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打屁股sp
本文为转载,原创白马090
本文为《青茫 4》的后记
本文为《青茫 6》的前篇

左青桐仿佛回到了六年前,这是一样的感觉,未涵是她相处了近一年的妹妹,那时的左青桐,还青涩,还不完全明白什么是责任,对于未涵,她宠溺,哪怕是未涵犯错都不忍重罚,未涵很优秀,也很骄傲,而当挫折困境面临,骄傲的人,过的一帆风顺的人,则更容易受伤。

左青桐当时参加交流活动,去英国一个月,走之前对未涵说好好参加大提琴比赛,要给她带英国的彼得兔回来犒赏,那时的未涵笑极为爽朗。但当左青桐回来后,便被归海和行若告知未涵自杀,从她们学校楼顶坠落。经抢救无效,左青桐发疯般的跑向未涵家中,这是事实,不是玩笑。

大提琴比赛前日,有人的大提琴弦被挑断,有人说是未涵做的,老师并不相信,未涵也极力否认,调出监控录像,发现未涵曾经去过那间教室,所有人都指责未涵,她们说未涵嫉妒~未涵没有参加比赛,不曾想日子越发难过,这件事不知为什么越传越远,学校里,同学们都在议论,练琴的朋友也不再和她说话,归海当时也因为和行若闹别扭,没有和以前一样找未涵说话玩闹,左青桐在英国每日忙的一天也就四小时休息时间,有时候顾不上看就要去忙课题,也没有经常和未涵聊天。就这样,未涵受不了排挤,加上她的骄傲,总是藏在心底,年轻冲动,在学校楼顶大喊,“方未涵没有做过”纵身一跃,就结束了不到18岁的生命,再过五天,左大人回国,再过12天,便是成人礼。

“为什么你们都不告诉我,为什么?”想起以前的往事,左大人发疯似的握紧拳头砸向墙面。每每回想未涵,左大人总是会清晰失控,所以不论归海还是许行若一般也只会说“她”,不说本命,除非左大人自己提起

“你们?是未涵吗?”

“你怎么知道?”左大人看着砸向墙面的手,内心闪过一丝慌张,她不愿阿步知道未涵

“那天你喝醉了,一直说着妹妹,我还以为是我,最后你说是未涵”我尴尬的笑了笑

“是。”左大人道

“姐,我也是你妹妹,对吗?”小心翼翼的问道

左大人没回答,用略微充血的眼睛看着我

我内心一阵酸涩,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来

“那我是谁啊”哭着问道

左大人道“原来我们之间没有信任,是我错了,我不该将一份感情分割,那样的却不纯粹”

听着左大人的言语,眼泪落的更快

“你后悔了。”对我而言不在乎左大人心中是否有其他人,不在乎是不是只有我一人,我只想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快乐的,现在她后悔了,后悔了………

跑了出门,不知怎样的回到了自己租的小屋,我和左大人之间就这样结束了吗?她不想和我在一起,趴在床上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这两日没有和左大人联系,或许我们之间结束了……不论怎样脑中浮现的都是那日左大人的话,她不该将一份感情切割,我是谁,我是她妹妹吗?她对我那么好,我也想和她好好的,但感情已有裂痕,回不去了吧,为什么要经历这么难过的事情,像以前一样不好嘛,不由一阵哀怨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

“阿步,我是小海,今天我回学校,你在吗?我请你吃饭。”

本想回绝,这时肚子不争气的响了起来

“好”

“那中午十二点,小食堂见”小海笑道

“阿步,给”安小海将他碗里的肉全都给我

看着这个举动,有些感动,但脑中回忆起的确实那次吃大肉包,左大人不准,闹脾气被罚,也是那天和左大人确认了关系,五个月了,和左大人都五个月了

“阿步,愣着干啥,吃吧”

“哦哦,好”

“你补考怎么样?”安小海问道

“还没出来,应该都会过,多亏了你教我”我客气的回道

“没事,以后有不会的,找小海哥”安小海爽朗的笑道

走出餐厅,三月份依旧很冷,我穿的很是单薄,安小海将自己的外套脱下递给我说

“快穿着,别冻着了”

“不不,你穿,我不穿,你会冷的”连连摆手

“我是个汉子,怕啥,你一个姑娘,得护着”没想到看起来那么书生的一个人,却这般阳刚

如果我爸爸在,会不会也这样,接过外套说

“谢谢”

安小海说下午公司有事儿,要回去了

待他离我大约20步远时,我说

“我们在一起吧。”

安小海回头问道

“你说什么?”

“我们在一起吧”我大声喊道

安小海朝我跑来,将我抱住,那是不同于左大人的软软的怀抱,铿锵有力。将手环腰将他抱住

“左青桐,你是不是疯了。你怎么可以让阿步走呢。”归海大声道

许行若坐在一旁不说话,只是看着大声质问左青桐的归海

“她要走便走,该回来便会回来的”左大人拿起水杯淡淡说道

“你,你,左青桐,你就这破脾气,那小鬼那么喜欢你,不可能你说她两句就离家出走的,肯定有其他事。是不是未涵,你说是不是未涵”归海说着说着,越说越觉得必然和方未涵有关,处事不惊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左青桐只有在提及方未涵的时候才会不像她自己,才会不理智,才会控制不住情绪

“归海棠,我心情不好,闭嘴”重重的将茶杯摔在桌上,说道

“你心情不好,别人心情就好啊,你想想小鬼,你说没说过什么气话,你,你肯定说了。”归海站起来大声道

许行若这时道“这次我支持阿棠,青桐,我不是你们那个圈里的,没有那种体验,不过照阿棠说的,叫阿步的那个小孩很不错,哪怕做错了,两人慢慢谈谈,解开心结也便好了。”

“暴力女说得对,你去哪里找像小鬼那么和你合拍的人。”

“不男不女你说谁暴力女?”许行若狠狠道

“闭嘴!”归海道,继而说道

许行若缺罕见的没有争辩

“青桐,阿步和未涵不一样,你已经被痛苦支配了六年,阿步出现后,我能感受到当初的左青桐回来了,青桐,阿步不是影子,是太阳”

归海叹道

“我从没将她当成过影子。…………”左大人看向窗外说道

就这么过去了大半个月,我和小海一直很好,小海对我也很好,帮我补课,嘘寒问暖,还会做饭,人家谈恋爱都是成绩下滑,我谈恋爱是成绩上升。

“小海,你干嘛不考研,你是学霸。”我问道

“当时保研了,也有奖学金,可还是想快点工作,我妈不容易。家里还有欠款。”

“小海,欠款多吗,我帮你。”我说

“不用,我是汉子,我赚钱,你是女的,我保护”

看着每天早出晚归的小孩妈妈,禁不住我说,小海最终答应了

“别太辛苦,要不然咱就不做”安小海说

“好”

可是因为课程比较满,找了两份兼职,一份是周末在一家刚开的咖啡厅咖啡厅,距离左大人家很近,选在这里也是因为想离左大人近些,另一份是在一家餐馆刷盘子,本来是应聘服务生,却不想人满了。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几天,由于太辛苦,出现了上课睡觉事件,偏偏是在英语课

“阿步,醒醒,左老师看你呢”旁边的大葱捅捅我说

“嗯嗯,别捣乱,我的大肉包”

“步柒同学,醒醒”左大人揪着我耳朵把我提了起来。

“啊,下课了”刚睁开眼睛擦擦嘴,望了望四周说道

“后面,站着”一道足以冻死人并包含着熊熊怒火的声音传来

看着四周都在看我的同学,瞬间觉得脸面无光,迟迟不愿动身。左大人看我没反应,继而严厉的说道

“不站就出去,以后我的课你不用上”

我继续站着不动,不知道要不要站到后边,想想我和左大人都已经结束了,又是一阵心酸,不上课就不见她,不见她就不想她,抱起书本就朝教室外跑

“阿步”大葱叫到

身后传来一身

“继续上课”

左大人脸色铁青的走进咖啡馆,这是许行若将所有资金投入开的。还未走进咖啡厅便听到归海大声道

“你是小狗”

“你幼稚不幼稚”许行若气的喝了一大口茶

“你就是小狗,说话不算数”归海哼哼道

“归海棠,我怎么说话不算数,我好歹也是名律师,你怎么比我还不讲理”许行若被归海烦了一下午,已然快崩溃

“你说好我买一赠一个蛋糕的”归海看着脸色不好的左大人坐下,声音却越来越弱

“我说赠一个小的芝士蛋糕没说赠一个大芝士蛋糕”许行若大声道

没有理会行若,对着左大人道

“咋了,青桐,这面色不太好啊”

左大人拿起茶杯缓缓喝了一口,说出了今日上课的事情

“小鬼可真能点火”归海笑道

“越来越放肆,以前她哪敢那样”左大人又喝了杯茶

“以前你俩之间没有问题,现在有个心结在,估计小丫头想多了,就做出了不是本意的事情”许行若补着妆道

“我会尽快解决的”左大人不断的喝着水降火

“小海,可不可以不去啊”

“没事,都是同事,我想和别人介绍我女朋友”安小海略带羞涩的说道

原来今日安小海联系阿步,说是公司同事和上司聚会,都带女友之类的,他也想把阿步介绍给他们

“那好吧”

我穿的很随意,也并未梳妆打扮,不是不想而是不会,安小海也是无奈了

来的都是些像大学生的实习生们,确实三三两两的都带着女友,不过都浓妆艳抹,各个都很漂亮。最后主角登场,是一个在我眼里很没品的中年男子,西服外套很皱,领带不好好打,大腹便便,听小孩说这是他们的主管,就是这群实习生的boss。

一一敬酒说这话,这群实习生都说着奉承话,连安小海也不列外,让我对他有些失望。

“这位美女是?”那位主管问我

“头儿,这是我女朋友,步柒。”

“哈哈,小海眼光不错,来,我敬美女一杯”说这喝完了杯中的酒

我看着小海递过来的酒,不仅犯难,我基本不喝酒,年纪稍微大了些就碰到了左大人,左大人不准我碰这个,所以一直离得远远儿的

“李头儿,我不太会喝,以茶代水”拿起茶杯想要喝

“怎么,小美女不给面子”那个被称作李头儿的人说道

一听这话,一桌子的人都纷纷开劝,无助的看着安小海,安小海说

“头儿,她不会,我来自罚三杯。”

“别,小海别,没事,不喝就算”不过他的语气却硬邦邦的,好像不开心

“阿步,要不你喝口,就一杯,给李头儿个面子”安小海为难地对我说

不想安小海犯难,勉强喝了下去,那个李头儿又给我倒上,小海说就一杯怎么又一杯,看到安小海的尴尬,仰起头又是一杯,就这么被一堆人灌着,安小海却一直怕得罪李头儿,不敢说话。这一刻,仿佛一切的压力朝我袭来,习惯了有人保护,习惯了左大人肩膀的我,此刻,却无力

跑到厕所对着马桶狂吐,脑袋晕晕沉沉的,下意识的自我保护让我拿起手机打给左大人,却无人接听,打给饭团也没人接,大葱手机欠费,最后打给了归海

“暴力女,咖啡馆花了多少钱啊!装的不错啊”归海斜躺在沙发上玩着手机看着在咖啡小厨房忙活的许行若和左大人说

“不男不女,上学存的,当律师后赚的,全花进来,我现在是身无分文。”许行若经过和归海一下午的斗争已经精疲力尽,比打官司累一千万倍

“咦,小鬼来电话了!”瞟了左大人一眼

傲娇左大人当作没听见,但身子却靠近着归海

“喂,咱妹妹,想哥哥啦”归海大声道

“棠哥哥,有人灌我酒,救我。”趴在马桶上的我无力道

“你在哪?我现在就来”归海坐起身

左大人听到感觉不对劲,坐在了归海旁边听着,归海打开免提。

“我,我也不知道,小海带我来的,我不认路,一家很大的酒店,门口有大狮子。”

“你怎么在这儿,李头儿找你呢”电话那头传来这句话,然后就是嘟嘟嘟~

归海站起身就要出门,可大酒店门口都有大狮子啊,阿步这个逻辑啊~

却看左青桐打电话给饭团,却没人接

“行若,阿棠,你们两打电话先给本市五星级酒店,问x公司有没有聚会,如果没有再打四星级我去找章驰要阿步的icloud密码,用手机可以定位。”左大人冷静的说道

左大人打开手机看到阿步的未接电话打了回去却没人接听。

拨了另一个号码

“好”归海和行若同时应道

“喂,叔叔,是我,青桐,您和阿姨最近怎么样”

“我在美国,家母让我带些礼物,嘱咐我一定要给您带到”

“叔叔客气了”

“章驰在家吗?”

“在聚会啊,您知道哪间酒店吗?我找她有些事情”

“好的,叔叔,改日登门拜访”

“我去找章驰,你俩继续查”左大人穿上外套对归海和许行若说道

奉行着开车不打电话原则的左大人不断的打着阿步和饭团的电话,都没人接

已经被灌到不知东南西北的我真的是不想再喝了,可那个什么李头儿就是和我干上了,鼓动一堆人不停地灌我。

李头儿对着一个男孩打眼色,男孩对自己女朋友说了几句话,那位女孩起身,走进阿步,说“小妹妹醉了,我带她开间房”

安小海道“没事,我带阿步回家”

“小海,再喝点,怕什么,记公司账上”

“李头儿,阿步喝多了,我还是带她回家吧”

“这次的实习生能不能留在公司还得再考核啊”

李头儿笑着说道

“那,我陪您再喝喝”安小海无奈的说

迷迷糊糊被人带到酒店套房,要是放在以前我肯定欢呼雀跃,可现在却沉睡不醒

不一会儿,房门打开,是笑眯眯的李头儿,对着我说

“老李来了”

还留有一丝的清醒的我问道

“你要干嘛?”

“孤男寡女的,还能干嘛。”

“你,你别乱来”我想起来却浑身无力

“为什么是我”喃喃说道

“脱着西服外套的李头儿说道

“你也不算十分惊艳,但是清秀,就是纯,老李就是喜欢你这样的

昏昏沉沉的我嘴里不住喊着“姐姐,姐姐,救我”

李头儿脱着我的外套,我却无力抗拒

脑海里只是想着左大人~

却看到李头儿的嘴离我越来越近,突然,他的头一歪,映入眼前的是归海。

左青桐看着躺在床上外套已被脱下的阿步,握紧着拳头,恨恨的看着被归海一拳打在地上的李头儿,走到床边看着昏昏沉沉的我,不由一阵阵心痛。听着我嘴里不断传出

“姐姐,救我………”

右手摸着我的脸庞道“姐姐错了,是姐姐不好,不怕不怕”

这声音似有魔力,听到后我便沉沉的睡去

“你,你们倒霉了。”李头儿拿着手机摇了摇道

他刚刚叫来了一起吃饭的几个实习生

“是嘛!我们倒霉了。你先倒霉吧”归海对着李头儿的脸又是两拳,打的鼻血直流

“头儿”几个小伙子赶到看到正被归海一拳拳打着的李头儿。

“愣着干嘛!”收拾他

(我们的归海棠女士又一次被当成了男人)

又一个男生跑了过来,不知怎的被人过肩摔,摔人的不是别人正是许行若

“来啊,本大小姐好多年不打架了”许行若笑道

一个人朝着许行若左勾拳打去,手还没有碰到她脸,被许行若一脚踹飞了两米左右。

“本大小姐有幸学习过柔道,剑道,跆拳道,还有我大中华之咏春。”

剩下的几位男生在那站着不敢动

“倒霉,我看看谁倒霉”归海对着李头儿踹了一脚

“阿棠,啰嗦什么,直接打残”许行若看了眼归海

“暴力女就是暴力女,不过我喜欢”对着李头儿的脸就一拳拳的打去。李头儿只感觉脑袋晕眩,嘴里腥气十足。”

归海抄起一把椅子就想对着李头儿砸去

“阿棠,别出人命”左大人看了满身是血的李头儿道

“便宜你了”说这放下手中的椅子对着李头儿又是一脚

“阿步~”安小海看到这一幕惊呆了

李头儿说喝多了回房休息,怎么会在阿步房里,此刻,却也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就是安小海?”左大人冷笑道

“是”安小海只感觉前面的女人散发着的压力让他喘不过气

“你好,我叫左青桐,是阿步的姐姐”左大人的笑容并未散去

“你好,阿步说过你”安小海对着左大人说

“认识就好,我希望你能和我妹妹分手”左大人淡淡道

“为什么?阿步本人不会同意的,她说要和我在一起。”安小海音调突起,感觉到属于自己阿步被人抢走,而让平日里斯文的安小海突然爆发的原因或许就是一个男人最后的自尊

“本来也不想说的太过分,既然你问,那好,你给我听好,我左青桐的妹妹绝不会和毫无担当的男人在一起,哪怕她喜欢的男人再穷,再平凡,只要阿步喜欢,都可以,我左青桐养她。可如果这个男人连保护阿步周全的勇气都没有,让她受委屈,让她难受,你再优秀我也不会同意。不信,你可以试试。”左大人说的极慢,一字一字的说道,仿佛要把每一个字印到安小海的心里。

转而对着躺在地上的李头儿笑道

“我左青桐的人不是谁都能碰的,既然想碰,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件事儿可没完,你,等着我。”

左大人抱着我离开了房间,门口的几个男生却无人敢阻拦

“行若,左大人这种笑容代表什么”归海少见的没有叫暴力女,而是说了行若

“代表已然愤怒到了极点”许行若说道,然后一笑道

“六年没见到过了”

“喂,你是阿步小鬼的男朋友?不,前男友”归海看到安小海问道

“嗯”已然有些不知所措的安小海应声

“砰”安小海挨了归海一拳

“哈哈,暴力女切蛋糕,我请”,搂着许行若便离去,只剩下满身是血的李头儿躺在地上,左边脸肿起的安小海还有呆若木鸡的几位实习生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