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打屁股sp
本文为转载,原创白马090
本文为《青茫 3》的后记
本文为《青茫 5》的前篇

车子径直开到了爬山区,归海说计划改变,今日雨水不足,明日再去玩漂流~然后去住六星级大饭店。

听着我不住的兴奋,六星级啊,从来只听过没见过,据说归海有个被动在酒店身居高职,可以大打折,近乎免费。

“姐,棠哥哥真厉害,小贝都那么厉害”无比羡慕的说道

左大人揪着我的耳朵说“你是说我不厉害吗?我是没有那么厉害的小贝,只有个傻傻的妹妹。”一听这话,被揪着的耳朵也不痛了,抱着左大人不撒手,说着“姐姐最好了”

爬山对我是个体力活,毕竟咱是有伤的,再加上左大人和归海不同于一般人的体力,我被远远的丢在后面。

好不容易爬到了休息处,看着早已在那里等着我的两人,说道“你们好快啊”

“青桐,妹妹的体力需要锻炼,看着弱不经风的”说着故意在我屁股上拍了一下,疼的我大叫,追着她就要打,却怎么也追不上,最后把自己累的岔气了

就这么和归海打打闹闹的到了山顶,看着巍峨的大山,一股凌云壮志涌上心头,在山顶和左大人照相,爬到归海背上让她背着我,偷吃归海的巧克力,感觉归海不像表面那么大大咧咧,是个非常细心的人,橘子她会剥好递给我,水会拧开给我,怎么和她闹,她都是笑着,爬到她背上,她会说

“妹妹,做好啦,汽车开动了”跑也似的向前大步走去。

左大人则拿着所有的行装,在后面让我们小心,下山的时候由于我体能不支,我们做了缆车,“姐,好高,快看”

“咱妹妹,你就没做过缆车嘛!”归海问道

“好像,小时候做过一次”想了想答道

“那,那你就没和家里人出来玩过?”归海又问

到。

地方了,左大人说道

“姐,好大的床啊,你看,可以滚来滚去”

“下来,衣服那么脏,还坐床上。”

“去,洗个澡,我们叫餐”

“不等棠哥哥嘛!”我好奇地问道

“她和那个小贝有些事要解决”摸摸我的头,左大人答道

“哦,我知道了”一脸坏笑的想着不好的画面

“姐,这个浴缸好大好大,三个人都能放下”

“怎么?想和姐姐一起洗”左大人坏笑道

“不要,自己”不理会坏笑的左大人~关上浴室门,在这个小型游泳池里玩了起来,眼皮却越来越重,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左青桐看人紧紧不出来,便走了进去,就看到了斜躺在浴缸里的阿步

走过去,蹲下,揉揉阿步湿润的头发

“影子吗?”

“确实很像,一样的单纯,一样的傻,一样的可爱,一样那么听话,一样会逗自己开心,一样都喜欢吃全家肉包,不一样的是她比阿步更倔强,更冲动,更不会控制自己,倔强的人便容易受伤。”左青桐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对圈里的人那般付出感情,这么多年,她的被也不少,从来也只是蜻蜓点水,却不知不觉被阿步吸引

“姐姐会好好对你的,当年的事情决不会再发生。”左青桐呐呐说道。

吃着叫来的牛排,看着对面的左大人喝着红酒,舔舔嘴巴。

“想喝吗”左大人笑着问道

大力点头

“不给!小孩子不可以喝酒哦”左大人摸着我的头说

“不小了,成年了!”不满的说着

“对,不小了”左大人看着我身后笑眼朦胧的道

“吃饱了,就把今天的卷子还有单词背过。”左大人又喝了口,姿态极为优雅~

“不,不要了,好累,睡着了!呼呼呼”说着爬上床做睡梦状

“确定不学?”

听了这话,心中忐忑,慢慢的爬起来老老实实的翻开卷子做题去了

左大人笑道“真乖”

“做完了”看着慢悠悠已然喝了一瓶红酒的左大人想到酒量真好

叫来服务生将酒瓶拿走,拉着我便朝床上坐去,“单词今天不背了,我看看我们阿步做的卷子”

躺在左大人怀里问着酒香,小心翼翼的看着卷子~怕错的太多

“还不错,阿步又不笨,怎么当初那么傻就弃考了呢”左大人打趣道

“怕,怕考不好,饭团说没什么用处,我,我就不想去了”不好意思的回道

“以后可不许了”

“嗯嗯”

“别听章驰那家伙胡说八道,她鬼点子太多,会把我们阿步带坏的”左大人想了想

“嗯嗯,嘿嘿,不理她”

正在家中吃零食看电视的饭团打了几个喷嚏,谁想我了……

进了房门的归海揉着肩膀说道“累死我了,太能忍了”“如果都像阿步这样揍两下就服软,我何苦这么辛苦”

听到归海这般说来,我必然是不乐意,对她说道“步哥这是听话!”

“得了吧,你姐还没动手就哭哭啼啼的”归海数落到

撅个小嘴不乐意的靠着左大人。

“你别逗她了,明天怎么安排。”左大人回着邮件问道

“漂流~带着换洗的衣服,下午可以去市中心玩耍,然后吃自助去。”归海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笑道

“自助餐,要吃”一听有吃的我马上打起十二分精神

“战斗力行不行啊,小家伙。”归海拿出烟和打火机又问道“在这吸根烟介意嘛”

左大人点了点头,我也跟着点头并说道

“必须行”

“少抽些,你烟瘾又大了”左大人合上电脑对归海道

“就这点爱好了,也只有这个时候,放松两个字才触手可及”

“姐,啥意思”望着左大人再看看归海,听不懂归海的话语

“小家伙儿,你知道吗,什么是这个世界最黑暗的地方。”归海躺在沙发上吐着烟圈

我想了想说道“很深很深的海底,里面很黑。闭上眼睛也很黑。”

左大人听完笑道“阿步好聪明”。可完分明感受到了左大人的取笑,不满的咬了她一口

归海看到这一幕轻声道“人心!”

“阿棠,你悲观了”左大人道。第一次听到左大人叫归海,阿棠。

“不是嘛,对动物好尚且能对你忠诚,对人好,等待的不知道谁谁么,贪婪是人性,索取是本质,你和我曾经都深有体会,也体验过那般滋味。”

气氛有些尴尬,为了调节氛围。

我开始讲着自认为好笑的笑话,讲了一个又一个,不过两人却没有反应,最后归海说道

“咱妹妹的笑点果然与众不同”

“手机,棠哥哥,手机!”躺在床上,对着吐烟圈的归海道

“玩你自己的去”归海翻个白眼

“你的比较大,是puls,高级货,我的总卡”奉承巴结道

“有见地,给,接着”归海将手机抛出一个完美的弧线扔给我,敏捷的接住,叫道“谢谢棠哥哥”

“青桐啊,明天咱的晚餐可能有人要来,我刚想起,我约了人”归海将烟蒂放入烟灰缸,开启啤酒边喝边说

“嗯,好,一起吃,加双筷子的事儿。”左大人拿起带来的《白夜行》,看了眼归海道。

“额,不是一双筷子,是三双………”

“几双?”左大人不确信的问道

“本来是四双,我硬生生压到了三双,这个,我吧,这边认识的人有些多,本来想一一见面,但是来不及了。”归海避开左大人冷水冰霜的眼神,笑道。

“你就不能少招惹些,我记得那年几个女生为了你,言语犀利,火药十足,一个个对你“暗送秋波”!”左大人无奈的说。

“没办法,我控制不住啊,一看到弱弱小贝和我说话,我就心软,就答应见面,谁让我心太软,心太软”归海陶醉的唱着《心太软》

“随你,只希望明日气氛不会尴尬”左大人叹道

“人生啊,就是要这般随性。”

“青桐,你要一直当老师嘛,不过,老师好啊,拿着工资有着假期”归海又开了一瓶啤酒,大口畅饮

“现在是休息调整期,这一两年暂且做着,我想等阿步毕业,再做打算。”说着摸了摸我的头

“寒假就要到了,我可能要去北卡看我妈。”左大人道

“你妈就是个奇葩,我就没见过那个年纪的人这么喜欢国外。脾气也不好,不对,是只对我不好。我哪次去你家,你妈对别人都客客气气温温柔柔,唯独对我,指使来指使去。”

“小棠,去,给阿姨浇花。小棠,衣服好了,给阿姨凉上。哎呦,小棠,衣服不是这么凉的,你去切菜吧!”归海学着左大人妈妈的模样,比划来比划去。

“谁让你第一次见她喊了大妈,是个女人都生气。”左大人翻着书本,头也没抬地回道

“我那是事实,你妈妈当时穿着大肥运动裤,头上裹着毛巾,在小区内种树,我还以为是保洁阿姨………一失足成千古恨啊”归海做痛哭状,摇着头大喊

“小孩儿,干啥呢,手机还我,我要去睡觉。”归海转移目标对我指手画脚。

“等等,大结局最后一点。”我回道

“竟然有wifi,密码是多少?”左大人看着我拿起手机说道

“没有密码啊,我用的4G,她手机4G和wifi差不多开。”对着左大人笑着回道

归海一把夺过手机,对着我指道“小混蛋,我的流量啊。看我不揍你。”说着就要上手。

一个靠背朝归海脸上砸去“说谁小混蛋,你揍一个我看看!”左大人瞪着归海道。

在左大人怀里对着归海吐舌头,护犊子的左大人真

“我,我,我充流量包去,告辞告辞”归海无奈。

次日清晨,路上依稀有着雨水,昨夜大雨漂泊,让整个城市都显得那么干净清爽。

“阿步,穿哪件衣服?”看着依旧睡梦的我,左大人头痛不已。为了起床这件事不知道说过多少次,却怎么也改不过来。

呼呼呼,呼呼呼

“小懒猪,要去玩漂流了,你昨晚不是念叨了好久了。”揪着我的耳朵说道

不满的翻了个身,继续去睡。“小懒猪,快点起来,不起就要打屁股了。”

左青桐实在不愿意为了起床的事情对阿步动手,一是阿步一个月来已经饱受摧残,二是出来玩儿还是愉快些好。走进浴室,拿出湿润的毛巾替我擦脸。

“姐姐,我不想起床,想睡觉。”因为冰冷毛巾刺激的我不得不睁开眼睛。

“那我们等会儿去车里睡,六星级酒店的早餐可是很丰盛的哦,饿不饿,饿不饿?”以做大人对我的了解,这种时刻,必然是吃的比较重要。

“那,那好吧,我要穿有熊二的那件,姐姐你穿熊大的,今天我是老大,我做主,要不,要不,我就不起。”吃定左大人的我,傲娇的说

左大人眉毛微挑,这两件衣服是阿步当时逛淘宝死活要买,说是可爱,可是在左大人眼中就是傻。

带着阿步到了餐厅,越看自己越傻,怎么就同意了呢,左青桐啊左青桐,你一直是高冷风,到哪里不是留下的干净利落,时尚前卫印象。

“姐,你看,好多吃的啊。”

说着便朝做煎饼果子的窗口走去,不自觉笑了笑,看到了早已坐在餐桌上的归海,走了过去。

“起这么晚?”归海低着的头抬起来问道,却突然呆住

“青桐,这衣服挺好看的,哈哈哈”归海大笑道

“阿步又赖床了”左大人冷眼道

“青桐啊,我瞅瞅,才几天没见,你连性子都变了,这要是以前的你,哪有让人赖床一说,必须给她留个刻骨铭心,永不敢犯。”归海撇撇嘴

“这样不也挺好,阿步喜欢睡就睡,不是起来了,你看,活蹦乱跳的,多精神,你现在怎么如此凶狠。”左大人看着远处正在拿早餐的我回道。

归海想说什么却没说出口,拿起水杯喝口水,又欲言又止,最后实在忍不住了道“我凶狠…我怎么记得当初你把一个赖床的小姑娘给揍到整整一周都睡不着觉,我凶狠,凶狠…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

左大人看着归海说“有吗,我不记得啊。”却见左大人狠狠的踩着归海的黑色皮靴

“没有。”归海强忍着面不改色的说道

“那就是了,我去拿吃的。等会儿见。”

“咱妹妹,我对晚上的自助餐有信心了”看着正在解决满满三盘早餐的我,归海举起了大拇指。

嘴里塞满吃食的我道“那是,我是谁,步……步柒。

后脑勺挨了左大人一巴掌

“东西吃完再说话,小口吃。”左大人沉声说

“嗯嗯”连忙点头,可是嘴中并没有停下,依旧狼吞虎咽。

左大人将三大盘早餐拿到归海面前说道“你解决。”转头对我说

“我既然说话不管用,那你的早餐也不用吃了”

“姐姐,管用”拖着长音说道。原以为撒娇战术必会成功,不料,左大人却油盐不进。看着归海吃的那么愉快,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喝着杯子里的茶,用此减弱饥饿感。

走出酒店,归海趁机塞给我个鸡蛋,说道“饿了吧,吃吧吃吧”

抬头看着归海将鸡蛋送回,小声道“姐姐不让吃,不可以的。谢谢棠哥哥”朝着前面的左大人跑去

望着远去的我,归海不由一笑,剥着鸡蛋往自己嘴里送去,心道“或许,她俩不一样……”

上午的漂流玩的很尽兴,拿水枪将归海喷了个落汤鸡~不过衣服也都湿透了,冻的我瑟瑟发抖,不能穿着我的小熊二有些失落

“姐,我想穿,不要换”对着左大人可怜巴巴的说道

“全都湿了,你不换也不行呀,天这么冷,快点换掉”左大人心中是十分喜悦,阿步不穿她的熊大也就可以脱了

“换这件”从后备箱的行李中拿出格子衫还有深蓝色羽绒服

“幸亏我准备充分,要不然你就等着挨冻吧。”

搓了搓冰凉的双手,拿起衣服走进来更衣室

………

左青桐看着重回身上的呢子大衣,紧身立领毛衣,心道“还是这样舒服”

“青桐,你有衣服吗?”归海看着左青桐一脸苦笑道

“有!”

“快,借我,被那小鬼弄的我全身都湿透了,冻死小爷了”归海灿灿说道

“也不要其他的,给我件外套就行”又说道

“给!”说着把那件熊大的羽绒服递给了归海

“还有其他的吗?”归海一脸嫌弃

“那就冻着吧!你皮厚,不怕”左大人淡淡的说道,仿佛一切与她无关。

“你这是歧视,小鬼冷着的时候看你忙活的,怎么到我这就这样,青桐,咱俩可是一,二,三……九年情谊啊”归海作大哭状嚎道

左大人没搭理,只是拿着衣服递给归海…

归海撅撅嘴,不情愿的穿上小了一号的熊大

“我这一米八的个头,太小了”看了看能当中分的袖子。

“小鬼,好看不?”归海拿着一件黑色大衣比划着对我说道。

“棠哥哥你就快点,都第五件了,都是黑的,都一样”陪着归海逛了一下午,试了一堆黑色大衣,就是没有看上眼的

“那就这件吧,小鬼,我钱不太够,先借我。”归海看了看价格说道

“唔,我,我全部家当,你要还啊”不太相信归海,却还是将卡递给了她,并告诉了密码

………

买完衣服穿上后的归海对着镜子照来照去,对我说“好看吗”

“好看,棠哥哥好看”

“我也是这么觉得”归海带上墨镜又照了照镜子

“我卡里还有多少钱啊”看着卡问道

“没了。”

“没了?我里面5000多呢。”我大叫

“对啊,这件衣服一万多,我扣了这次出来玩的费用,卡里也没钱了。”归海耸耸肩

“怎么那么贵,还有便宜的,那,那你什么时候还。”哭丧着脸

“等我回头找份工作,赚了就还,不过你棠哥哥花钱太厉害,一年左右吧。”归海继续照着镜子,整理头发

怎么碰到了脸皮这么厚的人啊,仰天长叹

等到去了卫生间的左大人回来,一行人准备去吃自助餐。路过一个潮牌店的时候,看到一双十分拉风的鞋子,趴在窗口盯着,好像要,再想想被归海挥霍一空的存款,内心一阵滴血

“喜欢吗?”左大人在身后看着说道

“不喜欢,太贵了”看着鞋子呐呐说道

“是不喜欢还是太贵啊。”左大人双手搭在我肩上说

“唔,不喜欢,走吧”恋恋不舍的拉着左大人要走

腰间一痛,原来左大人的魔爪伸向了我的腰间。

“姐~松……松手,我没犯错啊”若不是商场人太多我便大叫出来了

“没错?撒谎还没错?喜欢就喜欢,走”掐着我腰间的手却是没松开

进了店门,左大人便让营业员拿来那双酷酷的金色帆布鞋。

“姐,不要了不要了,太贵了”忍着剧痛说道

左大人手一扬,又对我屁股打了一巴掌

“姐,别打,好多人呢”小声说着

“快试试,合不合适”左大人道

鞋子穿上很好看,可我还是不愿意要,上面的价格还是接受不了

“姐姐,不要了,不要了,我不要”连忙摆手

左大人在我耳边说着,“如果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挨罚,就听我的”

拎着包好的鞋子拉着左大人的手说“谢谢姐姐”

“阿步,饿不饿,晚上自助餐,有大龙虾的”左大人看我不像平常一样说话,便对我说道

“谢谢姐姐”又一次说道

“又没挨罚,你眼圈红什么,姐姐给妹妹买礼物,害羞啦,走走走,吃自助餐,归海请客”左大人拉着我便走

“哎,我不请,青桐,你等等,我不请啊!”。

这家自助餐厅也算是远近闻名,一流的服务一流的菜品,一流的价格

“阿步,不要拿那么多肉包,这是自助”左大人看到我拿了一堆肉包扶额道

“对啊对啊,所以才要拿好多”盯着大肉包舔舔嘴巴

“餐厅里是大龙虾,螃蟹,刺身之类最贵,大肉包最便宜,我的宝贝儿”捏着我的脸无奈的说道

“哦哦,我去拿刺身”对着左大人笑道

“棠哥哥这些肉包给你了”将盘子递给了坐在餐桌上等着三位小贝的归海道,转身跑去拿龙虾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