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打屁股sp
本文为转载,原创白马090
本文为《青茫 12》的后记
本文为《青茫 14》的前篇

晚间,高烧依旧没有退去,左大人不由有些着急。吃药打针一个没落,可身上还是滚烫~

我则抱着毯子半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一点都没有担忧的模样,反而悠闲地换着电视节目,看着浙江台的《跑男》,吃着从海南运来的荔枝,顺带说一下,这箱荔枝就是那位神秘的不能再神秘的男生送来的~一口咬下果肉,甜甜的味道在嘴中散开,感叹道,这海南的水果就是不一样。

“姐,再弄几箱荔枝呗,这么点不够我吃的”

“不够你吃的?送来了五大箱,还不够?”

嘴中被荔枝塞满,也说不出话来,只能大力点头,生怕误解我的意思。

左大人摇了摇头,拿出湿巾给我擦着手,将药片递过来,我不由得皱皱眉头,身子向后缩缩。咽下最终香甜的荔枝肉,大声说道

“不吃不吃,不吃药”

“吃荔枝的时候没看你这幅不愿意,快点,数到三,把它吃掉”

左大人近来比较温柔,遇事和她撒撒娇,她便心软了,更何况现在是病号时期,打定主意,不在乎正在报数的人,一翻身,将脸朝下,趴在沙发上,嘴里说道

“不吃不吃就不吃,你能拿我怎么办!”

说完还作死的扭了扭身子。

突然,身后一凉,裤子被人扒下。

“姐,我吃我吃,别打”

左大人一手捂脸,一脸嫌弃的看着我道

“我还没碰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在身下的我,嘿嘿一笑道

“对着姐姐永远没出息,喂,啊”

说完长大了嘴,果然,老左同志将药片喂下,乐呵呵的我刚想起身就被按下。

“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你这么得瑟,那就这么趴着吧”

“哦”

应付的说道,手悄悄的摸到裤子想要提上。眼神锐利的左大人看到,一巴掌就打掉我要提裤子的手。

“姐~”

可怜巴巴的看着她。站着的人儿,转身走进书房,出来时,手里却拿这个檀木戒尺,此戒尺长30cm,宽7cm,厚5cm,实打实的木头,上面还刻着“阿步专用”,此乃左大人拖圈内朋友专门为我私人定制,却从来没用过。

而此刻的我,欲哭无泪…………

想要爬起来腿却不听使唤,只能看着慢慢靠近的左大人。嘴中无力的喊道

“姐…………”

左大人右手轻挥板子,板子再轻轻落到左手上,就那样不断的轻轻挥舞。

“多少?”

左大人用略显严厉的语气对我说道。

看着她,我蹦出了三个字

“不知道”

确实是不知道,说少了,她肯定不满意,必然往上猛加,说多了,又不划算………

“既然你自己不知道,那就250吧,这个数字吉利”

左大人说道。

我一听,250下打下来,明天能不能走路都是个问题。

“姐,多了”

“你不是不知道,怎么还挑三拣四的,啊”

“啪”的一声,板子重重的落在屁股上,钝痛感袭来,虽然疼可还是能够忍受。忍下痛感,软软的回道

“知道,我知道,100好不好”

站着的人没有回话,像是想着什么,瞥见某小孩被掀起的衣服下,还有道道青紫,最后道

“150!”

几乎没有抵抗的声音,板子便落了下来~不知道左大人是不是吃的太好,力气也大了许多,接连落下的板子一下比一下疼。

待到第34下的时候,实在是疼的厉害,老毛病上来,手就不知不觉的挡了一下。挡完就后悔,悔之晚矣。

手被按住,十成力气落下,区区三板,已经让眼泪不自觉的流出,钻心的痛啊。左大人松开我被压住的手,冷声说

“再挡试试!”

我哭丧着脸道

“头,头晕难受”

左大人这才想起来身下的人还正是高烧不退,确实不适合继续打下去,可近来这小孩儿越发大胆,要是不惩治惩治,那就是纵容过渡。

“嗯,跪着”

我马上爬起来,笔直的跪在了沙发上~左大人用木板抵在我腰间,轻轻一拍道

“腰弯下”

随着顶着的木板力道越来越大,我的腰也慢慢塌下,此刻才发觉这个姿势无比尴尬。想要起身,左大人对着屁股来了一板子,厉声道

“就这么给我趴着,不准动,动一下你试试!”

左大人坐到一旁,对我说道

“今天为什么挨着一顿?”

此刻保持着这种姿势的我,浑身不舒服,一字一顿的回道

“步步不听话……自己……刚才…不听话”

“嗯”

坐着的人儿便没了声音。拿起放置在茶几下的四级词汇。

“这本书记住了多少?”翻着书,问道。

我眼睛一抬,一看这本书,心就悬了起来。将脸一埋,拖延时间,大脑飞快的运转。

“不说?”

左大人起身将木板抵在我身后,做势要打。本是吓吓我,我又不经下,就会回话了。可这次不知道是不是脑子烧糊涂还是被左大人吓着了,硬是没吭声。

左大人一看,这家伙跟自己犟上了,挥起木板连着10下朝我袭来。

“嘶………记住了极致了”

我连忙说道。

“全记住了?”

身后火辣辣的疼,脑袋也晕沉沉,还要分身回答问题,已然招架不住。

“以前记住了,现在全忘了”

说完我双手抱头,等着下一轮的袭来。

“趴上来”

一抬头睁眼,左大人已经坐在身旁,慢悠悠的挪到她腿上趴下。松了一口气,虽说是挨打,但这个姿势舒服啊,还能闻到她身上的味道。重重的图了一口气,左手压在右手上,下巴压在上面。唯一不舒服的便是,左大人的腿硌的不舒服。感觉有只手放到了屁股上,打了个哆嗦,全身汗毛孔直立。

“四级要考了,你全忘了?”

随之而来的是高频率的巴掌,连连扭着身子却逃不出魔掌。

“有些…有些记得,大部分有印象,但不熟,用不出来”

“嗯”

左大人翻起了单词书,里面几乎每个单词都已经被符号标注,有的表示已记住,有的表示需要复习,各种颜色的笔画的是花红柳绿,页脚也卷起,确实是用心背过。

“以后要好好复习知道吗?”

“知道知道”

擦擦额头上的汗,我应付道。

左大人此刻也察觉到我满身大汗,把手伸进我的衣间摸了摸,而后道

“想尽各种办法让你发汗都不管用,没想到揍一顿还有这样的妙用”

听出左大人戏虐的语气,料想她火气应该消了,撒娇的说道

“姐姐揉,步步疼”

……………

左大人并没有伸手揉摸,而是将毯子给我盖好,让我头枕在她腿上。

“睡一会儿,等会儿烧再不退,就去医院”

沙发柔软,身后伤的也不重,就直直的躺在左大人腿上,可能是刚才体力消耗略大,一阵疲惫感袭来,沉沉睡去。

拿着纸巾擦着我额头上的汗水,想着归海负气而走的身影,左大人不由笑了笑,不论何时,归海都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这也是她最喜欢的一点。拿起手机,打了过去。

“滴…滴…滴”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挂我电话,左大人眉毛一挑,无奈的摇了摇头。

五分钟后,左大人电话响起

“你好,左青桐”

“咳咳,怎么了,是不是小鬼出事了?”

归海那傲娇的声音传入耳中

“没事,她睡着了,你有没有事?”

“哼哼”

左大人拿开话筒看了一眼,这家伙是得意忘形。

“我今天烦闷了些,你别在意”

“错了没?”

“错了”

“嗯,态度好不错”

左大人握着电话的手紧了紧。

“怎么罚?”

左大人嘴角抽搐,缓声道

“罚?你想怎么罚”

“好说好说,让我拍几巴掌消消气就好”

左大人不怒反笑

“好,你来我家,给你拍!”

说完便挂了电话。

“咔咔”

门锁开启的声音,归海得意洋洋的走近玄关,换了鞋。

“来了?”

坐在沙发上的左大人问道

“嗯哼”

归海晃个脑袋走入客厅,一眼便看到被毯子裹的严严实实的人儿,闭着眼睛睡着。归海看了看四周,小鬼眼睛红扑扑的,木质茶几上放着一根戒尺,便感觉情况不妙,左青桐这哪是要挨揍儿的样儿,分明明有着无名烈火。

“你是想怎么拍?”

左大人眯着眼睛,手轻轻的揉着我的头发,看着归海缓声道。

归海此刻打着退堂鼓,可看着对面人的语气不像开玩笑,毕竟刚才是她做的不对、她还能有理了?想完,说道

“这不,现成的戒尺,先来个100,也不多,开胃菜嘛,把小爷伺候好了,今儿这事儿就翻篇了”

低着头,左大人“嗯”了一声。

“不后悔?”

“不后悔!不对,这话应该我说,别后悔”

点点头,笑道

“成交!”

说完,轻微晃了晃我的身子。入梦不久便被人打扰,有些难受。

“姐,要睡觉”

翻个身将脑袋埋在那人腹部继续着睡觉大业。

左大人柔声道

“你去屋里睡,我和归海有些事情商量”

我浑身乏力,哪还有精力走回屋内。

“不要,没力气,要在这睡”

归海在一旁看着心里着急,这左青桐平日里也没这么温柔,怎么今天这么磨叽。二话不说,走了过来将我抱起,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已经腾空。

“姐”

我不安的说道

归海一瞪眼,边走边说

“我和你姐有事要谈,你别瞎掺和”

说完把我扔到床上,屁股落地,疼。左大人也走了过来,说

“我和归海有些事情,一会儿就完事”

我委屈的抱着左大人糯糯道

“她凶,摔得痛”

左大人一笑,挂挂我的鼻子道

“一会儿让她也痛好不好”

我一听,笑着答应,喝了些水爬上床继续睡觉大业。

“咱是怎么算?”。

归海摸着下巴,来回渡步,回道

“就拿这个戒尺让我揍揍你,就成!”

左大人听闻,笑了笑,拿起戒尺道

“我去把一丈红拿来”

说完就走进书房~

归海狐疑,这挨打的怎么这么积极。看到茶几上有一盒饼干,拿了起来就往嘴里送,这得先补充补充体力。

“阿棠,来书房一趟”

“哦”

抱着饼干盒拿着戒尺走向书房,刚开门,屁股上就挨了一脚,这一脚把她踹到了小沙发上。归海趴着,揉揉屁股,怨念的说道

“青桐,我的老腰啊”

左大人拿起一根粗厚的藤条,什么都没说,扬起手臂对着归海不及时的啪啪打下。虽说隔着裤子,可耐不住左大人的全力发功,归海不住扭动,想要躲开,可这藤条却每次都能到达它的目的地。

渐渐的,挥舞的人停了手。

归海五官几乎挤在一处,道

“青桐啊,你这是在干什么!”

左大人提着藤条,看着归海道

“你不是要发泄?我帮你啊”

归海想要起身,“嘭”的一声,身后实打实的挨了一下,刚刚起来的身子又被打了回去。

“左青桐!”

归海怒道。

“嗯?”

左大人冷冽的回了一句。

声音瞬间软下,乞求的说道

“青桐,我不再乱说话了,你手下留情啊”

“你不是要那戒尺给我100?还打吗?”

“不打了,哪敢啊”

左大人点点头,眼含笑意道

“这么大人了,说的话就要负责啊,脱了吧”

归海抬头一看左大人的脸色,虽说是笑脸,可心里却是害怕。一狠心,把裤子一脱到底,一咬牙,大声说道

“轻点………”

看了看归海身后,只是几个红印子,刚刚隔着裤子果真是不行。

左大人说道

“打我?拍我?能耐的你”

藤条划破空气落到了归海的身上,看着那变白变红最后呈现一道红愣子。左大人笑了………

“起来吧”

左大人一声令下,转身坐到书桌旁的椅子上,看着窘迫的归海觉得煞是可爱

而趴着的人儿左右看了看,反应过来,裤子一提,从沙发上一骨碌儿爬起,乖乖的缩在一角,一动不敢动。

“那啥,完了?”

“完了,你还不够?”

脸上一红,低着头,咳咳两声。

“秘密哦,不可以说出去”

左大人笑了笑,没有说话

归海眼睛一转,小跑向书桌,站在椅子后,两手给左大人捏着肩道

“也是你给我发火,我才走的嘛。咳咳,刚才那是一时轻敌,要是正面对战,肯定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归海一叹气,而后道

“不过吧,对于方未末这个人,我依旧保留意见”

坐着的人儿眉头一皱,无奈于她的偏执,感叹于不论何时,都好脾气哄着自己,想了想,缓缓道

“有个机会,很难得,但是需要离开一段时间,你说,我该去吗?”

归海停下手上的动作,拿起小饼干啃了一口道

“去呗,你都说很难得,不去白不去”

说完又加了句

“去哪啊,离你住的地儿远不,没事,你有车,方便”

左大人用手在桌子上画着圈儿,缓声道

“美利坚”

或许是惊异于这个消息,被饼干碎末呛着的归海咳嗽起来,断断续续道

“你…你说啥…美…”

坐着的人抬头看了看,仰头小声道

“我已经回绝了,可,还是想去”

归海挠挠脑袋道

“想去就去,这么犹豫一点不像你”

看着手指画的一个圈又一个,轻声道

“我走了,阿步怎么办?”

归海愕然,确实没想到这一茬。

摸摸自己还疼痛的身后,道

“青桐,你也不可能陪她一辈子,她也不可能跟你一辈子,这种事儿,是早晚要面对的”

“我知道,可没想到这么快”

归海坐到桌子上,哼哼唧唧的道

“又不是不回来,小别胜新婚呢,去多久啊”

“快则半年,慢则一年”

归海心里一算,道

“也不是很长,哪个地儿?”

“雪城”

……

“噗。啥?啥?啥?雪城?你还是别去了,安安稳稳在这里呆着”

左大人不解的问着

“为什么,怎么这么大反应”

归海扯着她的大嗓门道

“你说为什么啊,那谁,那方未末不就在那里,你去那儿是为了那难得机会还是为了方未末?”

急的从桌子上跳下来,冲着左大人道。

本以为能快速听到回复,不曾想,良久,无话。

“可能都有吧”

看着窗外的左大人小声回道

归海则在一旁直拍脑门,失策啊失策,刚才自己鼓动个什么东西,现在好了,这老左的心不定了。

书房紧闭的门锁后,一个人影缓缓离去。

“青桐”

归海无奈一叫,随即叹了口气转身离去。走至客厅,听见厨房内传来响声,劈劈啪啪的,便走了过去。看到将脑袋埋在冰箱内,身子留在外面,不停翻动冰箱的我。

“干嘛呢,小鬼”

归海一嗓子喊出来,吓得我一哆嗦。

“我,我找点吃的,饿了”

归海伸手将我拽出来看了看赛在怀内的东西,啧啧的说道

“面包啊,寒酸,起来起来,我给你做”

归海一低头,喊道

“光着脚你冷不,青桐,青桐,你快来,这小鬼发个烧还不穿鞋”

,青桐…”

我捂着耳朵,心里着急,这什么人,就会告状。

”怎么了?”

走来的人问道。

“你快看,这小鬼不穿鞋就走来走去,还吃面包,发个烧把自己塞冰箱内降温,作事也太没谱了,这不管管,天理何在”

左大人看了地面一眼,将自己的鞋脱下,蹲下身说道

“快儿穿上,冻着你“

“哦”

站起身,用手揪揪我耳朵道

“让你睡觉不睡觉,想干嘛?”

我嘿嘿一笑,双手抱住左大人脖子,靠在她身上说道

“饿,肚子叫,睡不着”

看了眼在厨房忙碌的归海,拉着我走到客厅,坐到沙发上,左大人说道

“咱们等会儿吃完去趟医院”

我一听就不乐意

“不要去,我好了”

“好了?你这是好了?”

仰着脖子靠着沙发,眼睛一扬,耍赖道

“就好了,我就好了,我说好了就好了”

“我看你是痒了”

就在左大人要扑过来的时候,我赶紧喊道

“去,我去,我去还不行嘛,不带动手的昂”

左大人揪起我的耳道,说道

“你什么时候才能成熟些”

我吃痛的说道

“有你在,我什么不担心”

耳朵上的力度突然减轻,不解的问道

“怎么了?”

左大人笑道,轻柔我的耳垂,道

“没事,嗯,要是我不在你身边可怎么办啊”

“那步哥也能照顾好自己”

我头一抬,骄傲的说道

“哎呦呦,步哥那么厉害,怎么还能在医院的卫生间…”

我一听,赶紧扑上去捂住左大人的嘴,压在她身上喊道

“不准说,不准提”

被我压着的人笑道

“不提不提”

左大人将躺着的身子向外移了移,让我躺在里面,搂着道

“现在这样就很好,其他的都有我,本小姐喜欢照顾你,一辈子也愿意”

对着如此煽情的左大人,我调侃道

“姐,真像琼瑶阿姨的台词,你暴露年龄了,哈哈”

“是嘛?”

左大人将手伸进我裤子中,对着肿胀的身后用力一拧。

“啊……”

深夜,在酒足饭饱后,我也进入了梦乡。

“喂,嗯,是我,那件事,我给你明确的答复,拒绝。”

电话另一端传来粗重的喘气声,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上午,我认为你是在说笑,现在看了并不是,真的确定吗?”

“嗯,不去了”

似乎在叹息错过这样绝佳的机会,对方说道

“知道了,嗯,可以告诉原因吗?”

左大人略一迟钝,说到

“有些东西,放不下,有些人,舍不得,有些话,还没说够,有些生活,还需要体验”

“青桐,有些机会,没了就没了”

“我知道”

挂掉电话,左大人长出一口气,压在心中的石头就这么消失。听到细微的脚步声,喝道

“谁?”

“砰”的一声巨响,跑过去一看,一个人影躺在地上,抱着腿,缩成一团。再仔细一看,不是阿步又是谁。

床上,膝盖肿胀鼓起,腿放在那人身上,正被蹂躏。

“哎呦呦,哎,疼”

“这么笨,偷听电话都能被发现,你能干成什么?”

我一听,马上辩驳

“我,我,我才没偷听,是你说话声音太大,把本步给弄醒了,我就去瞧瞧”

“顶嘴”

看到左大人有些恼火,我张嘴一笑道

“疼嘛,你看,肿的”

果真,左大人没有再说什么。

“姐,我退烧了,你摸摸,一点也不烫了呢”

伸手一摸,果真是退了,笑道

“看来还是揍一顿管用,还吃什么药,打今儿起,你再生病,就藤条伺候”

“才不要”

将脸一歪,腿放在左大人身上,躺在床上呼呼睡去。

看着快要进入梦乡的人,左大人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

(此篇献给某馨馨,望她幸福)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