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打屁股sp
本文为转载,原创ourLeader77
本文为《领导者 2》的后记
本文为《领导者 4》的前篇

“你干嘛?”

“我……您……没……”

“我接水!开完会回来连口水都没喝上!都是你给我惹的好事。”

棠伊看赵云萍不是要打自己,心落了一半,赶忙献殷勤,“您早说啊,我去给您接水,您要热的凉的。”

“温的!”

棠伊讨好般的把水恭恭敬敬放到赵老师面前,然后退到一旁站好。赵云萍喝了一口水,“离我那么远干嘛,站近一点。”

“哦。”

“说说吧,我怎么不知道咱们班同学绕口令说那么好?”

“可能,可能大家比较有语言天赋吧。”

“编,你接着给我编!棠伊,我告诉你,今天的事情我没打算跟你动手,但是你要是跟我这儿编瞎话,那可有你受的!”赵云萍说着瞟了一眼墙角的教鞭。

棠伊两只手背在身后,手指头都搅在了一起。

“也没有编……就是……提前几天让几个同学回家练习了一下。每人一段,读几遍就熟了。”棠伊自然不会说自己和张驰谋划的具体细节。

赵云萍心说,好你个小丫头,知道了我的行踪之后就开始跟我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你干嘛跟人郝老师过不去?”

“您应该问他,干嘛和童鹤过不去。为人师表,表里如一,一视同仁,这才是当老师应该有的样子,您再看他。”

“徐老师的语文教得真好,学生说话都是一套一套的。”

徐老师笑盈盈地说,“这么好的学生,我可教不出来,赵老师功不可没。”

棠伊听了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赵云萍狠狠瞪了棠伊一眼,“我跟你说相声呢?”

“没有,可是明显啊,他都多大了,竟然还告老师,羞不羞啊。”

“你还来劲了是不是。非让我跟你掰扯掰扯道理是吗?”

棠伊看赵云萍变了脸色也不再多话。

“你增加活动没有错,但如果你的初衷是羞辱老师,就是你的问题。不论出于什么理由,这是人家的考核,人家有认真准备,希望得到你们的配合,但你们就是这样做的?”

赵云萍喝了口水继续说:“我找你,就是提醒你,任何时候,不要想着羞辱别人,更不能处心积虑的羞辱别人。得有容人之心!”

棠伊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

“人家童鹤都没说什么,你就急着给人家出头?”

“童鹤那性子能说什么?”

“你俩真应该中和一下。话不多说了,自己好好想想。”

“哦……”棠伊看了眼赵云萍,“那您不生气了?”

“生什么气?生你的气?鬼丫头,你要是知道我生气,还敢那么跟我说话?”

棠伊撇撇嘴,什么都瞒不过赵老师的眼睛。

“去,站那儿,把练习卷写了,写得工整一点。”

“啊?”

“快点儿,放学前要是写不完我不介意活动活动筋骨。”

棠伊不敢有一点怠慢。还好是数学,棠伊用二十分钟就写完了。转过身来,看赵老师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心里突然有些自责。徐老师冲棠伊使了个眼色,棠伊便拿过赵云萍的外套,轻轻盖到了老师身上。

【15】整蛊(3)

“关梓慧!作业你应该昨天就发的,怎么现在还放在讲台上?”

“童鹤!你看这道文学常识题你该错吗!”

“张驰!你看你作业写得龙飞凤舞的!高考这么写直接0分。”

“还有,童鹤,关梓慧,你们这个语文作业谁没交的统计有问题吧,我对不上数啊。”

“棠伊!你昨晚值日怎么查的,黑板槽没擦干净啊。”

“棠伊!老师粉笔没了,不知道提前去拿吗?你让老师怎么上课?”

“棠伊!座位都几周没换了,快组织同学们换!”

……

“我C,郝仁,真是‘好人’,伊姐,你还忍得了?”中午7班几个同学围坐到操场双杠上,实在是受不了死胖子天天在班里大呼小叫,拿着鸡毛当令箭。

棠伊从双杠上跳下来,仰视着几个被摧残了一周的同学,无奈,她能怎么做?赵云萍的话她不能当耳旁风。况且,上周赵云萍让她一节课没回班,也算是杀鸡儆猴,大家以为棠伊被骂得很惨。棠伊不能浪费老师的良苦用心,避重就轻地说在办公室罚站了一节课。大家不想有人再被罚,现在就只能忍,可是,再怎么样也耐不住那种小人得志的死胖子没事儿找事儿。“再一周他就走了,你还想怎样?”

张驰眯着眼睛看天上的太阳,“爷爷真得给他留点念想。”

实习老师考核的重中之重就是讲一节公开课,而且很无聊的是,之前都排练过一次,学生知道上课每一个问题的答案。

“童鹤,明天回答问题,全看你的了,你回去多加练习。”

中午,郝仁一脸讨好的样子让童鹤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棠伊看见直接翻了一个白眼。还多加练习,拐着弯说口音问题,说话那么好听当什么老师,当播音去啊。

“死胖子!”张弛骂了一句,“伊姐,你觉得是可乐好,还是雪碧好?”

“什么呀?”

“我想弄个喷泉给他送行啊。”张驰拿着两瓶饮料说。

棠伊靠在暖气上,似是明白了张弛的意思。但仔细一想,这也不太可能,二氧化碳的挥发速度他们有不可控,放暖气上,太阳晒着,理论上能喷,可没试验过,谁知道。“你想什么时候喷?”

“当然是上课的时候,成不成也得试试啊。”

“那你加油。不过要我来的话,我就把粉笔和板擦全给他弄湿了。他不喜欢写板书吗,让他写满了擦的时候擦不掉。”

“我C,伊姐,还是你坏。”

棠伊想了想,把张驰手里的雪碧拿过来,开瓶,喝了两大口,直接扔了一根粉笔进去。

“伊姐,我还想喝呢!”

“本郡主亲自给你补化学,还不快看!”

“我C,我C,喷了喷了,什么情况!”棠伊看反应太剧烈,直接把雪碧扔水桶里了。

“不行,反应太快了,在自己手里就喷了。”棠伊微皱着眉头说。

“伊姐,就是个天才!快告诉我,怎么回事。”

棠伊拿过笔,写了几个化学方程式,“慢慢参悟吧,我去领盒粉笔。”

张驰正在犯愁,童鹤走过来拿起可乐对他说,“我来!”

年少的叛逆无法在警告中被扼杀,就如同所有的意外都无法在预测中料想。没有讲义的课堂,被涂抹的像白墙一样的黑板,一地的可乐,以及散发着可乐味道的郝仁。铃声,终是结束了闹剧一般的课堂。

郝仁落寞地离开7班,棠伊的眼睛有些发直。事情真的做得有些过了,竟然有那么多突发的状况。徐欣雅走到棠伊身边,有些生气,“这些,最好,都是意外。”说完就出了教室。

课间操,棠伊没有去,她来到赵云萍的办公室门口。刚想敲门,却听到里面的谈话。好像是副校长。语气虽然不算强硬,但是棠伊听得出是对赵云萍的指责。闹剧变成了金叶中学的笑话,而郝仁成了牺牲品,赵云萍要对这次的事情负责。

副校长怒气冲冲从办公室里出来,正对上棠伊,“哪班的学生?怎么不去上操?”

“校长好,我留下来做值日的,找赵老师。”

“7班的?”

“嗯。”

“你们班的卫生是得好好搞搞!”说完就走了。

棠伊站在门口不敢进去。赵云萍站在窗前看楼下正在做操的7班学生,没有理棠伊。

一套广播操都做完了,赵云萍才开口,“想在门口站多久?进来!把门关上!”

【16】整蛊(4)

棠伊忐忑地走到赵云萍身后,“老师。”

赵云萍听得出棠伊的语气,立刻就知道孩子为什么来。还真是棠伊弄出的‘好事’。现在事情闹大了,已经超出她可以掌控的范围了。“来看看站在咱们班队尾的那个人。”

棠伊凑到窗子前,先小心翼翼看了眼赵云萍,再顺着赵云萍的目光看过去,正看到郝仁站在对尾,头发好似还是湿漉漉的。棠伊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渗出了一丝酸涩。

赵云萍偏头看了眼棠伊,孩子不是不懂事,只是还不够懂事。“来龙去脉,给我讲讲吧,也好让我明白,校长干嘛那么生气。”清谈的语气,透着无奈,讽刺的话语,透着将要燃烧的愤怒。

“我,我也没想到的……”

“嗯?”

“我弄湿了板擦和粉笔,郝老师板书毁了,但是可乐,确实是意外。没想到,那么巧合,郝仁会靠到暖气上,然后正好喷了。”棠伊并没有说是谁放的可乐,因为她也没想到,第一排的那个好好学生,乖巧地连话都不大声说的女生,就那样悄悄把粉笔放入了可乐中,迅速盖好盖子,放到了暖气上,还把桌子往后拉了一下。而阳光,就那么静静地照着黑色的液体。

“可乐怎么会出现在暖气上?”赵云萍皱着眉问。

“可能是同学下课聊天,随手放的。”

赵云萍不再追究可乐的问题,“我上次有没有和你说过,你得有容人之心!为什么要在公开课上继续和郝老师过不去!”

“说话!”

“他犯的是众怒!不是我个人想把他怎么样!”棠伊也急了。容人?她容得下,别人容得下吗?

“这么说,全班都想造反?你们才多大?就有这种报复心?谁教的?郝老师不就平时多说你们两句,就受不了了?什么叫尊师重道啊!”

“报告!”

“进!”

棠伊看,进来的竟然是童鹤。

童鹤进来看着棠伊站在一旁,赵云萍明显生气的样子就知道棠伊挨骂了。

“老师,是我做的。”

棠伊心说,坏了,本来赵云萍没打算追究可乐的事,别自己找上门来呀,赶紧冲童鹤使眼色。童鹤却没有看棠伊。

最惊讶的反而是赵云萍,童鹤是班里最乖巧的学生呀,“你做什么了?”

“可乐是我放的。”

“老师!是我让童鹤放的,可乐是我买的!”张驰突然冲进办公室,身后还跟着关梓慧。

“老师,讲义是我故意没发的。”关梓慧小声说。

赵云萍看着涌进来的三个学生只感觉头疼,“行啊,咱们7班的几名得力干将集体造反是不是?棠伊,去里屋面壁去。你们几个,一个一个跟我说。”

棠伊忙冲几个人使眼色,让他们别说。

“是什么眼色?你们今天一个都跑不了!”

外面说什么,棠伊在里面听得清清楚楚,心说这几个人也太实在了。

赵云萍没有给任何人留面子,挨个骂。

“赵老师,我是外地学生,是借读生,但是我特别开心班里的同学那么照顾我。他们也会开我玩笑,但是我不会介意。可是郝老师不能觉得我好欺负。玩笑和故意,我分得清。我也不会说总让朋友帮我出头。事情闹成这样,确实是我不好,这次学校给什么处罚我都接受,但是和同学没关系。”

张驰眼睛直直地看着童鹤,没人想得到童鹤会有这样的担当和气魄,就连赵云萍都觉得平时可能忽视了童鹤。

处分倒不一定会有,赵云萍会护着自己的学生。对学校,就是意外,对自己班的学生,就是要深究。她已经扛下了所有的责任,不再需要学生背负什么。但是,育人,是她的本分。学生本质都不坏,看事情不可控了,知道自己错了,知道反思了,做老师的,还能说什么。“一人一份检查,家长签字,郝老师签字,班里公开念。”

开了里屋的门,棠伊面壁站着,没有一丝懈怠。

“棠班长都听见了?”

棠伊咽了下口水。

“我就是想知道一下,粉笔放可乐里这种事儿,是谁出的主意。”赵云萍知道这几个孩子感情好,就算是知道错了,也互相包庇。但是这么有创意的主意,不是张驰能想出来的。

“我出的。”棠伊没必要有任何隐瞒。

“转过来,跟我说说,怎么想出来的?”

棠伊转过身,面对着赵云萍,感觉压迫感扑面而来。

“说话!”

“都是些基本的化学原理……”棠伊一五一十给赵云萍讲解了一遍,赵云萍听得很认真,自己也曾经是理科生,大概意思,还听得懂。

赵云萍沉默了几秒,很淡然地说,“你有两个选择,要么退学,要么转班!”

【17】整蛊(5)

“为什么?为什么别的同学写检查就可以,而你就不要我!”棠伊有些心慌了。

赵云萍只感觉自己有点累了,真不知道这孩子思维是怎么想的,竟是那么怕自己忽视。

“你要我怎么教你,怎么敢教你?第一,你的理科是强项,你何必委屈在文科班每个月都挨教鞭?是你挨得很高兴,还是你觉得我打的很高兴?第二,你运用你的所学,却做些伤害别人的事情,让我怎么敢培养你?”

“我真的没想过要伤害别人!”棠伊有些委屈了,她不过就是出个主意,不过就是觉得好玩,却这样被老师误解。

“那你想过什么?好玩?觉得自己特厉害,特英雄?特能给同学们出气?”

赵云萍也越说越气,“棠伊!你是班长,你不是社会小青年。意气用事,你能成什么事?你做出这样的事儿,后果你能承担吗?”

棠伊沉默了,她知道自己承担不了,甚至当时都不知道该如何收场。她在那一刻有些佩服郝仁,因为郝仁在受到惊吓后,依旧把课讲完了。

“班会的事情我还能觉得你有些头脑,今天呢?泡粉笔?你多大了?心胸就那么小?这么多事儿,你敢说你真的不知道?而你,就这么肆意让他们发生?唯恐天下不乱?你图一时痛快,想过后果吗?想过郝仁的结果吗?想过学校的声誉吗?”

棠伊的眼眶有些红。

“去把教鞭拿来!”

棠伊听了猛然一抬头看着赵云萍。赵云萍,看着棠伊红红的眼睛,知道孩子心理也不好受。

棠伊害怕,却也不敢迟疑,把教鞭双手捧到赵云萍面前,有些犹豫,想说,又不好意思说。

“想说什么?”没什么逃得过赵云萍的眼睛。

“必……必须打吗?我……我已经知道错了……”

这是棠伊第一次说软话,话里有着祈求。

“知道错了才打你,不知道错,难不成对你屈打成招?”

棠伊知道躲不过去,“那可不可以不打……不打屁股?我……”

赵云萍似是懂了棠伊的意思,叹了口气,站在棠伊面前,甩手就抽了棠伊胳膊一下。

“嘶!”棠伊立刻伸手揉着胳膊,即使有毛衣的保护,也挡不住赵云萍使劲的抽打。

“站好!手放两侧!”赵云萍走到棠伊的身后。

“嗖,啪!”

“嗖,啪!”

两下,全都抽在棠伊的后背上,棠伊差点没有站稳。肩胛骨上仿佛被锥子刻了一道痕迹。

赵云萍又走到棠伊面前,“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棠伊摇了摇头。

“字面上看,是不要站在即将倒塌的墙下面,意思是你要察觉潜在的危险,防患于未然。”

棠伊知道赵云萍是在告诫自己。

“嗖,啪!”

“嗖,啪!”

又是两下,抽在胳臂上。

棠伊十分窘迫,站在屋子中央,面对着老师挨打,更加不好意思。

“你是个聪明孩子,道理你都懂。就是缺少教训。”

“嗖,啪!嗖,啪!嗖,啪!嗖,啪……”

无尽的抽打……

“老师!”

赵云萍站到棠伊面前,看着棠伊。棠伊看着赵云萍,强忍着眼泪说,“这次,是不是给您惹了特别大麻烦?”

看着红红的清亮的双瞳,赵云萍心里一紧,都这时候了,孩子心里,仍能想到自己。但是,赵云萍手上的力度,没减一分,反而加重了,“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你的能力还不够!想想你自己做的事,最起码,你能不能对自己负责!”

只一句‘你的能力还不够’,让棠伊强忍的泪水终于滚落,可就是一滴。

“嗖,啪!”

“嗖,啪!”

“嗖,啪!”

渗进骨头里的疼痛,好似都没有那一句话让棠伊心疼。果然,自己还差得很远,报复,不是保护。报复带来的后果,自己还无力承担,反而又成了自己喜欢的人的负担。自己当学生的,没能给老师带来荣誉,却是无尽的麻烦。老师打得再狠,又有什么关系?

“嗖,啪!”

“嗖,啪!”

可是,瘦弱的身躯,承受力是有限的,又是很抽的一下,棠伊踉跄了几步。终是,连肉体的疼痛,自己都承受不了。

赵云萍没有放过棠伊,又抽了几下,才说,“洗把脸,回去上课吧。让班里的同学集体给郝仁道歉。从今天开始,你每天放学以后,抄你们语文让背诵的篇目,每天抄一黑板。什么时候都抄完一遍,什么时候结束。自己去买粉笔,泡湿了再写。写完以后,把黑板擦干净了再走。”

棠伊背对着赵云萍,摸了下眼泪,没有任何反驳,点点头。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