下,这些都被于玟看在眼里。她忽然觉得这女孩也挺可爱,就是欠管教,趁今天给她好好长个记性。

内裤被褪下后,疼痛并未如想象中那般到来,于玟继续扶揉着滑嫩的两团。失去了衣物的遮挡,老师的手上传来光滑的触感,方宁雨为迎接巴掌到来而紧绷的屁股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

她忽然觉得有些舒服,这种感觉使她羞愧难当,脸上晕开两坨粉色。

眼看三分钟过去,女人依旧没有停下抚摸的意思,方宁雨不禁开始烦躁。

“有完没完!……”

“啪!”

“嗯~”

她正要发作,谁知话还没说完,一声脆响在身后荡开,拍打声和方宁雨的娇呼交织着回荡在偌大的体育馆中。

突如其来的拍击打了女孩一个猝不及防,但这并不是重点。

和预想中的触感不同,这不是巴掌,这是……

于玟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黑色的圆形皮拍,皮拍不大不小,刚好盖住方宁雨的一片臀瓣。

左一下右一下,皮拍在方宁雨的两片臀瓣上节奏地舞动着,粉红色以惊人的速度在光溜溜的屁股上晕开,并向着玫瑰红色高歌猛进。

方宁雨完全没料到,也不可能料到。皮拍起起落落留下大片殷红的印记,她大口喘息,拼命忍住眼眶里打转的泪水,乌黑的头发顺着重力下垂,两根玉腿徒劳地踢蹬着,试图减轻一些疼痛。

“啪!”皮质的拍子重重地落在了少女已经有些发烫的屁股上。方宁雨吃痛一声,哭腔中尽是委屈,泪珠也不受控制地撒出几滴,整个身子被这一击拍得向前冲了一段距离,上半身倒垂在空中。

于玟丝毫不给她喘息之机,利索地将位移的屁股挪回腿的正中间,继续快速地挥动皮拍。

“呜~嗯!啊!”

实在是太痛了!

方宁雨本能地想伸手去挡,许琳多半是放了水,她竟很轻易地抽回手来挡在屁股上。

于玟皱眉,甩起皮拍在她的掌心重重一下,女孩闷哼着抽回手去。

于玟厉声到:“许琳,抓紧她的手,如果你的朋友再把手伸过来挡一次,你们两个都要加罚。”

方宁雨得了间隙大口呼吸,许琳不敢怠慢,重新抓紧队长的手。

就这样又打了十多下,女孩从臀峰到大腿根部的皙白皮肤早就变成了大红色,像果冻一样不止地颤抖着。

下一个出场的工具是格尺。

于玟将格尺贴在方宁雨滚热通红的小屁股上蹭了几下,开始了第二轮的快速拍打。

“啪啪啪啪啪啪啪”

速度明显地加快许多,方宁雨两只团子的颜色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加深。

“呜,啊!我,嗯!呜,好痛!”

女孩开始吃不消了,边抽泣边吐出模糊不清的话语,但依然倔强地不肯认错。

这正中老师的下怀。

力度猛然加大,方宁雨完全慌乱了—格子尺在啃咬她红肿的屁股!

一块块格子像是一颗颗牙齿,在臀峰处不断带来跳动的刺痛。

“呜!好疼!嗯~疼!”

尺子在女孩哭叫的空隙中已经拍了几十下,大多数都被拍打在了臀峰下方,那个专门用来做凳子的地方。方宁雨的两条长腿几乎要踢到天花板上去,努力地想用脚遮住屁股。身体也本能地来回扭动,企图逃离格尺的啃咬。

这样柔弱的挣扎毫无意义,无论她怎么扭动,尺子都能准确地击中那两片可怜的臀肉。

她想伸手,伸手就能挡,挡住就不会痛了,可她做不到!

许琳浑身解数地握着她的手,那双手拼命地抽动着,可终究没能挣脱握着它们的另一双手。

她拼命扭动腰肢,想躲开袭来的尺子,躲开就不会痛了,可她做不到!

于玟的另一只手千斤般压在女孩的细腰上,无论如何扭动,屁股始终处于尺子的命中范围。

“呜!对不起!!!啊啊~我错了!对不起!”几乎是扯着嗓子尖叫出来,方宁雨像个孩子一样,哭喊着道歉。

尺子总算停了。

“倔小孩肯认错了?”于玟放下尺子,轻轻揉着熟透的桃子,揶揄地问到。

“呜~呜~”方宁雨只是低声抽泣,没有回答。

“最后五十下,用巴掌,要坚持住哦。”于玟轻拍女孩红肿的屁股,说到。

“啊!呜!不要!”

老师的手燃烧着女孩的臀峰,疼痛在红肿滚烫的屁股上不断蔓延,于玟贴心地将火红的部分燃到了工具打不到的团子的其他部分。随着火苗一直窜到臀瓣之间缝隙的嫩肉里,方宁雨的哭喊声达到更高的音量。

惩罚终于结束,避开屁股,于玟抱起女孩放在自己腿上,揽在怀里,帮她擦净哭成小花猫的脸蛋,被汗水打湿的头发衬得她异常可爱。

方宁雨全然不顾众人的围观,窝在女人怀里满是委屈地呜咽着。

那天,路过二中体育馆落地窗的学生都会看到神奇的一幕,二中一姐和她的“铁哥们”红着屁股跪坐在窗前,脸红得像要滴出血似的反省。

夜幕,宿舍内。方宁雨拉起被子蒙住头,假装听不到舍友们依然激烈的调侃和讨论。看来二中头条在近几天内不会更换了,女孩愁闷地想到,甚至不能侧着睡,最后的巴掌很成功地将红肿扩张到了屁股边缘。唉,只能趴着睡喽,我可真惨。这么想着,女孩进入梦乡

那之后,二中的江湖传说也落幕了,但一个叫做方宁雨的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赶超一中模范学生的传说,不知不觉间广为流传。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