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被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可能不完整

在旧时代,那是一个人穷的都吃不上饭的时代,富者很富,穷者很穷。

有一个年轻时是地主家的儿子,叫王富贵,年轻时家里有财有势,可惜到了地主垮台。他爸妈在整改时,拼命给他留了一笔财产,然后不久承受不住打击,相继去世。他曾经年轻貌美的媳妇,也因为没有着落,去跟了别人。

这发生的一切,对他打击非常大。他在伤心过后开始放纵自己,用留下的一笔财产,不干活,就是去吃喝玩乐。很快,他的钱被挥霍了差不多,他也到了40多岁的中年。

人老了,自然也就变得不再那么堕落,他也开始做了小买卖,目前还过的不会挨饿。他媳妇的离开,让他觉得女人再也不靠谱,从此也不在娶。他的脾气也变得古怪至极。从一开始的王少爷,变成王哥,现在,也就是老王了。

值得说的是,他以前有点钱时,因为没人照顾他,花钱买个个丫鬟,后来称为女儿,叫小燕,是个孤儿。买她时,小燕才11岁,就会洗衣做饭,王富贵看她挺可爱也很可怜,就买了她。买回去后,小燕几乎是经常吃不饱饭,经常挨打,因为老王的媳妇跟人跑了,老王很讨厌女性,但是又从没抛弃过小燕。

小燕慢慢的长到了17岁,虽然穿着普通的衣服,但是依然丰满窈窕。尤其是,小燕从小就是丫鬟,对主子的话,都是完全服从的。所以现在小燕虽然长大了,可是依旧少不了挨打。

老王家现在并不富裕,能保证俩人不饿,老王现在生活也就是出去搞搞小买卖,喝酒打牌,回来有小燕伺候,也挺滋润。

小燕以前都是丫鬟的存在,有犯错或者老王心情不好时,就会坐到堂屋的一个宽大凳子上,然后让小燕过来,拉过来,把小燕按到地上跪趴撅着屁股。这样小燕上半身和头,就是钻到凳子下面趴在地上的,膝盖跪在地上,屁股高翘着露在外面。这时老王会一把拔下小燕的裤子,露出白白的光屁股。然后老王会拿起他的破拖鞋或者别的什么,打到小燕屁股上。小燕不敢躲,只能把屁股翘的更高,只敢偷偷抽泣,等老王打的火气消了,小燕才能拖着红肿的屁股起来。

老王打小燕都是不避人的,因为那个时候,丫鬟很常见,都是买来干活,打丫鬟更常见,加上一般丫鬟都是十几岁小女孩,所以当外人面打丫鬟很常见。

有时候,小燕不小心犯错了,即使家里有朋友有客人,老王也会当面把小燕按在凳子底下,露出光屁股,拿起破鞋抽上去。把小燕按在凳子底下,打起来顺手,也可以卡住小燕上半身防止挣扎,还能让屁股翘的更高。不过这个姿势,屁股间的隐私也充分暴露。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暴露隐私倒无妨,小燕都十七八了,还是当外人面这样打,确实有些不妥。不过只是打丫鬟,也不好说什么,也只是象征性劝老王消气,顺便对小燕漂亮的屁屁一饱眼福。

旧社会,穷人吃不上饭,丫鬟离开主子,可能饿死,所以丫鬟打屁股很正常,别家还有把丫鬟打的痛不欲生,甚至还有在院子里扒光吊起来抽打的。相比下,老王打的并不是多么过分,所以小燕还是每次无怨无悔接受惩罚。

老王最常用的,就是小燕按在凳子底下挨打。当然,偶尔也会扒光打小燕,只是不会当着外人。因为打屁股是光着屁股,上半身穿着,这样很正常。要是一丝不挂,就是伤风俗了,会有人议论。

有时候,老王也会有别的惩罚。每当小燕屁股高翘时,屁股也是大大分开着,有时老王会用小棍子打小燕分开的屁沟。屁沟里是阴部和菊花,少女稚嫩的屁沟每被打一下,都会有一声哀叫。有时候,老王索性把大蒜捏碎,放进小燕菊花里,在大蒜刺激下,小燕屁眼一阵灼热,屁股在凳子前面扭来扭去,异常痛苦。

以前的时候,冬天很冷,都是穿棉裤,没有松紧带,就是有带子从肩膀吊着棉裤,也就是背带裤。这种棉裤穿着暖和,却不好脱,女人去厕所需要蹲着露出屁股,有时候还需要挨打,所以女人和丫鬟都是穿开档棉裤。

这种棉裤,有两种,一种是开档小,屁股位置上面带有扣子,平时是扣着的,这一般是高档丫鬟或者有钱家小姐穿,方便挨打,也方便去厕所方便。但是这种棉裤做工复杂,所以大部分穷人的丫鬟,是一个大大的档,屁股完全露着,外面也就穿一层薄裤子。

小燕穿的就是大大档的棉裤,冬天跪趴挨打时,裤子一拽,就完全露出了屁股。虽然冬天开档棉裤冻屁股,但是没办法,况且打一会就屁股热了。

小燕生来小巧玲珑,屁股也是圆润可爱,老王是一个大粗,巴掌大还厚实,穿的破鞋更是能把小燕一下子打的屁股通红。

人的身体就是有个这个特性,屁股打的越多,屁股就会越敏感不耐痛,更会变得光滑细嫩,所以这些年来,小燕不仅人漂亮,屁股更是白嫩细滑,加上少女粉红可爱的屁沟,当小燕在外人面前挨打时,经常有不安分的人来捏捏小燕的屁屁,并且啧啧夸奖,老王也会示意小燕更加翘高屁股给客人看,在老王眼里,小燕只是一个小女孩丫鬟。

有一天,老王出去玩的时候,在河边儿别人扔的破衣服堆里,看到了一只狐狸,因为是冬天,狐狸冻的不知道去哪,就钻到了衣服里,结果钻不出来了。老王扑了上去捉住了,然后用绳子狠狠地捆住了狐狸的腿。

这个狐狸可是好东西,能卖不少钱呢,老王乐呵的拎了回去,扔在了院子里就去打牌了。

小燕过去看那只狐狸,绳子捆的很紧,加上狐狸一直挣扎,都把腿磨出血了,一直呜呜的哀叫。小女孩总是有可怜心,看的心里难受,想给狐狸松一松。谁知狐狸那么狡猾,结果不小心松开时溜走了,小燕闯大祸了。

老王回来了,打牌也输了钱心情沮丧,小燕吓得赶紧跪下,说出了错,把狐狸放走了。因为不承认错误的话,会更惨。

老王阴沉着脸,坐到了堂屋最熟悉的大凳子上。小燕怯怯的走了过去跪在老王旁边。老王一把拉过了小燕,用凳子把小燕上半身压在了凳子下面,屁股高翘着。

冬天,小燕穿的开档棉裤,老王很生气扒下了小燕的外面薄薄的裤子,太使劲,裤子都扯烂了。老王生气的把扯掉得裤子扔到了一边。这次老王不仅输了钱,还得知他逮到的是稀有品种,能值好多钱。

小燕白白的屁股完全的暴露在了空气中,冬天很冷,小燕的屁股冻得粉红粉红的,屁沟里也隐约冒着热气。

小燕很紧张,屁股撅着,微微颤抖,她想收缩屁股,却不敢。因为规定挨打时,要充分翘高屁股,完全让屁股放松张开,也就是屁沟最大化暴露。如果收缩屁股,就是闪躲,会罚更狠。

冬天,老王一般不用拖鞋打,因为冬天一般是草鞋和棉鞋,脱不掉。冬天时,人的皮肤更敏感,小燕犯错时,老王的巴掌就能打的小燕屁股高肿。这次,老王没用手,从桌上拿起了鸡毛掸子。小燕一听到拿鸡毛掸子,吓得屁股顿时一缩。老王冷哼一声,小燕赶紧把腰部下完,屁股翘得高高的。

 啪!

一下子打上去,小燕浑身疼的一抖,屁股上多了个红印子。

啪啪啪,老王打了几十下,小燕屁股已经是通红一片。鸡毛掸子做工粗糙,再打下去估计会坏掉。老王放下了鸡毛掸子,开始抽旱烟。小燕依旧高翘着屁股,不敢乱动。

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是李老汉来串门了,李老汉是百事通,也是出了名的痞子。李老汉进屋,就看见了凳子下面高翘屁股的小燕。

“啧啧,这么冷天还有闲工夫调教丫头呢!”李老汉进来就开始寒暄。

老王狠拍了一下小燕的光屁股,发出很大一声响,生气又无奈的说:“这个不争气的,竟然把那个什么那么值钱的花斑狐狸放走了,真是破财的东西!”

小燕虽然是丫鬟,已经习惯了外人面前光屁股,但是也已经长大了,每次光屁股都会很羞。这次的李老汉是村里一个痞子,不少小姑娘丫鬟都被他调戏甚至非礼过,不过幸运的是,小燕基本不出门,也避着坏人走,还没受过他欺负。现在小燕这样的姿势在他面前,下体一览无余,小燕感觉无地自容。

“莫生气,王哥,这小丫头长得俊俏白嫩,一身水灵,如果嫁给了有权势的,你作为她干爹,可就一起发达了!”李老汉一脸色眯眯的看着小燕的屁股说道。

“此话当真?你有门路认识那些大人的公子,给我家小燕推荐下嘛?小燕我也养了好多年了,确实该出嫁了!”老王顿时两眼放光。

“来来来,小丫头,翘高屁股让我好好看看,到了大户人家,屁股板子那可是更多,屁股就是另一个脸面啊!我看看你屁股够不够水灵,扛不抗打。”李老汉说着朝小燕坐过去了。李老汉之前见过小燕,就是没有机会得手占便宜,这次肯定会不放过。

“快翘高屁股,让你李叔看看,好给你介绍个好户家!”老王兴奋又严厉的命令小燕。

小燕心里一万个不情愿,但是还是把屁股翘高了。小燕皮肤光滑,屁沟娇嫩协调,可谓是上品。李老汉在啧啧声中,把小燕屁股摸了个遍,连屁沟都用手指试探了下。小燕不敢躲,就这么任其欺负,流下了羞辱的泪水。

李老汉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小燕的屁股,却哈哈一笑:“老哥,逗你的,我要是认识当官的有钱人,我就不天天这么寒酸了!这丫头粉嫩漂亮,是个极品,不如老哥你留着养老吧!哈哈!”

原来李老汉只是来打探狐狸消息,顺便把小燕摸了一番。老王顿时心里不是滋味,觉得打牌输了,狐狸跑了,财运破了,还被李老汉给拿来寻开心了。

老王让小燕继续刚才的姿势,只是把小燕在凳子下面扣的更紧,小燕下半身在凳子外面跪趴着,屁股翘得高高的,丝毫不能挣扎。

老王仔细看了看小燕的屁股,粉嫩的屁股上还有刚才没下去的几道印子,隐约还能看到上次的旧伤痕。扒开屁股蛋,里面的粉色小菊花害羞的缩紧,下面少女的阴部也湿润冒着热气。回想刚领回的11岁的脏兮兮的小燕,屁股也全是被别人打的伤痕,光秃秃的屁沟还有被别人掐过的印子。现在小燕长大了,脸蛋还是那个脸蛋,屁股还是白嫩的屁股,只是身体已经发育成熟了。

老王以前憎恨女人,现在又年纪大了,对女人发育和性的概念不大。所以尽管小燕长大了,依然翘高屁股暴露私处挨打,而且不避讳外人。小燕从小到大都是光屁股挨打,早就习惯了这样,即使长大了害羞,还是会愿意翘高屁股挨打,因为这是她的命!

老王检查了小燕屁股,基本没什么伤,屁沟和肛门健康,没有什么伤。老王转身走进内屋,好像是取什么工具。

小燕依旧光着屁股撅在冬天的空气里瑟瑟发抖,等待小燕的是什么样的惩罚?小燕以后的人生会怎样走下去?

小燕依旧在凳子下面跪趴着,瑟瑟的风中,小燕的光光的红屁股格外醒目。

小燕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这样趴在凳子下面了,凳子被磨得光亮光亮的,下面的一块地也隐约有凹痕,小燕的膝盖也被锻炼的特别有耐力,有时候连着跪一晚上都坚持过。

外面下雪了,呼呼的雪花,飘落而下,虽然屋子里有烧水的炉子,但是依旧寒风让小燕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小燕光着屁股,不敢动,也不敢躲,只能悄悄的夹紧屁股,仿佛这样,能让脆弱的屁沟暖和一些。

下雪了,外面传来了小孩子的欢声笑语,小孩子是无忧无虑的,但是小燕听见小孩子声音后,仿佛更紧张了。

以前,有一次,小燕也是这样被打完后这样跪着,老王去里屋打盹了。有个调皮小男孩,拿个一个树枝,来捣小燕的翘高的光屁股。捣屁股还好,可是老是捣到屁沟和阴部,弄的生疼,小燕因为上半身在凳子下面压着,不能反抗,而且不敢大声呵斥,只能小声去哄。小男孩不听,还变本加厉,小燕就忍不住大声吓了他一下,结果把这个小少爷吓哭了。不用想,小燕又狠狠挨了一顿,而且还被带到人家认错,认错时,老王一边赔不是,一边把小燕屁股露出来让人家看已经狠狠

教训了小燕,这人家才罢休。

在古代,女孩就是这样卑微,有钱的男孩就是养尊处优。

老王出来了,老王的脚步声,让小燕从回忆回到了现实,老王拿了一盒东西,坐在了小燕身上面的凳子上,正面对着小燕光光的屁股。

老王拿出来了几条小布绳子,很紧的把小燕的两个胳膊分别绑在了凳子后面两个腿上,又把小燕大腿靠近膝盖处分别绑在了凳子前面两条腿上。这样小燕的姿势就是趴着屁股高翘,两腿分开,最大限度的把屁沟和阴部暴露了出来,而且绑的死死的,根本没法挣扎。

小燕很少被绑,因小燕很听话,从没在挨打时逃避或者反抗过,被绑一般是因为太疼,挣扎的厉害。

老王起身,拿了个小凳子,坐到了小燕对面,正对着小燕的屁股坐着,因为冷,老王把炉子又拉近了点,炉子的热气烤的小燕的湿润屁沟开始有了丝丝白气。

 老王冷哼了一声“臭丫头,敢把屁股夹这么紧!”

 小燕吓的一哆嗦,赶紧把屁股努力放松,屁沟尽量张开。

老王拿了一根小细棍,横在了小燕肛门和阴部交接的地方,把屁沟给完全撑开了。这一招很有效 ,扎的小燕生疼,丝毫不敢收缩屁股。

老王小心翼翼打开了小盒子,里面一堆细小的东西。老王拿出了一个小烙铁,是 王富贵 三个字 ,那是年轻时,专门给家里的奴隶做标记的烙铁。老王看了看小燕娇小白嫩的屁股,叹了口气,放回去了烙铁。

老王又拿出了两个小夹子,也放了回去,因为小燕瘦小,翘起屁股时,屁股的肉更是紧绷着,也夹不到肉。

最后,老王拿出了一个类似滴管的东西,那确实是滴管,很精致。

老王拿出一个小碗,倒了一碗炉子上热腾腾的水,然后拿滴管,吸了一管热水。

小燕感觉到了自己要受怎么罚,不敢挣扎,却是小声哭泣说:“求主人不要这样罚我,小燕保证以后再也不犯错了!”

老王冷哼一声,小燕吓得立马不说话了,只是小声抽泣。

“滴”一声,一滴饱含热量的水,滴在了小燕稚嫩的小菊花上,水滴顺着皱着一下子钻入消失不见。

这时,小燕惨叫了一下,身子猛的一颤抖,刚要收缩屁股,却被横着的细棍扎到了,赶紧又放松了屁股。

当然,老王不会烫坏小燕的,这个温度刚刚好,既能很痛,还能不会导致烫坏。

一滴一滴,伴随的是小燕一次次身体抽搐,小燕浅红褐色的菊花,很快变得粉红通红。

滴了一会,小燕已经声音沙哑,小菊花开始抽搐跳动,老王停下了。

老王拽出来了小燕,小燕由于害怕,还是发抖的跪趴在地上。

老王又拿过来了鸡毛掸子,一手按着小燕的腰让他屁股翘高,另一手狠狠的抽着小燕的屁股。

“你个不知道东西中用的东西,你可怜狐狸放走了,今天没人可怜你,气死老子了!”

老王一边骂骂咧咧,一边使劲抽打,伴随着啪啪啪的声音,鸡毛掸子上的毛也纷纷掉了下来,眼看鸡毛掸子就要抽坏了,停了下来。

小燕已经泣不成声,屁沟通红,屁股蛋也是全部印子。

“死丫头,把棉裤穿上,外裤脱了,跪着去!”

听到老王的话,小燕脱掉了已经撕坏的外裤,穿好了大开档的棉裤,跪到了炉子旁边。此时天已经快黑了,红红的炉火,映着小燕红红的屁股,别有一番风景。

老王对着炉子抽了根旱烟,觉得肚子饿了,然后让小燕起来,去打水做饭。

小燕只有这一条冬天的外裤,已经撕坏,没法穿,况且老王没允许她穿外裤,她只得穿着开档棉裤,去村子中间的老井里打水。

小燕的棉裤由于制作时棉花不够,所以为了节省布料,开档特别大,整个屁股都差不多露出来了。小燕挑着两个桶,出去了。

好在快天黑了,没几个人,小燕冒着雪,匆忙的出发了,这可是露出屁股的。被大人看到,倒也不怕,特别是怕被小孩子和同龄人看到,小孩子会嘲笑,同龄人会极度害羞。

走在路上,雪花往屁股上砸,倒也给红肿的屁股多了几分清爽,但是最受不了的是,雪花往屁沟了刮,这让刚滴完热水的屁沟,变得更加难受。

匆匆的,到了老井边,没有什么人,小燕松了一口气,可是无耐薄薄一层雪太滑,在井口差点掉进去,反而一屁股做到了地上。

小燕刚吓出冷汗,屁股一阵冰天的凉,又感觉起来,发现棉裤的大腿位置,已经湿了一大片。

小燕打完水,匆匆回去了,做了简单的饭菜,端到了桌上。

吃饭时,小燕因为棉裤湿了,已经结冰,冻的不停发抖。老王问他原因,发现了棉裤湿了。

老王感觉可笑又可气,拉过来爬到腿上,一顿巴掌,把小燕冰凉的屁股呼成了通红,然后命令小燕跪趴在火炉边,屁股对着火炉,把棉裤烤干。

就像在烤屁股,小燕屁股烤的通红,屁股旁边的棉裤,也徐徐蒸干,冒出白烟。

老王看到小燕一脸可怜的烤屁股,屁股还冒着白烟,觉得比较滑稽,心情好了不少。

棉裤已经烤干了,小燕也收拾好了饭桌,入夜了。

老王坐在床上,小燕恭敬的端来了热腾腾的泡脚水,跪在地上给老王很细心的搓脚。

老王每天晚上,都会洗脚,小燕每晚都会光着屁股服侍老王入寝。为什么是光着屁股呢,因为老王一般傍晚打小燕,打完后晚上小燕屁股不会完全消肿,为了更快的消肿,需要把屁股晾着,所以会光屁股。久而久之,已经养成了习惯,夏天时,小燕晚上是光着下半身伺候老王入睡,冬天时,小燕会脱掉外裤,然后伺候老王洗脚。

小燕跪在盆前,弯腰为老王仔细的揉搓脚的每一寸皮肤,伴随着小燕的动作,光光的小屁屁在微翘晃动,煞是诱人。

老王家里只有一两个内屋,一个放杂物,一个只有一张床,小燕平时会等老王熟睡后,在床下的地上铺一条垫子,然后睡地上,第二天会在老王睡醒之前收拾起来并去做家务。

有时候,小燕受罚,会被罚跪一晚上,或者到杂物间去睡。

人心都是肉做的,老王虽然脾气古怪暴躁,也会有温柔的一面,很多时候,老王会让小燕睡在床上自己旁边,然后侧过身一手放在小燕光光的屁股上,玩弄着入睡。

老王毕竟是男人,只是从来没和小燕有过夫妻间的事,只是很多时候会一只粗糙的大手,玩弄着小燕湿润的屁股和屁沟,小燕从来不躲闪,只是更加配合。小燕每天早晚都会清洗自己的屁股和屁沟,因为老王每天也会检查。在小燕的生命里,老王就是她的主人,她的全部,搂她的时候,更像她和蔼的父亲,即时为了老王贡献自己身体的一切都愿意。

这晚,天太冷,老王照例让小燕睡在了床上。小燕睡觉,都是穿着一个朴素的小肚兜,仅仅盖住了胸部,下半身是全部光着的。

古代男孩女孩小时候,都是小肚兜,光着屁股,慢慢的,女孩长大了,也是穿着小肚兜睡觉,女孩长到了10多岁,照样是和父母睡在一起,也是光着屁股睡觉,都是很自然的事情。小燕光着下半身睡觉,是从小都是这样的,在老王身边,更是没有一点隐私,所以并不觉得有什么害羞和不适合,更觉得像和父亲在一起睡觉时,那么温暖。

老王侧过身,小燕也侧过身,老王把小燕搂在身边,大手抚摸着小燕光光的屁股,上面的印子还没消失。老王又分开小燕的屁沟,碰到了小燕的小菊花,小燕顿时颤了一下,摸起来还是火热的烫。

“丫头,还疼吗?”老王突然问道。

“嗯…”小燕轻声道。

“打你也是为了让你变得更加懂事,不然以后怎么找个好的人家。”

小燕听了老王的话,心头一热,眼泪不争气流了出来,多少委屈和疼痛,都烟消云散。

小燕哽咽说:“我知道,我愿意一辈子服侍您,不要嫁人…”

老王也欣慰的笑了下,轻拍了小燕的屁屁,说:“睡吧…”

古代都是人吃人的社会,只要是丫环,嫁到哪,都是一样被欺负,甚至更惨,老王现在还能吃的饱,暂时还不想把小燕嫁人。只是看到每天小燕在院子里孤单的坐着发呆,让老王有了给小燕找个姐妹的想法。

冬天过去了,小燕这个冬天,屁股没少挨打,但是每次挨打后,老王都会让小燕睡上温暖的大床。

老王慢慢的,有了点钱,小燕也换上了新衣服。这时候,每年一次的奴隶市场要开始了。

奴隶市场,也是丫环市场,是卖掉自己的丫环,去买新的丫环,也是公子哥来看热闹,有钱人来淘极品的地方。

老王当然不会卖到小燕,只是带着小燕去了奴隶市场,准备一个新的丫环….

新来的丫环会怎样?奴隶市场又是什么样的遭遇?

老王越来越觉得养个丫鬟,要比养个婆娘好的多了,任劳任怨,还不会背叛,万一嫁个好人家,自己也跟着发财。

这天,老王领着小燕,准备来到镇上的奴隶交易市场,带领小燕,一方面为了让她看下别人悲催的生活,也方便拿着行李。

这个季节,是个统一交易的日子,这几天,奴隶买卖尤其热闹。以前有很多买卖男奴壮工的,现在已经很少有男奴买卖了,一方面男权越来越大,另一方面,征兵福利很好,穷苦的男人都去军队了。现在基本都是丫环买卖,很多都是穷人家,卖女儿,或者是大户人家把丫鬟转手,也有一些人贩子捉来的大姑娘。

奴隶市场是稍靠郊区的一个街道,有钱人就会在街道租一间房子,里面卖一些姿色较好,比较贵的丫环,里面也常常有能歌善舞的,经常还有露肉的表演。没钱人,就会领着女儿或者丫环在街道边,让女儿跪着,然后时不时的被路过的人捏起抬高脸蛋看看,有看上的,就会开始交易。

丫鬟交易也是有讲究的,一般都是买孤儿或者很穷人家的,听话的,年龄11岁-13岁的,这个年龄好养。而且是面目清秀,身体匀称的。有时候买家还会故意捏打丫鬟,看看会不会躲闪反抗。一般被卖的丫鬟都是跪到地上,旁边的大人会和走过的人搭讪问问买不买,然后各种夸。如果一个买家外形上选中丫鬟后,会问一些细节,谈价格,然后会检查丫鬟身体。

一般丫鬟出来都是穿着干净朴素宽松的衣服,验身时,大人会领着买家和丫鬟到没人偏僻的地方,然后让丫鬟脱光,让买家检查身体是否匀称有伤疤,皮肤是否细嫩,更重要的是检查是不是处女,会扒开丫鬟屁股检查阴部是否健康,肛门是否有疾病,会用手指探入肛门仔细检查,确认什么都没问题了,会给丫鬟签卖身契,然后付款领走。接下来丫鬟会受到什么待遇,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是穷苦人卖女儿的场景,有时候丫鬟有小毛病都卖不出去,一天内会检查好多次。如果是有钱人,就会在街道临时租房子,在里面让丫鬟载歌载舞,然后引来一大帮尤其是有钱子弟的注意。当然这种丫鬟很贵,如果要验身,也是付一些钱之后才能验身。

言归正传,老王带着小燕走到了街边,很多人都是衣衫褴褛卖女儿,也有一些是青楼的姑娘被卖,大都长相一般,比之小燕都差不少,大概优秀的都被买走了吧。这时候,远处一辆破车子引起了老王的注意。

那是一个敞篷的破马车,也就是只有两个轮子,上面都是敞开的,这种马车很常见,有点类似后来的架子车,是人拉的。马车上有一床破旧的被子,上面有两个看起来不小的姑娘,大概十六七岁了,这个两个女孩在车上玩耍,长的很清秀,皮肤白皙细嫩。车的一头坐着一个老太太,在看着两个女孩发呆。

奇怪的是,两个女孩举止如同小孩,都穿着开裆裤,开着大大的档,屁股蛋完全的在外面露着,看阴部也发育的不是小孩了。虽然丫鬟挨打光屁股很常见,但是一般在自己家里。这么大的两个女孩在奴隶市场的闹市也光着,虽然没人管,但是也不好吧。

老王和那老太太聊了起来,得知这两个女孩是双胞胎,没想到命苦,孩子长大后智力一直不发育,现在还是弱智,智商和六七岁的小孩差不多。孩子的父母一直嫌弃这俩女孩,然后一直是老太太带大的,因为老太太没钱买什么衣服,有时候俩孩子还尿床,就一直让穿着开裆裤,这个车子就是她俩的床。现在老太太的儿媳妇又生了男孩和正常的女儿,开始没钱了,就不得已把这俩女孩拉出来,看看有没有人买。这俩女孩虽然智力没发育,但是身体发育正常,也可以生孩子之类的。

老王一声叹息,那俩女孩完全就是俩小孩子,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十七八岁还光着屁股。她们两个屁股撅着老高,跪趴在被子上头碰头不知道在玩什么游戏。光光的屁股蛋在外面高高翘着,但是屁沟里很干净,皮肤白皙,肛门也是少女干净的粉色,不知道是经常洗,还是今天拉出来卖,才弄的干净的。

两个女孩一会头对头玩,一会又骑到车帮在那玩骑马,这时,一个女孩不小心把车上的枕头蹬掉了地上,刚好一个小水坑把枕头弄脏了。老太太很生气,拉过来那个女孩,按趴在车帮上,一顿巴掌揍到了女孩的屁股上,完全就是打小孩子的模样。这个女孩的皮肤特别嫩,可能是很少出门吧,打完的屁股上,一片通红,甚至还有一点淤血的血丝。

那个女孩吓的赶紧老实了,没哭,但是卷缩在了另一边。这时老太太把另一个女孩拉了过来屁股撅在了老王面前,女孩吓得身体立马一紧,但是老太太只是让她把屁股掘高在了老王面前,并没有打她屁股。

老太太拍了拍女孩白皙的光屁股,自豪的对老王说,说她的两个孙女,皮肤特别细嫩。原来老太太曾经是个大夫,懂得怎么保养皮肤,为了这两个孙女有好出路,就经常自己采药给她们泡澡,现在两个女孩皮肤特别嫩,捏一捏都快出水了。

老太太让老王捏一捏女孩的屁股,确实,和成年人的疙瘩干涩的皮肤不同,她的就像小孩子的皮肤一样,细腻,稍微一捏就一个红印,而且特别柔软。老太太还为了讨好老王,又啪啪拍了两下这个女孩的屁股,两下过后,女孩屁股上清晰可见两个通红的巴掌印子,足以看到有多嫩的皮肤。

老太太还特地把女孩的屁股使劲掰开到最大,露出了粉红的屁沟和稚嫩湿润的阴部,给老王看,告诉老王,这孩子健健康康,发育很正常,屁股翘生儿子,买回去绝对不会亏。就像一个卖宠物的,在展示自己的宠物一般。还说,这两个孩子特别能吃苦,而且智商不高,不会逆反,特别好调教,肯定会听话。

老王本来只是看热闹的心理,这时被老太太说的有点心动,但是又怕这两个孩子成为自己的拖累。是买了这两个可怜但是很可爱的女孩,还是再往前看看有没有更合适更懂事的姑娘。老王犯了愁。

话说上次讲到老王碰到了两个弱智女孩,老王正在难以取舍,要不要收留这两个可怜的姑娘。老太太在夸两个女孩多好的时候,眼中也充满了很多不舍。养育了这么多年,现在要当成宠物一样卖掉,自然是很多不舍的。

老王考虑了再三,决定了,买走其中一个,另一个先让老太太留着,不要卖。老王告诉了老太太想法,老太太决定两个女孩分开不太好。但是老王一方面不知道这样的女孩会不会带来麻烦,不能轻易买两个。另一方便,老太太那么不舍,肯定也不想全部卖了。然后老王劝说老太太,女孩智商比较低,分开不会有什么影响的,然后多给老太太一些钱,让老太太先养着一个,等明年如果这丫头好养,就把另一个再买下。

老太太在老王的劝说下,同意了,然后老太太答应再把另一个女孩养一年。接下来他们谈好了价格,然后老王付给了老太太定金,要选一个了。由于老王多付了老太太一些钱,老太太表现的极为热情,直接拉着车子到了城边没人的地方。

老太太让两个女孩并排跪好,然后老王开始检查比较他们身体。这俩女孩虽然智商不高,但是受到的惩罚和教育绝对不少,一说让跪直,两个女孩立马用标准姿势跪在了车子上。老太太拍了拍她们的屁股,两个女孩立马会意的趴下把屁股撅到最高,看来俩女孩也经常被这样惩罚。这个姿势是买丫鬟检查的第一步,买丫鬟,身体健康和贞洁最重要,这是必须检查的内容。

两个白嫩的光屁屁撅在了老王的面前,个个都嫩的出水,屁股长的完全一样。但是细看之下,又有所不同。一个细腰臀大,一个屁股小巧挺翘。一个皮肤红润,一个皮肤洁白。然后老王分开了她们的屁股,露出来隐藏的阴部和屁沟。两个女孩的都是那么的粉嫩,无可挑剔。可是检查丫鬟,是不能仅靠看的,特别是肛门等处的疾病。小燕以前肛门也经常被老王惩罚,肛门健康很重要。老王用手指分别伸进了两个女孩的菊花,然后反复感觉内部四周有没有凸起和不正常的,同时观察两个女孩表情是否痛苦。检查下来,有个女孩一直想紧缩屁股,然后有些痛苦表情,另一个女孩反应正常。仔细看来,那个表情痛苦的女孩屁股比较紧缩,屁沟没有分开。另一个女孩则是屁股自然放松,屁沟大大的暴露着。

老王心里有了结论,她们在吃饭时,肯定不是一个一个喂,应该是两个人抢着吃,这样的话,其中一个女孩力气比较大,每次都是吃好的。久而久之,吃的越好,身体越健康,也就越有力量,然后另一个女孩也就越来越抢不过。时间长了,有个女孩始终只是吃剩下的饭,甚至是剩饭,自然身体消化就不好,肠道也不健康,所以检查时会触碰到敏感的肠道而变的痛苦。

老王没有说出来,直接选择了那个健康的女孩,然后买下了她。然后又让她脱光看着身上有没有什么伤痕或者不健康的,一番极为仔细的检查后,检查一切正常。老王付了钱,老太太感恩戴德的,还从车子下面翻出了一个宝贝。

这个宝贝不是别的,是一个锁带一个铁链子。老太太解释,因为她们智力低下,容易乱跑,所以会在忙的时候锁住她们。这个锁就是专门锁她们的。老王没有拒绝,收下了,老太太又叮嘱了老王好多,还送了两套女孩的衣服。就匆忙离开了,恐怕老王反悔。

现在,只剩下了小燕,老王,和一个含着手指光着屁股的大姑娘。老王瞬间觉得这个大姑娘有点让人尴尬,才觉得为什么这么便宜都没人买。而且送的衣服也都是开档的。不过后悔也晚了,老王一激动,同情买下了这个女孩,现在觉得,领回家,都会有很多异样目光。没办法,只能以后带着了。

老王对小姑娘说,以后叫老王主人,叫小燕姐姐,以后那个姑娘叫二丫,那个姑娘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老王长出一口气,点了根烟,坐在石头旁边准备歇会。这时候,二丫却蹲了下来,在老王面前直接撒了一尿。可能是二丫没有去厕所的智商和习惯,然后走到哪就尿到了哪。

这下把老王惹不高兴了,老王年轻时好歹是大户人家,对小燕要求也是极为严格,每天检查小燕屁股时,都不能有一点脏东西。

老王大喝一声:起来。把二丫吓得一个激灵,赶紧站了起来。然后老王坐在石头上,把二丫拉到了怀里,跪趴在地上,屁股翘的高高的。然后一巴掌一巴掌打下去。

一边打一边说:“死丫头,家里人都没教你去哪撒尿吗?就随地尿在别人面前?”

几巴掌把二丫给拍红了,这时二丫也哭了起来,老王不管她哭闹,又啪啪啪的打了几十下,这下整个屁股都是通红有些发肿。二丫已经满脸泪水,却不敢躲,挨打很多次,大概也知道躲了会更惨吧。

这时候,远处好像有人听见声音往这边来了。这么大一个姑娘光着屁股在哭,看见了多不好。老王拉起了二丫,叫上了小燕,往镇上去了。

这个时候,老王心情异常烦躁,走到路上,还在拍二丫的屁股,直到她不哭为止。走着走着,看到路边有一排废弃的房子,挺隐蔽也挺干净的,就走了进去。里面空荡荡的,有几个石头,大概有人在这休息过。然后老王决定了自己进城再去奴隶市场看看。然后把小燕和二丫留在了这里,等着老王回来。

那时候治安并不太好,老王也是异常烦躁,就把她俩留在了破屋子里,然后用老太太送的锁,把她俩反锁到了屋子里。独自去奴隶市场了。

走到了那道街,还是不少穷苦人家在让自己的女儿跪在街边,都是一些挑剩下的,长的平凡甚至有些丑的女孩,老王也没什么兴趣去看。那些在屋子里能歌善舞的丫鬟,说白了和妓女没啥区别,肯定是不干不净的,就算有干净的,价格肯定也很高,老王根本没有能力去买,索性就不去看了。快走到了街头,看到了几个人围着什么,然后还有个妇女的叫骂声,老王好奇走了过去。

原来是一个妇女领了几个小孩在玩杂技,里面的一个女孩不知道怎么的演砸了,把表演用的碗给砸碎了。把那个妇女气的,拿着手里的鞭子在那个瘦弱的女孩身上抽了起来。那个女孩卷缩在地上抱着腿,不敢哭,只是打一下就身体疼的抽一下,然后抱的更紧。

女孩身上脏兮兮的,脸上也全是汗,加上地上的土,女孩现在就像一个乞丐。那个妇女还在那骂骂咧咧抽个不停,看旁边有人凑过来,反而抽的更厉害,鞭子一下下的抽到了女孩身上。女孩穿着单薄的衣服,在抽的瞬间可以看到腰上露出的肉都是一道道的紫黑的痕迹。

女孩大概十五六岁,光着脚,小腿上也都是隐约的痕迹,看来学杂技的挨鞭子是常事。旁边的看热闹的看的津津有味,没有一个来劝阻的。旁边那个妇女领过来的还有两个大点的女孩和一个男孩,男孩穿的整齐干净,像是他儿子,也来表演节目。旁边还有个汉子,应该是两口子。这个被打的女孩应该是年龄最小的,穿的最破。

旁边看热闹的,看完热闹也都走了,这个妇女还在时不时抽一下,还在骂着。这时候小女孩抱着头,蜷缩着,看不清表情,身上的衣服也抽烂了,大腿的位置有一个衣服口子。大概是妇女觉得抽破衣服心疼,然后也没看热闹的了,就停了下来,踢了那个女孩一脚,让她跪在了后面。

那个妇女准备敲锣再次开始表演杂技时,看到老王一直在这看着。就好奇的问:“这位大爷想要看什么节目,我们马上表演!”

老王答非所问说了一句:“刚才挨打的那孩子不是你亲女儿吧!”

妇女又来气了说:“的确不是我女儿,是我从小捡来的,刚才竟然把我们拿手的戏给演砸了!真是个不争气的东西,早晚我会贱卖了她,省的一天天生气!”

“哦?要卖啊?这么个不成才的丫头,能值几个钱啊!”老王有了兴趣。

妇女听出了老王的意思,那高兴劲,赶紧说:“这丫头会的多着呢,身体柔软是从小练的,耐性也很好,特别的听话,大爷要不要看看?”

老王点了点头。妇女赶紧把那个女孩叫了过来:“小翠,过来,跪过来!”那个刚挨打的女孩叫小翠,赶紧趴了过来,跪在了老王面前。

小翠脸上脏兮兮的,身体还在因为疼而发抖,看着老王的目光,充满了求救的意味。妇女赶紧说:“这孩子,今年才十五岁,身体嫩着呢,还是个干净的女孩呢,虽然有点脏,但绝对不难看!”

“她都会些什么呢?”

“小翠,快表演劈叉,抱腿,倒立!”妇女赶紧说。

这些表演都是牵动全身皮肤的,小翠不顾身上的疼,赶紧开始表演,表演的还像那么回事。

妇女接着说:“最重要的是,这丫头耐性特别好,能一动不动保持一个姿势一天,还能随时当做凳子!”

接着小翠赶紧配合着跪倒地上,弯腰两个胳膊往前撑着地,让身体成为一个肉凳子。那个妇女有点胖胖的,就这样直接猛的坐到了小翠瘦弱的身体上。意外的是小翠只是晃了下,并没有趴下去,肉凳子稳稳当当的,左边是小翠的头,右边是小翠的翘着的屁股。原来小翠手和脚这么脏,全是被当做了肉凳子的缘故。

妇女拍了拍小翠的屁股,得意的说:“怎样?是绝活吧?买了绝对你不亏!来你也试试。”老王小心翼翼的坐在了小翠身上,还真是挺稳当,虽然小翠瘦小,但是也不觉得硌,看来小翠是从小就被做这个训练啊。

老王已经下定决心买回这个小翠了,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因为老王是经商的,终于让妇女让价到了一个很低的价格,然后决定交定金验货。谈价过程中,老王一直坐在了小翠的身上,将近一个小时。小翠虽然脸上有汗,但是身体还是稳稳的没有发抖,只是有时坐到伤痕上,小翠会小声哼一声。

交了定金,妇女让他老汉继续敲锣,让剩下的几个孩子表演。妇女领着小翠和老王,来到了一个破屋子里,应该是他们临时的住所。小翠走路很轻,时不时看看老王,有些感激的眼神。

“脱光!”妇女对小翠喝道。

小翠没有丝毫犹豫,脱了精光,直直的站着。其实也就穿了一个上面的衣服和下面的宽松的裤子,没有什么内衣之类的。小翠脱光了衣服,身上的鞭痕显露出来,后背和腿上胳膊上全是一道道痕迹,有的还有一点流血。

这时,妇女有些尴尬的说:“这孩子很听话,就是有些笨,不打不行。”

说完妇女让小翠跪趴到地上,屁股高高撅起,让小翠自己用手分开屁股。

小翠的脸蛋有些晒黑了,但是身上还算白皙,屁股上的伤更是不计其数,都是鞭子之类的抽的。也难怪,那个时候,鞭子是最有效最疼的工具,使用还方便。所以对于这些不知道心疼的妇女来说,鞭子是最好的工具。

小翠还是小女孩,呆板的把自己的屁股使劲的分开,还是个没发育完全的小女孩,红嫩的阴部有一些稀疏的毛,屁沟也是小女孩的粉嫩。老王把手指伸进了小翠的肛门,和别的女孩不同,小翠的菊花特别紧,伸进去后,感觉手指好像被软绵而又有力的气球包裹着。老王心里暗自高兴,因为菊花有力,那是身体内有力量、健康的象征。老王又仔细的探入了几次小翠肛门,充分的把玩了这个极品的女孩的菊花。

这时候,老王注意到在检查小翠肛门时,小翠的阴部开始不停的流水,身体也是有节奏的颤抖。这是兴奋的表现,没想到小翠还有喜欢被玩弄菊花的属性,啧啧。

检查完小翠肛门,老王去洗了洗手。然后开始检查小翠听觉,视觉,上半身。十五岁的小姑娘,胸部也已经成型,只是比较青涩。后背全是伤痕,从后背,屁股,直到小腿。

因为有这个伤痕,老王有使劲的讨价还价了一番。过程中小翠跪在那一直心里忐忑,生怕谈崩了不买她了。老王没让小翠失望,最后把那个妇女谈的面红耳赤,还是败下阵来,又低了一番价格,卖给了老王。妇女心情显然不好,匆忙的写了小翠的卖身契,然后按下了手印,就把小翠和老王赶了出去,衣服都没给小翠换,还是穿着打破的衣服。可是老王心里暗自高兴,这个可是个宝啊,可比二丫那看着萌实际蠢的家伙强多了。

天也到黄昏了,老王领着小翠走到了街头,远离了那个杂技团。这时小翠腾地一下跪在了老王面前,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边哭边说道:“以后您就是我的主人,谢谢您把我买走,我这辈子做牛做马都会报答您!”老王突然感到有些欣慰,把她扶了起来,然后点了点头。老王长叹一口气,这万恶的社会,解救了一个,或许还有更多更惨的……

这时,破屋子那边被老王抛弃的二丫和小燕,二丫本来就是小孩子的心,所以这会在那独自在地上画着玩。小燕则是又担心又害怕,小燕都没有独自出远门经验,现在被老王锁在一个破屋子里,天也接近黄昏,小燕心里害怕的要命。每当附近有人经过,小燕都会悄悄的趴在门口的缝隙里去看,发现不是老王后,又赶紧屏住呼吸,怕人发觉。

好在老王把门锁了,别人都以为这个房子还有人住,就没靠近也没进来看。天快黑的时候,老王终于出现了,小燕这时都紧张的腿软了。

小翠看到小燕,也明白了,小燕是老王的丫鬟。可是看到了二丫,却有些疑惑,个子比她都高的大姑娘,却光着屁股,还趴在那玩。老王简单的介绍了她们的情况,从此小燕最大,二丫第二大,小翠最小。小燕心疼小翠的伤痕,小翠羡慕小燕的生活,至于二丫,什么都不知道。

在破屋子里,老王让她们齐刷刷跪下,讲了以后的规矩,以及每天要做的事,和个人卫生,服从命令等。给她们三个洗了一次脑。

回去的路上,二丫一边走路,一边蹦蹦跳跳,老王只得又拍了她一顿,她安分下来。只是光着屁股走路,不少路人旁观,还是小翠想到了一个办法,把二丫送来的上衣绑在腰上。然后就盖住了屁股。

到家后,天都黑了,小燕烧了热水,然后小翠去洗了个澡。洗完澡,小翠出来了,老王不由得发出啧啧的声音,小翠一点也不丑,有点晒黄的脸蛋,更充满了健康的活力,小翠身体瘦弱,却前凸后翘,如果不是那一道道鞭痕,估计都是个极品女孩了。

小翠听小燕讲了老王所有的喜好,自然是晚上光着下半身在屋子里。小燕端来了洗脚水准备伺候老王洗脚,小翠自觉的跪伏在地上,摆成肉凳子姿势,请老王坐身上洗脚。老王有点诧异,这小翠真自觉,服侍的这么积极。老王坐了上去,经过小翠吃饱饭后,肉凳子更加稳当。老王的右边是小翠翘起的光屁股,老王不由得抚摸了几下,和小燕的软,二丫的嫩比起来,小翠的屁股是更加的紧实有弹性,屁沟也分的更开,稍微一弯腰,小翠屁沟就完全分开了。老王手指探入了小翠肛门,开始玩弄了起来…

眼前是跪着仔细洗脚的小燕,身下是任劳任怨的小翠,旁边还跪着一个赤裸的二丫,老王不由得暗自心里觉得幸福了起来。虽然都是差自己一辈的女孩,但是她们每个都是愿意服侍自己,都是完全的属于自己,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就这样的生活,才是自己最想要的……

时间开始倒流,老王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小燕小时候,回到了老王刚刚结婚时,回到了老王年少时,被一群人围着喊:少爷少爷…….

老王猛一睁眼,原来是天亮了,他躺在了床上,做了一个梦。昨晚坐在小翠身上,靠在墙上,不小心睡着了,后来被丫鬟抬到了床上。这一觉睡得真舒服,床边的地上,小翠跪在地上举起了一小盆洗脸水,不知道举了多久,等着老王睡醒。屋外炊烟袅袅,小燕在做着早饭。老王开始洗脸,多么美好的一个早晨……

突然,听见了砰的一声巨响,从院子里发出了一个声音,老王赶紧穿衣服出去看,小翠也慌忙放下脸盆出去,小燕也顾不得做饭,从厨房出来了,大家走到院子里时,看到发生的一切,惊呆了….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