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打屁股sp
本文为转载,原创白马090
本文为《青茫 1》的后记
本文为《青茫 3》的前篇

第二天,早早的起了床,可能是药物作用,昨晚竟然没失眠。接到左大人的电话,叫我下楼。慌慌忙忙的跑下去,却发现驾驶座没有人,“在这儿”,看到左大人提着全家包子走来。

“还没吃早餐吧,诺”

“左老师,你也喜欢全家的包子啊”,双手接过。

“恩,以前上学经常吃,去后排坐着吃”似乎回忆起了一些不开心的事情,她的神情有些许淡淡的忧伤。我俩坐进了后排,大口咬了一口,不是最爱的大肉包,是素的,看着喝着豆浆的左大人,递了过去,懦懦的说道:“要肉的,不要素的。”

“不准,生病的人不可以吃油腻的。”左大人用着她惯有的语气说着。

许是生病的原因,耍起了小孩子脾气的我,不顾左大人的劝说,硬是要吃大肉包。

左大人放下手中的豆浆,无奈的说道,本想晚点来的,你既然这么迫不及待,那就开始吧。

说着便觉腰间一股怪力将我拽了过去,又一次趴在了左大人的腿上,裤子也被褪下。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身后一阵吃痛。“啊”,不由得叫了出来,这一下和昨日的那下相比,简直是大巫见小巫。

“疼,疼,不打”说着把手放到身后挡着。

“你说不打就不打,挨揍就老老实实的。”将我的手按住,又狠狠的来了几下,“啪……”

“说没说过不能穿那么单薄”左大人淡淡的声音传来

“说过”我小声的说道

“听没听话?”

“没有”

“该不该揍?”

“该”

“20,报数”

啪……1,简直能把人拍死,啪……2,不知过了多久我缓缓的道出了20,身后肿胀的难受

“昨天第二次骗了我,不吃药,20”

“不,不打了,好不好,疼”带着哭腔求饶

“你说呢”

只是感觉身后一下比一下重,扭捏着身体,却怎么也逃脱不了她的魔掌,那一刻我明白你diy一百次也不如别人揍你一下来的重。不争气的抽噎着,叫的也越来也大声,终于挨完了最后一下。浑身都是汗,感觉手上的禁锢松了,赶紧抽出想要揉着身后,不曾想,又挨了一下

“不准揉,就这样,起来”无耐,缓缓提上裤子,半趴在座位上,抽噎着看着她。

“不就四十下,那么容易哭”,边说边拿着纸巾替我擦着眼泪,越擦眼泪流的越多,趴在她肩头,停不下来,其实并不是痛到哭,而是觉得这一刻有这么一个人愿意将肩膀借你,搂着你,真好。

拍着我的后背,帮我顺气。

“群里那么神气的步哥,哭哭啼啼的,让别人知道,不笑话你。”

我瞪大双眼看着她“你……你…你怎么知道。”

“昨天有个人说要收了你,为什么不同意。”左大人说着揉揉我的耳垂

“哦,哦,你就是那个什么极光啊”突然觉得自己好聪明

“反应可真慢”,被左大人嫌弃的说道。

不知道说什么的我低下了头。还是左大人打破了这份宁静

“那再问一次,愿不愿意跟着我。”她扶着我的肩说道

“愿,愿意”,我马上抬起头看着她

“原来喜欢的那个人真是我的,哈哈,本来还不太确定”

想起了以前的种种,语气一弱,我说道:“那,那你会认真对待感情,不把它当游戏吗?”

“我从不轻易收人,既然收了便会付得起责任,经的住磨难,对待感情绝不会当做儿戏”,听着这句话,莫名的心安,步柒,你是多么幸运。

不经意的一瞟,她的手通红通红,拉过她的手,边揉边说“揉揉,揉揉就不痛了。”

“你不痛吗?”左大人用她那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看着我。

“你的手更重要,这是教书育人的手”

捏了捏我的脸的左大人说道“傻的真可爱。”继而将我那咬了半口的大素包递给了我

“吃完,吃完我们就去医院。”

大口咬着包子,看着她,一切是那么不真实却又真实的发生着。

到了医院,量了量体温,37度多,不太烧了,拉了拉左大人的衣脚。

“怎么了?,不舒服吗”她看着我问道

摇了摇头,看了看医生,在她耳边说道:“可不可以不打脱裤子的退烧针,后面,后面好像肿了。”

左大人不禁一笑,说:“那你问问医生可不可以不打脱裤子的退烧针,该打还得打,没得商量。”

好在医生大人说如果再烧就打,今日只需要点滴即可。

望着点滴瓶,对坐在旁边楼着我的左大人说:“左老师,什么时候能打完啊。”却没收到回复

低头望了望她,她一脸不愉快,不禁害怕,没犯什么错误啊。

“叫我什么”冷冷的声音传来

“左大人?”我想了一会儿答道,突然身后那里一痛,本来就受伤颇重,这样一来伤上加伤。“想,什么时候想清楚,我什么时候松手。”

“疼。疼啊”,叫,叫什么啊,脑中灵光一闪,“大叫一声”姐姐”,由于声音太大,几乎引来了全体病人及家属的瞩目,看了眼四周,迅速把脸埋进左大人,不,姐姐,的胸前,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抬起头,丢不丢啊,那么喜欢姐姐,也不能这么大声,形象知道吗?”她笑道

“嗯嗯,姐姐”有些不熟悉的称呼,但说出口确实如此的自然

“什么时候能打完啊”我又望了望点滴瓶

“早着呢,你靠着我睡一会儿”

倚在她肩膀上,说:“睡不着,唱歌给我听好么”

“恩,好”

伴随着她的歌声浅浅的进入梦乡

趴在我的小床上,喝着姐姐熬的粥,眼睛总是瞟着看着我漫画书的她。

“有那么好看么,不停地看。”左大人头也没抬的对我说道。不知道说什么的我,低下头继续喝着粥。合上书本,“看你在群里挺会说的,现在哑巴了”。

“我,我羞涩”我懦懦的说道。

左大人笑了笑,手放在身后,“还痛吗?”死要面子的我摇了摇头

“恩,下手轻了,下次该再使劲儿。”

“痛,特别痛”我赶忙说道

却看到姐姐一脸坏笑的看着我,“坏人”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就是这么坏,就是欺负你,哈哈。”

“这些漫画书全部没收,看看你这书桌上,哪有一本专业书,等你病好勒,给我好好学习,听到没有。”左大人回到了她那淡淡的语气外加一些严厉

看了看她,没敢反驳,“嗯”了一声

“嗯什么嗯,不会说话了?”

“知道了,好好学习。”心中可是不情愿马上康复,现在是VIP级待遇,等病好了,就是草根级待遇,许是看出了我的不情愿,左大人说道

“你乖乖的,如果有进步,姐姐给你奖励”

听到奖励猛然抬起头,一脸兴奋地问道“什么奖励呀”

“问那么多干嘛,只管好好学习,学不好是要罚的。”左大人瞪了我一眼。

大葱,这道题怎么做啊,大葱,快来,大葱,不会,大葱教我。大葱已经被我的学霸态度吓得说不出话来。

“阿步啊,你是不是烧糊涂了,大葱抱抱你。”

“胡说说,我这是想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好报效祖国。”我雄赳赳气昂昂的说道

“你先别报效祖国,先把明天的quiz顺利通过。”大葱无奈的说过

“所以说,大葱,我就靠你了,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更何况有你这么好的磨刀石。”抱着大葱的手臂,不住的摇着

“其实,你现在的水平,明天铁定能及格,就算咱俩补一晚,顶多能给你提到70,再往上,那是需要你长久以来的努力地,阿步同学。”

23点整

“阿步,我得回寝室了,你也早点回去。”

“好”我答道

24点整

无奈还有一堆没有看完,也只能先回家。

打开房门,看着灯开着,不禁一愣,再往且看,看到脸色十分不好的左大人。

“去哪了?”还没等我开口便听左大人问道

“知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电话,为什么不接,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那么晚不回家,有多危险?。”左大人的声音渐渐尖锐

“我在学校学习来着,手机静音。”说着,走到了左大人的身边,摇了摇她的手臂说道“姐姐不要生气了,阿步,以后再也不静音了,随叫随到,好不好,阿步知道姐姐最好了,不生气,不生气。”

“别摇了,再摇就要散架了,去去去,赶紧洗漱,睡觉,明天还要上课。”

“得令,马上去办”

晚上睡觉却是犯了难,床很小,以前一个人还能勉强睡下,现在加了个人……

没办法,两个人侧着身子睡在一起,闻着她身上香香的味道,不自觉的看了看闭着眼睛的左大人

“闭上眼睛,睡觉,老实点。”

“姐,你怎么知道我看你啊,好厉害,我失眠,睡不着。”她睁开眼睛看着我,软软的说道:“乖,姐姐搂着,闭上眼睛”,那一刻,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幸福。慢慢的,嘴角上扬,进入了梦乡。

一排排埋头答卷的学生都在奋笔疾书,只有一位同学东张西望,不安稳的左看看右看看,突然感到一道犀利的目光注视着她,抬头一看,讲台上的左大人正似笑非笑的盯着我,马上低头装作认真答卷的样子,看着这些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的英文,不禁犯难了,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该怎么办呢,看看身旁的大葱,这家伙做的好认真啊,何时能到那个水平我也能够笑傲Z大了。

身边的人陆陆续续交卷了,大葱走时还给了我一个鼓励的目光。

“交不交卷”不知何时左大人站在我身旁,竟然没有察觉

“能不交吗?”我幽怨的问道

左大人没有回话,就那样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无奈,双手将试卷奉上。正要离去,却听左大人说道

“别急,我改完你的再走”

忐忑不安的折了回去,保持在一定安全范围内,远远地望着我的试卷,一道道大红叉贯穿试卷,我敏锐的发现左大人的眉头皱一下,再皱一下,最后都快成了囧字眉,不禁咧嘴一笑

“考成这样,还能笑得出,咱心真大”左大人幽幽的吐出这几个字。

“明白了吗”

一阵均匀的呼吸声传来,左青桐转头一看,某货斜靠在大树下半倚在自己的身上,嘴边还有些许晶莹的口水。

看来这一个多小时是没怎么听进去,对付这等懒货,不能用如此温和的态度,战略需改变。

阳光照射在身上,左青桐也感到无比舒适惬意,放眼望去,草坪上处处是结伴玩耍的同学,看了看快要将口水滴在自己身上的阿步,不禁叹了口气,拿出纸巾擦了擦阿步的嘴角。不想,却弄醒了熟睡的人儿

“讲,讲完了,该吃饭了吧。”我还未醒困的说道

左大人揉揉被我倚着的肩膀道“讲的什么,再给我复述一遍。”

拿着卷子,“唔,这个,那个,不,不太清楚。”

“你能清楚什么”,揪揪我的耳朵,吃痛的喊道“大人饶命”

“坦白从宽,上次四级考了多少?”左大人语气一扬,笑道

“400”,感到耳朵上的手又加了些许力气

“减69”赶忙说道。

“放心,小阿步,有姐姐在,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左大人一本正经的看着我说道

我正要大喜说道谢谢姐姐,却听到淡淡的声音传来

“你的苦难来临了”

阳光照在她身上,在地上的影子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其他,竟感觉有两只角长在她头上,一个小翅膀扇来扇去,小尾巴摇来摇去,那这个恶魔叉,对着我大笑。

苦难为何叫苦难,因为它是又苦又难,现在除了睡觉上课,几乎都被强制性的栓在左大人身边,她下课给我补课,她上课我在教室做题,走着路冷不丁问个单词,答上来还好,答不上来家法伺候,大庭广众之下,就是一巴掌,经常让我又羞又怕。最后,演变成不仅仅是学英文,就连其它科目也由她接管

“阿步,我觉得自己不能那么自私,只是让你学习英语,从现在开始,你的所有主科,都由我帮你提高,虽然我不懂,但是我们有方法。”某次吃饭时,左大人坏笑的对我说道

“姐,你不是一直走高冷路线,怎么这么,这么逗”满是不满的看着她

“高冷那是对别人,你是我妹妹,天天高冷多累。”说着揪揪我的耳朵

“哦,好吧,步哥勉为其难答应了”,头上挨了一个暴栗

“什么步哥,跟我没大没小”

幽怨的看了她一眼,闷头扒饭……

“明天放假”左大人躺在我的小床上缓缓说来。

正在被强制学习的我对于这一喜悦消息楞是没反应过来

“啊?”这个罪恶的“啊”又一次出现,左大人翻了个身说“假期取消”

“不要,要假期,我听见了,有假期,我要。”赶忙扑上床,把左大人按住,生怕她说取消

“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儿上容我考虑考虑,哎呀,最近总是被某猪靠着睡觉,肩膀酸痛”左大人懒洋洋的说道。一听到这儿,我马上给左大人揉着肩,边揉边谄媚的说道

“舒不舒服,揉一揉肩,给假期”左大人并没有直接回复,而是说着

“左边,上边,使劲儿。”等都我双手已经酸到不行的时候

“行了,看你最近态度不错,明天带你出去玩,早上来接你。”又看了看我说“要不你今天跟着我去我那里住。”

一听可以蹭住,必然欣然答应。

(都蹭住了,要不要来点事情,刺激一下)

跟着左大人到她家中,不是上次的豪华酒店,进到小区后发现是欧式建筑,现在的不是喜欢日式就是欧式,就没有支持本国文化的,心中感叹道。坐上电梯,到达顶层,竟然是指纹开锁,跟着进入玄关,看着大人递给我的拖鞋,不禁犯难了

“换一双,不要这双。”我抗议道。这双拖鞋,是,是粉色大猪头

“那不行,专门给你买的,我挑了好久呢。快点,三秒。”

抗议失败,穿上大猪头拖鞋,我嘟个嘴,晃悠悠的走了进去。

“好大啊,原来当老师那么赚钱”看着接近200平米的房子,不由感叹道

“当老师以前赚的,加上家里的资助,凑七凑八的买了这么一栋”左大人淡淡的说道。

因为是顶层,走到阳台,外面连接着一个不大的封闭式小花园,上面放着个木制的秋千倚,迫不及待的走到小花园,坐在秋千倚上,抬头看着上面的透明屋顶,大喊

“姐,能看到星星,好亮的,你快过来。”

“你就不能安稳些,总是毛毛躁躁的。”左大人不紧不慢的端着茶饮朝我走来

左大人将杯子递给我“喏,看看我做的奶茶好喝吗?”

喝着奶茶,不住的说着好喝。

窝在沙发里,看着湖南卫视《锦绣园之华丽冒险》,不由感叹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桥段果然是百看不厌。敏锐的发现了放在角落的X-BOX360。

“姐,我要玩X-BOX,从来没玩过”对着在卧室忙活的左大人喊道

“今天太晚了,下次再玩,你去洗澡,然后睡觉。”恋恋不舍的看着X-BOX,缓缓地走进浴室。进去发现,左大人连洗澡水都放好了,摸摸温度,正合适。正当我躺在大浴缸玩泡泡的时候,不合时宜的门开了

“阿步,睡衣,浴巾放这里,洗完用。”对于一个一丝不挂坐在浴缸的人来说,还是我这么容易羞涩的人,我身子缩成一团,将头背对着她,磕磕绊绊的说

“我,我在洗澡,你,你先回避。”

似是看出了我的窘迫,缓缓朝我走来“小孩子害羞了,要不要姐姐帮你洗”说着把手伸进水里

“不,不用了,不麻烦,先回避好不好。”用我自认为最弱的声音问道。

万幸,左大人听话的离开了。洗完澡,穿上睡衣,才发现竟然也是大粉猪的睡衣,睡裤上万恶的有个小小的猪尾巴。不穿不行,不穿没衣服,无奈的走了出去,左大人恶趣味太严重

卧室里的左大人看了我一眼,叹道“真合身。”

我,我想换一件,不要这个。”我嘟个小嘴说道

“那不行,就这一件了,要不然就不穿。”左青桐心道:“哼,小样,我还治不了你。”

又一次抗议失败的我钻进了被窝,看着左大人正在用电脑写一堆我看也看不懂的东西

问道“姐,这是什么”

“帮以前的学妹查阅资料文献,她学建筑时间很赶,有些时候来不及,我就帮些可以做的。”

“哦,她也在南加大?”记得饭团说过左大人是南加大的才女

“不是,在雪城大学,那里的建筑系比较出名,不过气候有些冷,不知道她习不习惯呢。”左大人笑道,“怕是不习惯吧,那么娇气的一个人。”

这个时刻我才意识到,我对左大人一点都不了解,只知道她是英文老师,她的朋友,她的过去,我都一无所知。想想也是,我们的关系毕竟是圈里确定的,想起这儿,一阵儿烦躁。或许,有时候得到越到,想要的便更多。

趴在床上看着身边忙碌的左大人,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在那看着,慢慢的思绪不知道飘到哪里,突然感到身后被人拉扯,转头往后一看,看见左大人正拽着我睡裤上的小尾巴玩,脸上一阵泛红,朝被窝里钻了钻,表示着抗议。

“我忙完了,睡觉”说着左大人关上了床头灯

感到身体被她楼了过去。

“最近,还失眠吗?”她问道

“嗯”

“来,小孩子到姐姐怀里,快快睡觉。”她打趣道

感受到她的炙热的体温,对自己说,步柒,要知足,这样就足够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