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打屁股sp
本文为转载,原创白马090
本文为《青茫 2》的后记
本文为《青茫 4》的前篇

日子就这么过着,每天都前所未有的充实,前所未有的满足。我的成绩单一天比一天的漂亮,有时候会傻呵呵的看着成绩单发笑,惹来大葱的一阵白眼

可是,命运却总是喜爱与人开玩笑,当你在最幸福的时候,它横插一脚。

那天,坐在客厅中窝在左大人怀里看着电视,左大人幽幽的来了句“阿步。”

“恩?”专注于电视情节的我答道

“我们可能需要分开一段时间。”左大人慢慢的说道。

握着遥控器的手紧了紧,没有说话。左大人看了看我继续说“美国那面有些事情我需要回去处理,已经和学校打过招呼了。”

“那,那还会来吗?”我闷闷的问道。

“回来呀,就去三四个月,小阿步在这,当然回来。”左大人搂着我的手搂的更紧了。

“好。”便没有再说话

气氛有些沉闷,过了一会儿,我问“什么时候走。”

左大人捏了捏我的耳垂说“就这两天,你在这守好家,做一名合格的留守儿童。”

“不是儿童,我成年了。”鼓鼓嘴,不情愿的说道。

“不对呀,不是儿童为什么犯错还挨揍?”左大人笑道。气鼓鼓的拿起左大人的手臂张口就咬。左大人也不拦着,看着我说,“孩子长大了,都欺负姐姐了。”

左大人走了,我又回到了一个人的生活。抱着不让姐姐失望的信念,认真学习,每天上课学习,偶尔和姐姐语音视频,生活还算充实。

“阿步,你该睡觉了。”左大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再说一会儿,我想和你说话。”望着我这诚恳的小眼睛,左大人还是拒绝了

“不行,你要做听姐姐话的好孩子,所以要睡觉。”

关掉视频,拿起新买的一堆漫画书。翻了起来,本以为有助于睡眠,谁知道越看越精神。最后,扔在地上不看了。拿起手机,习惯性的看了看群,发现这个点居然还有人没睡,好像是新加进来的人,叫“花瓶”貌似我们同城,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最后发现居然住的很近,缘分。花瓶提议出来见一面,总感觉没和姐姐说过就去和别的主动见面不太好,就向左老大发了条请示QQ

左老大发来“批准,看你闲着也是闲着。”我自然是马上谢恩

左老大又说“不过,阿步小朋友,是不是答应了我要好好睡觉的。”

额……

以一段痛斥结尾……。

上午没课,便约着和花瓶见面,见面的地方很偏僻,一个人走怕怕的,等到了目的地,是一家很昏暗的咖啡馆。走了进去,只看见一个男人坐在正中央,应该还没到吧,我想到。找了个空位坐了下去。

“你是步说?”一个富有雄性的声音传来,我抬头一看,正是刚才坐在中间的那个男人。

“是,你是?”我问道

“我是花瓶”,他说道。

虽然我天天被左大人说傻,可是自我保护意识还是有的,暗叫一声不好,要出事。手慢慢的深入口袋,靠着多年玩手机的经验,找到电话的按键,正常情况应该进入了最近通话界面,慢慢的感受到身后的冷汗,缓缓地点击着屏幕,和自己联系的人不多,不是饭团就是大葱,希望她们能接到电话。手中边操作,边应付着这位男花瓶

“你,怎么是男的啊”我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咱群里不是有语音,你是怎么蒙混过关的。”不知道电话打没打出去,我得想办法自救,边说边打量着咖啡馆。距离门口我能够三步出去,出门右跑,运气好,碰到其他人,没准儿可以获救。

“那还不简单,找个女的随便说一声,就解决了。”男子得意地说道

“好厉害,哈哈,你是干什么的……”我问道

就这样聊着,终于,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出都出来了,要不要实践?我技术很好的。”他笑道。怎么看都是笑的那么不怀好意

“好呀”装出很感兴趣的样子对他说道,他有些惊讶于我的痛快。站起身来,我说

“这个椅子好像有些问题。”趁机拿起椅子朝他扔去,转头就跑,可是紧急之下,我没朝右拐,而是左右不分的走了左边。这可是死胡同啊,巷子里很脏很乱,慌忙之中,不知道绊到了什么摔了出去,爬起来后,左腿好像受伤,也没太在意,就看到那男人赶到了我面前,先天的体能差距让我后悔为何平时不好好锻炼,被逼到了死胡同。

“跑啊,你跑,你还能往哪里跑。”这句在电视上听得耳朵起茧子的话语,就这么应验的了我身上,无奈,大喊救命。

“这块是烂尾楼,平常就没人,我手上就没有能跑掉的”男子极为得意地说道

就在我以为死定了时候,听到了那无比熟悉的声音。

“在那,兄弟们上。”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好死党饭团。只见她带着七八个壮汉朝我们奔来,对着那名男子一顿狠踹,打的那名男子连连说再也不敢了。看着他,想到,自己挨揍在左大人眼里是不是也是这副熊样。我们也怕打出毛病,便警告他别再犯,将他放走。

询问饭团是怎么如天兵天将一般找到我救我如水火的。

饭团双手叉腰,大声说道。

“我章驰是谁,人称小诸葛,看到你打电话来我还纳闷怎么不说话,一细听发觉你情况不妙。便迅速打开icloud,登上你的账号,打开寻找iPhone,进行卫星定位。确定位置,打电话,叫来平时关系比较好的朋友,开着我老爹的车就疾驰过来。”

感叹于她的聪慧,问道

“你有驾驶证吗?”

“没。没啊,没事,和开拖拉机一样一样的。小时候在外婆家,我天天开。”她拍着胸脯说道

内心不住一阵狂汗,大姐啊,你是无证驾驶。

望去这一群助阵的男生,说道

“没想到,你男生缘挺好啊。”

“嘘,这都是我现在相亲的对象,你别说,他们不知道对方。”

内心又一阵狂汗………

去了医院,检查了一下,本以为没事,最后被告知,左腿小腿骨折。最后光荣的打了石膏,由于资金不够,医药费由饭团支付……

回到左大人家中,已然深夜。打开手机,看到左大人一系列QQ信息。吓得我马上回复

“在,我在”

“睡了吗?”左大人问道

“没有”

“又失眠了?”左大人问

“对啊,对啊,你不在就是睡不好,快快回来。”

“今天去见花瓶了,怎么样?估计不错呀,都没空回复QQ了。”

看了看自己行动不方便的腿,怕她担心,回到“没有姐姐好看,不喜欢不喜欢。姐姐又吃醋,丢不丢人。”

“越来越贫,好了,太晚了,睡觉吧。”左大人回道

“睡不着,快唱歌哄我睡。”心中叹道,其实是腿痛的睡不着啊

伴随着左大人的语音歌曲,慢慢入睡……

这几日早晨,往往会被痛醒的。想想自己一个人在外,受此重伤,情绪怎么也高不起来。门铃响了,是饭团,手上领着一个保温饭盒。边换鞋边说,

“左大人的家我也就来过一次,差点迷路呢,我妈做了骨头汤,我给你带过来了”,心中一阵暖流淌过,人在他乡,在你受伤的时候,哪怕一句慰问都可以让你感动,更何况是爱心骨头汤。喝着骨头汤,差点喷出来,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难喝,问道

“饭团,你和左大人很熟啊。”

“也不是很熟,父辈们关系好,确切的说我是她的学妹呢。不过没有像她一样选择出去深造,哈哈,天天被老爹说没出息。”饭团笑道

行动不便,学校里大葱帮我请了假,每日嫌在家中,无限循环看着《甄嬛传》,真是百看不厌。看了看腿,一直没告诉左大人腿骨折这件事,希望在左大人回来前,能顺利拆掉石膏,时间我算了,刚刚够。

门铃响了,果不其然是饭团,这些天她每天都按时送爱心汤来。中国好死党,回头得给她一个大大的勋章,她正盛着汤,门铃又想了,我坐在沙发上说,“饭团开门。”

饭团放下汤匙,边走边喊,谁啊,小爷来了。从猫眼一看,看着我说着口型,“左大人。”饭团知道我没告诉左大人腿受伤的事,所以很够意思的让我藏到卫生间,以免谎言被揭穿。我一步一跳的进了卫生间躲了起来,心中不禁奇怪,怎么那么早回来了。

“你怎么在这,阿步呢?”左大人问到

在卫生间里听到左大人第一个问我在哪,喜滋滋的笑着。

“送汤,她出门买调料了,我煮了骨头汤,喝不?”饭团脸色不改的说道。

“你还会熬汤了,无事献殷勤,你有什么事求阿步?”左大人说道

我内心对左大人佩服的五体投地,确实对饭团了如指掌,一般饭团做饭贿赂别人,必是有事所求。

“青桐姐,看你说的,我章驰是那种人嘛。”饭团委屈道(大家可自行想象林志玲撒娇的声音)听得我是一身鸡皮疙瘩

“连青桐姐都叫出来了,必然不对劲儿,这汤真是你煮的?怎么和你妈妈煮的一个味儿,一般人熬不出来。”左大人喝了一口说道,一下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饭团妈妈做饭绝对是极难吃的,这些天我也是强忍着喝的。不料,却暴露了身份。

饭团急中生智道“你不知道,阿步那家伙,一个人孤独寂寞难耐,养了只小狗,放在卫生间。”

你才是狗呢,心中暗道。

若是别人说了左大人应该会信,可是这是不靠谱的饭团的话,左大人径直走到卫生间,打开房门,看到我在那傻傻的站着。笑道

“想给我一个惊喜吧,可是……”,还没说完便看到了大石膏。

窝在沙发上,靠在姐姐熟悉的肩膀,看着对面饭团手舞足蹈的重现我受伤场景。

饭团道“正当那人将阿步压倒在地,实施不轨行为之时。”

“没压倒,离得老远呢”我小声嘟囔道。左大人拿起身边的橘子就朝饭团扔去,喝道“乱说话。”

饭团敏捷的躲过橘子,继续说“正在这时,我章驰手握金箍棒,脚踏七彩祥云,从天而降,大声一喊,妖怪,哪里去。”还未等她说完,一堆橘子朝她砸去。

待到饭团离开,只剩下我和左大人时,被我靠着的左大人缓缓地问道“还痛吗?”

“恩。”

说着腰间一痛,泪眼朦胧的望着左大人。

“出了这么大事儿,都不和我说。你说怎么办?”,说着手上用力,这和以前的想比,简直是痛了千万倍。

“这也是章驰聪明,能找得到你,你一个人就敢去那么偏僻的地方。”左大人继续斥道

“我,我报备过,你同意了。”忍不住腰间疼痛,急忙说道。突然,左大人松了手,看着我说道

“我的错。”说着便离开走进了卫生间。

意识到说错话,不安的我赶忙一瘸一拐走了过去,在卫生间门口说“姐,生气啦?”,等了一会儿,没人回应,便道“我进去了?”

待我进去后,看到蹲在角落里哭泣的左大人,极大地不安涌上心头,站在那里,这是第一次,看到那么坚强的人流泪,慢慢坐到地上,小心翼翼的看着左大人,说道“姐姐,不哭,阿步不好,阿步错了,阿步乱说好,阿步以后不见其他人好不好。”拿着袖口擦了擦左大人的眼泪。左大人别过头去,没有说话。时间仿佛静止,回荡着左大人抽泣的声音,不知如何是好的我,唯一可以做的便是拉着她冰凉的手,仿佛这样便能安慰着哭泣的姐姐。

左大人慢慢将头倚靠在我的肩上,看着长发凌乱的左大人,也第一次发现左大人不如想象中坚强,每个人都有软肋,这个时候,我也只能在她最需要的时候拍拍她的肩膀,说着“没事”,不知道以后会怎样,只知道这个时刻,有那么一个人,会为你伤心,为你哭泣。有这些,足矣。也是这一刻,真正放下心中最后一丝心墙,甘愿与她分享一切

趁左大人不注意,笑着对她做了个步哥大鬼脸,逗的她破涕为笑。

“还乐的出来,知不知道你有多危险,那人能轻易放过你,没心没肺的。”

“这不是没事么,依旧活蹦不能跳了,嘿嘿,抱抱,不哭。”

坐在床上玩着手机的我丝毫没有察觉危险来临。走进房门的左大人对着我说伸手,便老老实实的将手伸了个去,边伸边说,“我手没事”。“啪”,左大人从身后拿出个软木板,朝着我手就是一下,太疼了,太太疼了,眼泪马上充斥着眼眶,手被左大人死死的攥住。

“手没事才打”,说着,啪啪啪连着三下,疼得我只想跺脚。

“姐,姐,疼,疼啊。”

啪啪啪,啪啪啪……十下打下,看着自己的手慢慢的鼓起,眼泪不争气的往下直流。

这次的左大人不同以往,就那么打着,也不说话,就是攥着我的手,不住的打。看了看已经肿胀到极限的右手,对我说道“另一只。”

将左手放到背后,哭着说道“姐,不打了,我受不住了。”

摸了摸我的右手,放了下来。对我说道“不打了。”

左大人右手拿起软木板对着自己的左手狠狠的就是一下道“这次的事情,我有责任,自罚,罚你看着。”

又一下落下,再也看不下去,闭上了眼睛,伸出左手,说道“我的错,你打我,别打自己。”

“啪”,那一下没有落到我的手上,又一次打在了左大人的左手。

“啪,啪…”她似乎并没有听到我的话,继续打着。继而又打了几下

简直比打在自己身上还痛。左大人看着我淡淡的说道“既然你那么想挨打,手,伸出来。”

颤颤的伸出左手,“啪”一下,已然受不住,不住的喊着“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当左手也与右手般晶莹透亮,左大人终于停下了板子。看着我,问道“知道错了吗?”

“嗯嗯,知道。”

“错哪里”她问

“不,不该去偏僻的地方见,见网友。不安全。”抽噎的说道

“错。”

“你不该受伤后不告诉我,瞒着我,以为自己很英勇,很坚强吗?傻不傻,你是不相信我吗?我若今天没回来。你是想一直瞒着?“

连忙摇头“怕,怕,你担心。”

“脱裤子”左大人道

“啊?”

“脱裤子。”左大人冷冷的说道。

褪下裤子,趴在床上,感到左大人将软木板抵在上面。“啪啪啪啪,连着三十几下,重重的落下。”自己一直不是个耐痛很好地人,连忙将双手挡在身后,左大人看到,紧皱眉头,让我将手拿走,作死的却控制不住,过了会儿,左大人从衣柜中拿出一根皮带,用皮带将我双手缚在身前,并拿出了一直珍藏的数据线,

“不是控制不住双手,我帮你。”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