鞭笞城堡
本文为转载,为笞之将军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提示:本文涉及重度SP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本文为《鞭笞城堡 下》的前篇

笞之将军的鞭笞城堡(一)

这个故事发生在距今几百年前的古代日本,那是一个百姓安居乐业,国家繁荣富强的时代,一个众所周知的强大王朝统治着日本。一个手握军权的将军—涉谷幸洪是这个王朝的实际统治者,他的亲弟弟—涉谷摩须则是个无恶不作的大色鬼,他终日无所适事,加之此人有着极强的虐待欲望,所以就花重金在京都附近的花之山上建立了自己的大城堡—花之堡,以供自己淫乐。

花之堡中有大量从民间选来的美女,都是摩须自己亲自挑选的,除了脸蛋之外,据知情人说,女孩子的臀部也是摩须挑选是所看的重要部位,所选中的少女,自然是美若天仙,而她们的臀部也是非常的浑圆,丰满,因为摩须最大的嗜好不是别的,就是痛打女孩子们的屁股!

在花之堡中的几千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没有一个不因为某些小事挨过摩须的打的,挨打部位无一例外的是她们的屁股,在花之堡的地下行刑室里,终日可以听见女孩子挨打时所发出的惨叫和板子,鞭子打在她们屁股上所发出的噼噼啪啪的揍击声,所以花之堡也被人成为“鞭笞城堡”!而涉谷摩须也被人称为“笞之将军”!

鞭笞城堡坐落在花之山之巅,距地面非常之高,所以城堡地下可以建很深的地堡,于是摩须在下面建立了自己的行刑室—“刑房”,用于对女孩子们施加大刑,这些刑罚种类繁多,手段残忍,受刑女子的受刑部位却只有一个—臀部!

城堡里的女孩子大致分为两等:供摩须淫乐的女人被称为“女奴”还有服务的女仆、她们最大的不过20几岁,最小的也在18岁以上,都是身材苗条,娇小可爱的少女。摩须每天就生活在淫乐和鞭笞她们的生活中。

阿雪是京都一名将军的女儿,人长的可谓是漂亮之极,一头长发飘落腰间,性感的身体上洋溢着20岁少女的芳香,但随着一场她父亲组织的未遂的军事政变,将军被判处死刑,全家也大多被处死,但阿雪的尸体并没有被发现,

她就这样失踪了吗?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辆囚车拉着一个女孩子飞速驶进了花之堡,那个女孩子正是阿雪!在她即将被处死时,摩须救了她……

阿雪被几个大汉推进了一间牢房,她全身被绑,动弹不得,但她已经知道这里是哪里了,只能感叹自己命苦她。早就听说了摩须的恶习,心想正自己会不会挨打,耳边似乎随着风声传来了远处的某种声音,她侧耳细听,声音是从下面传来的,是个女孩子的哀叫声!随之而来的还有沉闷的揍击声,好象是什么东西在一下一下的打着什么。正在这时候,一个老人走了近来,满面胡须,一连奸笑,他就是花之堡的总管,人称卜总管,他淫邪的看了看阿雪,“哼哼,想知道那是什么声音吗,来人,把她带到3号刑房去!”

两个男人架着五花大绑的阿雪向城堡下方走去,被绳子捆的象个粽子一样的阿雪,身上曲线毕露,那两个男人在途中还不时的死命揉搓着她丰满的臀部,“别摸我呀,你们这些混蛋!!”从小娇生惯养的阿雪那受的了这种侮辱。“敢骂我!”一个男人马上把阿雪转了过来,推倒在地上,骑在她身上,按住她的双手,挥起巴掌,狠命抽打阿雪的脸,“噼啪”“噼啪”,他左右开弓的打着她的耳光,“啊”“啊”阿雪尖叫着,脸随着巴掌左右晃动,嘴角开始淌出血来,“好了,快走吧!”卜总管说道,那个男人才住了手。拎起阿雪,继续想刑房走去。

随着距刑房越来越近,阿雪听的越是清楚,那揍击声是竹板打在人的皮肉上所发出的声音,一个女孩子凄惨的哀叫随着那揍击声不绝于耳!

近了,近了!

推开一扇铁门,总管把阿雪推了进去,“好好看着!!”只见一间宽大的屋子,里面到处是木制的刑具,墙上也挂着各式皮鞭,板子,还有许多阿雪不认识的刑具,屋子中间有一个木制的台子高2尺,宽2尺,呈S型,前后都有皮条,用以固定受刑者,由于这里受刑的肯定都是女孩子,所以刑架也考虑了她们的体型,以便女孩子们能更大限度的把要挨打的屁股呈现给行刑者。

阿雪定睛一看,有个年龄与她相仿的长发女孩子,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的被绑在那个刑架上,身体呈趴状,臀部高高撅着,上身趴俯在刑架前端,腿呈跪姿,手脚被捆,两个大汉站在她的身后,屁股就摆在他们的面前等待笞打,他们一左一右,都手持一个宽4厘米的竹板,此刑具是用上好的竹子制成,十分的有弹性,打在皮肉上能疼入骨中。

阿雪仔细看那个长发女子,天啊,只见她的后背,臀部上伤痕累累,到处是青紫色的笞打的伤痕,尤其是高高撅着的屁股上,那是个非常性感的屁股,浑圆,丰满,但现在好象马上就要被打烂的样子,卜总管见大汉停住了,马上叫到:“别停,给我狠狠打!!主人给她定的刑是‘打烂屁股’,现在还没有达到要求,继续!!”

“不要,不要再打啦,我受不了了,!”女孩子大声哭叫着,“我下次再不敢了,饶了我吧!!”听到总管的命令,大汉马上又挥舞竹板,毫不怜香惜玉的一左一右,把竹板举到高处,狠狠的把全身的力气通

过手中的竹板泄在女孩子高撅的屁股上!

“啪!!!!!!”“啪!!!!!!!!”

板子完完整整的打在长发女孩子的两瓣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在诺大的刑房里回响。她的屁股由于身体被绑在这个设计完美的刑架上,而完全的撅在行刑者的面前,所以受击打面积完全覆盖了她的屁股。

“啊!!!!!!!!!!!!”

受刑的长发女子又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头不由自主的上下晃动,美丽的长发也散乱在空中,脸上也是泪珠狂流,被绳子紧紧绑住的身体在刑架上拼命挣扎,绳子更深的勒入身体,屁股上的伤痕再度加深了,开始变的雪肤粉碎,臀肉似乎已经被抽打下来。

很难想象那两个大汉是多么的铁石心肠,亲手把一个妙龄少女白嫩,圆润的两瓣臀部打得血肉模糊而无动于衷。两个行刑人分立刑架的两侧,继续用刑着,只见他们用板子瞄准眼前高撅女孩子的屁股,近乎拼命的抽了下去!

只见空中:板子上的木屑、女孩子被打飞的臀肉、血珠和灰尘四下纷飞,再听,行刑人高声的喘粗气,女孩子凄厉的惨叫、板子打在烂肉上时发出的沉闷响声和打在好肉上的清脆响声交织在一起。

随着竹板的上下翻飞,女孩子的身体在笞打中前后摆动,刑架也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随着板子的一起一落,受刑者用着已经沙哑的嗓子大声哀叫,板子的速度却明显加快了,!“噼嚓!!!!噼嚓!!!!!”板子仍在可怜女孩子的屁股上肆虐,但屁股已经明显的快要被揍烂了,“停!!”卜总管突然命令道,随之用漠然的声音说,“主人的定刑是‘打烂屁股’,已经多少下了?我看她的屁股已烂,抬下去吧,上好药,带到主人那里!!”

“已经80下了。”旁边有人回答到。

大汉闻声马上收手,停止抽打,上前逐步解开受刑女孩子的绳子,先是手,在是腿脚,只见女孩子的手腕由于身体在用刑中的挣扎已经磨破了,后背,大腿根部上的笞痕随不如屁股上重,但也是红肿一片,有的地方也打的快出血了,女孩子挣扎的站起来,但马上又跌倒在刑架旁,这时候阿雪才看清她的脸,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孩子,由于屁股上失血过多,脸上变的很白,嘴唇也由于过度的痛苦而被咬破了。有另外两个男人马上用草药糊在了她快不成形的屁股上,把她的内裤内衣给她穿上,由于臀部受伤过重,大腿也红肿,所以内裤很难穿上,刚包上两瓣臀部就马上被血浸红了,女孩子的嘴里仍然叫着饶命,显然没有清醒过来,大汉架起她,向刑房外拖去。

阿雪看到这些,早就忘了自己身上的绳捆之痛,吓的魂飞魄散,早就知道摩须爱打女人的屁股,可如此残忍的笞打一个女孩子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是轻的,她因为偷懒,被判打烂屁股,下面该轮到你了!”卜总管又说到:“每个新来的女人都要先试打!”……

笞之将军的鞭笞城堡(二)

两个大汉拖着刚挨完打的那个女孩子向外走去,女孩子臀部上流出的血从她的两脚流下来,形成两到血迹,一路到了门外。

“主人叫她跳脱衣舞,只不过跳了4个小时,她就嫌累,还顶撞主人,屁股打烂是轻的,重的不是铁板烙臀就是杖毙!”

总管阴沉着脸对吓呆的阿雪说道,“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在这里,女人的身体是不属于自己的,是完全属于主人的,要随时随地的供主人支配!女人的臀部只是用来挨打受刑的!你看,这里的地下刑房大大小小十几个,天天都有女孩子在受刑,轻的重的都有,有的还是主人亲自用刑!光打屁股的刑罚就有很多种,板子是主人最喜欢的刑具,主人的卧室就有几十个竹板子,都是用上好的竹子制成,打屁股时根据主人的意思和所犯错误大小决定用哪号板子,带不带竹刺。最大号的竹板不但宽大,而且还带有很尖竹刺,打人时不但打击大,还会刮掉臀部上的肉,加重痛苦!去年菊子被判用这种板子笞臀40,只打了8下,屁股就完全打烂了,30下时人就打死了,还有皮鞭,铁片,荆条等等。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刑罚你听都没有听过,比如,将女奴绑在铁板上,在铁板后臀部的部位开个洞,将屁股露出,抹上某种吸引蜜蜂的药,打开蜂箱,不消一分钟,屁股就会被蛰成两个大脓包,再用钉板抽打,顿时雪肤粉碎,臀肉飞溅。所以说,你到这里来,唯一的目的可以说就是挨打,挨打,再挨打,为了让你有所准备,现在要试刑,这是规矩,先用鞭刑!!”

“不要啊!!”被刚才残酷的笞刑吓的半死的阿雪听到要打自己,不禁哭叫起来,“饶了我呀!!!”

但身体被捆的她马上就被那两个大汉拎了起来,向一个木架走去,那是鞭打女犯的专用刑架!高3、4尺,上带铁镣和铁环,用于固定受刑者,两个行刑人把阿雪推了上去,“不要不要!!不要啊!”阿雪吓的大叫,她怎么也想不到灾难这么快就降临到她的头上来了,其中一个男人把阿雪的双手绑在刑架的顶端,另外一个把她的脚腕固定在底端,人呈“大”字的吊在空中。

“按规定要打30鞭!准备开始!”总管下令道!

一个行刑人走了上去,把手放在阿雪的腰间,“不要啊!!”阿雪知道他要干什么了,不由得大叫,“呲啦!!”

男人一把把阿雪的囚裤扒了下来,露出了少女被白色内裤紧紧包裹着的屁股,再一把“唰!”的把内裤剥了下来,摅到了膝盖上,将女孩子白晰的两瓣屁股清清楚楚的呈现在大家面前!”好嫩啊!“他淫邪的目光在阿雪的裸臀上扫来扫去,又伸手在上面使劲的拧了一把。

“天啊,你们……你们……”阿雪被巨大的羞辱感包围着,哭也不是,叫也不是。“准备‘荀敲肉’”卜总管又说道,所谓的“荀敲肉”就是指花之堡的一种折磨女孩子的刑罚,既在用板子或皮鞭等刑具击打女孩子的屁股时采取先打她的左半边屁股,等打到一定程度时在换打右边,是一钟十分残酷的刑罚。

“往后撅,往后撅!”其中一个男人命令道,并一把抱住阿雪,将她的臀部使劲的往后撅,“不行啦!”阿雪哀叫道,“不行,还要撅,把屁股给我撅起来,越突出越好!”卜总管下令,阿雪只得拼命的把自己的臀部往后撅着,人弯的向弓一样,显的甚至有些滑稽。

“唰啪!”一个大汉在地上抖了一下皮鞭,阿雪知道鞭打要开始了,不禁颤抖了起来,两瓣臀肉也有些微微发抖,“撅好,别动!”男人开始挥舞皮鞭,青色的皮鞭在空中划了一道很大的弧线,嘶嘶的象条毒蛇的飞向女孩子使劲撅向后面的颤抖着等待的屁股……

“噼—啪!!!!!!!!!!!!”

像预期算好的一样,皮鞭准确的抽在了阿雪那雪白的屁股上,在她浑圆的左半边屁股上留下了一道红色的鞭痕,并发出了一声沉闷的鞭响。

“呜—啊!!!!!”阿雪似乎在皮鞭还没有接触到身体时就叫出了声,左臀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就像被火焰烧到了一样。

“噼—啪”、“噼—啪”、“噼—啪”

鞭打继续着,行刑人发疯似的挥舞着手中皮鞭,并大声喘着粗气,胳膊上的青筋凸现,可见是用尽了全身的气力,皮鞭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快看不见了,只能见到一丝黑影在空中时隐时现,而阿雪白嫩的屁股上却不断的出现红色的鞭痕,有的地方已经被鞭子划开了口子,“呜—啊,啊!!!!”阿雪拼命的大叫,似乎想把肉体的剧痛全喊出来,吊起来的身体像一片弱不禁风的树叶,随着鞭子的起落前后摇摆,高撅的屁股似乎要被打得转了过去,铁镣发出的响声已经被阿雪的惨叫和皮鞭的鞭打声掩盖了过去。阿雪在残酷的鞭打中拼命的扭动自己的身体,试图要转过身来避开鞭打,可铁镣阻止了她,她的囚裤和白色的小内裤也因为她的扭动而滑落到了脚腕。

15下鞭打很快结束了,阿雪原本白嫩的左半边屁股已经被打得红肿一片,红色的鞭痕布满臀肉,有几道已经露了肉,“饶了我呀……”阿雪大声喘着粗气,头也搭在了胳膊上,一头长发被汗水完全浸湿,阿雪人也站不住了,要不是有铁镣吊着,肯定会倒在地上的,“该打右半边了,”面对阿雪遍布鞭痕的左臀,卜总管冷漠的说,“打15下!”

“荀敲肉”的残酷就在这里,由于行刑者的疲劳,所以又换了一个新的执鞭,阿雪的右半边屁股将再次承受同刚才一样的残酷鞭打。

这个新的行刑者不同于第一个,他喜欢将皮鞭纵向抽打在女孩子的臀部上,这样一来无形中就加大了阿雪的受刑部位,鞭子在揍击屁股的同时还捎带的抽打在了后背和大腿上。而这次阿雪不再像刚才抽打左边屁股时那样的挣扎哀叫了,她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只能从女孩子口中的微喘才能知道她还没有被打死!到了最后几鞭,随着屁股的起落,阿雪的身体开始不在扭动,只是微微的抖了一下,她的右臀的伤痕明显要比左边重因为有几鞭打在了一处皮肉上,导致皮肤被打裂,原本一个白晰,粉嫩的少女之臀,现在已经快变成两块步满红色网状鞭痕的烂肉了。

“鞭打完毕!”

卜总管走了上前,仔细的看了看阿雪红肿的丰臀,“好了,本来左右刑伤不等,左臀应加刑的,现在算了吧,带走,去见主人!”

笞之将军的鞭笞城堡(三)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大川武佐,是花之堡“刑房”的一名普通的肉刑执行者,花之堡的主人摩须的忠实奴仆,我是7年前被主人招募到花之堡来的,当时主人相中的不是别的,正是我强健的体魄。用主人的话说,“要让受罚的女人体会到真正的痛苦”,所以我要常年保持健壮的手臂,就像那些可怜的女孩子们要常年保持性感的臀部一样。

她们保持丰满的臀部是为了取悦主人,而我保持健壮的手臂是为了更好的替主人折磨她们的屁股!虽然我一直认为那些被抓的女孩子们很可怜,但在工作的时候我是不能留一点情面的。我的工作是什么呢?没有别的,就是用尽花之堡“刑房”内一切大大小小几十种刑具,使尽全身的力气来按照主人的意思惩罚她们的裸臀!这种工作很和我的胃口,我从小就喜欢抽打女孩子的屁股,梦想着有一天能打遍天下美女的光屁股,但世事无常,长大后没有想到能以此为职业,但时间长了也觉的有些枯燥,每天随时都有女孩子被送到我这里来,她们都很漂亮,也很可爱,但来这里的目的都只有一个,就是挨打。

我已经记不清这7年来我打过、折磨过多少个漂亮女孩子的屁股了,但我一直认为这是上天给我的恩赐,把这些可爱的少女们赤裸裸的摆在我面前,让我能随心所欲的摧残她们白晰滚圆的臀部,虽然我一直认为像她们这样美丽又可爱的女孩子应享受着男人们的抚爱,而不是责打!但我工作和爱好使我不能不下狠力来惩罚她们!让她们在我的皮鞭,竹板,荆条下挣扎呼号,让她们白晰的肌肤在我的抽打下逐渐变得红肿,青紫,最终皮开肉绽!这也是我谋生的手段啊。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